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百二十五章 春晚,我来了

    一小字辈上位,首先要让自己准备好的就是一颗足够强悍的耐心。

    从昨天到今天,从下午到晚上,陈昊执后辈礼,跟每一个见面的前辈打招呼,那英是好意,给他做引荐,他也清楚这是树立圈内形象的一次机会,尽管感觉同陌生人寒暄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他能做的就是将自己当作一个小观众,得到机会到春晚后台拍照,能够跟各位明星艺术家们握手交谈是一件非常荣幸的事情。

    如此一想,心态就平和了许多,是啊,如果自己没有今日,还只是一个小北漂,能在春晚的后台与这么多大腕儿结识一番,那不会是觉得累,只会是无比的亢奋。

    有热情,有淡然,有冷漠,有客套,有漫不经心,有心不在焉

    每一个人,就是一本书,你能读到的只是封面,至多是看到封面的图案是凌厉还是温和。还好有一些是曾经合作过的歌手,总算给这见面增添了一些熟络的交流,而不是冰冷的你好久仰。

    伴随着记者开始集中在上下场的区域,伴随着朝廷台的摄影机和记者开始深入到后台,陈昊才随着那英回到了化妆间,此时已经是七点整,距离春晚的开始,正式进入倒计时。

    “好好休息一下。”那英拍拍陈昊的肩膀,回到自己位置开始进行最后的造型设计和补妆,陈昊也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调整自己的情绪,让那股不知名的紧张情绪从自己的身体内散去,有什么可紧张的,现场才多少观众,比起演唱会级别的演出,在春晚的现场都是杞人忧天的担心自己表演不足以让摄影机镜头连接的千家万户满意,那不是你所紧张或是不紧张能够决定的,在现场,好好唱就好了,多么简单的一件事,陈昊啊陈昊,你为什么要弄得那么复杂。

    之前的闭上眼睛是强制让自己合上眼,随着情绪的稳定,呼吸也进入到了独特的节奏之中,眼皮的下搭再不是重量,而是身体的自然反应,渐渐的竟然在靠坐之中进入到了睡眠状态,很轻的那种睡眠,对周遭的事物还有一些模糊的感知。

    一阵嘈杂的声音传来,陈昊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墙壁上悬挂的电视上,春晚进入倒计时。

    那英走过来,递给他一杯咖啡:“你小子还真行,有大将风范,在这样的环境中还能睡得着,喝一杯吧,看一会儿春晚,我们提前二十分钟去候场准备就可以。”

    两个人的节目被安排在了大约九点十五分的时间段,是一个接着港台大腕之后的一个时间段,挺难驾驭的一个时间段,往年都是在这里安排一个相声或是小品,今年专门将常回家看看放在这里,也是导演组的一种自信。

    在春晚的后台休息室化妆间内看春晚,感觉挺怪的,颇有一种你我就在隔壁住却偏要视频聊天的感觉。

    热闹开场,热闹歌舞,主持人们登场,歌曲、小品的陆续登台,陈昊也是好几年没有认真看春晚了,虽说节目新意没什么吸引力,或许是很长时间没有安心坐下来观看了,反倒看出了一点滋味回忆的滋味。

    “陈老师,我最后再给您弄一弄造型,马上要候场了。”为了不让人觉得装犊子,陈昊没有带天哥准备的造型师团队,而是借用了那英的造型师。

    还有几分钟就要去候场,过来给陈昊的发型和整体穿着打扮做了最后的细节调整,确认没有一些上了电视会被观众们发现的负面细节,譬如领带有些歪啊、袖口不规整啊之类的东西。

    陈刚、康言和秋宇,跟随着那英的助理司机,都已经在门口等候,两人被通知候场后,在他们的簇拥下走出化妆间,走进候场区,在候场区的门口,聚集了大批的媒体记者,对每一个有新闻话题的艺人,他们都会给予最高的待遇,与圈内资历地位无关,只与人气有关。

    陈昊和那英的出现,让现场记者们立时就躁动起来,尽管大家都在保密春晚节目内容,还是有一些零星的消息传出去,现在又是络时代,一点点风吹草动都能够弄得全国皆知,两人有一首好歌,消息传出去之后,本就络红人参加春晚备受关注,陈昊在整个去年的新人中绝对是翘楚角色,无论是作品还是形象亦或是关注度,都是最顶级,直接登上春晚还是跟那英合唱一首完整的歌曲,等于说他享受的是大咖们拿到好歌曲后在春晚上的待遇。

    “昊子,跟大家拜个年吧。”

    “昊子,新年好。”

    “昊子,晚上吃饺子了吗?”

    “那姐,跟大家拜个年。”

    能来春晚的记者都是好油条,知道这个时候什么样的声音才能够让艺人注意甚至停留,你去问一些问题,对方根本不会听,只有这样打声招呼拜个年或是一句话半句话就能回答的问题,带着喜庆,对方听了心里也舒服的那类话语,才有可能在短暂时间和拥挤环境下,给大家回答。

    “拜年了,拜年了,大家过年好。”

    “吃了,酸菜馅的。”

    “谢谢大家,谢谢。”

    陈昊和那英几乎是一起回答,脚步并没有停,现场的工作人员也不允许他们停下来,进入到那扇大门之后,空气一下子畅通了,之前从化妆间走出来,整个后台休息区域的味道着实不怎么样,混杂了各种味道,又因为人过于多的缘故,通风系统没有办法完全驾驭这片区域,使得无论是在味道还是在温度上,都是一种小小的摧残,这一刻陈昊想到的是那些大型节目的批量演员,他们有的甚至连坐的地方都没有,有的还要穿着厚厚的服装等待着,只为了在那个舞台上表演,一场表演下来甚至摄影机的镜头都拍不到一次,依旧是满怀着热忱的向往这个舞台,比起他们,自己是幸福的。

    幸福感涌上来,陈昊就觉得浑身充满了劲儿,此时此刻,自己的父母亲人一定在电视机前,他们在等待着自己登台,下午打电话的时候就知道了,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两边几乎所有亲戚都聚集到了自己家,老陈家这么大的事情,全村都被通知到的。

    “远平家的小子今晚会在春晚表演,大家到时候都看啊。”

    此时的梅城郊区莲泉村,陈昊和陈刚那间健身娱乐室被整理了出来,台球案子先挪到了一侧,拳台也拆掉,摆放了几张桌子和两个长沙发,陈家和乔家,两大家子人,三十多人,成年人聚在桌上喝酒聊天,还有一些凑到一起打牌,老人们坐在沙发上,嗑着瓜子聊着天吃着水果,小孩子们屋内屋外的跑着,在不远处满是积雪的耕地上,孩子们在奔跑嬉戏着,家里条件好一些的,给孩子买一些大小不等的烟花爆竹,这村里你只要不是冲着房子去燃放就没事,你放一些大家一起看,他放一个大家一起看,对于孩子们而言,无疑这是这个夜晚最热闹的事情。

    “都回家了,春晚开始了。”

    春晚开始了,就意味着你们的偶像昊子哥或是昊子叔的表演要开始了。

    陈远平喝的脸潮红潮红的,跟兄弟姐妹连襟大舅哥小舅子坐在一起,高谈阔论,那种发自内心的自豪感,不是炫耀,是一种满足。

    乔新梅跟妯娌姐妹嫂子弟媳坐在沿着墙壁修葺的热火墙,一边聊天,一边糖果瓜子不断的消耗,别看整个房间里略微有些乱哄哄的,可这就是年,过年,要的就是这份热闹。

    往些年,大家都是各自过各自的年,今年陈远平张罗了一场大的,除了自己家四五间屋子以外,还有张冬梅家的三间房,陈二陪着母亲,跟随着继父,到他父母家中去过年,如今的陈二,没人会在觉得他是一个怪物,用钱装饰的身份,让他拥有足够的资格去给母亲撑腰,让其在新的婆家,拥有让人高看一眼的身份,所以他家的房子就空了出来,正好足够招待陈家的两大家子亲戚。

    这是算计到所有人都宽松睡觉的打算,当这么多人聚集到一起之后,过年了,玩和喝会成为他们认为消费时间最好的消费品,大好时光睡觉多耽误时间,要不是为了等着看昊子登台,这酒早就开始大节奏了,或是干脆就换成牌桌,玩起来。

    在舞台之下,看着入目的机械感,就在自己头顶两三米高度之上,就是万众瞩目的舞台,陈昊深吸一口气想要消除紧张的感觉,却发现自己根本就不存在紧张,反而是一种格外的亢奋,身体每一个细胞都进入到了跳动的状态,集聚的力量想要释放出来,感受到自己的状态,陈昊笑了,伴随着工作人员的提醒和升降台的升起,当外面演播大厅的光亮透过升降台的升起缝隙投射进来时、当那英的歌声已经回荡在自己耳边时,陈昊笑了,灿烂的笑了

    春晚,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