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百六十九章 谢家主宅

    灵觉一进来我就松了口气,这儿的弟子很多,我的灵觉夹杂在其中,也不担心会被主席台上的那些老家伙发现,我听着他所说,却是在布置任务,像是要伏击谁,再仔细听下去,我大致猜出来,这次集中这么多弟子,就是打算以这个长老为诱饵,伏击天一门的弟子。

    按他所说的,他们已有准确情报知道天一门到了京城,就在谢家主宅附近驻扎着,人数为三百人左右,分散到各处酒店宾馆内,除了那些青衫长剑,再加上在外地的一些弟子,那风姓的老人居然也在其中。

    我不得不赞叹谢家在京城的深厚底蕴,天一门既然要来杀灭谢家,肯定是做得非常隐秘,结果还是被谢家把天一门的底细都摸透了。

    谢家的打算就是等天一门集中起来要攻打谢家主宅时,他们埋伏于左近,攻其不备。

    那长老说完坐下,另外一个人站起来说道:“成坤长老刚才布置的任务大家都听明白了吧?各弟子所在小组到时会领到各自所处位置和任务,我们这次是联络了五行门、青桐门、路家、唐门以及铁拳门,上次在天坑内没能全歼天一门,还被他们利用地形跑掉,这次我们有心算无意,不会再让他们跑掉了,我们最主要的目标是天一门掌门风中行,次级主攻的就是天一门的青衫长剑客,那些普通弟子和核心弟子,到时候就算跑掉也无所谓了。”

    我听得一凛,没想到上次围攻天一门的就是谢家的排名第二的长老谢成坤,但更让我吃惊的是,上次的六人一起围攻天一门风中行,谢成坤在其中也只是中间水平,在谢成坤这水平的六人围攻中,风中行还能进退有据,不敢想像风中行的武功到底有多高,而其他像五行门李掌门也比谢成坤高上不少。

    这世界果然是天外有天。

    我这点武功本来感觉还算不错,现在再一对比,才明白与这世界的顶尖水平差距到底有多大。

    既然已听到他们要做的是什么事,我没必要再听下去,我收回灵觉,从暗哨里潜出,出来后顺手又恢复了暗哨的知觉,他只会觉得自己不小心睡了一觉,并不会觉得是被人暗算了。

    一路出来,我一路把暗哨的空点都解了,到了电网处,我一样是跃过去,然后跑到我开来的停车处,开着车离开了这个小山包。

    今天收获果然极大,不仅知道了天一门来到了京城,还得知了两家四派要再全聚重新杀灭天一门,我在想,要不要去通知天一门一声,让他们有所防备?

    但这时我才想到,我根本不知道谢家的主宅在哪,不知道主宅在哪,自然也就不知道天一门隐藏在哪些酒店宾馆了。

    我把车开回了停车场原位,回到张珊珊的房间,她还睡得很甜,昨天晚上喝了酒,两人又进行了一些战斗,走的时候我还点了她的空点,我不解开的话,她要睡到第二天中午才会醒来。

    我先上网搜索了下谢家主宅的信息,果然,网上没有一点信息,能看到的就是谢家招收弟子的通告,最多就是一个谢家二长老谢成坤的名字,其他的想找到信息都是空白。

    这些世家想屏蔽自己的信息真的是太容易了。

    我如果要寻找到天一门,还真只能从这酒店内住的谢家子弟身上入手了。

    我躺倒在张珊珊旁边睡下,这一晚还是有些累,我只需要分出一点灵觉随时关注着楼上的谢家弟子即可。

    到凌晨四点左右的时候,那些弟子才三三两两的回来了,我听他们在说着一会要干嘛,却没一人说将要进去的围杀,看来这些弟子都没人知道具体的计划。

    我很无奈,只能是盯紧这一帮弟子了,到他们去执行任务时缀着他们即可。

    张珊珊到早上七点多的时候醒了来,醒来后情动处又与我欢好了一次,才恋恋不舍地跟我说道:“今天就不能陪你了,要去办事,到晚上如果没事的时候我联系你。”

    我当然是很高兴今天她不跟着我,估计晚上的时候,围杀天一门的计划就要实施,有她在我还真不方便:“你忙你的,晚上我难说也没空,到时我联系你吧。你打我电话不通那就是我有事忙,你就别管我了。”

    张珊珊倒没在意,起来后洗漱干净即去办自己的事。能跟我呆一起她很高兴了,她也知道我们是完全不同世界的人,有一时的欢愉,即值得记忆一生了。

    张珊珊走后,我一直就用灵觉盯着谢家弟子,间中有弟子接了个电话,然后所有弟子就把通讯工具都关了。再到晚七点左右的时候,外面来了一个弟子,感觉应该是比较高层的弟子,来后即集合人手,通讯工具都收缴了,我知道这是马上要进行战斗前的准备了。

    到八点时,那个后来的弟子接了个电话,我灵觉边上听着,里面就发出两个字:出发!那弟子挂了电话,集合在一起等待出发的谢家弟子们一齐出了酒店。

    我出来后上了辆出租车,也没说去哪儿,甩出几张大票给司机,让他按着我的要求走就是。

    我离谢家弟子保持在一百五六米左右,时不时跟司机说停车,开车,左拐右拐这样,司机倒真的是职业素质很高,只管闷声开车。

    谢家弟子的车一直向着京城的郊区开去,了一座叫俱留的小山,就停下了,我拿起地图看看,这座山并不高,京城周边也没多高的建筑,在山脚下有一些度假村和大酒店,五星级的也不在少数,我马上在网上搜索了下,这俱留是京城最大的酒店群,山上有温泉,高尔夫,但山上却没有,基本所有酒店都是围绕着俱留山而建。这就值得回味了,这么好的区位,四周都是酒店,山顶上却没建酒店,上面没有私人宅院才怪了,而在京城能保住这么好位置,除了谢家怕没其他门派能做到。

    把的士打发走了,我远远跟着谢家弟子,这一队人到了俱留山边上,稍等了会,又一队不知道是哪个门派的人与这队人汇合,然后分散潜到一座酒店内。我把灵觉向这座楼扫了下,果然里面有熟悉的人,在天一门天坑时与这人有个交手,正是天一门的弟子。

    天一门的弟子我也不是全认识,也不知道这酒店有多少天一门的弟子,看这总两百来弟子在酒店埋伏,这里面至少也有一二十的天一门弟子。

    我再在周边酒店都找了一圈,果然又发现了一些天一门弟子,我计算了下,总的有三百来个,青衫长剑有四五十人,人数并不算多,这点人要来谢家主宅杀人,却还要被两家四派的算计,如果没有其他的新援,这次天一门怕真要灭门了。

    只是没有再见风中行,不知道他有没意识到,他已进入了别人的圈套内。

    这批人到了后,我感觉到陆续有多家门派已潜到了周边,似是在等着消息然后就杀入。

    我看到就连酒店似已得到消息,有意无意地把普通的客人安排远离天一门弟子,所有的一切,都让人感觉到山雨欲来。

    到晚上九点的时候,两家四派的人已按他们的计划完全潜到伏击位置,我感觉去,几家的那六个高层还没见,天一门的风中行也没出现,所有人都在等着一个信号,似是那个信号一出现,一切就将开始。

    到晚上九点半时,所有住天一门的弟子都从酒店下来,这是他们要开始去攻打谢家了,可他们万万想不到的是,只要出了酒店,所有人都会被数倍于自己的敌人围杀。

    我不知道该去哪儿等着,天一门的弟子已有了动作,最主要的目标还未出现,难道他们就此放过风中行?

    九点四十的时候,天一门的弟子都出现在了各酒店的大厅,当他们迈出大厅时,异变突生,早埋伏在四周两家四派的弟子趁其不备,齐齐地杀了出来,面对数倍于自己的兵力,除了青衫长剑外,其他的弟子猝不及防,一个照面就伤亡惨重,到他们组织好反击的时候,又有一些战力稍弱的弟子倒在了血泊里。

    我不关心这些普通弟子,我只想知道风中行他们的下落,只要依靠风中行的超强功力,我才有可能在乱中寻机做掉谢成坤,这些普通弟子死再多对我都没用。

    我急速地在各地酒店战场间穿梭,灵觉随时在关注着那些打电话或者拿对讲机的人,只要稍有些关键词让我听到,我就马上持续地关注下去,只是一直都没听到谢成坤或者是风中行的信息。

    难道是在其他地方围杀风中行?

    我不再在这些战场四周寻找信息,与其这样坐等,不如直接就去谢家的主宅去。难说在那儿能寻找到机会。

    这时整个俱留山下杀得天昏天暗,我从出外围潜上去,居然没有人注意到我这外来人,其实也不是没人注意,俱留山过了下面的酒店圈再往上,虽然没有围栏,却也到处是视频监控,不时有牌子写着私人地界勿入,也能见到三两的人在巡逻,看着他们都心不在焉,山下的激战才是他们最关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