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百八十七章 有搞头

    冯导演是男一号?

    这命题,着实吓了陈昊一跳,以冯导演的外形条件,你让他演个反派还得是那种出来没几场戏就挂掉的类型,直接以他为绝对男主角拍摄一部电影?

    陈昊是敢都不敢想,马上全身心的投入到剧本之中,也忘记了两位前辈导演就在一旁,这两人也没矫情,小酒盅满上,几道燕京小吃,先喝上了,伴随着几道这老菜馆的招牌菜端上来,两人也聊了起来,是小钢炮再向管虎阐述自己觉得陈昊合适的原因。

    管虎也吓了一跳,他刚开始以为冯导是来抢吴亦凡或是李易峰的角色,很是为难,虽说是投资方钦点的也不是不能换,但轻易的,管虎不想动现在的阵容,哪怕有些人说许晴身上不具备当年四九城那大飒蜜的气质,包括说话的口音都会让当年那帮人觉得牙碜,但以她的年纪、风情、气质,最主要是美貌,似乎又没有什么人比她更合适,横不能去找一个当年真正的大飒蜜吧。

    一个不靠谱还有的说,这突然闷三儿说要让陈昊来演,管虎下意识觉得很诧异,认真听小钢炮导演讲过之后,才仔细端详陈昊,还别说,这硬朗的形象和气质,跟闷三儿这个角色还真就搭边,年纪的问题可以靠化妆,多数时候戴帽子穿厚衣服还胡子拉碴,年龄的差距并不是什么太严重的问题,关键是闷三儿这个角色很重要,跟另一个灯罩儿,是这部戏配角里的两个魂儿,戏份虽说不多,但某种意义上讲,要比吴亦凡和李易峰的角色还要出彩。

    他的演技,不行吧?

    管虎想要说,冯导,既然你看好,要不就李易峰那个角色的室友,戏份不多但也挺出彩的,闷三儿?就算了吧。

    冯小刚是谁,绝对的人精儿,一眼就看出来了,拍拍管虎的手:“放心,我带他来,他的演技就绝对不是问题,我敢说,你看了之后会惊喜。”

    能让冯导演如此推崇,管虎还真就来了兴致,这小子演技得达到什么层面,才让冯导许下如此狂语?

    陈昊拿到的剧本只是一个相对简略的剧本,没有具体对话,只有人物设定和故事脉络,他看了之后明白了,这是一个追述那个年代的电影,有点类似当年的《阳光灿烂的日子》,一举让纯新人的夏雨拿到了影帝头衔一样,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对那个时代的人和事感兴趣,越来越多上了岁数的人追忆那个年代,这部戏是将那个年代最典型的一群人到了如今的生存状态,完全真实的拿了出来。

    有看头。

    更细致的,陈昊的功底还差点意思,但他单纯看闷三儿这个角色,以奥斯卡影帝能力的视角去看,这角色绝对是非常出彩的一个,开局有一段戏非常精彩,中间几场戏,只要是出场就场场精彩,有些时候哪怕是背景幕,但六爷、闷三儿和灯罩儿,这三个角色就是当年最典型的老炮儿、战士。

    闷三儿是个纯粹的老燕京战士,崇尚的就是武力解决问题,脑子里也没有那么多的活泛心思能成为八面玲珑的老炮儿,就死守着‘战士’的礼,我就看不惯现在这个社会,混着也觉得没意思,哪哪看着都不顺眼,哪哪也都不顺心。

    别扭,没劲。

    这就是闷三儿,或许只有在几个老哥们的面前,他才觉得舒坦,或许只要去做一些当年做的事,他才觉得顺心,单纯到极致的一个角色,这类角色是最难演绎的,尤其当他是戏份不多的配角时,那就更难了,你需要用更强的功底,有更强能力的导演,用最短的时间最清楚的将整个角色呈现出来,你需要做的就是在导演要求的范围内,尽量做得更好,给剧组和导演都留出一点点空间给次要拍摄。

    陈昊放下剧本,看了看两位导演。

    管虎叹口气道:“按照我的想法,这部戏至少要三个小时,到最后能摘的,也就是你们几个的戏,尤其是你的,最终剩下的戏份场次不会很多。”

    陈昊知道,这是一种考验,剧本中闷三儿的台词就没有写几句,看得出来,这该是导演认为这个角色必须留下来的台词,戏份少,那就意味着,你必须用最直观的方式,在有限的镜头里,将整个角色呈现给观众,并让观众记住、喜欢、爱上这个角色。

    喝了一大口酒,陈昊闭上眼睛,十几秒之后睁开,看着小钢炮:“太憋屈了,六哥,咱什么时候受过这个呀。”

    一句台词,将闷三儿这个真汉子都扛不住的情感,一次的释放了出来,他是带着气,带着愤怒,带着一种爱谁谁老子不受这个的发泄感觉说的这句话,太憋屈了。

    但一声六哥,也是他理解的,此刻如果对手戏演员有戏,那自己这一声六哥,该是把自己的愤怒全部变成了对老大哥委屈的不忿,时光放佛回到了当年,在那个时代,六哥什么时候怂过,可今天呢,他不得不放下当年的一些东西,选择妥协和退让,甚至于用委婉的方式来处理解决问题。

    眼中委屈的泪,脸上委屈的表情,不是冲自己,都是冲着面前这个男人,咱什么时候受过这个呀,时代虽说让咱们施展不开手脚,可谁TM管这是个什么时代,我们就不该受这个,也不能受这个,爱谁谁,从小就没觉得自己这条命如何值钱,今天也不在乎,六哥,咱别这样了,我真替你不值当,让一帮小兔崽子给欺负了,咱可不能干这事,你别拦着我,你不必做,我来替你做。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越是流血不流汗的超级硬汉,有时候会因为一点点旁人觉得莫名其妙的小委屈,反倒陷入了情绪的失控,这只能证明一点,他是真的在乎这个人,将对方摆的位置比自己还要重。

    久久,几分钟的时间,包厢内一点声音没有,只有水开咕嘟咕嘟的声音。

    长出了一口气的管虎,拿着酒壶,将小酒盅放在一旁,拿起茶碗,直接用这个倒酒,端起来,先跟小钢炮碰了一下,再跟陈昊碰一下,自己举起来说了一声:“来,喝酒!”

    一抬头,猛猛喝了一大口酒,那是一种滋味,不需要用言语来解释,小钢炮和陈昊也都是举起酒杯,陈昊甚至直接一饮而尽。

    认可,没说的,就这戏,管虎不敢说超越多少前辈,至少他臆想中的闷三儿这个角色能够发挥的极致,也就不过如此,这还不是实拍,还没有演员进组,还没有进入场景,真要到了拍摄现场,或许一切都不同了。

    当有了认可之后,这酒喝的就顺畅了,聊的东西也都是这部戏,小钢炮这时候才将最难的问题给抛出来:“陈昊现在自己做导演,也在拍戏,我们这边要抢档期,那就只有先紧着他的戏来,他那边自己是男主角,胡子不可能一直留着。”

    “这……”管虎苦笑着摇摇头,冯导啊冯导,您还真能够给人出难题,就算您不在乎,别人的戏份我全部都要协调,至少许晴、刘桦乃至几场群戏,我都要调整。

    “值的,来,喝酒。”小钢炮始终没有去问陈昊的意愿,这是属于他的霸道,不管有多大的问题,他相信对方会解决好。

    陈昊呢,也没让冯小刚失望,二话不说,在管虎说没问题后,自己这边也没问题,时间自己来调整,可以先拍别人的戏份,将胡子留起来,晚上的时候回到市里,闷三儿的戏份集中夜里居多,自己也有化妆车,到时候带着化妆师,一路在车上去化妆,到了现场换衣服就可以开拍。

    ………………………………

    一大清早,陈昊是泳池里多游了十几分钟,都是冲刺游,将这宿醉沉积的一点不舒服感觉,顺着训练都排出体外,剧组方面的协调,他召集人过来重新合理分配时间就好,他这个导演,在整个剧组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天哥等人就一句话,你拍,你安排,你剪辑,我们直接运作你认为完整的版本去审核、去上院线找一个好的上映时间、安排宣传、上映。

    这份信任,是一场玩的很大的游戏,井天林不愿意再浪费几年时间,所以他不想有任何失误,但让陈昊一个人挑大梁全权说的算,将这场游戏的输赢都压在他一个人的身上,无疑又是将失误甚至失败的概率上升了不少,如此矛盾的个体,井天林用了一个很好的例子解释给天哥等人听:“就当是我在玩游戏的时候,觉得不够刺激,自己给自己又找了一个刺激的游戏方式。”

    第一天的拍摄,小钢炮的态度,都给了他们足够的信任。

    到小钢炮拉着他去自己参演电影演戏,就更是对他演技的认可。

    现在他任性的将自己时间高度压缩,这帮大少能做的就是信任,我们给的压力足够大了,再有任何风吹草动都有可能直接将陈昊给压爆,既然给了他信任,那就给到底,只当是我们赌一下自己看人的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