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赌场得意

    我犹豫了下,要不要到晚上的时候,上楼去把谢家的这百来号弟子都杀了呢?想想现在是陪着张珊游玩,这样搞得血淋淋的也没意思,想想也就罢了,这小猫三两只的,影响不了大局。

    我再把心思收回来时,张珊珊又把筹码输光了,看她气扁扁不大乐意的样,我建议她上楼去赌其他的,如果去赌其他的玩法,我要想怎么赢还不是就怎么赢,指点张珊珊赢点小钱也不是不可以。

    上了楼又换了五万的筹码,我问她要赌什么,她对赌其实也不甚懂,只是喜好而已,也说不清楚要玩什么,为了让她赢得高兴,赌骰子那最简单了。

    我把所有筹码都给了她,到了桌子前,她问我要押什么,我说随便押即是,她就拿了一万的筹码押了个大,我灵觉扫过,骰子就是大,也用不着我动手脚就赢了一万。

    如此有我在,张珊珊押两把会大致中一把,小注的时候我就随便她不做手脚,如果大注时押不对,我灵觉随意一动就变成了想要的数字,这样一个多小时后,就赢了近百万,因有输有赢,张珊珊也没感觉到自己赢了多少。到换筹码的时候,她见居然换了百来万,都有些不敢置信,要知道她的工资也就三五万块,这就相当于她两年的工资了。

    我见她不知道如何处理就说道:“这些钱咱平分吧!我出的本,你押中的,有个四五十万拿着,你可以去买一两套好看的衣服。”

    她也没矫情,把五十来万装进袋里,看她的兴致,一下高了不少。

    “赢钱了我请你喝酒!我们去酒吧吧。”她突然说道。

    我有些犹豫:“我不大喜欢酒吧那种吵的氛围,看如果有安静的酒吧,咱就坐坐。”

    结果这酒店的设施非常齐备,不仅有慢摇,还有静静坐着听歌聊天的静吧,我们找了个地方坐下,点了瓶红酒,随意地聊着,喝着,不一会一瓶酒就进了肚,张珊珊喝出了兴致,又点了一瓶。

    我酒喝得不多,也不知道自己的量如何,但有落圆,喝十瓶和十杯区别不大,只是张珊珊一瓶酒喝下,人就有些晃荡了,手拄在桌上,嘴里说着无意识的话,我仔细听去,有些居然是说我离开后很想我的话。

    我没打扰她的胡言乱语,直到她说得倒在桌子上睡着了,才搀扶着她回到了她的房间。

    我把她扶到床边,看着她脸有些发红,鼻息有些紊乱,也不知道是真醉了还是假醉。

    我有些犹豫,知道有些事会自然而然地发生,像现在。

    我把她往枕头上一放,她双手勾住我的脖子,我知道,当今天在机场遇上她,这一幕是早晚会发生的事,而就在今天这时发生,是因为酒为色之媒。

    想到她在宛城时的柔情,我人一软,就倒在了她身边的枕头上。

    半夜时我忽然醒来,因为我在睡前,也若有若无地把灵觉放出一点在那些谢家弟子身上,就是想着如果半夜有什么事情,他们一动我就知道,没想到半夜时谢家弟子居然真的动了。

    我把灵觉直接放到了整层楼,现在没有长老级别的,我根本不用担心被发现。我听着他们在议论着,等所有人都醒过来,一层的人就全部坐上电梯下了楼直达地下停车场。

    我从张珊珊的粉白肢体中轻轻坐了起来,手轻轻一点,点了她的空点让她睡得更香,起身穿好衣服,从上电梯也下到了地下停车场内,正好谢家的最后一批弟子正上了大巴。

    我灵觉放到最近的一辆车内,把里面的车门锁一拉,车门就打开了,灵觉在车上一扫,居然发现了备用车钥匙扔在了车坐椅下,这倒省了我力气,找出钥匙点着火,紧跟着谢家弟子的大巴就出了停车场。

    我不用跟得很紧,也不担心会跟丢,我只是远远地跟着大巴车转向目的地,大巴哪想得到,离着两三百米远,我也能跟踪他们呢!

    大巴越开路上的车越少,我看了下导航,这是往京城的郊区开去,这附近有座海拔不高的小山包,果然大巴就往那小山包开去,这小山包在地图上显示出的只是片荒地,有了天一门的经验,我相信卫星地图上的图片也是被修改过了,不会是真实的。

    果然大巴在小山包脚下停下了来,那儿有个路障,大巴停下后,跟着前面大巴的弟子在路障前排成一排,一个人拿着一个花名册在点名,点完了名确认无误,这群人才通过路障步行向小山包走去。

    我灵觉在小山包上稍一扫,这个小山包果然不一样,大树掩映下,一座座的别墅座落在里面,我没敢把灵觉放得太远,但感觉上在小山包的中间还有不少建筑,想来这儿是谢家的一个据点了。

    那群弟子上了小山包,我没敢再用灵觉跟着,只能把灵觉放在就近,想着如何才能潜进去。

    我灵觉扫过,这从公路入上一点,就是一个三米多高的铁栅栏,看上面的设施样子,栅栏上还挂着有电的字样,应该是高压电网,隔十来米远,电网上还有摄像头在左右摇摆着监视电网的动静。再往里去,居然有人隐藏在一个地底小层内作暗哨。没想到就这么个小山包就有这样严密的守卫,小山包里想来会有让我惊喜的发现。

    我慢慢潜到电网下,等一个摄像头扭朝一方监视的时候,我用灵觉把另外一个摄像头向着另外一边扭动了下,两个摄像头都向外监视了,这就形成了暂时的监控真空,我落圆在脚底涌出,人一跃就跃进了三米多的电网里。

    我落地声音极轻,落地后我灵觉涌到那暗哨处点了他的空点,然后我才慢慢地向小山的中心潜去。

    我不敢把灵觉放得太远,也就在我身前十五二十米的样,我走路又极轻,到遇上暗哨的时候,就先用灵觉点了他的空点,就这样点了四个暗哨的空点后,才潜入到小山包的中心位置。

    我现在可看到这小山包的中心是座两层楼的楼房,楼房不高,面积却不小,建这么矮小,想来是为了让高大的树木掩饰这楼房。

    到了这儿,我灵觉就只能再收回到身前十米左右,我实在担心里面有个谢家的长老在发现我,那就出大问题了。

    最后一个暗哨距那座两层楼有个三十来米的距离,我灵觉扫过那暗哨,里面只有一个人,我心一动,用灵觉点了他的空点,让他完全失去知觉,我悄悄地潜伏到那暗哨所在的地屋内,找到隐藏的门进去,果然这跟我想像的一样,有四五个监视器在监视着房子周边的情形,还有一个耳挂式对讲机挂在那暗哨的耳朵上。

    我先看了下监视器,上面一个是二层楼的正大门,两个对着的是楼层的两侧,有一个是在顶上,还有一个是内部的,也不知道是这楼的哪一层。

    这些隐藏的监控我有些都没发觉,幸好我把暗哨都控制了。

    我看了下监视器,正大门前空无一人,刚才上来的那百来个弟子不知道消失到哪了。

    这么多人不可能是去那些别墅里,那根本呆不下,最有可能的还就是这座二层的楼,这楼广大的占地面积方能容下这么多人。

    我再看了下,这楼里还是没一点有人的样子。我试着把灵觉一点点延伸,越过大门进入了楼内,直到穿越整座楼也没发现有一个人在楼内。

    不对啊,怎么可能没有人?那一百来个弟子不可能消失不见的。既然没人,我快速地用灵觉扫了一遍,果然被我发现了不一样,这座楼居然有座电梯。

    这不用说了,电梯肯定是通向地下的。刚才那些弟子都进入了地下室。

    怪不得这楼建得这么矮,却是有地下室,当然不用往高处建了。

    我试着把灵觉往地下钻去,在进入地下十来米时,就遇上了一整块的水泥板,越过水泥板,是几根巨大的水泥柱子支撑,然后就一层层往下,总在地下就有十层建筑,按这规模,怕是整个小山包都是这地下建筑群,这样的大手笔,也只有谢家这样的超级世家才能建造了。

    这地下十层的建筑,我灵觉探过的这面,都是分成一间间似标准间的房间,这样的房间十层地下室估计就有两三百间,住下五六百个弟子不成问题。

    但现在这些屋都是空着的,有些屋放着一些简易的行李,应该是有人住着,但人却不在。

    我一点点地把灵觉延伸出去,这样做让我的落圆消耗很大,我却没有办法,不敢把灵觉一下扫完整个大楼,终于在地下四层时让我发现了不一样,这一层除了十多个标准间外,就是一个超级大的会议厅,当我稍靠近这的时候,就感觉到了这儿有非常多的人集聚在一起,是了,那些来的弟子都在这会议室里开会。

    我一咬牙,把灵觉延伸进了会议室内,这一进去就感觉到了会议室的人山人海,我运气不错,我灵觉进入的这方是普通弟子在的区域,并不是主席台那个方向,因为我灵觉一进来就听到了扩音器说话的声音,正是那个在天一门围攻风姓老人的谢家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