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百三十七章 我为音乐狂

    歌曲,是设备、技巧和情感的综合体,可能是这些年来各种节目的诱导,让很多人觉得情感才是最主要的,认知是错误的,技巧唱功实力永远是最重要的,当这些足够的时候,有顶级的设备让你声音更舒服的释放,加入适当的情感让歌曲更加圆润,这才是一首绝世好歌的标配。

    调整好状态的陈昊,以完美的技巧加入适当的情感,真的是一气呵成将这首歌演唱完毕,呈现给现场所有人一次完美的录音经历。

    刘欢和三宝、那英都给他鼓掌,真的很好,听不到一点点的瑕疵,之前那些所谓的传说都是真的,他在这方面所拥有的天赋实在让人难以企及,你羡慕都羡慕不来。

    “来吧,继续!”

    能做的,就是让陈昊继续,将那首《my sunshine》也直接录好,录歌的顺利让两位最顶级的音乐人制作人,都有一种实在很无力的感觉,就觉得随便换个谁来,都可以当这个制作人。

    这小子太神了,你真的无法想象两种不同的声音他都能够有这样的演绎,刘欢很细致的听了他的声线,那种切换不是强硬追求声音的切换,就好似他的声线就是两条或是多条,以他唱歌的音域跨度和嗓子的共振强度,你能想到的就只有——得天独厚,完全就是天赋,如果非要找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就是天才。

    “忍不住化身一条固执的鱼。”

    “逆着洋流独自游到底。”

    “年少时候虔诚发过的誓。”

    “沉默的沉没在深海里。”

    《默》,也是财大气粗的邝中海,为这部电视剧专门请人制作的一首歌曲,他是毫不犹豫的交给陈昊来唱,他就不认为什么歌曲是陈昊无法驾驭的,选择跟那英合唱是回馈,也是为了两人站在正月十五的朝廷台舞台上,拥有一个更出彩的机会,也是给《何以笙箫默》这部电视剧做一轮更大范围的宣传,不需要现场说出来这是什么片子,只要在现场连同MV一起播放,里面穿插一些剧中的画面,朝廷台方面也不会苛刻到不给机会,只要有几个镜头,有何以琛有赵默笙,有两人的爱情的感觉流露,有那句经典的台词穿插在演唱之中,就足够了。

    他在此刻录歌的时候,也希望将这句台词加进入,一首为影视剧诞生的歌曲,不管它有多红,刚拿出来的时候,是为了这部片子而服务的,正好歌词的意境也足够。

    “如果世界上曾经有那个人出现过,其他人就都会变成将就,而我不愿意将就。”

    这句话,放在陈昊的何以琛身上,太合适不过了,导演刘俊杰不止一次的说过,陈昊越火粉丝越多,那这部戏就会越火,一个何以琛那样的男人,注定会成为无数女人做梦都会梦到的男人,他的霸道恰到好处的表现出自己的爱,在一起之后无条件的信任更是会让女人有一种会跟赵默笙一样,只需要默默等待就好的那种舒服。

    鉴于陈昊自己的粉丝数量,作为明星饰演这样一个男人,那真的是秒杀的节奏,刘俊杰年前曾经开玩笑的跟唐嫣说:“这部片子播放的时候,你要成为大批量女性的公敌了。”

    演唱这首歌和之前的《my sunshine》,陈昊赋予的情感就更多一点,这是他主演的戏,两首歌的意境也都与整部戏息息相关,投入的情感就更为浓郁一些,在这一点上,即便是那英这级别也不行,这就跟陈昊之前演唱《Rolling in the deep》的道理是一样的。

    阳光的情歌,深情的情歌,从独唱到合唱,两首歌曲,陈昊都演绎的毫无瑕疵,甚至他的情感投入搭配内外都能看到的一些拍摄好片段,弄得刘欢和三宝都产生了一观这部电视剧的想法,要知道到了他们这个年纪,一般的言情剧已经不入他们的眼,片段的画面中,陈昊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让他们对他偶像派的定位产生了质疑,这比很多科班毕业的新人戏都要好,怪不得这部戏会让他挑大梁,可不光是看他的人气和目前火热的关注度。

    一天的时间,三首歌都录制完毕,得知三首歌的MV都要制作,两位大佬也是当仁不让,魔都那边邝中海都搭起了框架,再有顶级制作人的存在,MV掌镜的人你都不好意思不找与之匹配的。

    《何以笙箫默》的两首歌曲MV比较好拍摄,大家更感兴趣的都是那种意境呈现了国际范儿的《Rolling in the deep》,得知陈昊时间安排紧密到睡觉时间就是旅途时间,三位歌坛前辈大佬,都陪着他在机场随便吃点快餐,然后一路上都在聊音乐,聊MV,陈昊根据自己的一些想法和伴随着歌曲而来MV的内容,这一年多的时间,他可不是一台单纯的机器接收那些系统给予,自身的学习进步和理解也在与日俱增,此刻与三位歌坛前辈坐在一起聊已经能够侃侃而谈。

    “鼓声是背景音乐,大一些,敲鼓在阴暗的角落,给予一些光影的片段,这首歌是黑白色彩的,光线的运用很重要。”

    “这首歌具有很强的穿透力和声音的震荡,可以在地面密密麻麻的摆放一些水杯,我们不会像是歌剧2那样震碎玻璃,但可以让水中的波纹抖起来……”

    在车上,如果此刻有媒体在,估计都会完全的忽略掉,四个人已经聊的很投入,在机场餐厅也是旁若无人的状态,被拍也浑然不觉,他们上飞机,网络上关于他们的新闻就出来了。

    “昊子与歌坛大佬刘欢、那英、三宝同行,新歌制作难道是三位大佬操刀?”

    三位大佬很认真的在听陈昊的想法,任由他诉说出来,作为创作者,他在创作这首歌的时候脑海中一定会有完整的画面,哪怕这画面并不是最适合呈现在镜头里的,至少作为骨架,它是无可替代的,再也没有一幅画面能够入它这般与这首歌曲契合。

    所以,陈昊在说的时候,他们都认真的听着,包括上了飞机,坐在商务舱,同在的一些乘客,都认出了这几个人,看到他们聊的那么认真全身心的投入,也就安静的做了一回听众,包括空乘人员在内,也都没有觉得他们是在制造噪音,大家认真的听着,没接触这个行业他们不能理解原来一首MV都能使这么一个庞大的故事展现。

    “我想要在其中来一段剑舞,黑色调那种,尝试一下如果可以不断的击碎白色的盘子,让这些盘子的碎片,在我身体周遭堆积起来,我的剑舞,从原地跳,到原地击碎盘子转为一种实战的状态。就像是爱情一样,最开始的甜蜜就如同舞蹈一样美,我们尽可能呈现出来的是身体姿态最美的一面,所有看到的人都觉得美,可当爱情破碎的时候,一切的美都回归到最真实的状态,黑色的防护服和剑,昏暗的灯光感觉,白色的盘子,碎裂的画面……”

    “还有一个想法,我希望用白色的硬纸,搭建一个类似城市模型的东西,面积越大越好,小型的烟花在这‘城市’的上空燃放,刹那的美之后,落下的火星,引燃了整座‘城市’,如果燃烧的时候我不是在唱歌,而是间奏的部分,我希望最好将这燃烧的声音也记录下来,我尝试过,那声音很有辨识度,经过一些处理之后,感觉很棒!”

    陈昊说的很陶醉,另外三个人听的也格外认真,频频点头,一首歌,是一个创作者的内心写照是一种想从内而外的宣泄,歌者演绎的是这首歌的灵魂,但这灵魂的塑造却是创作者的心血。

    他们已经觉得这MV不需要再去专门设计了,昊子所说的就是一个完整MV的构架了,他们需要做的就是填充一些更为细致的东西,让整个MV的结构更为完整,让未来观众们看到的成品是具有吸引力的。

    “关于演唱呢?我觉得你坐在椅子上的演唱就很有想法,可以用到MV的拍摄之中。”三宝开口提议,陈昊点头回答:“我想过是在一间破旧的房屋感觉,我坐在一个老旧的椅子上面去演唱,但总觉得不够震撼,三位老师,你们觉得,我之前想到的四个画面,能融入到演唱时的画面远景或是虚景之中吗?打鼓。杯子。剑舞。城市。”

    刘欢三人俱是眼前一亮,旋即又想到了技术上的难点和画面之间融合的问题,最主要的,这么一来,如果是五毛特效那就太没意思了,可要玩实景和大特效,那这MV的制作费用可就要是天文数字了。

    陈昊看出了三人内心的担忧,斩钉截铁的说道:“老师,我只要效果,无法融合或是画面感不好那就不尝试了,一旦有一丝可能那个画面更美丽,花多少钱我都认,大不了我自己掏腰包。”

    三人说实话内心是挺感动的,他们都经历过音乐最昏暗的年代,当音乐人都开始吃不饱饭的时候,还能够追求歌曲质量的都已经是凤毛麟角,想过一首歌要为了完美而去精益求精的,少之又少,昊子这样的年纪就更是难能可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