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百七十一章 ZERO

    笑容之中挂着一点点的无所谓,跟眼神和整体五官形成的感觉是一致的,他是在对你笑,但又不是在对你笑,这笑容是因你而起,却又让你觉得距离你有千里之外。

    笑容,代表着友善,但在陈昊的笑容中,你所看到的是一种毁灭感,是那种居高临下生命形态不一样的毁灭感,就如同蝼蚁在爬行时看到蹲在地上的人类眼神一样,对蝼蚁并没有仇恨,也并没有必须出手的理由,但当人类抬起脚的时候,蝼蚁的末日也就随之来到。

    一句话总结陈昊的笑容,就是对你生命形态的一种审视,在这审视之后,笑容才显得格外残酷。

    “他是怎么做到的?”

    吴京跟很多的影帝影后都有过合作,他自己也淡然承认在演技方面略有欠缺,眼光却是当仁不让,面对着当下的陈昊,他承认仅仅一个笑容一个亮相,对方就是影帝的水准。

    下一秒钟,闪过的念头是他会抢戏,会成为整部戏内风头最劲的一个,会威胁到自己男一号的位置?

    仅仅是两三秒钟过后,他就告诉自己,就算他再抢戏也只是一个反一号,华夏儒家思想定位的思维模式就在潜意识里告诉每一个观影者,你进电影院就是看我吴京怎么打败最终大魔王陈昊的,他表现的越好,在整部影片的角度依旧是正面的影响。

    增加他的文戏,在有限的戏份里,让他的人设更加精彩,既然他有这实力,就让他以最简单的表演去诠释最复杂的人物,让反一号这个角色的存在,成为整部戏内最大的亮点。

    “我要知道你对这个人物的理解。”

    吴京是个相对很坦率的人,我承认你的表演价值就绝不会藏着掖着,认可了就想着第一时间放到电影之中,为了让电影更好,任何代价我都是可以付出的,在演员和导演这两个独立的身份上,他更喜欢自己继续自己的演员梦同时还可以拥有导演的胸襟。

    “一个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跟我们正常人完全不一样的人,在他的认知中,所谓善恶的标准也是不一样的,所以很多我们看似邪-恶的事情,在他那里都只是正常的事情,就如同一对出轨的男女,我们想到的是谴责,他看到了觉得看不过眼想到的是毁灭。他的毁灭是帮助我们净化空气,而我们的谴责最终也不可能有什么实质效果,这就是一个三观跟我们不同的人,看待问题处理问题的角度,呈现在电影中,我们认为他做的是邪-恶的事情,他自己不认为自己做错了,反倒觉得我们认为他是错的这件事他很诧异,不能理解我们到底是怎么想的……”

    陈昊的视角很独特,他也是让自己向着那个角度去想,才能够进入到角色的状态中,不然很难进入到如此三观状态下,那是一种扭曲的状态,是与现代社会现代思想格格不入的一种思维模式,吴京在了解了之后,专门跟陈昊商量,请来了一名心理医生帮助他调解心理状态。

    以现在陈昊的入戏模式而言,确实也需要一名心理医生,不然很容易就沉浸在角色的世界里不可自拔,按照吴京和剧组里一些人的理解,陈昊要饰演的这个角色,他们想到了当年哥哥的最后一部电影《异度空间》,一部演员需要心理医生随时在旁边辅导的电影。

    本来《战狼3》只是一部很纯粹的军旅题材电影,延续着头两部的内容,一路打下去热血下去就好了,但因为陈昊这个反一号的改变,戏本身的套路没变,但剧组内的氛围却发生了转变,陈昊的戏份没有增加,他想要的那些东西都集中在原本戏份之中,这就要求他需要更精准的表演,将需要表演的东西以最直观的方式呈现出来,也就意味着每一个镜头对他而言都弥足珍贵,在这些镜头里你不能指望勉强算是配角的外籍演员们能够搭配陈昊的表演水准,他是超然于这些人之外,也亏得角色的设定不需要大家配合他,他是那种所有手下都是蝼蚁,能用则用不能用随时舍弃的类型。

    有这样的想法,不是他不仗义不在乎兄弟生命,实在是在他的心中对方生命的价值就如同路边的蝼蚁,怎么可能心中在乎,死了也就死了,于我不会有什么影响。在他所执行的任务中,这些人的价值也没有改变,有他们没他们,对任务的进度影响不大,他有那份自信,即便只是他自己,一样可以做得到,带着一群手下,只是因为他想要看到自己的思维模式得到延续,如此简单而已。

    《战狼3》的拍摄进度很紧张,可即便如此,吴京还是给予了陈昊最大限度的充足时间,甚至自己每天都至少抽出两个小时的时间去跟陈昊交流,去丰富这个角色。

    终于,在剧组都已经完成西北戏份又等待了足有五天的时间,陈昊的戏份终于开拍,他所饰演的反一号——zero零,也终于是粉墨登场,经过了十几天的熬磨揣度和反复的自我实验,这个角色也终于得到了陈昊自己的承认,请来的心理医生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小看了演员入戏的杀伤力,如果不是心理医生的帮助,即便拿下这个角色自己的心理状态也会出现问题,就算是当下,如此成功的状态,还需要每个星期至少进行两次的心理调解。

    第一场戏,千呼万唤始出来,全剧组的人都屏住呼吸等待着,如此大费周章的一个角色到底会是什么样子,所有人都充满了期待,期待之中也有着不忿之人,觉得陈昊是哗众取宠,让你饰演反一号,你还真当男一号来准备了啊,弄得这么麻烦,吴京也没你这样啊。

    吴京给了陈昊一个缓冲的余地,给他安排的第一场戏是一个在常规影片中非常简单的镜头,按照吴京的想法,是他这个反一号在剧中第一次出场的镜头,仅仅是出场镜头,还没涉及到专门给这个角色设计的出彩戏份,几秒钟的戏份,他希望陈昊能够顺利过关,先培养对饰演这个角色的自信心,他是全程跟下来的,太知道这个角色的难度了,可以说这个角色成了,整部戏的感觉就全变了,但想要成,对演员的要求太高了,也亏得这个角色陈昊设定就是众人皆醉我独醒,站在自己的世界里与全世界隔离,他不需要跟别人的配合,只要自己一个人去演就好了,包括跟吴京之间,也不需要理念的碰撞,整个他人设的状态是在一系列的出场中呈现出来,让大家对他这个角色有所了解。当然了,作为配角,戏份有限,能否真的出彩,后期剪辑是一方面,他的表演占了足足**成。

    走路。

    出场是走路,从车上下来走进荒野的营地,就这样一个长镜头,中间有一个推进的特写。

    “a!”

    车停稳,车门开,陈昊下车,干净到一尘不染的军靴,同样干净的裤子衣服,身上也没有过多的配饰,仅仅是在大腿外侧绑了一个-枪-套,里面插着一把-枪。

    一切,都很正常,唯一一处不正常的地方就是当他的脚落地时,专门给了一个特写,脚很轻,站在西北的土路上,这一脚下去,并没有给鞋子很大的压力,也没有踏起灰尘,更没有将鞋边踩踏地面陷下去,似轻轻之鸿毛飘于土路之上,虽说仅仅是一个一秒钟的特写,在吴京眼里却是那么的精彩,他是全程跟下来的,自然知道这个角色的杀伤力在哪里,估计就算后期剪下来这一画面,也肯定是多数人不会在意,估计要重新看上两遍,对整个人物深入了解,才能感受到这一个特写镜头存在的意义。

    走路,没有扭捏,也没有龙行虎步,表情方面也没有刻意因为是出场而弄得很炫酷,就是正常的下车向着丛林中的一场戏,只是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不同的气场,现场气氛很压抑,那些外籍演员和现场近距离观看这场戏的演职人员,都感觉周遭的气场有些下压,似乎空气都稀薄了许多,就想要向后退几步,不想离现场这么的近。

    陈昊的身材穿作训服是非常非常有样的,大长腿,细腰乍背,倒三角的上身,不需要紧绷穿衣服、仅仅是走路就能够看到肌肉的线条,自身就带有‘照亮’镜头的光环,现在搭有妆容,眼角眉梢的一点线条,略有些发暗的眼袋,嘴唇刻意做了一点修饰,显得有些薄,这些其实都不是重点,重点就是你在这个画面里感觉到的格格不入,他浑身上下,从头发、脸到手,从衣服到鞋的干净,给人一种他是不是来错地方的感觉,如果是看电影的第一观感,你会觉得拍的这是什么玩意儿,这是风沙漫天的荒野,张开嘴风都容易将沙子吹进你的嘴里,你难道也是在学《老炮儿》里的吴亦凡吗?为了展现自己的帅酷,完全不顾剧情需要的独自帅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