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第二百七十二章 深夜长淡

    风中行点点头:“我在逃出来的时候也是跟着你从那扇窗子出来的,逃的时候我还顺便踩了他一脚,他一点反应没有,当然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我想了想道:“我无意中得知他们要围杀你,正好我跟谢家有仇,那我当然要找个机会去,怎么也要借借你的势,能杀了谢成坤最好,不能杀,怎么也要制造点麻烦出来,有你这么强悍的一个高手在,我能借的势非常多。恰巧我懂些机关消息之学,潜入那大厅后感觉很古怪,就细细查了下,才发现了这是个钢丝机关,想来他们肯定是用来对付你的,既然被我发现了,我还不知道怎么利用,那就太对不起我这发现了。”

    我能发现机关,这是我完全无法说明的,只能说自己懂机关,反正暂时风中行也不可能查证。

    果然风中行听到我懂些机关,也就没再问我如何会懂,当他看到那个大网的时候,他自己也就明白了,如果没有我在前面发动,换作是他,在面对六个高手的情况下,他这次绝无幸理。

    风中行沉默了一下说道:“这次谢谢你了,没有你,我真可能身死谢家。”

    我微一笑:“我也不全是为你,我也是想借这机关,杀死谢成坤。救你是顺带。”

    风中行呵呵笑道:“小伙子你倒是够傲气,还不贪功,连我风中行的情都不想领。”

    我也跟着一笑道:“事实如此。再说,后面你还不是把我带离了谢家,我们俩互不相欠了。”

    风中行眼睛看着我说道:“不说机关网住谢成坤那时,你从屏风后跳出来也然后一直刺死谢成坤也非常干净利落,感觉不像你这年纪的人能做的,佩服啊,果然是自古英雄出少年,那种时候,面对五六个比自己武功高的人,还能计算得如此精确,一击必杀,一击即遁,不丝毫留恋,也不管这一剑后对手是如何,杀伐果断!再给你几年,我相信这天下也会有你一席之地了。”

    他说的这些我没一点激动,别人佩服你的话就是白开水,喝了就是,别当那是神仙水。

    我说道:“刚才我问你的你还没回答我呢。”

    风中行淡然一笑:“这有什么奇怪的,我跟谢成乾真的是非常好的朋友,他这主宅有点什么地道秘室他让我知道很正常,而且,三十五年前一谢家主宅被一把火烧了,这重建就是谢成乾委托我完成的。”

    我恍然大悟,这重建是由他弄的,这谢家主宅对于他就没什么秘密可言,怪不得能安然地进入到谢家的家主舍区,想来那钢网是后面谢成坤为他设计的他不知,但也就因为他对谢家主宅太过熟悉,谢成坤也才能据此弄出这么个机关来。

    弄明白这个,我也没啥可说的了,才见面,交浅不言深,很多话不能说,而像他这样的老怪物,说得多,就会让他得到太多的信息。

    我问道:“你们天一门在俱留山这次损失惨重吧?”

    他叹了一口气:“想算计别人,被别人算计,这太正常了,这次怕是有百分之八十的弟子不能生离了。”

    我沉默了一下问道:“天一门不是天下第一大派吗?怎么才这么点人?”

    风中行也沉默了半天才黯然说道:“说是天下第一大派,其实也只是面子而已,实力比之百年前,差了太多太多,就连五六十年前我刚加入时也大大不如。不只是我们天一门,你以为其他各派各家又会好到哪去?在现代社会的冲击下,门派的生存压力越来越大,弟子越来越少,有能力的天才弟子真的是万中无一,想再招人为门派服务普通人都不乐意,门派在世界的名声已大不如前了。唉,大家都一样的日子难过。”

    我点点头道:“想来就是因为如此,所以他们才会去天一门天坑内夺你们的宝藏了。”说完我心里一突,怎么顺嘴就把这事说出来了?

    果然风中行一听,眼睛突然一亮说道:“你怎么知道他们曾到天一门夺我们峡谷宝藏的?”

    我想了想,实在不知道如何把这事说清楚,干脆就把自己无意中发现两家四派的人到宁中山,我也随着他们一起潜入到天坑中,还把看到天一门从大殿内撤出的事也一并说了,再说到跟着两家四派一起进入地道,这里我可不能说自己先潜入了地道内,不然他肯定要追问我有没拿到宝藏。

    风中行听我说完后,眼睛定定地看着手上的杯子,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好一会才说道:“天一门保有这峡谷宝藏超过千年,当年先师祖得时就很偶然,整整一千年!终于还是没能保住啊。”

    我奇道:“你们当年是无意得到的?”

    风中行看了我一眼说道:“这在江湖上早有传言的,你不会不知道吧?”

    我一笑说道:“我本来就是无意中才进入江湖的,很多江湖秘闻不知很正常。”

    风中行也没在意,想了想说道:“当年我先陆师祖无意得到一本小册,上面记载了天坑之秘,他本非江湖中人,得到小册子后就按上面所画地图寻找,千辛万苦下终于找到了天坑,那时天坑与现在就区别不大,他又根据那时辰进入了地道,地道内的机关小册上也有记载,他按这记载躲过了机关,然后找到了宝藏。然后他籍此宝藏,练成了不世神功,后来又创下天一门,我们天一门世代就在宁中山里传承,最鼎盛时有门徒五千!随便一个高手到江湖上都能掀起风浪,每一代的掌门必然是当世最强者,所以才有了天下第一门的称号。再加上我们不时还能从峡谷宝藏中得到一些宝藏,这更是帮助了我们每代都有人才横空出世,所以传承千年都占据天下第一也不奇怪了。”

    我没想到这天一门居然是这样无意中得到了宝藏,看这宝藏,真可能不是这时代的人埋藏下的,因为我自己本来就不是这世界的人,既然有我这样一个特例,再多一些从另外空间来的人,那也正常。

    我想了想才小心地说道:“我化妆随着两家四派先进入了一个假的地道,死了一些人,出来后才找到真正的地道,在地道又被机关杀了一些人才进入了,到了那个溶洞时,我们就没被允许进入。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找到那些宝藏?”

    风中行笑道:“哪有那么容易就找到真的宝藏,那个溶洞内的那些小石室,十有**都只有机关没有宝藏,我们天一门在那溶洞内探了千年,能探出的十不存一,这样还每次进入都要死上一两个弟子,他们这样进入一次就想找到宝藏,那是痴心妄想。”

    我大奇,因为我自己进入两个洞,里面虽然也有机关,但是宝藏更多,难道这宝藏还有什么说法不成?

    我问道:“那些石室也不是很多啊,你们近千年了怎么也才探出了十分之一呢?”

    风中行叹道:“这宝藏地道二十年才开启一次,一次的时间也就一个月,这一个月内每天进入的时辰还不一样,就算进入了溶洞内,我们不可能每个石室都去试探一下,要知道每个石室进入的地道对于我们来说都是九死一生,过了地道就算进入石室也要花上很长时间,进入石室后,这石室内还有许多石室,这些石室内不是都有宝藏的,有的只有机关,所以,一个月内,能真正进入这地道又能探出石室,再靠运气找到宝藏,那真的是太难了。可以说每次要进入洞内的弟子都是抽签进入,而且每次十不存一,才能找到一点点宝藏,如果不是宝藏太过逆天,每次得到的宝藏就够我们发展出一两个高手,不然光死去弟子的损失我们都没法承受。”

    他顿了顿说道:“我当年也是抽签进入溶洞的人之一,我们那次五十人进入,从溶洞内出来的不过五人,带出了十五件的宝藏,真正的是十不存一,九死一生,我也是凭借那次的好运气,才在接下来中一步步登顶,最后成为天一门掌门的。”

    我更是奇怪了,因为我进入的两个地道都极其的顺利,打开石门时除了第一个石门外,另外一个更是顺利,根本没有像他所说的那样九死一生,而且我进入的那个石室宝藏也极多,两个石室我就收罗了八件,只是我不清楚那些宝贝都是些什么而已。

    难道说这石室里的宝藏也是随机的?你能不能进去就看运气,你进入后能得到多少更是看运气,难道是我运气太过逆天?

    我转念一想,其实也不是我运气非常逆天,而是因为我有灵觉,能避过机关,能很正确地寻找到打开石门的机关,又能非常准确地寻找到哪儿是机关,哪个石室内是玉盒,这些如果没有我灵觉,那真的很可能在地道内就被机关所杀。

    如果我有足够多的时间,利用灵觉,就能很快地掏空峡谷宝藏。

    我叹道:“你们天一门也被迫离开了天坑,现在宝藏就变成了两家四派的,他们可就有时间好好寻找宝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