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百零九章 呵呵

    陈昊皱着眉头,侧身一只手臂撑住了对方扑进来的身体,酒气和香水的气息混杂在一起,不难闻,耳边传来的喃语声,更是带有几分诱人的勾魂。

    美女投怀送抱,过去臆想中的画面,现在真实发生,陈昊反倒没有任何期待。

    “嗯,呃昊子”对方翻了翻醉眼,桃花般妩媚的脸颊透着醉酒后的红润,张开双臂就要向陈昊的脖颈抱过来。

    “小你喝多了,走错房间了。”陈昊没有推开对方,但也没有让对方真的扑进自己怀中,这个曾经的电母,自从被新一代电母姜美妍给拉下了神坛之后,一下子颓了很多,在乐乐的画面也没有那么多了,包括这一次的年度,拼尽了全力,她也只是拿到了一个前三名,能够来到颁奖盛典的现场。

    “没,没有,我喜欢你”说着,小小整个人又一次的扑了过来,按照正常人的思维逻辑,男人在这种事也吃不了亏,有美女主动送上门,管她是喝多还是什么,先啪啪以啪啪再说,大家都是成年人,现如今这个时代也没有所谓的负责任一说,明天一早睁开眼,觉得彼此有眼缘可能一起吃个早饭再各奔东西,到,起来后,说一声再见,这一夜只是大家彼此生理需求的一次偶遇碰撞,谁也不会想要给这里面再去注入一些情感的因子。

    换个地方,换个场合,或许陈昊不会拒绝这样的送上门,但在这里他懂得一个道理叫做不合适,且对方整体给他留下的印象不是很好,有晴天这种级别且性格独特的美女偶尔陪伴,早就让陈昊对于女人有了一定的免疫力,再者说实话,对这个本人并没有视频里漂亮、身材也只是相对出众的小看不上这三个字也多少用得到。

    “呵呵。”

    陈昊微微一笑,抓着对方的手臂,微微发力,将对方的身体顺着自己迈出门的身体一起,拽到了门外,强力的拉扯让小小发出了疼痛的哎呦声。

    “康哥,刚子。”

    他这一喊,住在隔壁房间的康言和陈刚不用三秒钟就冲了出来,随后,陈昊看到不远处一个拐角,有一道身影闪过,他出来注意到那边是因为一点点有别于走廊的特殊光亮。

    “刚子!”冲着那个方向一扬脖子,陈刚心领神会,嗖的一下冲了出去,几秒钟就听到哎呦一声,随后就看到陈刚掐着一个男人的脖子,从走廊另一侧走过来,对方手脚乱蹬,脸憋的通红,在他开始喘不上来气的时候,陈刚将其一下子扔到了墙壁上,撞击后,对方摔落在走廊的地面。

    “哥。”陈刚扬了扬手里的手机,里面正播放着一个视频,是刚刚小小开始敲门之后的视频录制。

    “b子!”陈昊手一发力,直接一只手就将小小给甩了出去,同样的撞在了墙壁上,对方装作醉酒的状态也装不下去了,眼珠一转,扯开本就清凉带有几分诱人色彩的连衣裙,露出一半肩膀和大片的胸前风光,双手抱在胸前,低着头,开始哭泣,而没有大吼大叫,则是她聪明所在。

    这是个强者为尊的时代,这也是个同情弱者的时代。

    手机易主,很多东西就不言自明,想要挽回一城,唯一能做的就是将男和女之间本就强弱势的关系,进一步的鲜明化,再者事情发的突然,小小也有些发懵,觉得很尴尬也没脸见人,来敲门送,为的就是靠上这个男人让自己的热度重新起来,真要成功拿下,也不需要这视频了,只是单纯一睡,那这视频就可以发出,就算什么都没有做到,有自己进入昊子直播间的画面就可以了,也可以做一些文章。

    想的挺好,奈何陈昊的胃口被晴天给养刁了,再者身边接触的这些无论是叶子这样的土豪还是可儿浅儿这样的主播,都要比小小更吸引人,怎么会轻易就顺水推舟跟她来一场说干就干的夜晚,你要千里送到梅城,在我地盘,或许我不介意,在这羊城年度即将开始之际,我可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

    一时的大脑清醒,让陈昊躲过了一场舆论灾难,但小小随即的行为,还是让这灾难换了一种方式继续存在着。

    酒店上上下下住的都是主播,刚才动静闹的不早有人打开房门出来查看情况,一看陈昊在,又看到靠坐在地上,裙子吊带被扯开的小俱是大吃一惊,不明就里的同时也都好奇心爆棚,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是低声的哭泣,哽咽的抽泣。

    现场有明事理的人在维持秩序,都是主播,都是一个圈子的,让大家都不要拍视频拍照片将事情搞大,老蔡他们从房间里停止打牌出来,他就充当中间人,先是到小小的身边询问发生了什么事,后又抬起头去看陈昊,希望他可以解释一下,别闹出什么误会,年度期间,一点风吹草动都会成为全热门的话题,乐乐的影响力已经可以说一件在乐乐上的大新闻,势必也会在全络成为关注度极高的新闻,丝毫不亚于某部大戏开宣传或是某个大明星出什么大事的娱乐新闻热度。

    陈昊走到小小身边,对方也就是个女人,他是个大老爷们骨子里不好意思做打女人的事情,不然现在一个大巴掌扇过去才是他的性格。

    陈刚什么也没说,将手机里面那段视频放出来,将那个被他摔的直到现在才喘匀气息的男人给拎着脖领子拽起来,话不用说,事实摆在这里,现场的人都不傻,一看就明白,这种敲门送的行为稀松平常,只怪昊子不吃这一套,只怪小小你心机太深还想录像。

    陈昊一句话也没说,走进自己的房间,关上了房门。

    所有昊门的人,也都是同样的反应,陈刚将那段视频发到了自己的手机上,包括后面录到的小小被陈昊拉出自己房间那一段,相信要不是发现了,明天出现在视频里只会有小小进入他直播间的画面。

    所有在这一层跟陈昊关系不错的主播和他们带来的人,都做出了立场的选择,回房间,该干嘛干嘛,只当没看到这件事。

    门外,没剩下几个人,有几个过来搀扶小被她拒绝,最后走廊内渐渐恢复了安静,小小撑着身体站起来,低着头,长发将脸颊挡住,谁也看不到她此刻到底是个什么表情,只知道那哭声没有了,贴着墙壁,一步一步走到消防通道,走楼梯下楼,在她身后是那个带来拍照的男人,直到两人走进楼梯,门关闭,走廊内剩下的几个人才彼此对视一眼,掩饰不住内心的笑意和身体内的八卦好奇心,这么多人看到,没拍照没录视频,可却不妨碍这件事在短短十几分钟,在圈子内如同瘟疫一样迅速的传播开来。

    晴天给陈昊打来电话:“事情会很麻烦,那个守护小小的五哥,是在西山省那边搞矿出身的,常年在灰色地带行走,以我对小小的了解,这个脸丢这么大,她必然会报复,你手里有视频她做不了别的,最有可能的就是恶人先告状,先给自己直播间有能量的财团和粉丝洗脑,让他们代表属于她的正义来声讨你。”

    陈昊所能做的所能说的,也就是一句话了:“这本就是件无解的事情,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咱们这种人,每天都会遇到防不胜防的坑,躲是躲不掉的,硬抗吧。”

    晴天叹了口气,她认同陈昊的话,对他当时的处理也愿意竖起大拇指。

    你真把小小留在房间了,要么你会被她缠上被她持续不断的蹭热度,要么你没被她缠上没给她身份留在你身边,你们俩的事也会传开,让她蹭到热度的同时,一样可以搬弄是非。

    你不留,就是这样的结果,还好拿到了视频资料,至少小小不敢直接给陈昊开专场颠倒黑白的搬弄是非了,她所能做的就是私下里单独沟通洗脑。

    无解的坑,你怎么做都不对,络不是一个求真相的地方,对于一些人而言也从没有想过要求真相,各种阴暗角落藏污纳垢的行为,在这里都有,世人看到络成功的人赚钱容易,却从来不知道他们总是要面对类似这种躲避不了的肮脏。

    除了晴天,可儿老蔡他们也都打过来电话,意思差不多,小小这女人心机很深,这个大亏她就算想要暗自吞咽下去都不行,现场那么多人看到,不到一个小时,圈子里就传遍了,所有此刻在羊城的主播和公会人员都知道了,她不会让自己成为一个任人宰割的羔羊,所以昊子你要提防点。

    也不出大家所料,第二天上午,那位神豪五哥就放出话了,昊子,年度结束之前有官方的安保保护你,年度结束之后呢?

    威胁显而易见,语音六子随即将昨晚的视频就给发了出去,要玩先不管我师父如何,先让你小小身败名裂。

    陈昊也发了一条乐乐的动态,两个字:“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