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六十七章 偶遇珊珊

    当他才跃起时,我落圆点中的空点一下发挥了作用,他跃起来后,人暂时不能动弹,自然也不能用刀劈开下面刺出来的四支长剑,虽然他武功高强,我用的落圆也不多,只能短暂地让他不能动弹,但就这两三秒就足够了。

    他这一跃起两米来高,就直直地落了下来,落下来后手上的长刀没一点反应,那四支长剑还是没有收势,依然剑力走足地刺向他,青桐长老无法动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四支长剑刷地刺向自己。

    四剑同时刺中了青桐门长老,两剑刺入他左右大腿,两剑从腰背间刺入,都是直接把这青桐长老刺了个对穿。

    四人哪想到这一剑居然全中,刺中后都稍一呆,这时那长老也刚好从空点中解除,右手的长刀猛地一划,四人不及抽剑,只能同时放弃刺入那长老身体的长剑跃起后退。

    我刚劈出的剑被长老避过,但我劈出这剑并不是就想一剑伤敌,而是为了达到现在这效果,而这效果比我想像的还要好,这样好的机会我怎么会放弃。我再一跃起,一个刺剑式,长剑上剑气长吐,直刺向青桐门长老,而这时这长老刚一刀逼退四个青衫长剑,胸膛中门大开,我这剑气从他的后背急速透入,从前胸透出,带出一大蓬的血雨。

    我一剑出达到目的,人就没再耽搁,趁着那四人手里没有长剑,人再一跃,从他们的头上跃出,远远地落在战圈外,这时候,青酮门的长老才直挺挺地倒向地上。我一跃出,就头也不回地就跑远了,这青桐门长老一死,江城的青桐门被天一门全歼再无意外。

    我跑过两条街,在一条没人的小巷把面具往垃圾箱里一扔,顺便把外衣也扔进了垃圾桶内,转个弯兜了个圈子又回到战场。

    果然天一门没浪费我杀死青桐长老的机会,没有了青桐门长老,其他青桐弟子对上天一门的青衫长剑弟子,只有被屠杀的份,何况天一门的人还比他们多。我方回转不久,青桐门能再站着反抗的就没了几人,再片刻,最后一个弟子也被砍杀在地,天一门的相互招呼一声,搀扶上受伤的弟子,两人抬上一个同伴的尸体,直接冲进边上的一个停车场,一会停车场内就开出两辆大巴往远处而去。

    我灵觉在战场上扫了一下,战场上青桐门再没一个活人。刚才没死的都被补了剑,而青桐门的长老倒在地上,身下血流如注,眼睛大睁着,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似是还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死了。

    青桐门的又一个长老就这样被我算计死了。

    没想到天一站的报复来得如此的惨烈和直接,他们对上要灭自己门派的两家四派,都是屠杀殆尽,不留一个活口。

    我紧跟着也退出了战场,也没再回谢家楼,随便找了家酒店住下,然后拿出电话拨给江乐琪,把今天在江城的事情跟她一说,她沉默了一下方说道:“这天下大乱了。”

    我同意她的想法,以优势兵力算计天一门,却被天一门逃脱,天一门不报复这些门派,自己都没法给自己交待,而按一天门的行事风格,天一门与两家四派的对垒才刚刚开始。

    天下门派大乱由此始。

    我想了想说道:“我们暂时不要轻举妄动,紧守着金安市,慢慢图发展,有了金安市这个根基,我们只要不乱,未来我们可以在火中取栗,乱中取胜!”

    江乐琪问道:“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想天一门对谢家下手,不会只是杀这么些普通弟子,肯定还会有后手,现在是大好的机会,我要去京城谢家,看能不能在天一门与谢家交手时,寻找机会消灭谢家。”

    江乐琪也知道现在这是好时机,沉默了一会说道:“那你自己小心了。”

    我挂了电话。

    其实刚才说去京城谢家找机会,也就是我刚才见天一门杀灭谢家人后临时起意的,天一门在明,我在暗,有我的帮助,天一门对付谢家人就会轻松得多。

    我打了个车又奔向机场,如果在天一门给谢家一刀的情况下,我不介意再在谢家身上踩上一脚。

    最近一班飞京城的航班还要四小时才起飞,离起飞还早,换登机牌都还有一个多小时,我也懒得先进去候机,就百无聊赖地坐在机场里,运行起落圆慢慢储存着丹田气,现在我知道了,丹田气存储得越多,当我落圆消耗时,反补我落圆就越多。

    不经意间我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我在南天省熟悉的人真不多,而在机场偏偏就遇上她——我在宛城认识的第一个人张珊珊。

    张珊珊正拿着身份证在换登机牌,我有些好奇,灵觉延伸过去看她换的是哪一趟班机,结果居然是跟我一班飞京城的,我看了看表,已可换登机牌了。

    我走过去,她刚好拿了登机牌拖着箱子正要离开,我走到她面前时吓了她一跳,抬头一看,见居然是我,她大喜地扑入我怀里,半天才抬起头说道:“清风,你这是要去哪啊?”

    我没说话,先拿起她的登机牌看了看,然后走到自助值机前打印了一个跟她挨一块的座位,然后拿起登机牌递给她说道:“你去京城干嘛呢?”

    她一看我的航班号,跟她是同一航班,脸上都笑出花了:“公司叫我出差呢,没想到能遇上你。你呢,去京城做什么?”

    我微一笑道:“去玩啊,我还没去过京城呢。”

    她笑道:“正好啊,我这次出差要呆半个多月呢,没事时就可以陪你游京城了!”

    我微笑着也没答应也没反对。这次去京城本来就是很随意的,难说都要呆在谢家边上坐等机会,难说一天门一直都不下手,我只有干着急。

    张珊珊倒是不介意,手一挽我的手,把她的行李箱扔给我拉着,两人像情侣般进入了安检通道。

    安检时我包里的玉盒也是很轻松就过了。

    张珊珊遇见我是真的很高兴,在候机楼的时候,她也紧挽着我跟我不住地说话,我也只能是微笑着看着她,时不时插上几句,两人就在这种随意的情况下到了京城。

    张珊珊自己订了酒店,我很随意,本来想是先到谢家附近了再订酒店的,但看到张珊珊期待的眼神,我还能说什么,只能是跟着她去到她订的酒店,在她订的那层边上紧挨着开了一个房间。

    订了房张珊珊像献宝似地跟我说道:“你知道吗?这家酒店可是京城最大的世家谢家的产业,谢家可也是你们武林中人哦,想来你肯定知道。”

    我一愣,却没想到误打误撞地就住进了谢家的产业内,就是不知道这座酒店是不是也像其他谢家楼那样,上几层都是谢家人自用,下面才是接待用的酒店。

    这是座五星级的酒店,装修什么的都很不错,楼层也近八十层,我们住在的是四十二层,这个楼层很适中,刚好往上或者是往下,我灵觉都能达到最优。

    一住下后张珊珊自己的房间都不呆,即来敲我的门,我本还想着用灵觉先扫一下周边情况的,这被她一缠,也就只有放弃,想想,也就随便了,反正谢家一时半会也灭不了,既然遇上了张珊珊,这两天陪她玩玩也不错。

    我们先到酒店的餐厅吃了饭,然后问了下这酒店的娱乐,赌场肯定是有的,其他娱乐场所我本来就不喜欢也敬谢不敏,还有就是保龄球馆,居然还有一个室内的高尔夫场,想到想不到的那些游乐设施这儿都有。

    我问了下张珊珊,她先到游乐场玩了下游戏,一会就觉得没劲,拉着我一个劲窜掇我去赌场,说是小赌怡情,我扭不过她,被她带着就来到了位于六十层的赌场内。

    这一层都是电子赌具和机械赌具,像老虎机、轮盘那样的,我买了四五万的筹码,扔给张珊珊三万,乐得她两眼都放光了,看来这个姑娘赌性不小。

    只是她的赌运可不如她的赌性那么大,只是扔进老虎机,一会就把她手里的三万筹码吃了个精光,我就背对着她押轮盘,我心不在上面,只是有一搭无一搭地押着,灵觉却是不断往楼上一层层扫过,我其实很想知道这座五星级酒店有没谢家弟子在里面,如果有的话,我不介意在天一门前先制造点混乱。我这样随便乱押,结果还赢了四五万,张珊珊见到气不过,又从我这拿了三四万去押老虎机。

    我现在是在第六十层,再往上一层还是赌场,再往上十层还是酒店,只不过十来层的极其豪华了,全部都是总统套房,一层也就四间,房间都带着游泳池。中间有一层的居然全部是性工作者们睡觉的地方。现在才是下午时分,很多小姐们还在睡觉。

    再往上去,果然就让我看出了不同,这几层零零散散地住着一些谢家的弟子,人数并不多,一层十来个,六七层楼也就百多人,按以往的经验,顶层都是谢家高层住的,这酒店看着豪华,但在京城,谢家的核心也用不着来酒店住,所以顶层的几个豪华大套房并没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