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百零一章 我是何以琛

    李沁是一个不错的演员,在别人眼中在自己眼中都如此,她有一定程度的自信,在新生代的演员中自己的演技绝非那些扑克脸,刚刚拿到剧本的时候,她下意识有些抗拒,经纪人跟她简单的说了说这部戏,她觉得自己饰演的是一个花瓶。

    看过剧本之后她改变了看法,何以玫的身上很有戏,是一个你表现不好是花瓶,表现好了会成为很个性鲜明的荧幕形象。

    今天这场导演的下马威,她也打算好好发挥一下,让全剧组的人好好看看,不一定每部戏出彩的都是女一号。

    七年后重逢的第一场戏,是在超市里,刚刚回国的赵默笙到超市采购生活用品,正巧何以琛和何以玫也在买东西,一场三人之间只有零星一两句台词的对手戏,非常精彩的一场对手戏。

    在李沁的认知中,这一场自己虽说看似是背景幕,却是整场戏精彩到什么程度的重要辅助。

    首先,要在虚景实景切换的画面里,不靠台词,不靠故意的亲近,展现出一种让赵默笙看到就会产生“他们在一起的”想法,李沁的表演需要在其中占据重要的引导作用。

    之后的碰面后,她是启动两人表情动作变化的开关,她向前走几步看热闹是引导两人碰面的诱因,她的话语用来引导两人对视结束。

    刘俊杰推动这场戏,不全是为了下马威,也是要告诉陈昊,你想要学习导演没问题,在这个剧组给你一些权力也没问题,首先,你先证明自己是一个好演员吧?

    “卡!”

    第一个卡,出现了,唐嫣皱了一下眉头,陈昊安然不动,李沁吐了吐舌头,她与刘俊杰的眼神对上了,不用说什么,肯定是因为她没有达到导演的要求,才有了这第一次的n机。

    几分钟之后,第二遍来。

    “卡!”

    刘俊杰走到了李沁的身旁,给她指导:“这场戏,你很关键。”

    不是真拍,只是试戏,就被卡了两次,李沁的脸上也略微有些挂不住,她也明白导演的意思,三人对手戏,最不重要的一个点,都如此严苛,一会儿到了男女主角,差一点都不行。

    陈昊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调整状态,他觉得要是拿不出最佳状态,是很难过关了,唐嫣那边也是一样,这两次n机后,再有纰漏,那就等于是让全剧组的人看自己笑话了。

    轻松的氛围变得紧张起来,在棚内,模拟超市的场景,周遭所有人连呼吸的声音都有意识的变轻。

    “机器都上来,实拍。”

    为了演员进入最佳状态,刘俊杰将几个角度的机器也都推了上来,拍了没用也要拍,这场戏的感觉有,那他就可以根据演员的状态去调整拍摄节奏。

    陈昊,你是骡子是马,一次拍摄宣传照可不够,今天你就给我们展示一下,不然你这个男一号就算我挺着你去拍,你也别想得到其他演员的认可。一部男一号或是女一号别硬砸上来的戏,在其没有那担当实力的状态会出现的结果只有一个大家都在偷工减料得混且混,一两个好演员能将一个烂剧本演出好的效果扭转烂剧本的劣势,同样的,再好的剧本如果主角演烂了,那即便配角演的再好也枉然,如果这部戏是为了捧新人而来的,我们不管是为了钱还是为了人情,肯定会陪到底背负参演一个烂片的名声,既然都已经是烂片了,那我还何必努力,混着吧。

    这一混,就越混越差,整部戏的质量根本上不去,到后来甚至台词都是问题,不得不后期配音,直接将一部戏给彻底玩死。

    现场播放着略带一点伤感的音乐,所有人都屏气凝神的看着这三个人,他们如何演,怎么演,将会给整部戏制定一个基调。唐嫣已经证明了自己,之前关于她的个人戏份拍了很多很多,几乎所有长头发没有何以琛的戏都拍过了,现在大家主的就是这个最近火到爆炸堪比几大小鲜肉的昊子。

    陈昊推着车,头发为了拍摄大学的何以琛没剪掉,暂时做了中规中矩的发型,换上深色的修身西服,推着一辆推车,看着何以玫和她时不时拿起的食物。

    高傲高冷的男神,可当他面对家人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呢?

    陈昊嘴角和眼角都带着一点点笑意和对何以玫的宠溺,这是我的妹妹,我不宠着她宠着谁。

    表情一出来,落在镜头里,在监视器后面的刘俊杰就攥了攥拳头,好,不错,何以琛不是完全的脸谱男,尽管剧本里中他的形象多数时候是高冷,但如果演成扑克脸那就毁了这个角色,偶尔的一点变化,就如同冬日里的一抹暖阳,天气虽冷,这温暖却也是实打实的。反过来看,温暖归温暖,却仍旧是冬季,想要让这冬季融化,何以玫是不行的。

    李沁此刻也是全神贯注,将自己全部实力都拿了出来,看到陈昊的表现心中暗自一惊,这一点点的笑意,竟然差点融化了自己,好厉害的演员。

    我是何以玫,我要的就是何以琛在我身边,我在他的生活中,不管这笑容是亲情的宠溺还是爱意,我都当做是接纳。

    李沁笑的很灿烂,满是甜蜜,拿着一样食品做出询问陈昊的姿态,这时候是没有台词的,按照剧本,是赵默笙的独角戏,是她的心里画外音,镜头里的何以玫和何以琛开始虚起来,焦点是赵默笙。

    推车被撞,划出去撞倒了地面上堆积的饮料瓶,发出响动,引得何以琛和何以玫的注意,何以玫先走过来,赵默笙回头,四目相对。

    这两人的四目相对,赵默笙带着一点纠结,何以玫则是惊讶和抗拒:“她怎么回来了!”

    何以琛走出来,七年来的第一次四目相对,七年来的再会面,没有任何消息,就这样消失后彼此的再一次见面。

    拥有着演技情感中级技能的陈昊,火力全开,暗中较着劲呢,想要人前显赫,背后遭罪是一方面,你还要勇于拿出实力来证明自己,我有实力,我可以做得到,我要让你们所有人对我刮目相看。

    此刻的棚内寂静无声,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很多人干脆就屏住了呼吸,生怕自己发出一点点响动打扰到演员,并且他们已经将此时此刻当作了关键戏份的拍摄,都忘记了这只是一场试戏。

    “她!”

    “她出现了。”

    “不,她已经与我的生活没有关系了。”

    “她,还是她,跟以前没什么变化,还是我脑海中的那个形象。”

    “我该怎么办?”

    这是陈昊理解的此时此刻何以琛的内心变化,他要表现出来这些,看到赵默笙的那一刹那,陈昊的眼角不自觉的抖动了一下,剩下一切都很正常,完全没有那种情绪大起大落的变化,也没有什么身体颤抖、手哆嗦的浮夸表演,就只是眼角抽搐的抖动了一下,不,是半下,他随即就微微眯了一下眼睛,掩饰了眼角神经的抽搐。

    任何一场戏,演出让大家拍案叫绝的表演,群戏是多数人都发挥好,对手戏是一定要两个人都发挥好,互相给彼此刺激,带动对方的情绪和状态,让整个发挥都处于超常发挥的状态。

    陈昊从唐嫣的眼中感受到了力量,属于赵默笙的力量,一如当年,那双眼眸盯着自己,不需要说话,就已经足够让何以琛沦陷其中。

    “不可以,都七年了,她早已不是我生活中的人,为什么我的心跳还会加速,为什么我还有一种冲上去抱住她的冲动,为什么我想要大声的询问她为什么?”

    “何以琛,你不可以,不可以再为这个女人着魔,不可以,你要让自己记住这七年,记住当年的不辞而别。”

    唐嫣的戏,刺激到了陈昊,他将属于何以琛内心的一切,都呈现了对视的眼眸之中,而对面的唐嫣,莫名的有了一点心痛,但更多的,还是无法抗拒那个人那张脸那双眼的吸引。

    七年了,我好想他。

    再演下去,两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剧本里也承载不了没有第三个人引导这场见面结束的内容,那样就不是整部戏的第一集内容了。

    “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李沁的声音中,带着一点我要大度的审视,但又掩盖不住忐忑不安,她回来了,我的以琛会不会再一次的成为她的爱情俘虏。

    “走吧。”

    当赵默笙将想他、见到他的那种兴奋将要从眼神中释放出来时,何以琛推着车子,眼神眨了眨,出现的是冷漠,在那一瞬间,赵默笙没办法去分辨这冷漠的真假,只知道他就在自己的身旁错身而过,没有说话,没有打招呼,什么都没有。

    何以玫微微低头,怕与赵默笙对视,跟着何以琛,也从赵默笙的身边走过,就如同超市里遇到的陌生人一样,擦肩而过。

    作为导演,刘俊杰此时盯着的不是正面机位,是看监视器里侧面机位的效果,是三个人亮度擦肩而过的效果。

    表演方面他无可挑剔,看到何以琛和唐嫣擦肩而过的画面,他不得不承认,跟唐嫣搭戏的男演员对身高有太大限制了,不超过一百八十公分,你跟她在一起都没有画面感,这两个人擦肩而过的画面,让刘俊杰有一种冲动,预告片必须将这段戏这个镜头给剪辑到里面,太美了,实拍的时候要更美,要最好的光线效果,要两个人最好的状态,要搭配最后好的配乐,要一个镜头,就锁定观众,让他们只看第一集,就锁定娱乐圈又一对荧幕情侣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