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世界秩序

    江乐天又说道:“天娱的十层我们会安排一个套房出来给您修炼用,平时没事您可以住在里面,条件还算可以,等过段时间,我们再帮您找个好的房。”

    这十层我在天娱一个月都还没上去过,想来不会差到哪去,只是我修炼比较奇特,在别人的地方总是多有不便,我这就当办公室般,修炼还是要回去我住处更好,想及此我说道:“这就没必要了,我睡觉喜欢睡在我住的地方,天娱这儿平时没事我就当来上班即可,有事时也方便些,也没必要给我准备什么套房,像这样一间办公室即可。”

    四人见我这么好说话,也没再坚持,这些都是小事,再坚持反而怕得罪人。

    敲定事宜,四人一扫刚进办公室时的阴霾心情,看着他们都很是高兴,或许他们觉得有我这样一个强援值得高兴吧。

    再随便聊了下,我即告辞离开,现在我没必要再当自己是保安,也可以不用来打卡上班,每天看情况来天娱坐镇即可。

    回到住处,已是凌晨,我进门时灵觉随意地扫了下对门,张珊珊居然还没回来,想来是有事,我也没在意,回到屋内钻进冰箱,修炼中一晚就过去了。

    天亮时我也即告醒来,只感觉到一身轻松,随意冲了个澡后拿出江东琪送我的手机上网搜寻关于这世界的信息,这一了解不由得吓了我一跳。

    这是一个跟我十年前那个地球完全不一样,说完全不一样也不正确,地理是一样的,国名一样,城市名一样,人种也一样,经济的发展一样,就连科技文化都跟我那时区别不大,唯一不一样的是,这个地球这个国家的统治阶层居然是武林门派!

    这个国家各个省都被各种门派势力所占据,这个国家的领导人是由几大世家和几大门派每五年按武功高低选出来的,而因为所处势力范围不同,各省的省长、城市的市长,都是由这些省和城市控制的门派来委任。

    这个国家有四大世家和五大门派,四个世家都是在这个国家传承超过四百年以上的家族,财力自不必说,武功也是这世界的顶尖,京城的谢家就属于这四大世家之一。

    而五大门派更不得了,都是在这世界传承了近千年的,势力庞大到无法想象,如非这五大门派多不参与世俗事务,世俗的事务都由附属的门派为其代言,自身只是专注于修炼,不然这世界也不会再有其他门派和什么四大世家了。

    我看着这些资讯看得瞠目结舌,我这是穿越到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啊?难道这是一个与地球一模一样的平行空间?只不过这个空间占主导的是武林人士而已。

    之前我还说自己修炼到落圆七层就是无敌存在,那是针对原来那个地球的,放在这个武人多如狗的世界,我想肯定还会有更高级别的高手存在,我现在这落圆八层对上他们估计都不够看。

    看完这些,我只觉得我要在这世界生存也并不容易,拳头大的就能有好的生活,就能加入、甚至组建门派,武功和力量是达到这一切的前提,所以我只有不断地提高自己的武技,才能在这强手如林的地球占据一席之地。

    这其实也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怪不得什么政府、暴力机关都没用,因为这世界有用的就是强大的武力。

    也无怪天极门见到有我这样一个未知来历的高手出现,即不惜代价地就要把我跟他们绑在一起,不管如何,高端战力都是这世界的稀缺资源。

    至于天极门,在这世界可以说是中下层次的门派,最多也就能在宛城这样的地级市里做个公司,连政府机构都没力量派驻。而他们依附的天道门,也不过是这世界稍大些的门派,而他们都是依附在五大派之一的天一门。

    在天极门下,还有很多更小的门派,这些门派鼠有鼠道,也按照一定的规则在这世界生存,可以说,门派就是这个国家组织机构的组成部份。大门派都有超然的地位,小门派有自身的价值,有了门派,政府基本就不会管到你,门派受到制约的唯有门派,政府、警察这些只是针对普通人。

    普通人又是门派的组成基础,也是门派生存的基础,门派高高在上剥削普通人,而门派通过选拔又从普通人里充盈进门派里,这是个矛盾,却又相辅相承,普通人拼命想加入各种门派,门派又用各种方式盘剥普通人,就这样畸形地构成了社会。

    看到这儿我直接想再跳崖求穿越了,我在通道里这反过来一走,居然就穿越到了这样的一个地球,我真不知道我这是好运还是霉运。

    了解了这世界,我就知道我该如何办了,想那天杀了叶公子,如果真找到是我做的,现在我加入了天极门,那警察找我就没用,就他们依附的门派来找才有用了。

    既然强大才是一切,那我就拼命修炼才是王道。

    查完资料再出来,却见对面门前坐了一个人,望去居然是张珊珊坐在自己门前睡着了,我走过去想看看是怎么一回事,才到边上就闻到一股非常浓郁的酒味——这姑娘是喝醉了!怪不得昨天晚上回来感觉到她没在屋里呢,原来是晚上喝酒去了,而且居然醉得连房间都进不去。

    我蹲下身去轻轻喊道:“嗨……嗨……珊珊,你醒醒。”她摇晃了两下,人一歪居然整个的倒在地上又继续睡觉。我抱着她的肩摇了几下,她没一点反应,,再摇,似是想醒来,晃了两晃,手一搭,居然搂着我的脖子靠在我肩膀上又睡着了。

    我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这姑娘醉成这样,她这样子别说醒来,就算来个男人把她**了,估计她也不会有知觉。

    我见她边上放着一个手包,手伸去里面一找,果然有钥匙,我一只手搂着她站了起来,一手用钥匙打开门,顺手再一抄她的脚弯,把她抱了起来,走进屋到她卧室,这卧室乱得我要小心翼翼地走着才不至于踩到内裤或者是胸罩上。

    我把她放到床上,搂着我脖子的手居然不放下,我弯着腰十分别扭,想去掰开她的手指,却弯着腰不大方便,还要担心不小心就扑到她身上,如果这时她正好醒来,那我真是要说不清了。

    掰不开手指,我小心里把头从她环状的手里钻了出来,其间还不小心撞到她的胸,让我脸蹭地热了一下,幸好这时姑娘没有醒来。、

    把她挪到枕头上,拉上被子给她盖上,我才直起腰来,就这么会功夫,我觉得比打场架还累。

    把手包和钥匙放在她枕头边上,我才拉上门走了出来,出房间后关上门,酒醉睡一觉起来应该就没事了。

    到了天娱,江乐天和那金副掌门两人在办公室里等着我,我见他们脸色不大好,想来昨天都没睡好。

    江乐天一见我即拿出一张卡出来递给我说道:“这是您做供奉的薪酬。”我接过来也没看塞包里,反正这钱肯定是比做保安要高太多,反正我做保安的时候就想着架这个梁子,钱多了这更要架了。

    两人见我拿了银行卡,脸上才感觉高兴了些,我看着有些奇怪,问道:“你们这是遇上什么事了?”

    江乐天长叹一声说道:“我们今天把昨晚上的事汇报给天道门听,天道门听说惹的是谢家的谢滔,就说让我们好自为之,他们不能因为我们一个小小的天极门,就去招惹京城谢家,天道门打算让我们自生自灭了。唉,我们一百个天极门加上十个天道门,都不够人家看的。”

    我奇道:“你们不是都是属于天一门的下属门派吗?怎么你们不去找天一门呢?”

    这时金副掌门接口道:“我们的上级门派是天道门,我们只能联系上天道门,如果越过天道门找天一门,天一门也不会管我们,这就是江湖秩序。”

    我问道:“那像我们天极门这样的门派永远都接触不到天一门这样的顶级门派了?”

    金副掌门道:“不是这样的,如果我们势力发展大了,我们可以吞并了像天道门这样的门派,天一门觉得我们有资格了,就会让我们成为能联系上他们的门派,然后又会有一些小的门派通过我们来依附上天一门。”

    我笑了:“还可以向上吞并——小虾吃了大鱼?”

    金副掌门点头道:“当然可以,如果小门派不能壮大和发展,那社会也就停滞不前了。现在的这些豪门世家,顶级门派,也还不是从我们这样的小门派一点点积累发展壮大起来的,最后形成了一个庞然大物。”

    我又笑道:“那吞并的手段就是看谁拳头大了是不?”

    两人都点了点头:“当然,谁力量大谁有话语权。我们天极门现在最多只能在宛城开天娱这样的公司,如果到了天道门那一级,这地一级的领导层我们也可以发话了,至少么能谋得一些好的权力部门,开的公司也可以更大,赚的钱更多,如果到了天一门那一级,那在一省的高层都有了话语权,甚至能影响到国家领导人的选出了,到时就能经营一些国家级垄断集团,赚的钱谋的利自然就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