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百九十三章 幸福啊就在身边

    “哥,海对面上了,花泽那边开始刷了,直播间人气五十万,还在涨,看这架势是要大干一场的意思,已经刷了一千万票。更新快无广告。”

    陈昊接过陈二的手机,手机是工作室管理的,陈二本人的号要是开进花泽的直播间,不被踢怎么都好,要是被人踢出来,再弄个截图,那丢的不光是他一个人的面子。

    手机里正在播放着花泽的直播,激烈澎湃的音乐声中,花泽以一种我要喊破喉咙的架势在嘶吼,进入到一种疯狂拉票的状态。

    “输不怕,但我不会被吓倒,有多大差距我也不在意,我要给我的老铁们一个交代,给那些支持我的人一个交代,能刷多少,就刷多少,我花泽不是输不起,但我不能怂!兄弟们,能刷一张的刷一张,能刷十张的刷十张,我们往上冲一冲!”

    看花泽喊了五六分钟,只字未提双方的差距,他也不差,都刷了一千万张票,还差七千多万,真要喊一嗓子说我们差距还有七千万,那直接连下面刷钱的人都心灰意冷了,这差距怎么玩,放在两三年前,都是两个年度的票数了。

    陈刚将饭打了过来,食堂吃喝不限量,都是托式的餐盘,也看到了花泽开直播正在追票:“要不,把饭给你打到楼上?”

    陈昊摆摆手,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井天林回微信了,就摆了摆手,示意这件事先放在一边,不着急。

    信息内容:“好好做,自己把握好度,偏安一方肯定没问题,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你嫂子办事还脱离不了上苍涂给她的性格底色,免不了太过自我的追求完美,你不用放在心上。”

    陈昊想了想,回复:“谢谢哥,我会好好的。”

    井天林没有再回复,他相信陈昊懂了他的意思,他也明白了陈昊的意思,别小看也别看清利益关系,往往这种关系才是最牢靠的,嘴上挂着什么兄弟情义哥们义气之类的,往往还没到最后就已然经不起考验,现在这种关系,彼此都会更舒服,不用去想太多,在一定范围内还都能拥有信任。

    陈昊相信井天林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力挺自己。

    井天林也相信凭借陈昊的才华还能够推陈出新还能够拿出好的作品。

    “二子,安心吃饭,让他追吧,该什么时候直播就什么时候直播。”

    又是一场擦着天际黑下来的鹅毛大雪,冷风嗖嗖的将天空刮得是雪花乱舞,走到外面都睁不开眼睛,风刺骨不自禁的缩起脖子,正值下班时分,街上出租车全部满员,公交车站点站着一个个瑟瑟发抖的人。

    陈昊自己都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吃了一口饭,和陈刚两人,开着车到了街上,远远的没有靠近最热闹的商圈街区,停在路边,窗户打开一条缝,前面的雨刷始终在快速的左右摆动,冷风透过窗户缝隙灌进来,挺冷的,不过车内暖风开着高温,对冲下并没有给穿着单衣的陈昊带来怎样的冷意。

    点一支烟,他突然想要回去燕京看一看,去那些曾经自己每天都要来回奋斗的地铁站、公交站去看一看,去按照自己每天早晚离开家回到家的时间段去看一看,不为别的,就只是看一看,看看过去自己急匆匆脚步下从未曾关注过的风景,也没有什么我今日发达了就回望过去给自己找找成就感的意思。

    刚刚出来就是下意识的想法,看到这暴风雪下的城市人群,又是一种心境,乐乐上每天都勾心斗角,现实中每时每刻都要小心谨慎,回头看看,其实最苦的当年,反倒没有那么多的烦心事,你只需要烦心今天赚了多少钱够不够花就可以了,忙的时候你都没有时间去想那些事,每天奔波于路上和工作的场地,三年多了,陈昊现在都根本想不起自己每天出来坐公交坐地铁这一路的街景是什么样子。

    车内很静,只有交通广播电台的广播声音,音量还比较小,堪堪能够压过窗户缝隙传来外面的嘈杂,这种相对的安静,让陈昊很舒服,很久都未曾完整的抽过一支烟,也未曾安安稳稳的在一个地方发呆十几分钟。

    “刚子,你知道吗?在燕京的时候,我不止一次的自己在心中发誓,如果自己稍微有一点存款,不买别的都要买一辆二手的汽车,哪怕是比亚迪f0和qq之类的也行,再也不想去挤公交,哪怕为此我每个月要多花一点油钱要多在路上浪费一点时间,堵车也不怕,在车上我听听音乐,那都是一种享受。”

    启动车子,陈昊驶回工作室,路上,给母亲打了一个电话:“妈,我想吃你炖的大鹅,想吃你做的生炒鸡。”

    “明天妈中午就给你做好,中午回来吃啊。”

    “欸,好嘞。”

    车子在工作室的车库停下,陈刚突然开口:“之前,我和二子都想要反对母亲再去怀孕生孩子,都四十多岁了,或许,她有她的幸福考虑,我们两个太自私了。”

    陈昊拍了一下陈刚的手臂外侧:“一个小时之前,我会劝你,赶紧成家给冬梅姨升个大外孙,现在嘛,我的想法跟你一样,幸福啊,多抓住一瞬间你就多了一秒钟的幸福。”

    五点三十分,陈昊开启直播,平静如水,没有任何因为花泽奋起直追而出现的情绪,一首开场曲过后,当直播间的游客被他的平静所感染停止了刷屏告知花泽开追的事实之后,陈昊笑道:“这个时候,有八十万的人气,我谢谢各位。”

    站起身鞠了一躬,坐下后继续说道:“大家正常看直播,正常刷礼物,只不过请各位大哥刷礼物的时候能够刷一下年度个人票,谢谢你们。一首我最爱的歌曲,送给你们,如果我是那只小鸟,你们,就是我的蓝天。”

    陈昊年度个人票,一亿一千二百三十八万票。

    花泽实时数据年度个人票,四千一百一十三万票。

    陈昊在正常直播,人气满满突破百万。

    花泽在奋力拉票,人气维持在五十万以上。

    差距已经不可以被任何人忽视,正如陈昊对陈二他们所说的,就算花泽傻,花泽背后的公会也不能傻乎乎的等下去,今年这趋势,换神已是定局,一个弄不好丢了神位,比起输年度输的彻底可要更是灾难。

    拼死也要上,气势不倒是基本,维系原本的粉丝是基础,趁着气势不倒吸纳更多的乐乐新用户是目标,花泽不得不上,哪怕背负合同债务也要上,除非他放弃了网络这碗饭,现在多花的所有钱,比起神级超一线大主播的收入,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债务。

    陈昊没有反应,这出乎对方的意料之外,很快就反应过来暗骂滑头,你要重视,才会有更多人关注花泽,这是要大干的节奏,花泽能不能也冲上一亿票呢?都会是这样的想法,好奇心会让他们关注陈昊的同时也将他的对手关注一下。

    他没反应,那些好奇的人好奇心一下子被击破了,看他都没反应,也不觉得会有什么世纪大战,自然也就不会很多人去关注花泽。

    直播了一个小时,天哥的号开进了五个五直播间,这一段时间以来,除非必要,他来也不会随意卡麦说话,直播间人气这么高,很随便的聊天没有指向内容,你可能聊个三五分钟,人气会掉一二十万,作为公会的台柱子,陈昊的人气值,就是公会对外宣传的最大宣传语。

    十几分钟三首歌的舞蹈跳过之后,陈昊坐下来喝口水,才看到了被抱到二号麦的天哥:“欢迎我大哥,大哥你要说什么直接开麦说就可以。”

    天哥:“没事,听到点事,过来看看你,给你点个赞,竖个大拇指。好了你播吧,我不打扰你。”

    点个赞,竖个大拇指。

    直播间这些老油条的游客们,都明白天哥这句话的意思,纷纷在公屏上打字:“666666。”

    陈昊又喝了一口水:“大哥,你再这样夸我,我会骄傲的。”

    直播是正常直播,网络人气王,网络吸金王,一哥,这些身份都让陈昊的存在进入到一种特殊的地位之中,有八卦主播想要拿他说事,刚一开口,一两万的昊门将士就冲进去刷屏直接把你主播的心态刷爆,还不多去,不给你刷人气的机会,再有得瑟的,你几点开直播,昊门这几个大主播同一时间开直播打压你,二子、熊娃子、老三老四一起开直播,背靠着陈昊这棵大树,这帮人平日里直播单靠昊门兄弟姐妹就足够吃得饱,现实里又跟陈昊在一起,谁敢说他半个不字,用二子的话说:“你们别说我们是狗腿子,你们想来当都没这个途径,立场就是我哥,爱谁谁!”

    直到当天直播结束,陈昊一个瞬间的画面都没给花泽,直播四个小时,下直播带着昊门的家人和公会的那些粉丝,四处打酱油溜达,给所有正在年度比赛拉票的主播带去人气,时不时也会刷一些,钱花的如同流水一般,但到了任何一个人的直播间,进去之后的待遇都是这样的:“欢迎乐乐一哥,我昊哥光临我的直播间,什么,你们有不知道他是谁的?兄弟,我只能说你这乐乐算是白玩了……”

    至少两分钟的介绍,反向回馈的粉丝关注就不说了,经过这么多主播口口相传的接待言语,陈昊在乐乐内的地位,正实打实的往上攀升,看到一哥一定要捧,绝不能招惹,这要是倒霉被打压一下,这口饭都有可能不好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