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百二十三章 黑了瘦了——这就是家

    说是封闭的旅行节目,但在镜头拍摄之外,花少团的成员还是会和家里的人联系,也知道因为蒙特纳音乐节的事情,让这花少第四季,未播先火,连带着在蒙特纳打了酱油的几个嘉宾,也都成功上了热搜榜被大家所关注。

    回国后的热度是大家没有想到的,在机场,大批的媒体记者等候着,都想要第一时间采访到他们,各自的经纪公司在这方面也都与芒果台有沟通,为了避免麻烦,也为了集中热度,芒果台以一个新闻实录的方式,从他们下飞机开始,就由何炅亲自带队拍摄采访,走贵宾通道离开,让几家与芒果台交好并提前打过招呼的媒体,一起进行拍摄和采访,全程记录花少团成员回家的画面,作为《花儿与少年》特别节目,提前放给观众,扩大观众对节目的期待值。

    芒果台已经决定,下星期,第四季第一期的节目就会在周末黄金档上线,宣传都打了出去,这一期特别节目何炅带队,大家再想休息也会给芒果台和何炅这个面子。

    还没有放下行囊,就进了小的演播室,接受了何炅的采访,持续了接近两个小时,节目结束之后何炅主动发出邀请:“大家也都有相聚好好搓一顿的习惯,今天就不强求大家了,回去好好休息,明天一定给我做东的机会,没有媒体。”

    所有人都应了,更过份的要求都应了,这又算什么呢?

    七位嘉宾,各自回家,在身边,还有节目组的两名成员拍摄,这也是第一次,节目加入了各位嘉宾回家后的拍摄,聊一聊分别后的感觉,拍摄一些回家后与旅行中完全不一样的状态,吸引观众的依旧是明星私下生活的状态,同为明星的家属或是豪宅,这些东西是很有吸引力的。

    陈昊返回了自己的公寓,而他这边本是拍摄的主战场,可等到他一回家,这拍摄就失去了大半的意义,人家根本没有累到说我回家就放松了,回到家里,将行李收拾了一下,冲了个澡,换了一身运动装,拿着装备到游泳馆去游泳了,那状态,好似正常工作上班,下班之后跟以往一样去做自己平日里的事情。

    “以后还是会跟大家常见面的,期待着我们下一次的合作。”

    最后一个问题,在一起共同生活了大半个月,现在分开了,有什么感觉吗?

    陈昊的回答很平实,没有故意煽情,更没有去标榜一些价值观,本来就是如此,大家从陌生到熟悉到建立友情,却还不至于说分开了有多伤感,都是成年人又同在一个圈子里,节目结束了,友情完全可以延续,私下里多接触就好了啊。

    送走了节目组的人,陈昊长出了一口气,这一次的工作结束了,不,明天拍摄完单人宣传片就结束了,从两千万到四千万的税后报酬,三千多万揣进兜里的滋味他都有些麻木了,真的没什么时间去花钱,现在也不方便出现在公开场合,他唯一想要做的就是回到家中,将自己的劳动成果跟自己最亲近的人展示一下,将自己想要给予他们的优渥生活条件,一次给足他们。

    正好借着高考的事情好好休息一番,演唱会的事情安排在高考之后,这中间自己安排的唯一工作就是另一档的综艺节目,那个只要抽时间参加就可以了,不会再去集中占用自己的时间。

    影视剧方面目前只应下了《战狼3》,拍摄还要延后,剩下几个剧本都在谈,他还没有看到,目前也没什么心思去看,在第二天跟芒果台的人在棚内拍完了《花儿与少年》的单人宣传片之后已经是深夜,他没有等,直接选择在改装好的大G上睡觉,陈刚和康言、秋宇三人轮番开车,耗费了虽说多一些的时间,却在天明之时,赶回了梅城。

    国内所有的采访、专访和面对面类型的访谈节目,全部拒绝,热度足够了,不需要过度的去消耗自己的露脸价值,况且保持一定的神秘感也是好事。

    现如今的娱乐圈就是这样,只要你火,那你就是真理,像是过去那种论资排辈的事情在你身上不会出现,你任性大家也纵容你的任性,背后骂你看你能够得瑟到几时,表面只要你还火还有热度还是目前观众最关注的人,那就对你毕恭毕敬,大面积的去唱赞歌。

    家乡的味道,舒服。

    庄稼地刚刚发芽,空气中弥散着初夏的味道,一些施肥的刺鼻味道此刻也不觉得有多么难闻,那是属于家乡的味道,从小到大就在这里生活每年都要闻着庄稼地内相同的味道。

    “刚子,还记得那水沟吗?咱们小时候还有水,我去你家都要过那放倒一棵树充当的小桥,小时候害怕,就爬过去都不敢站着走……”

    “那个不是咱们村有名的神医李兆德吗?你记不记得小时候牙疼,去他那看,他刚从地里回来,就直接上手,那手黝黑,手指盖里全都是泥,就敢给你看牙……”

    童年的记忆很多,村庄十几年来内部没有太大变化,外部的日新月异还没有真正将整个村落抹平,按照现在道路规划,莲泉村短期内将不会被纳入到迁移的村子序列,大家还是可以继续在这里生活。

    过去,盼着占地,那样可以拿到一笔钱然后到城里去生活。

    现在,没人愿意离开这里,在这多好,我是莲泉村的一员,那咱就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跟着老陈家干,那等于是你只要付出劳动就能得到远超过去收益数倍的收入。

    人家都说一个村子富裕了,是带头人带领大家干的好,肯定村子里会有支柱产业让大家都富起来。这前半句话应了,现在村里有好的带头人陈远平,后半句没应,村子里不存在支柱产业,但家家户户都有了农民之外的第二个工作身份,且收入都不错,每年下来的福利待遇更好,家家户户月月都可以有一笔存款。

    离家近了,大院门开着,陈远平正拿着大扫帚扫着院子,这是他的习惯,家里大门尽量开着,不给任何来的人冰冷大门的阻拦,每天扫院子也坚持了二十多年,过去是扫鸡鸭鹅的粪便或是积雪泥土,现在就全当是锻炼身体了,扫一扫院子里的浮灰。

    看到儿子回来,陈远平非常高兴,马上呼喊自家老伴儿,随后陈昊的爷爷奶奶也穿着棉鞋迎了出来,陈雨也挠着头一脸睡意的从房间内出来,趁着一点点朝阳的光芒,看到了从车上往下拿礼物的康言,嘴角露出了笑容,这样的感觉虽说有些酸涩,分别总是痛苦的,相聚却能够格外的甜蜜。

    “乱花钱,这车子我可知道,买都买不到,要好几百万……”

    陈远平嘟嘟囔囔的从外面进来,他将自己的车子开出车库,让陈刚将那辆4X4停到车库里面,一方面是好车子怕在外面刮碰到,另一方面也是想要安静安静,这要是让外面的人知道儿子回来了,那家里面可就热闹了,都不算能来的粉丝,单就是亲戚里道和各路的朋友,就能够将陈家的门槛给踏烂。

    “儿子好不容易回来,你别唠叨了,去,抓两只老母鸡,中午我给孩子们辣炒,他们最爱吃了。”乔新梅白了一眼丈夫,也没有要下地的意思,攥着儿子的手,怎么看都看不够,这一次儿子离开家她格外的想念,尽管手机娱乐新闻里总能够看到儿子的消息,可怎么也不如他就坐在自己面前真实。

    又黑了,瘦了,这孩子,在外面肯定没少遭罪。

    陈昊的奶奶从保鲜柜里将一大盘的水果端上来,爷爷从炕上将干果盒子拽过来,现在的陈家,随时随地,来客人了坐上炕,从水果到干果瓜子花生再到香烟,那都是配套的,靠近窗边还有热水炉,一按,也就半分钟,水就沸了,干净整洁的高玻璃杯,给你抓点茶叶,泡上一杯热乎乎的茶,这待遇,在农村而言绝对是一等一,现在村里不少人家都富了,都拿陈家做效仿,家里水果新鲜的天天一大早就准备好,也都买点好茶叶,来了客人,让你感受到主人家的热情。

    陈昊当然不是客人,但以老人而言,是不知道拿什么好,就是将能拿出来的东西都拿出来,更是一个劲儿的往秋宇和康言的手里塞。

    “老弟,快点给我们讲讲你录节目的事,鲍勃迪伦,以前算我孤陋寡闻,这到网上一搜索,没把我吓死,那等于是世界音乐的一位大师级别音乐家,还拿到了诺贝尔文学奖,吓死人喽,老弟,你是真牛,你姐我今天请假了,就在家听你给我们大家讲讲外面的故事。”陈雨穿着一套厚睡衣,虽说已经是初夏,但农村火炕每天早上还是要烧热,她往炕头一坐,顺势将康言拉着坐在自己身边,两人之间的那点感觉,正在大家刻意无视中慢慢向着开花结果的方向发展。

    可以说,是陈昊的兄弟感觉和整个家的温暖氛围,给陈雨营造了胜利的机会,不然想要打破康言内心的防线,陈雨的道路要远比现在任重道远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