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百一十八章 疯狂的想法

    鲍勃迪伦没有刻意去在意这个年轻人是谁,他身边的人却不会不注意,两天来已经将陈昊的资料收集齐全,包括他此刻是在拍摄一档华夏的综艺节目这件事也调查清楚,在鲍勃迪伦不去看资料的前提下告诉他,希望他能够谨慎。

    出镜是一件需要多方协调的事情,鲍勃迪伦代表的不再是他个人,贸然出现某个电视节目或是被一些有心人拍到,对他是一种不尊重,也是对他身份和身价的一种挑衅。

    鲍勃迪伦知道他是今年最红歌曲的原创原唱,但这不重要,就如同他在十几分钟之前摆手示意助理不用再阻拦一样,固然,鲍勃迪伦代表的是一个品牌,他自身如果想要做什么事情,也没谁能够阻拦,可以这样认为,他自己就是自己品牌的BUG。

    两人在阳光下,穿过房子旁边的小路,在节目组拍摄人员错愕的目光中,从他们的帐篷之间走过,汇入到人群之中。

    这个年纪的鲍勃迪伦,穿的普通点,戴着帽子和眼镜,胡子不修边幅一点,那就是个普通老头,不真正走到近前绝对认不出来。院子里吃早餐的宋柯等人待到两人迈步离开之后才转醒过来,对视一眼,什么也不管了,赶紧追出来,宋柯大踏步的往外追的同时,还不忘给高晓松打了一个电话。

    “赶紧往回赶,鲍勃和昊子刚走。”

    “什么!”

    震惊这两个字都不足以表达高晓松此刻的心情,没有时间去细问,他是迈开大步向回跑,维雅娜的家门前正是向着中心街区汇聚人流的街道,往前走是跟着人群,高晓松想要往回来,还很着急,还四处张望,即便是大步速度也不快。

    “我觉得自己是有点在做梦。”

    “我觉得整件事都像是在做梦。”

    宋丹丹等五个女嘉宾都是演员,演而优则唱也没有,都是纯粹的演员,可即便如此她们见到鲍勃迪伦这样的传奇人物刚刚距离自己只有五六米的距离,也有点慌神,觉得有些不知所措,是跟上去,还是怎样?

    鲍勃迪伦的团队有人留了下来,正在与节目组沟通,希望可以理解不要予以打扰行为的拍摄,远距离不阻拦,但你节目以后播出,这边不会给予肯定的回应说你们拍到的就是鲍勃迪伦本人。

    节目组现场当然没有人能够做这个主,紧急与华夏那边沟通,华哥和蔷姐带着几个人,跟着大部队,进入到了今天音乐节类似于大游行的狂欢队伍之中。

    高晓松也汇合到了宋柯,也看到了距离自己并不远的鲍勃迪伦,在之前他有一种冲动,马上冲过去,以自己见到偶像的方式跟对方倾诉自己的仰慕之情。

    在开始行动之前,他停了下来,选择了加快脚步,跟在对方后面,拉近彼此距离的同时不去打扰到对方二人,他们在此刻要的不是万众瞩目,要的只是两个畅游在音乐海洋里的孩子去真正的游玩。

    高晓松的选择是正确的,所以在一个小时之后,他被拉近了队伍,包括宋柯,在音乐的国度里他们都不是门外汉,刨除掉功利那一部分,作为队伍一员,是有的聊的。

    音乐。

    主题只有一个,音乐。

    这或许是达到了一定境界后的选择,鲍勃迪伦状态很淡然,没有想过要如何,也没有觉得自己会如何,自己的身份扔掉了,对方是否有身份也不在意了,包括中午的时候,就在一处偏僻的草地上,跟着几个就住在百公里外的流浪艺人,接受他们的邀请,一起吃午饭。

    只有三明治和牛奶,外搭几个汉堡,宋柯还打算去到镇子里买点好吃的,被高晓松阻拦,就这样挺好。

    天气暖暖,席地而坐,大家吃东西的时候手里都不忘拿着乐器,谈到某一处来了感觉,拿过吉他就弹上一曲,一个口琴都能让曲调婉转怡人,这时候,你去买一大堆食物回来,无疑是在破坏感觉,我们是因为音乐,见识了这样一群朋友,接受他们的邀请,无视所谓的社会层次差距,毫无障碍的咬下一口他们准备的食物,那即是一种尊重一种融入。

    饭后,老爷子吃了点药,香烟毁了他的嗓子,岁月正在慢慢摧毁他的身体,但今天的他格外精神奕奕,没有选择回去睡下午觉,但也没坚持继续去跟着队伍狂欢,在一家餐馆,他让人提前包了一张桌子,下午轮到他请客,邀请陈昊三人和那几名流浪艺人一起,喝着啤酒,透过窗户去与街上音乐的海洋汇流,去倾听去观看,时不时拿出一个话题,大家聊上几句。

    不需要去问你叫什么名字,也不需要彼此介绍,这样的偶遇大家要的是在音乐世界里的碰撞,仅此而已,参杂任何杂质的东西,在这里都是多余的。

    当然了,聊着聊着,先是那些流浪艺人离席,他们的音乐是纯粹的,在街上唱啊跳啊他们尽情发挥,真聊起来,那就够不上了,同样的,专业领域知识丰富的高晓松和宋柯也渐渐跟不上了,每一句专业知识都与现场环境那么的不匹配,两人聪明的收口,做一个偶然插一句的看客,将画面重新交还给陈昊和鲍勃迪伦。

    当了看客才知道为何昊子是那个幸运的人,因为他真的是很纯粹,在鲍勃迪伦这样已经足够看破世事阅历的人面前,一份纯粹是他想要的,再有能够与之匹配的音乐人状态,两人才能聊到一起去,尤其是当陈昊几乎就是不加犹豫的信手拈来很多老歌很多当年六七十年代的歌曲时,那份怀旧的感觉和那近乎于没有缺陷的嗓音、唱功,都在吸引着鲍勃迪伦,让他心中始终怀着几分羡慕。

    嗓音的天赋,唱功的绝伦,可以算是他的缺憾,先天和后天他都没能做到,也曾幻想过,如果自己可以将这两样做到极致,那今日的鲍勃迪伦会是什么样?

    没有答案,却不妨碍他去产生联想。

    夕阳西下,鲍勃有些累了,靠坐在椅子里,看着夕阳余晖下依旧能够精神奕奕吹着萨克斯风、为这个时间段在餐馆内就餐的客人配上优美音乐的陈昊,这个年轻人,身上有着太多让人羡慕的地方,先天后天该有的都有了,你唯一无法预知的是他的未来,在十年后他会有怎样的成绩呢?

    二十年后三十年后,他会写出什么样的歌曲呢,那时候的他唱功会达到一种什么意境呢?那时候的他还会有今日这样对待音乐的热情吗?

    想到这,鲍勃迪伦突然萌生了一个念头,这念头一出来就疯狂的进行滋长,不可控制,越想他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议,完全是那种颠覆了正常思维逻辑的念头。

    可行吗?

    想着可行性,鲍勃自己都笑了,比起不去现场领诺贝尔文学奖,今天晚上要做的事情,算不得什么事?再说了,能不能行,看谁做,看怎么做,现在不是能不能做,是我想不想做。

    ………………………………

    晚餐陈昊做出了邀请,他下午的时候让陈刚想办法去弄一只收拾好的全羊,搭配一些上好的牛肉,这时候他是不会管什么节目组的限制,发出邀请,他做东,请客。

    他这邀请发出的时候,高晓松和宋柯眼睛都亮了,这意味着什么他们太知道了,就算不能采访,仅仅是能够距离拍摄,都足以让新闻引爆整个华语乐坛,都能让芒果台这档节目不需要再有任何的宣传方案。

    “花少团在蒙特纳音乐节偶遇鲍勃迪伦。”

    就这一条宣传语,就胜过几千万的宣传费用。

    鲍勃迪伦心里有了决定,吃饭就变成了微不足道的小事,被华夏媒体拍摄到也就无所谓了,因为今晚过后,就不是华夏一家媒体了,将会变成一场热闹,小伙子,我给你浇了油,是将这把火烧旺,还是你承受不住引火上身,我会给你一个机会去选择是否承受我送来的这一大盆能让火燃烧旺盛的油。

    鲍勃迪伦答应了吃饭,那他的团队和花少节目组之间就要有一个正式的沟通,不准采访,不准影响到鲍勃,这是底线,拍摄会根据需求允许你们靠近拍摄,并且在一定范围内使用鲍勃迪伦进行宣传。

    这一定范围四个字,芒果台那边就明白了,最专业的团队隔空马上与这边联系,有些事情不是钱能解决的,譬如鲍勃迪伦答应出镜;有些事情又一定少不了钱,芒果台为此付出了建台以来最多的一次编外通告费。

    对节目内宣称,高晓松请客晚上烤全羊,保持着花少团依旧控制旅行费用的设定,真正与鲍勃迪伦坐在一起,宋丹丹等人才慢慢接受对方也不过是一个老者的事实,多少年了,她们都不曾有过自己是一个小粉丝的心态。

    相比较而言,更激动的是维雅娜一家,这次晚宴是在她家的后院,音乐节也没有人过多去关注民居里的热闹,几乎家家都是如此,维雅娜一家看到鲍勃迪伦激动程度,完全符合资深粉丝的状态,维雅娜的父母不断念叨着,庆幸今年的蒙特纳自己女儿的车子在路上坏掉了,才有了今日可以让鲍勃迪伦坐在自家的椅子上……

    陈昊亲自动手烤全羊,焦香四溢之时,鲍勃迪伦走到他身旁,笑道:“小伙子,晚上想不想要站在音乐节狂欢的舞台上,代表我,去唱几首我的歌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