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第二百七十章 螳螂捕蝉

    我一路避开**和巡逻队,慢慢向山顶潜去,还是担心谢家有高层在这守卫着,我只敢一点点慢慢向中间潜去,不高一座山,我花了半小时都还没到。【.aiyoushen.】这么段时间,不知道天一门的弟子们有没被全歼了。

    越往山顶走,房子越少,人也越少,居然让人有了荒凉的感觉,在路上走了半天,不说遇上人,连房子都少,一直到要到山顶中心的时候,才见到一座中式的庄园出现在山顶。

    这庄园极大,说是个宫殿群更贴切,房子不同于山脚下的那种高杰大厦,都一水的两层小楼四合院,有点像我那时代的某某家大院那样的,四围高墙林立,就开着一道朱红大门,我离得远远的,在黑暗中居然也能看到大门上京城谢氏四个大家。

    这时候大门紧闭着,居然没有守卫,我当然不敢从这方向进去。我绕了一圈,看到四个方向都有稍小些的侧门,但都是紧闭着的,我小心地避开**,在离西侧门二十来米的地方藏在一树丛内,灵觉一点点向着侧门方向延伸去。

    这扇侧门不算太大,宽也就一两米的样,虽然是锁着的,但里外几十米内居然没人,很多房子也是空着没人。

    这门锁着和开着对于我来说没什么区别,我灵觉一拧就把门打开了,轻轻推开门,感觉到还是没人,我两个起落就跃进了大院内。

    这守卫也太疏松了,或者现在所有的精力都在围杀天一门和风中行身上,大院就没人再管了。

    我还是把灵觉放在身前后二十米左右,慢慢向着谢家主宅里潜进去,不仅是地面的建筑,就连地底,我也没放过。我这一潜入,整个谢家主宅在我面前就无所遁形。

    果然是不愧为传承近千年的世家,主宅的房子都是古色古香的,有些房子我感觉已有几百年的历史,却也被保存得非常完整,我把灵觉延伸到地点二三十米的时候,居然感觉到了谢家的地下金库,黄金珠宝,古董字画这些自不必说,就连那些盛放灵丹妙药的玉盒也不在少数。这让我看得心痒痒的,很想直接就潜入金库去把那些玉盒一扫而空,只是感觉到那厚达近一米的金库钢板,电脑和机械多重密码保护、非人力可以推动的巨大钢门,我也只能放弃这让我看得眼馋的宝藏。

    在谢家主宅里,居然也有地下监牢,就连水牢也有,里面关着一些气息奄奄的人,也不知道是谢家的对头还是谢家受惩罚的人。

    就在我正在向位于谢家主宅中央的大厅前门潜去的时候,突然听到前门处传来一阵笑声:“哈哈,风兄,既然到了我谢家,却不与我这主人打个招呼,偷偷就想进入我谢家家主舍区,这有些说不过去吧!”这正是我后来才知道的谢成坤的声音。这声音离我还远,我估计了下,离我现在的位置应该有五六十米,中间隔着这栋谢成坤说的家主舍区,谢成坤他们应该是在这舍区的最前面。

    我没敢用灵觉去探知这些高手的踪迹,只能是在脑子里猜测出他们大致的情况,应该是风中行潜入了谢家后被谢成坤堵在了家主舍区,就是不知道其他一家和四派的人是不是把风中行围在了这里。

    风中行的声音传来,说话声音似是不大,却也能传入我耳:“我跟你谢家家主谢成乾可是好朋友,多年未见,我这次是来探探老朋友,怎么,你这做兄弟的要拦着我访友不成?”

    “家兄早多年不见客,风兄来要见家兄,我过后自会告知家兄,不过,风兄这次能从我谢家主宅逃出了再说以后的事吧。”

    风中行的声音传出道:“传闻有言谢家家主谢成乾几年前走火入魔,早失去了行动能力,谢家的大权被你谢成坤夺得,谢成乾不知所踪,很可能被你软禁或者是杀了,这不,我就是来证实一下传言如何的了。”

    谢成坤笑道:“我谢家的事,没想到您一个外人居然也能听到这些谣言,我兄长的事,我不想多言,风兄你想怎么猜就怎么猜吧。”

    风中行又笑道:“看来弑兄夺权这样的事果然是真的,并非传言啊,你谢家一直都独立持家,不与人结盟,不与人同伙,但这几年你谢家做的事,不是与青桐门伙在一块,就是与五行门一起杀我天一门,早忘了你谢的祖训了,前两年谢成乾还在位的时候,这些事怎么也不可能生,现在怎么就变了?”

    谢成坤说道:“这时代总要与时俱进,需要因势利导的改变,谢家能在**千年,就在于这与时俱进四字。就算你天一门,也不可能还守着一千年前的祖训不变吧?”

    风中行说道:“独立持家和与时俱进这是并行不悖的,你不要把两者混淆为一体了,谢二你如此说,就是为自己夺权的诡辩。”

    边上突然有人插话,我听去,却是五行门李掌门的声音:“谢长老,还跟他废话什么,话语权是胜利者掌握的,杀了他,该如何说,就由我们来决定了。”

    五行门出现在这里,那风中行被包围已成定局,只是这次不知道还有没其他的后手,上次六人围攻,虽然占据了上风,却也拿风中行没办法。

    趁着他们在说着话,我慢慢潜到了家主舍区的后墙外,这栋楼有二十多米宽,高度在十米上下的两层楼房,第一层砖墙上开着一些小窗户外,就再没其他门。我试着用灵觉探到窗户处,基本都是关着的,这当然难不住我,灵觉不敢延伸太远,但这么几米还是没一点问题。

    我拔开一扇窗户,双手一搭就爬了进去,这是一间大会客厅,前面是一隔断屏风把房间分为前厅后厅,后厅开了道门往两边进入的是卧室,现在当然是没一个人了。

    我在后厅眼睛向前望去,大门是关着的,风中行应该就是被谢成坤他们围在前厅前的空地了。

    我收敛起所有的气息,就连呼吸都缓慢得似有若无,我悄悄地向着大门前潜去,这一段只有十来米,我却走了半天,当到门前的时候,正好是五行门李掌门插话的时候。

    这儿的大门是那种传统的**门,上面缕空雕刻,再镶着玻璃,我凑过去,只是把眼睛向外看去,正好能从一个缕空的缝隙看往外面,外面正门前是谢成坤背对着我说话,风中行离他五米左右,面对着他,其他五人围在风中行后面,风中行已被围在这家主舍区前。

    看着谢成坤背对着我的身体,我很想飞出一剑刺死他,当然也只能是想想,隔着木门不说,外面还有那么多高手,杀得死杀不死谢成坤不一定,但想逃肯定是逃不掉的。

    李掌门的话一说完,外面就已是打成一片,我从缝隙里望去,谢成坤倒是暂时没有去围攻,精神高度集中地关注着战场上的攻杀,李掌门也没进攻,就站在后面,看他的样子,那是随时要拾遗补缺,等风中行累了或者出现破绽时再加入进去以期一击致命。

    谢成坤和李掌门两人没有加入,其他四人围攻风中行一个,却没占到一点的便宜,风中行只一柄长剑,居然就抵住了四人的进攻,如果李掌门或者是谢成坤不加入团战的话,围攻的四人还很可能被他伤到。

    李掌门也看到了这点,没一点犹豫就加入了团战,他这一加入,风中行就有些吃紧了,刚才还能游刃有余不时进攻的风中行只剩下防守一途了。

    我在后面看得很真切,有意无意地,几人在围攻的时候,故意把弱侧放在大厅这边,似有意地把风中行往大厅里赶。风中行在拼杀中当然感觉不出多少,但我这旁观者却看得非常的清楚,而谢成坤站在大门前不参与进攻,似也有引诱风中行去进攻他这点,难道是这大厅里有古怪?

    我灵觉不敢往外,往内倒是没问题,我灵觉把这大厅内一扫,果然现了问题,大厅正中有近十平方的空余,下面都是中空的,地板下是个软性的钢丝网,我感觉到这射钢网的机关非常巧妙,从下往上一兜,然后一根钢丝就收缩起来把人连地板整个包裹起来,看那弹簧的硬度,这网弹出的度肯定是非常的快,就算是风中行那层次的高手,既然处心积虑地设计了这么个机关,他想逃估计也十分困难。

    不能力敌,那就智取,原来两家四派打的是这主意,六人围杀风中行很困难,但用上这个机关,风中行只要踏足其中就成瓮中捉鳖了。

    既然知道了他们要打的主意,那我当然是不能让他们如意,根据机关的线索逻辑,找到这个机关的开关,是在一个柱子后,这还真的是设计巧妙,在激战正酣的时候,随意地退到柱子边上一摁开关,风中行就被裹在了里面。

    找到了开关,那我就能反其道而行,只等他们才一进来,我就能马上动机关,制住一两人,再趁乱杀死在被裹在钢网里的人,然后再马上跳窗而逃。

    【本章节首发..小说网,请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