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百二十章 高大上了

    人山人海,这个夜晚的蒙特纳镇外,已经被人所填满,数万人聚集在这里,有啤酒,有音乐,有舞蹈,没有垃圾,这数万人并不是蝗虫过境,还能保持着地面的基本清洁。

    狂欢伊始,陈昊依旧是个看客,那跟着鲍勃迪伦悠闲的在人群边缘去聆听舞台上表演的淡然状态,使得旁人都不得不佩服他这样的大心脏,你还真行,都这个时候了,还如同一个没事人一样,佩服佩服。

    整个蒙特纳,在今晚算是正式进入到了正规模式,大批的安保力量开始进入,尤其是在舞台周遭,确保这里不会因为狂热的情绪而被冲击,在欧洲,演唱会级别的安保早已经是驾轻就熟,在这,无非也就是再提升一个等级好了。

    鲍勃迪伦没有认为自己是有特权的人,陈昊也一样,他们的自信源于自身的实力,这个舞台不是光为大牌明星准备却也不是谁想上就能上,这三天的音乐节,很多有着出色表现的音乐人会收到邀请上台表演,陈昊没有收到邀请不是他没有那个实力,实乃他并没有在这个音乐节纯粹的做一个表演者。

    作为想要登台献唱表演的明星,他这条线过了。红遍全球的《Rolling in the deep》的原创原唱,当然算是大明星大歌星。更不要说这里还有鲍勃迪伦,这半个多世纪,唱过他歌曲的人数不胜数,可他亲自说请求这个人登台替自己唱几首歌,却是头一遭,得是受到他怎样的认可才会有类似的殊荣呢?

    前面很多的表演嘉宾,在街头我穿着什么衣服,到了舞台上我还是什么衣服,这舞台不需要华丽,华丽也没有什么用,有性格的表演者,只当这里高一些能让更多人看到自己表演,他们要的是共鸣让现场沸腾,而不是站在舞台上试图用音乐之外的东西来让大家沸腾,所以几乎全部上来表演的人,都是拼命的将音乐展示好,音乐之外的,都不是很在意,他们觉得靠着音乐之外东西与现场观众互动,是很LOW的一件事。

    热情,是在这个舞台上最舒服的一件事。

    每一个登台表演的人,都得到了台下观众最热情的‘招待’,在今天,没有作秀,大家的热情是给表演者的鼓励,我们一起享受音乐,台上台下不是明星与歌迷的关系,是大家共同占用一个场所,一同度过美好的夜晚,畅游在音乐的海洋之中,尽情享受这里的美好。

    陈昊一双板鞋,一件牛仔裤,T恤外面罩着一个皮马甲,敞开穿着,就这样,抱着一把吉他,没有所谓的深呼吸准备,没有紧张,没有跟旁边的人去进行鼓劲的庆祝,就这么轻松平静的走上台,台下的数万人掌声扑面而来,那气息就如同巨浪一般袭来,能站在这舞台上的人,没有一些大舞台经验,这气场就压得你根本无法发挥。

    陈昊也没有什么挥手,没有鞠躬,那些俗的在这里都可以免掉了,开始是静的,与这环境格格不入,今晚是用来狂欢的,安静唱歌在这个环境真的非常难,这也是芒果台担心陈昊会搞砸的重要原因,你为什么不可以顺应着今晚的节奏来一场狂欢呢?

    他是打算上来就唱的,但在此时,临时搭建舞台也必不可少的大屏幕上,突然画面一晃,整理了一下头发摘掉了帽子和墨镜的鲍勃迪伦,坐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看起来像是车子,面对着镜头,将自己的影像呈现在现场的大屏幕上。

    “感谢,感谢陈站在台上,感谢他今天唱我的歌曲,我很期待你的表演,让我们拭目以待。”

    短短十几秒钟,但就这十几秒钟,让芒果台正在收看实时视频连线的所有人,一半人跳了起来,剩下的人也多少会有一些动作来表达自己此时激动的情绪。

    谁能想到,鲍勃迪伦给了陈昊这么大一个惊喜,在最后的最后,他用了鲍勃迪伦这个身份,忘年交归忘年交,当你踏上那个舞台的时候,你是歌手,我,也是歌手。

    现场也因为他的出现直接进入到了狂欢的状态,掌声呐喊声经久不息,陈昊在舞台上笑了,这是鼓励,亦是压力。

    一首半个世纪以前的老歌《暴雨将至》,也算得上是鲍勃迪伦早期的作品,娓娓道来,刚开始很难压住现场的嘈杂,足足过了半分钟,现场的嘈杂声音才越来越小,大家才开始能够听到来自舞台上的歌声。

    听到他唱,已经重新从车里装扮了一下到舞台侧面的鲍勃迪伦笑了,是啊,他不是我,他也没有学我,他只是单纯的在用我的歌曲和我的技巧在向我致敬,他还是他,一个新生代有个性的年轻歌手。

    无瑕疵的吉他弹奏,需要秀的时候陈昊丝毫不怯场,哪怕此刻在舞台上跟他配合的乐队是非常顶尖的乐队,依旧将手中这把吉他,弹奏出舞台中心的感觉。

    技巧方面无可挑剔,情感方面有鲍勃迪伦的视频,有陈昊自己两天来认识的老人观感,演唱他的歌曲,或许无法重现那个时代的情感或是歌曲本身当年所蕴含的意味,但在这里,所有人都知道他演唱的歌曲是在致敬,是在重现属于鲍勃迪伦的辉煌。

    《战争的主人》、《旭日之家》、《像一块滚石》。

    接连,陈昊唱了四首歌曲,他知道这些并不足以具有代表性,只是单纯将自己喜欢的歌曲,在这里演唱出来,诠释出他对整个蒙特纳音乐节的感受,完美的唱功毫无瑕疵的展示给现场几万人,没有大家以为的那种感动,有的只是一种追忆,有的只是现场相当一部分上了年纪的人在跟着台上合唱。

    也就是在蒙特纳音乐节这种特殊的地步,才会有这么多的年轻人也能够唱出几首鲍勃迪伦的歌曲,换在一般的演唱会,那些年轻人之中估计都会有人不知道鲍勃迪伦是谁。

    现场有很多人的眼眶是湿润的,包括高晓松宋柯这样的音乐人,在音乐人这个频道内是不分年纪的,能够看到鲍勃迪伦都很感动,在听到陈昊能够那么完整的演唱出他的歌曲,该有的一些味道也都有,两天的接触不光是让他认识了鲍勃迪伦这个人,鲍勃迪伦的音乐态度,也在彼此的接触中传递。

    真正的翻唱,唱腔、技巧、方式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你能够让聆听的人闭上眼睛似乎感觉到了原唱的出现,那是一种音乐态度,哪怕哪哪都不一样,你听了,依旧会觉得,翻唱者传递出来的是原唱演唱这首歌曲时的音乐态度。

    高晓松能够理解鲍勃迪伦为什么不亲自上台,首先是安全,其次是身体不允许,最后是环境不允许,他现在每一次登台牵扯的东西都太多了,当然了,他如果执意要做那谁也阻拦不住,到了这个年纪这个地位,某些特定的时候是可以固执任性的,就像是他要见到陈昊,那就可以见。关于舞台他的渴望不多,音乐的释放在音乐节的街头巷尾他已经过足了瘾,看到陈昊上台,已经足够了,不管是提携这个年轻人也好,还是给这个年轻人巨大的压力也好,鲍勃迪伦觉得自己这个忘年交做得足够好,不敢说承担多少历史使命,单谈这一次的蒙特纳音乐节,满足了,非常完美的一次旅程。

    《Rolling in the deep》,陈昊作为自己表演的收尾,也将自己最具有代表性的超级大嗓,在这样一个没有边际的演唱环境,彻底释放出来,在国外的第一次表演,将所谓情怀的东西都扔掉,心底还有一抹要争气因为我是华夏歌手的想法。

    歌曲的气势,正符合当晚的环境,大家需要在音乐节的终结句点之前,感受一些真正大气魄。

    为何要有这么大的场地露天演唱,为何要搭建舞台,为何要出动大批的安保,这些耗费的金钱甚至要超过音乐节前三天的消耗,真正存在的价值并不如音乐节,为何还要有?

    让整个音乐节,有一个可以完整释放的句点,也是这纯粹音乐节稍微市场化的一点改变,多了,蒙特纳音乐节就不是蒙特纳音乐节了,少了,单纯的民间音乐节也没有办法得到市场的认可。

    陈昊过后,又上来几个在欧洲范围内名气不俗的歌手,并没有说他就成为了当晚的压轴,但在第二天所有报道蒙特纳音乐节的媒体中,都将来自华夏的这位歌手,着重介绍了一下,也在《Rolling in the deep》热度正在慢慢下降的时候,来了一次回暖,让更多人重新认识了这首歌年轻的创作者和演唱者。

    真正称得上是爆炸新闻的,还是落到了华夏本土,从中午开始就在网络上滚动播出各类消息,高晓松、宋柯等人都接受了采访,陈昊演唱的现场尽管看的不太清晰,鲍勃迪伦的视频出场却足够震撼,所有娱乐版面的头条,尽数全都是陈昊。

    芒果台接收到的最好一条新闻反馈就是来自朝廷台:“整理好资料,发过来一份,晚上新闻联播播出。”

    在蒙特纳,陈昊下台需要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启程离开这里,车子离开蒙特纳十几分钟后,留下来善后拍摄的摄制组就传来一段视频,维雅娜的家门前,聚集了数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