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七章 异类空间

    风中行一笑:“今年就是宝藏开启的年份,在一星期前一个月开启的时间就已过了,他们现在就算想去寻找宝藏,也需要等二十年,那些在溶洞里没能出来的,只能看他们运气能不能挺过二十年了,呵呵!”

    我想了想,我用灵觉,很容易就能探到地下二三十米,也能准确地探到地道消失后的入口,对于其他人来说是问题,对于我好像不是问题,除非这些入口在消失后也会跟着变化。

    我试探着问道:“那进入天坑的那些地道时间到了也会关闭,你们想进入也要等二十年后了?”

    风中行看了我一眼,还是没在意:“本来是要二十年的,不过了解到这个规律后,我们天一门在几百年前就重新开辟进入的通道了,不走地道也能进入天坑内,而且现在就算所有地道都没了,不还有直升机嘛。”

    我想想也是,现代社会,能进入的方式多种多样,像那样大的天坑,只要掌握了准确的位置,想进入真的太简单了。

    我又问道:“你们在那溶洞内这么多年,肯定也是打通了其他进入的地道了吧?”

    风中行叹口气摇摇头:“非常奇怪,那个溶洞我们试了很多方位,很多方式,地道就是打不通到那儿,我们试了两百年,就是没法打通一条地道到得了溶洞,你进去也见过了,那溶洞超级大,那样的溶洞如果不是太奇怪,有个大致的方位怎么了也能打到,可就是打不通,现代社会我们也利用了很多先进的科技手段,全天下最先进的地底声纳都用过了,还是没能找到那溶洞的位置,我们还是只能等待二十年一开启。”

    我奇道:“难道那进入的地道还会变幻不成?”

    风中行笑道:“那当然了,我们肯定想到过这问题,这次开启后我们就从地道开口处进入,打了几百米也没找到入口。试了几次后也放弃了。”

    我听他如此一说,心里还有些不以为意,以我的灵觉能探入几百米的深度,到时真去找地道入口,不信会找汪以,除非是这地道这溶洞不在这个空间这个世界。

    想到这我心里一动,还真有可能是这样,地道就是一个时空通道,进入的是另外一个空间的溶洞,所以根本没法在本地探知寻找到,现代的科技也不可能探知到另外一个空间。我在地下水道进入的通道也是同样的道理,这是经验之谈了。

    我想了想还是轻声说道:“其实你们可能没想到,这个溶洞其实并不在这世界,地道开启时,联通的很可能是另外一个世界的空间。所以,你们在这世界不管怎么探知也寻找不到。”

    风中行听得一愣,然后恍然大悟地说道:“这真有可能是如此,不然根本是没法解释的,只是这情况也太过奇异了吧?二十年开启地道通向的是另外一个空间?”

    我当然不会把我的经历说给他听,我有这样的经历,也才会往这方面去猜想。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就算有灵觉也没有用,这宝藏我也只能二十年后才能进入了。

    我感叹的同时不禁暗暗窃喜,我这一趟进去收获差不多等于天一门二十年的收获了。

    想到这我更是心痒难耐,就想把那些东西拿出来欣赏一番。

    风中行看我有些心不在焉,就问道:“你是不是有事啊?”

    我笑道:“也不是有事,就是想休息一下。”

    风中行点点头道:“也是,今晚发生这么多事,又跑了这么久,我也有些疲惫了,你睡吧,我在这沙发上打坐下即可。”

    我傻眼了,这老头是跟定我了不成?我刚才那么明显的想赶人的意图,他居然没当一回事。难道我真要赶他走不成?但想到他恐怖的武力,我只能随意地哼了声,躺床上合衣睡了。

    这老头还真就在沙发上打坐着,也没说什么,我看得有些过意不去,就爬起来说道:“我隔壁朋友还开了个房间,我去那儿跟她挤挤,你睡我这儿吧!”

    起来后也没管他似笑非笑的眼神,到了隔壁一敲门,珊珊居然也没睡,听到敲门声,打开门见是我就钻进了我怀里,我抱着她关上门,把她扔到床上,想着隔壁有个武功超强的老头难说在听墙根,我一下就没了**,只是跟她说我今天非常累,就抱着她睡着了。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张珊珊已不在房中,她起床的时候我知道,只是不想看她哀怨的眼神,我才装睡着。她走后我又继续睡了一觉才醒来。

    醒来后洗漱毕,想想还是来到隔壁敲敲门,结果老头还在房间,见我后微微一笑说道:“昨天睡得好吗?”

    我一笑:“当然好了。走吧,一起吃个早餐?”我庆幸昨天晚上没跟张珊珊发生点什么,不然真可能被这老头听了墙根,那今天可就尴尬了。

    出了门他问道:“你不会就带我在这酒店里吃吧?”

    我一愣,继而恍然,这酒店是谢家的产业,这里的人不认识我的多,但认识风中行的怕是不在少数,被发现他跟我在一起,那真的要天下大乱了。

    我们直接就进了地下停车场,开着车走了十多分钟,来到一家早茶店,风中行看着七八十岁的年纪,吃东西却比我这年轻人吃的还要多。

    吃完早餐,上了车我问道:“风掌门,您这是要去哪?不会还要跟着我吧?”

    风中行随意地说道:“天一门弟子都没了,我这掌门已是丧家之犬,在哪也是逃命,既然是逃命,当然是要跟着厉害的人了。”

    我听他一说,有些哭笑不得,这是讹上我了?难道我到哪都带着这样一个老头?难道我又能说不同意?按他那恐怖的实力,我这点水平想赶人走怕三拳两脚就被他打趴下。

    我问道:“弟子没了,您可以再招嘛,跟着我这没前途的,您招人也不方便啊。”

    风中行不在意地说道:“没必要了,天一门传承千年,也该结束了。现在时机正好,那些能逃得了命的弟子就随他们去吧,这世上现在再没有天一门了。”

    我没想到他还看得挺开,一个天下第一的大门派没了也不觉得心疼,这份豁达的心态,倒是值得我学习,只是现在他要跟着我,我哪还有心思豁达?

    我一咬牙说道:“我要回金安市,您这也要跟着我去?”

    他点点头:“反正你去哪我去哪,对于我来说,在哪都一样。”

    我无法了,只能说道:“那走吧,我们回去拿了东西,就回南天省。我出来了很长时间,也该回去看看了。”

    风中行再没说话,开了车就来到了酒店,我其实也没啥东西,就那装着玉盒的背包,拿上这背包,也没再想着去坐飞机,打了个电话给张珊珊,说了我有事先回去的消息,在她声声息息的叮嘱中,我坐上老头的跑车,两人上高速换着开赶回了南天省。

    一路上有事没事跟风中行聊天,老头见识很广,聊着也没觉得有什么枯燥,这样走走停停,很快就到了南天省。

    到了南天省,我先去谢家楼看了看,谢成坤被我杀死,谢成乾按风中行的说法,早已走火入魔不在人世,前面谢家又被我干掉了一个长老,谢家现在怕是要乱成一团了。

    谢家楼果然没几个弟子,高楼上冷冷清清,酒店那些倒是正常,不过都可看到他们小心翼翼的表情,这谢家的高层变化,似乎也已传到了谢家的各方。

    我问风中行:“谢成坤这次死了,不知道谢家将会由谁来掌舵呢?”

    风中行说道:“谢成乾走火入魔生死未知,谢成坤身死,另外一个长老谢成梁好像就在南天省不知怎么被人杀了,谢家只有一个武功不是很高的老三谢成栋,谢成栋搞经营行,想把谢家维持好,那就是力有未逮了,而谢家下一代还未成长起来,武功最高的比你还差一大截呢,没一个人能撑起谢家这片天,唉,京城谢家也跟我们天一门一样,估计很快就会被其他家其他门派消灭了。”

    我奇道:“谢家就没其他人了?怎么听你说谢家就这几个长老厉害,其他就很一般呢?”

    风中行说道:“谢家还有两三个厉害的供奉,功夫与谢成梁差不多,谢成乾谢成坤在的时候,当然压得住,就算是谢成梁,也差不多能镇压得下来,谢成栋想压住那几个供奉那就太难了,很可能这几个供奉会在谢家捧出一个下一代来任家主,然后借机控制谢家,再过几年,等把谢家里外都摸清了,这谢家估计也就成为历史名词了。”

    我笑道:“趁他病要他命,谢家既然要倒了,还不如便宜我们落日集团吧。”

    风中行看了我一眼说道:“我承认你的武功很厉害,唔,估计跟谢成梁差不多,但比之谢成坤还是要差些,凭你一个人就想去消灭谢家?这有些痴人说梦了,那几个供奉都是老妖怪老江湖,谢家传承近千年,也有一些不凡的东西,你这样去,那真的是与找死无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