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百七十二章 ‘阳光璀璨’

    格格不入。

    出场的感觉是如此,现场尽管有内心诟病陈昊大牌矫情非得突出自己的人,但还是对这个角色有一些了解,耽误了那么长的时间,想要在这个角色上拿到的效果他们也都心中有数,他们看表演就不会单纯只看肤浅的表面,不会认为陈昊是因为演的不好过于突出自己才显得格格不入。

    这份格格不入,演好了就是大卖点,演不好就真的是格格不入了。

    从这个出场,在场这些人是看出来了,陈昊的野心太大了,这个角色想要普通的出彩都没可能,要么就失败的一塌糊涂,要么就成就一代经典角色,对他的要求太高了,不能有一丁点的瑕疵,甚至于每一场重要的戏份都要完美甚至要超常发挥,才能够成就这个角色。

    毕竟,这只是一个配角,戏份有限,在整部影片的主旋律和整体构架都突出男主角冷锋的环境中,想要靠有限的戏份成就一番大事业,那整个角色的难度无疑是提前预订横扫各大奖项最佳男配角的高度,他,陈昊,这么年轻的演员,能做得到吗?

    能做得到吗?

    很多人都在心里问出这个问题,他们或多或少会将视线集中到吴京的身上,作为导演,又有两部累积下来的威望,如今的投资方再不是前两部时他需要求爷爷告-奶-奶-去找,也不受到更多的限制,自由度大大提高,更何况陈昊本身就是投资人敢于大笔钱砸下来的保障之一,他的票房号召力是毋庸置疑,现在外面都在传,有陈昊出演且具备一定戏份的影片,哪怕他坐在那里跟大家聊二十分钟的天,都有至少亿元票房的观众会去买账,有他在,票房就不需要担心会彻底扑街。

    现在就看吴京是否相信陈昊了?

    他相信吗?

    “卡!继续下一场,昊子,状态保持住,其他演员,做好你们自己的事情,不用去刻意迎合他的表演,按照内心真实想法去演,觉得不理解不懂那就露出不理解不懂的表情,ZERO的心思是你们猜不透的,他的行为更是你们不懂的,他的手段,你们只需要敬畏害怕就可以了。”

    吴京的拍板,让《战狼3》剧组进入到了另一种的拍摄节奏,吴京化身成为彻头彻尾的导演,带着人,全面拍摄陈昊的戏份,先将他所有在西北的戏份拍完,以拍摄地为主,在拍摄地内的拍摄顺序是没有吴京的戏份以及有吴京的戏份。

    ……………………

    走进荒野临时营地的ZERO,看了一眼帐篷内的灰尘,没有如以往影视剧内洁癖之人的行为,去摸摸桌子的灰尘或是如何,而是站在那里,看了一眼给他准备好的椅子,没有去坐,就那么站在那里,如同一根标枪般直挺挺的站在那里,背着手,给了手下一个眼神,对方马上会意,走到外面带进来几个人,尽都是富贵之人,这一集的反派出场背景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堪任务率不看报酬,全凭做主之人的心思。

    被手下带进来的几个富贵之人是出任务的雇主,他们也犯什么错,只是拖延了支付任务完成佣金的时间,就被ZERO报复抓走。

    他们被压着跪在了地上,跪下的时候,膝盖与地面碰撞,掀起了一点点的灰尘,ZERO向后退了一步,特写依旧是给了军靴,虽说达不到一尘不染的地步,却也不是在这样环境中该有的整洁干净。

    上前一步,居高临下的看着已经吓坏了的几个人:“别问我为什么,你们耽误了我的时间,晚了二十八个小时尾款才到账,而在这二十八个小时之内,我又接了一个任务。”

    ZERO从拿出了一枚崭新的华夏一元硬币,走了两步,走到一个手下的身旁:“我接了他发布的任务,浪费的二十八个小时,价值一元钱。对了,还有我帮你们杀死的仇人临死前眼中的不公,他们觉得自己不该被你们这样的人杀死……”看着对方不断的摇头,他继续说道:“我没兴趣知道你们的故事,二十八个小时,还有三十秒钟,我们踏上这块土地,正好二十八小时,哦,时间到了。”

    看似通过演员的口,不断的说着什么来解释故事背景,是常用的手段也比较俗套,可就在这时间到了四个字说出口的时候,ZERO笑了,回转身,双手一搓,一只手掌按着头,一只手掌搭在对方的下巴处,一瞬间,干净利落,一个死。

    两个死,三个死。

    都死了,而这个时候他的笑容还没有完全绽放开,当最后一个人死掉的时候,他才真正露出一张笑脸,只是这个时候不管是谁,都无法在这张笑脸中感受到任何的笑意,只会觉得这家伙就是变-态,时间晚了因为一块钱杀人这个梗还不算新奇,关键是他动手时的状态,时间到,话说完,时间掐的非常精准,到时间了,再多一句话没有,直接动手。

    没有因为自己的双手沾染了别人的肌肤而觉得嫌弃,只是平静的洗洗手,他对自己的那些怪癖,都只局限于自己,不影响到别人,从下车走路的状态,到刚才后退躲避一步,到杀人后洗手,这些,他都可以避免的,譬如让手下带人来的时候提前压着他们跪下,譬如让手下杀人自己不动手。

    平静的洗过手,手下已经处理完一切,帐篷内洒了汽油,本来吴京是觉得陈昊可以非常帅气的扔出一个烧油的打火机,边往外走,打火机向后一扔,帅气无比的离开,背景是大火熊熊燃起的帐篷……

    陈昊没有反驳他,而是提出了另一种方案,以比较委婉的方式拒绝了吴京这种都已经被玩烂的老套路拍摄方式。

    在荒野之外,ZERO带了五名手下来到这里,他身边也就这五个人,他不认为做什么事还需要人手,如果有什么场合需要更多的人手,他不会出面,只会让手下去办,五个手下也都是形态各异,以长相来彰显特点,不然本就没什么戏,再被陈昊压得一点出彩地方没有,演了这部戏就跟没演一样。

    两辆车子,队伍中唯一的女人开一辆车子,剩下四个手下坐另一辆车子,镜头专门给了女人开的车子内部镜头,不管车子外面如何的尘土覆盖脏兮兮,车子里面,干净如新,ZERO坐的后排,更是所有东西全都是新的,也都保持着崭新干净的状态。

    大火燃烧起,两辆车子就停在十几米外,先给了前面四个人车里的画面,四个人或是冷漠或是习惯或是满不在乎,对这样的行为没什么特殊的情绪想要表达。

    后面的车子里,女手下默默的望着前方,根本未曾看那火焰一眼,在她的认知中那不重要,重要的是身后的这个男人。

    ZERO默默的看着车外,直到大火燃烧干净,这不是毁尸灭迹,他也不觉得有必要那么做,只是在火焰几近烧尽的时候,按开了车窗,一抹灰烬被风吹了进来,都不愿意去沾染灰尘的男人,伸出手,用手迎接了这点点黑色的灰烬,落在手上,用另一只手轻轻在掌心揉擦,灰烬在掌心留下了一抹痕迹,这,他并没有擦拭,只是轻轻合拢手,重新按上车窗,车子启动,离开。或许在他的认知中,列火焚燃后的要比任何形态都要干净。

    这一场戏,拍了一天的时间,按照看素材时陈昊和吴京的探讨,这场戏是这支队伍的出场戏份,是值得用两三分钟时间去表述的,但也只局限于两分钟左右,这个时间段陈昊是认可的,他们商量的是如何在后期剪辑,用两分的时间将想要的画面保留下来。甚至于两人带着团队,当晚根本就没睡,直接就将这一段给进行了两个版本的粗剪。

    对这一段陈昊的表演,吴京毫不掩饰赞美之词,完美。

    陈昊的表演已经超越了吴京所能羡慕的范畴,每当他看着陈昊那张年轻的脸心中就满是感慨:“他才多大,现在就有这样的能力,未来会达到怎样的高峰呢?羡慕嫉妒无意义,那就推一把,在未来再去回顾这一段的过往,我也会自豪。”

    经历过多年的浮沉,付出了无尽的辛苦,吴京才取得今日的成绩,才终于成为一线的红星,才终于可以挑大梁的去拍摄一部自己喜欢的戏,他看得更清楚,内心有多羡慕陈昊,其实就有多佩服对方,他太知道这个行业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人,这个行业到底有多么的难混,这个年轻人的成功绝不单单是运气两个字,人家既然有这个实力,就算只是为了佩服,也值得结一份善缘。

    吴京的力推,陈昊感觉到了,工作了一夜,粗剪版本出来两人都满意,趁着天刚亮,空气清新,两人一起外出跑步。

    “吴大哥,谢谢。”

    吴京愣了下,旋即露出标志的灿烂笑容,指了指自己笑容时眼角的皱纹:“老了,还能打几年,未来是你们的。”

    陈昊也笑了:“至少现在,我可是要被吴大哥暴揍的。”

    吴京哈哈一笑:“你见过哪个反一号要导演和男主角陪着他先把他的戏份剪出来的。”

    任何行业,藏污纳垢之外,亦有阳光璀璨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