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百九十二章 我就是个俗人

    没有人喜欢自己周遭的一切似乎都有一双大手在操控着,不过陈昊也知道,这是庄雪晴在向自己展示实力,她根本不会有兴趣对自己如之何,她能够跟井天林走到一起,两人至少在志向上有着共同语言和共同为之在意的东西。

    井天林会刻意减少任何惹麻烦的行为,庄雪晴也一样,选择了自己是他们的运气也是自己的运气,这一次既是帮忙也是警告,双方好好在一个范围内合作,你好我好大家好。

    在这个小范围之外,井水不犯河水,自己玩自己的。

    不管如何,陈昊的想法很简单,别人给自己搬来的梯子还帮着自己扶好,那就先别管对方会不会撤梯子,自己需要做的就是趁着有梯子的时候,多向上爬一段。所谓富贵险中求,摔下来也是自己的选择,如果爬到不需要梯子或是自己有梯子的地步,那就赚到了,且赚大了。

    几个人吃饭喝酒其实挺无趣的,大家都收着,一人喝了也就二两酒,四个人一瓶酒还剩下一点,有些话就不需要说出来了,都是明白人,该做什么能做什么,心里都有数。

    这些人聚在一起,暂时搭成一条线,身处在一个圈子里,都不是白付出的,都会有自己获利的地方,说白了就是都有好处,作为黏合剂,显然陈昊也会得到更多的好处。

    齐敬远先走一步,在屋内告别,也没送出去,他的出行还是低调一些,出门上车离开,随后大军也带着人离开,也不差吃这一顿,吃饱就行,回去都还有自己的事情做,至于那些送二手车过来的,欠款结清,你们愿意干什么干什么。

    “二哥,转一转看看?”

    剩下陈昊和二猛子,他发出邀请,对方也没有拒绝。

    走出来,走进展示区,就听到周遭不断的有人喊着:“二哥。”

    在北方地区,主动带有一丝尊敬的喊一声名字,也是打招呼的一种方式,不至于非得很官面的说一声:“二哥好。”

    二猛子点着头,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看似是礼貌的回应所有人,实际他也不认识,保持的是这种谦和的姿态,梅城这么大的地方,稍微上点岁数的,在街面上溜达过的,都曾看过这二十多年二猛子走过来的凶猛事迹,这位绝对是心狠手狠的人物。

    逛了一圈,二猛子乘车离开,其实陈昊并不吝啬说二哥你开走一台奔驰500,发自内心想送,在开口之前他察觉到了不妥,庄雪晴那条线的东西,这位二哥绝不敢吞,自己送了,他会开走,但也会将钱送过来,真要是那样反而不美,送人东西反倒成了强买强卖,最后也就没开口。

    有二猛子在这转了一圈,随后第二天又有他下面的人,弄了一些车子到这里卖,连带着人也没事就在这一天天的呆着,几天时间就将这里当成了窝儿,陈昊也不差那俩钱,天天食堂开火,都带上这些人的份儿,在外界看来,这里是二哥一个小兄弟开的,到底是什么关系,谁也不知道,但也有同行换了一个途径试了试水,找到了相关部门的一些人员,准备对这里进行一些例行检查,结果就是人还没到,就都原路返还,之后就在行业内传出一些话语:“少跑到昊哥二手车交易中心那里去找麻烦,那里你折腾不起,折腾到最后折腾的是你自己。”

    这两种极端颜色的道路,都有人趟了,不愿意也必须承认一个事实,在梅城他这个交易中心是立足了,想要弄一些无赖的招数,却发现这里就在莲泉村,这里的人都是莲泉村的人,老板是知名公众人物大明星昊子,昊子他爹,就是莲泉村的村主任,人家也不求进步说我想要干点啥,我就老老实实当个村主任,老百姓将我选出来就是信任我,别的事跟我没关系,谁要触碰我一丝一毫莲泉村和莲泉村村民的利益,那无论你是谁都不行,完完全全典型的大家,在这莲泉村的民风彪悍氛围中,这作风也就吃香。

    送走了二猛子,陈昊也随后跟着离开,这里的事情全部就交给大姐夫,马德福负责经营,父亲帮着处理一些周边事务,具体的一些对外联系则由陈刚和老三王大鹏负责,譬如联系货源,譬如去开拓门路,陈昊需要做的就是借助这样一个平台,让自己进入到梅城生意人的序列,进而拥有自己的人脉关系,不再是一个任人宰割的小人物。

    在这之前,他还想过说像是王大鹏一样,张罗起来一群自己的小兄弟,自从康言也来到自己身边后,他彻底没有那种想法了,招摇过市弄一大帮人毫无意义,自己加上康言陈刚,就足以应对任何想要来硬的对手。

    所有现在做的这一切,目的就一个,让自己的家人,不是受到自己馈赠而生活改变,而是自己给他们搭建一个平台,让他们不仅富起来,也得到曾经梦寐以求的社会地位,别人就先不说,马德福就是最明显改变最大的一个。

    过去,是一个装修的技术工人,每天干着装修的活计,很累也有些脏,也不存在什么社会地位。

    现在呢,这交易中心没开之前,他自己都已经拉起了一个装修队,到市里去接一些批量的家装活儿,别人怕要不出来钱,他不怕,当初可是齐敬远的司机邵勇,领着他见了两个装修设计公司的老板,想当然的就给人营造出一种认知,这个老马的队伍,背后是齐敬远,人家也没要钱,活儿干的质量也高,我们要做的无非就是不赖账按时把工钱结给人家。

    陈远平是村主任,陈雨现在也有一份体面的工作,过去咱是别人眼中的穷亲戚,不说没人理吧,也免不了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现在呢?从老陈家到老乔家,不管谁家有事,首先想到的都是来找陈远平夫妇,他们就觉得现在昊子能耐大了,我家遇到的这种事,昊子肯定能办能帮忙,陈远平又是一个很好脸面的人,人家求上门来,他又不好意思说办不了,人家会说,你现在这么能耐、你家小昊能耐更大,这点事就是打声招呼的事。

    从小到大,有道是子随父,陈远平是一个喜欢交朋结友在外面能够呼朋唤友有些面子的人,陈昊对类似的生活状态也不抗拒,他不标榜自己多么的清高,现在这样挺好,累点也没事,像是大海那种为了别人面子就反水自己的事情,以后,会随着自身实力的增强让它不能发生。

    他乐在其中,一家人也都乐在其中,康言之前是有些不以为然的,最近被陈雨狂追猛打之后,他的想法有些改变了,曾经不敢幻想拥有的东西,似乎一下都能拥有,这一家人的好在这段时间的接触中早已深切感知到,目前的生活,让他觉得很幸福,从冰冷到温暖,从毫无色彩的黑白色调生活,一下子变得五彩斑斓。

    刚回到工作室,陈昊这边刚准备到食堂去吃点东西准备晚上直播,陈雨就冲出来:“老弟,一会儿直播不出门吧?”

    “嗯。”

    “那行了,老康我带走了啊,要出门的时候打个电话,我再让他回来。”说完也不等陈昊答应,陈雨就拉着康言上了自己车,低声对他说道:“走,陪我去吃饭。”

    陈昊凑趣的用手指打了一个响哨,陈刚等人也都是善意的在一旁起哄,弄得即便是康言这样的扑克脸,也不免有些耳后发红,刚想开口说自己有事,陈雨也不给他这个机会:“少说你有事,我老弟不出门你就没事,你要不愿意陪我,就直说,我保证不再打扰你。”

    最近,陈雨是抓到康言的弱点了,对自己也不是没有好感,顺着这一条,你内心有障碍有抗拒都没关系,我就强拉着你,你但凡想要拒绝,就祭出这句话:“你要不愿意就算了。”

    陈昊笑着摇头走进食堂:“看来用不了多久我就要改口叫二姐夫了,这老康同志拿我二姐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陈刚笑的很灿烂:“我很庆幸当初把他叫过来了,看到现在的他,我就觉得自己好似做了一件能够让自己内心功德圆满的事情。”

    陈昊瞥了他一眼,做了一个呕吐的表情:“刚子,我看你现在有开直播的天赋了。”

    这一波的玩笑嘲讽,陈刚没有回应,他早就习惯了在语言方面自己就算十个捆一起都不是昊子对手,现在也习惯了装死不回应来躲避一个话题。

    陈昊找了一张桌子坐下来:“刚哥,给我打一份,我发几条信息。”

    “好嘞,昊弟,没问题。”

    陈昊拿着手机指了指陈刚,笑了笑,低头开始摆弄手机,给井天林发信息,没有打电话也没有用语音,一个字一个字的往上敲,简单的将这边交易中心顺利的事情告知,没有具体去提到什么事,他可不想在庄雪晴那里留下一个告状的印象,这个信息,纯粹就是为了感谢,礼多人不怪。

    井天林还没回复,陈二小跑进来,脸上露出了一抹你无法界定是激动还是惊慌的表情:“哥,海对面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