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一章 计杀成坤

    有了想法后,我再看向大厅外的战场,这时风中行被逼得只能不住地靠向谢成坤,我知道风中行差不多就要被引诱进大厅了。

    我慢慢退出大门边,急忙四处打量了下大厅,能让我藏身的就只是屏风后,但屏风离网兜裹胁住人的地方还有些远,到时不方便我暴起杀人,不这解决这问题量是简单,把屏风向前移上两米左右就行,我敢肯定就谢成坤就算天天呆在这里,在这样紧张的情况下,也不可能发现自己非常熟悉的大厅里一块屏风移动了一两米的距离。

    我刚把屏风移动好然后藏好身体,把乌剑抽出来握在手上,大门就砰地一声大开,谢成坤向大厅内退了进来,风中行追在他后面跟着也进了大厅。

    风中行还是被引诱着进了大厅。

    谢成坤一边抵挡着风中行一边向大厅内慢慢退去,外面五人步步紧逼,风中行不住四处腾挪,人却不由自主地被压迫进了大厅,按这样子,谢成坤会先进入钢网的范围,估计还会慢慢再引诱着风中行往网中走,只要等风中行一进网,所有人肯定就会一齐退出来,然后摁动开关把风中行网在其中。

    我现在要做的就是砸碎他们的如意盘算。

    我也在等一个机会。

    谢成坤慢慢向着网中心退去,他根本想不到他们在设计螳螂捕蝉,我这黄雀在后面还等着杀死螳螂。

    我调整着心跳和速率,随时准备着急速地延伸出灵觉摁动机关的开关,还要防止外面这七大高手觉查到我的存在。

    谢成坤更在向后退着,他也在围攻着风中行,离风中行又有两米左右的距离,这是他们有意为之,方便到时抽身不被网一起兜住。

    这时风中行一个急攻,先攻向谢成坤,把谢成坤赶得向后退了一步,然后他再反划出一剑又攻向李掌门,攻向谢成坤的本来是虚的,攻向李掌门的是非常凌冽,他估计打的主意是把李掌门稍逼退一点,再反身去攻杀谢成坤,没想到谢成坤本来就是要退的,风中行这一剑出来,他顺势就向后又退了一步,这一步退就正好退到网的最中心的位置。

    我等的就是这一刻,我早准备好的灵觉飞快地延伸到机关开关处,落圆涌出,开关被一下子摁了下去。

    这机关设计得非常的巧妙,开关一摁下,下面的网就被弹簧拉得飞了起来,然后向一个方向一抄,把地板和人一起网住,上面的钢绳一下收缩了,把钢网的口收紧,在地下的钢绳一拉,谢成坤就被拉得向我这方向靠来。

    这一下发生太快,别说谢成坤反应过来,就连其他人也没一点反应,风中行没反应是他当然没料到这里面还有机关,但这机关不是对付他而是对付了这的主人,其他李掌门他们五人反应不过来是这跟他们设想的完全不一样,网住的不是风中行,而是设计这机关的谢成坤。

    他们没反应过来,我可不会等他们反应,我双拳双脚猛地一打,把四扇屏风打得向稍一愣神的六人飞去,我也不管这屏风能不能杀人,我只是需要阻拦住他们一下,然后方便我杀死谢成坤。

    果然我把屏风打得爆飞去击打向他们,也吓得他们不由向后一退,因为所有人都不清楚这到底发生了什么,本来设计得好好的,居然出现了这么大的意外。

    他们一后退,对我只有好处,我从后面一跃而出,一米多的距离瞬间即到,长剑正对着失去行动能力的谢成坤的胸膛刺去,我这一跃起的气势,加上乌剑的锋利,谢成坤在网中一点反应没有,就被我从前胸一剑穿透至后背,我刺出这一剑后马上拔出乌剑,也没管这剑杀没杀死谢成坤,马上一个反跃向着我刚才进来的那扇窗子退去,一点没犹豫从窗子穿出,向外急速跑去。

    后面传出一阵惊呼,然后是一连串的打斗声,想来是风中行也趁乱出手,只是不知道这个时候他有没能逃出谢家主宅。

    我这一疯狂逃窜,根本就顾不了是不是惊动了其他人,或是被监控视频拍到,只想着以最快的速度逃出这儿,能意外地以其人之道反制其身杀了谢成坤已是大幸,其他不敢再想,现在只想着是如何逃出谢家。

    我逃的方向是我来的那方向,到了侧门打开后就向着原路窜出,被我惊动的谢家人不住叫着围向我,我没敢跟哪怕一人接触,迂回地跑着,却不想这谢家在俱乐山建设得极其广阔,我这跑来跑去,居然跑得不知道到哪了。

    我从没想过,我设计得这么好,还杀了谢家的长老,却会在人家家里迷了路。我一刻也不敢停,只能一边躲着人一边乱窜,只想着向山下跑去,但谢家和其他一家四派的人都知道我是想要逃往山下,在下山的路上组织了最多的人,我不管窜向哪个方向,总会遇上有人在堵截。无奈下我又只能再换个方向逃窜。

    正在我不知所措地乱窜时,突然从一棵树后窜出一人拦住我,我大惊,这人藏在树后,我灵觉居然没注意到,这武功之高,只怕与风中行有得一比。这人一出来,我一个急停就想转个方向逃开,那人却突然一伸手,根本让我没一点反应就抓住了我的手。我定睛一看,还说这人武功与风中行有一比,却不是风中行这老头是谁?

    他一拉着我就低声说道:“别乱跑,跟着我走。”说完没让我有一点反抗,拉着我就换了个方向跑去。我根本是身不由己,只能随着他跑,前面是被他拖着走,后面我一横心,反正现在我与他都和谢家有仇,仇人的仇人就是朋友,我就赌一下他不清楚我的情况,在知道我杀了谢成坤的情况下,能当我是个朋友。

    我随着风中行乱跑着,他似是对谢家的地形非常熟悉,知道哪儿可以躲人,哪儿有个地道,在这样危急的时刻,对地形熟悉就能料敌先机。

    等我们躲进一座房子,然后他打开一条地道,我再忍不住了问道:“风老,这谢家主宅你为什么这么熟悉啊?”

    风中行一笑没有言语,只是带着我从地道向前走,我感觉到这地道是向下斜斜地走着,想着应该是在下山,只是不知道这地道口开在山下哪儿了。

    等我们出来时,我才知道我们是在哪儿,这是一家酒店的地下停车场,本来是一间房子,一摁开关,房间的墙壁就分开了,我们进入房间后,墙壁又从中合拢,黑暗中也没人会注意这间破败的小屋内有地道出入口。

    小屋有一道防盗门锁着,这门对于我们来说当然不是问题,因为风中行直接不知从哪儿拿出把钥匙出来打开了门。我们出去后还把防盗门反锁上。

    到了停车场,风中行拿出一把汽车钥匙一摁,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响,我们走过去开了门坐上,是辆保时捷的跑车,我对于这跑车了解不多,也不知道这跑车有多豪华,但坐上去后感觉就是舒服。

    风中行一打火,把车开出了停车场,出了俱留山,直接上了高速向京城内奔去。

    这车子非常好,风中行把速度开得飞快也平稳如常,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风中行能知道这样一条地道,然后还有门钥匙和车钥匙。

    在车上坐着我也没再多说,只管逆运行丹田气急速地恢复落圆,反正要让我知道的,风老头肯定会跟我说。而实力才是自己安危的最大保证。

    进了城,风老头扭头问我道:“去哪儿?”

    我想了想,心一横,说了我住的酒店的名字,看风中行这样,我就在赌,他当我是友非敌。

    车停在酒店下,我带着风中行进了我住的房间,他也没说什么,笑眯眯地跟着我进了房,我找了两个杯子,烧了水泡上茶,递一杯给他,也没说话,坐在客厅沙发上,抿一口茶,然后看着他。

    风中行也很奇怪,见我不说话,他也不说话,也是喝一口茶,人往沙发上一躺,用一个最舒服的姿势躺倒,就这样看着我不说话。

    最先还是我忍不住了问道:“风老,刚才我就问你为什么对谢家主宅这么熟悉,您没回答我呢。”

    风中行微微一笑道:“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你是谁?”

    我笑道:“这简单,我叫柳清风,来自南天省金安市的落日集团。”

    风中行一愣,想了半天,嘴里无意地说道:“落日集团?这是什么样的一个机构?我怎么从没听说?”

    我说道:“这是我刚成立不久的集团门派,目前已把南天省金安市整合了,是个小门派,跟你们天一门当然是不能比。”

    风中行也没在意,每年不知道有多少门派成立又有多少门派消亡,我说的这样一个偏于南天省一角的一个门派,引不起他这天下第一大派的掌门的注意很正常。

    他又问道:“刚才你是怎么知道那儿有机关的?而且在那个时机发动,还正好能杀了谢成坤?”

    我笑着问道:“谢成坤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