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百二十四章 钱钱钱

    家里细节之处有着很大的变化,让陈昊略有一些陌生,觉得似乎自己离开了很长时间一样,窗帘是新的,炕革也是新的,就连家里在屋内穿着的拖鞋,都不再是过去的旧棉鞋直接趿拉,全部都是厚厚的棉拖鞋。

    上了一趟厕所,后面的室内卫生间和洗漱间内,母亲的护肤品已经不再是之前自己买的那一套,虽说没有那么贵,新的一套价值也不菲,再看家里人的穿着,爷爷奶奶身上也都是新棉衣棉裤,他们那屋的被褥也全都是新的,甚至在那屋还放置了一台液晶电视,老两口不用跟年轻人抢电视,躺在炕上什么时候想看就看。

    家里,生活品质上来了。

    这就有点让陈昊有劲儿没处使,那种荣誉感没那么强,家里的变化似乎与自己没有什么关系。

    挫败感只是短暂时间,很快就没有了。父亲就从家里的柜中,拿出一个老式的铁皮糖盒,这个陈昊不陌生,小时候就知道,家里的户口本包括父母当年那张结婚书,那时候还不是证书,只是一张类似奖状的纸,很多家里重要的票据都放在这里。

    “这个存折里的钱,是小额贷款公司、二手车行、劳动服务公司这边的盈利分红,这个账本数据是你那边工作室和经纪公司账目清单,是二子送过来让我们替你保管的,你看看吧,存折里的钱我拿了一百万,将村子里的妇女组织起来一起做干果的包装加工,剩下的钱就家里用了。”

    陈昊随手翻看了一下,实体公司这边,小半年的时间,纯粹的盈利一部分就有三百多万。工作室那边,达到了七百多万,真正的暴利,前面这几个产业员工有上百人,同样的时间盈利只有网络这块的一半,两边都是相同比例的钱转到家里,相同比例的钱留在公司运转。几个徒弟加上老三老四喜大壮这些人的线上线下收入抽成,半年时间七百多万,适当的,陈昊知道自己该考虑减少一些抽成算作是对大家的奖励了。

    “爸,这钱你们就拿着,没事想买啥就买啥,我妈不是喜欢房子吗?没事就到街里去买房子呗,哪个地段好,哪个户型好,买着玩呗,以后孙子外孙子什么的,逢年过节别送红包,直接送房证。”陈昊将存折塞到母亲的手里:“妈,拿着,学会开车没,买台车,没事上街溜达也不用别人送。”

    “老弟老弟,我送妈就行了,她一个人逛街没意思,每次都会找我陪她去的。”陈雨堆着笑脸凑到了陈昊的面前,亲姐弟俩,在没有各自成家之前,彼此之间经济往来并没有谁低谁一头的意思,姐姐要从弟弟兜里挖出一些东西来,那绝对是毫不费力。

    “行啦,是家里那台牧马人还是你自己去车行挑一台,随你便?”

    “跟牧马人一个价位的?”陈雨一下子从炕上挪到了弟弟的身边,脸上的笑意更浓了,知道心里的一些美好愿望终于要实现了,心情好的不得了。

    “随你。”

    陈雨刚想欢呼,一旁的乔新梅就瞪眼了:“买什么车,你那台还那么新,平日里没少开你老弟留在家里那台车,还没什么车,胡闹,那不是祸害钱吗?”

    陈雨憋着嘴:“我老弟那车接近四百万呢……”

    一旁的庄严,悄无声息的将一张卡拿出来,碰了碰陈雨的手臂,示意她不要跟母亲顶嘴,将卡塞到了她的手里,示意她想买什么就去买。

    陈雨得瑟的拿着卡晃了晃,乔新梅对康言也没有半点距离感,直接瞪了他一眼:“小康啊,你不能惯坏了这丫头,有钱攒着以后结婚用,你现在给她多少,她都能给你花没了。”

    看到康言吃瘪不敢还嘴的样子,看着二姐一副我很无奈没办法家里老妈是老大的状态,陈昊笑得不行,探手搂住了母亲的肩膀:“妈,你就别管了,要不,这钱你拿着,工作室那边结算出来,二子也会把钱拿过来,都交给你保管,你给我们大家攒着,好不好,一千万哦,妈,干什么都够了。”

    乔新梅还想说什么,陈远平笑道:“行了老乔,孩子大了,家里的事,咱们就听他的吧,你没看他那意思吗?家里的钱都是小钱。”

    乔新梅眼睛一亮,盯着陈昊:“儿子,你跟妈说,你现在有多少钱?”

    当母亲的都是这样子,明明所有的钱都是留给孩子的,可就是忍不住想要知道孩子有多少钱,最好都放在自己这里,免得年轻人不知道节制,赚点钱就都给花了,不为以后多考虑。

    “妈,够您想怎么花就怎么花的了。爸,我看路对面那片地不错,谁家的买下来,我给你们盖个别墅,你们也享受享受。”

    …………………………

    中午饭吃的很饱,陈昊很久没有这么饱的感觉,回到自己屋里,依旧保持着自己离开时的样子,并没有灰尘,看得出来每天都有打扫。

    康言被陈雨拉着到村口车行去转,过二人世界。

    陈刚则跟从工作室过来的陈二汇合,两人到母亲家去看望母亲。

    陈昊这边冲了个澡,屋内的温度空调也调节好,趁着下午想要睡一觉,晚上到工作室那边去直播。

    刚进屋,父亲就推门进来,坐在炕沿上,拿出一支烟,还不忘递给儿子一支。

    陈昊愣了下,赶忙拿过父亲手里的打火机,给他把烟点燃,自己也点燃,陪着父亲抽支烟。

    “爸,有事啊。”

    “呃,没事,没事。”

    陈昊坐直身子:“爸,有啥话你就直说呗,跟我还藏着掖着。”

    陈远平抽了一大口的烟,眉头也皱了皱,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家里之前有些钱,你大姑家盖新房,二姑家想要弄个养鸡场,找到我这当大哥的借钱,我囫囵个也都借了,心思着都是亲姐妹,借也就借了,这不,你老叔前几天找到我了,说是你小哥在南方引进了一个项目,说是能赚大钱,只要投资一百万,每年就能赚二十多万,四年回本,以后每年就都是赚的,业绩好的,每一年的收入还是阶梯式的往上爬,他先是让我干,我没那个心思,他想要做,想要跟咱们家借钱……”

    父亲一说话,陈昊就明白了,这就是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他都不介意提携一下亲戚,你像是自己姐夫那样,你也愿意往上拽。

    他很早就考虑到了这些事,这还是直系亲属呢,那些远亲就更多了,农村就是这样,七大姑八大姨,真要论起亲戚来,能有上百个亲戚,现在老陈家发达了,仗着从陈远平到陈昊都足够横,凑过来的还都是堆着一张笑脸卑躬屈膝,就这些人,你要真不借给他们,扭过脸都能在背后骂你。

    当初他弄二手车行,弄小额贷款公司,弄劳务服务公司,就是为了堵住这些人的嘴,你想要致富,想要改变生活,来找我们家,大家都是亲戚这没问题,我不是管你们,是不想让我的父母为难,所以你们谁来我都给你们安排,工作保证收入让你们满意。

    没想到,人心不足蛇吞象,贪心是所有人不可磨灭的原-罪,大姑家前几年刚弄个新房子,现在盖什么房子?二姑家还弄什么养鸡场,现在养鸡场是能让你私人成立的吗?一旦病菌禽流感发生,你防护不严,那就是一连累一大片,到时候,就不是赔钱能够解决问题的了。

    还有和老叔家的想法,更是奇葩,什么都没有,就一句空话,吹破了天到最后就一件事,你先拿钱放在我这,我才能保证你拿到二十多年的年终分红,这什么概念?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都能感觉到这跟某件事很相似。

    “去去去,你们家老疙瘩那就是传X,你少跟着瞎搅和,别把我儿子名声给搞坏了。”端着一盘水果进来的乔新梅瞪着丈夫,连续几个白眼扔过去,陈远平只得败退离开,临走前还冲着儿子眨眨眼,示意老爸听你信啊,你什么时候想好了跟我说一声。

    陈远平走后,母亲的笑容也让陈昊意识到了什么,果不其然,先是凑到窗口示意陈昊去看外面,陈昊爷爷奶奶正在正屋门口等着,看到陈远平过去连忙凑过去问着什么,很显然,老叔家借钱这件事,爷爷奶奶肯定是参与者,甚至有可能是规劝者。

    他们考虑的是大儿子家里现在有钱了,那帮衬帮衬小儿子是理所应当,都是一家人,还不是管你要,只是借。

    站的角度不同,看问题的结果也不同,陈昊到没有怪爷爷奶奶的意思。

    乔新梅先嘘寒问暖一番,被褥舒服不,不行你就去你姐那屋睡,她那屋有床,说了一会儿,也是欲言又止,陈昊是看出来了,这爸一边一家子亲戚,妈这边也还有一大家子亲戚呢。

    “儿子啊,你当你妈跟你那死爹一样呢啊,咱加都够意思了,谁没有活计来咱们家干,还借什么钱,去公司抵押,我们零利息借款给他们,这也就是亲戚,外人借钱,少一分利息试试?”

    母亲这一番话,直接让陈昊竖起大拇指,这真是环境改变人,谁能想到曾经连小额贷款公司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母亲,现在门清儿了。

    一番话之后,正当陈昊觉得母亲是在告诫自己不要轻易借钱的时候,她开口了:“是这样的,你老姨不是在街里买了房子吗?现在那房子出问题了,给退钱了,可这房价这两年涨的邪乎,她又想要换个大的,这……”

    听到这里,陈昊笑了,他只想说一句:“老妈,你真可爱。这弯绕的,比我老爸有水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