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报复谢家

    我没打开玉盒,就是用灵觉去感知,里面有三个盒子装的是丹丸,有一个盒子里是一卷似纸的东西,有两个盒子里面就像夏枯草那样的草药,想来也极其珍贵的,有一个盒子里就只有一块木牌,比我从谢家得那块小些,却有些相似,还有一个玉盒里装的是像一柄剑般的一小段金属。【.aiyoushen.】

    这八个玉盒,我也不知道哪个更珍贵哪个不好,只能把外衣脱下,然后把那些玉盒一包,打成个背包样背在身上。

    这才做好背包,感觉到地道就有了变化,那地道一点点向外延伸出去,我跟着地道慢慢向外走着,外面我早感知过,方圆两百米内没有一个人。天一门残余人员估计早出了宁中山脉了。

    我出了地道,随便挑了个方向就向山上爬去,爬上山才拿出手机来,定位一看,已在宁中山偏东的位置,再走一些就到沂蒙省,我这一路又爬山又走地道的,居然差不多就穿越了整个宁中山脉。

    知道了位置,我就直奔着沂蒙省而去,花了一天的时间,我终于完全走出了宁中山脉。

    出了宁中山脉,随便找了个城镇,花钱买了两套衣服和一个背包,把那些玉盒放背包里,找了个饭店把饿了几天的肚子填饱,才打了个电话给江乐琪。

    江乐琪一接电话就问我在哪,我把我所在的地名报了下,然后问他金安市的情况,她说一切尽在掌握,谢家和路家的人还没回来,就算现在回来,估计也抢不去了。

    我也懒得再去宁中山景区开车,坐上大巴到了沂蒙省的省会沂城市,买了张时间最近的机票就回了江城。在机场时我认为我那些玉盒过安检时不容易,结果安检人员x光照了后就放行,就连那小剑也放行了,只是我的乌剑要求必须托运,这就没商量了,想来机场也经常有这样过安检的武林人士。

    到了江城我没马上就回金安市,我打算在这儿看看谢家从宁中山回来没。

    把我行程跟江乐琪说了,我就在谢家在江城的谢家楼开了个房,坐等着谢家的人。

    等了三天也没见谢家的人回来,在第三天的时候,感觉到谢家楼多了许多江湖人士,我很是奇怪,再仔细的用灵觉感知了下,那熟悉的样子和气质,不是天一门的弟子是谁?

    这是天一门从宁中山出来后报复来了?

    我观察了下,这住进谢家楼的天一门弟子有近三十人,居然有四五人对我的灵觉有反应,吓得我马上就收回了灵觉。我记得当初在天坑里天一门对战两家四派时,有一帮五十多人的弟子战力强悍,使用的是长剑,穿着青衫长褂,看这几人的样,应该就是那帮人之一,这三十来个天一门弟子,那青衫长剑的就有十多个,如果杀个措手不及,谢家如果没有长老级的,那肯定是要吃大亏,

    这些人住着就没走,想来是不杀谢家人誓不罢休了。不知道其他家其他门派有没受到他们的报复。

    当时那风姓老人就说了,两家四派要承受着天一门的报复,天一门才逃出生天,现在就开始实施报复了。

    我自己去过峡谷宝藏,知道里面是机关重重,不熟悉的人进去肯定会死伤惨重,就算到了溶洞进入石室,空的小房间内也还有机关,我在想一千多人进去,能有一半活着回来,那就算不错了,如果这两家四派再贪心一些,死伤将会更惨重。

    到我住下后一星期,谢家的人回来了,只是这些人回来的也就四五十人,去的时候一百多人,回来才这么点人,而且这些人或是带伤,或是脸带苦色,一个个愁云惨淡,而且并没有什么高端的战力,围攻风姓老人的谢家长老没在,要不就是折在洞内,要么就是回去京城了。

    早得到消息的天一门弟子早准备好了,这批人才从两辆大巴上下来,他们就从四面八方杀了过来,疲惫不堪的谢家弟子刚下车哪想得到就有仇家寻上门,一时反应不及,而且那十多个青衫客的手持长剑,根本不管这些弟子是普通还是核心,见人就杀,有心算计无心,战力又差距极大,稍抵抗下,除了见机不妙马上跑路的两三个弟子,这五十来个谢家人,全部被杀了个干净,谢家楼前的空地血流成河,横尸遍野。

    五十多人被屠杀,也不过花去五六分钟的时间,天一门弟子动作极快,人一杀完,架上自己受伤或死去的弟子,迅速就隐藏进了四周的大楼内不见踪影。

    我在楼上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谢家人死再多,我也不在意,我现在关心的是,青桐门在江城的驻地不知道有没受到报复。

    青桐门在与谢家联合后就在江城设立了个驻地,也就是在江城买了座楼,当接待用的,这谢家楼事情才了,我急忙出了谢家楼,打了个的往青桐门而去,我要去见证青桐门受屠,如果青桐门有一战之力,我不介意帮着天一门对付他们,也不是我喜欢天一门,而是对于青桐门,我只想杀之而后快。

    青桐门的大厦离得不算远,这些大门派在每个城市都是占最核心的区域,这倒方便了我寻找。

    其实也不用我怎么去寻找,因为青桐门大楼前正在打得极其热闹,我远远地用灵觉观察着战场,天一门的弟子有五十来人,加上十来个青衫长剑的高层,青桐门也是五十来人,有二十来人是那种黑衣长刀,这些与在我高速路隧道里对战过的,战力也强劲,更主要的是,青桐门的那位长老跟着来了江城,本来五十来个青桐弟子对上天一门有些吃力,但加上一个超高战力,天一门的弟子就有些吃力了,七八个青衫长剑围攻着青桐门长老,感觉还讨不了好,根本近不了这长老身前两米。

    我正考虑着如何对那青桐门长老下手,四周又突然冲出三十来人,我急忙看去,却是刚才围攻谢家的那帮天一门弟子现在杀到了这里。这帮人一加入,青桐门就非常吃力了,虽然青桐门的长老以一敌八还不落下风,但青桐门的其他弟子却吃不住这么多人的围攻,不断有人惨叫着倒地。

    虽然连上弟子吃亏,这长老却还是不慌不忙,一柄长刀舞得密不透风,还不时有天一弟子被他的长刀砍伤,虽然天一门的青衫长剑人数众多,受伤一个其他人能被上,但这么多人围攻一人不能拿下反而不断有人受伤,天一门也开始有些急躁,要知道他们是在客场作战,时间太长,如果青桐门的盟友或是援军到来,天一门真要吃不了兜着走。

    我也替他们着急,我巴不得天一门把这长老杀了,我感觉到就算我对上他,也讨不到好,估计还不是他的对手,既然是敌对的,怎么能让对方损失高端战力,那是最优先选择的事情。

    要杀这个长老现在是最好的机会。在青衫长剑的围攻下,如果我再加入,他就再没幸理。

    只是我该如何加入?

    我四周打量了下,见边上小巷里有一小商店,门口挂着几个动画人物的面具,我心一动,冲过去抢了往头上一戴,就直奔战场,这面具还算不错,虽然视线稍有点阻碍,但对于我来说,这点点的阻碍不是问题,因为我对敌都是靠灵觉的。

    我一路奔跑着,一边就从背上抽出了乌剑,奔到差不多四五米的时候,所有人才看到我,一时双方都有些搞不明白,我属于哪一方的,眼神斜看着我,手上却不敢怠慢。

    正好这时四个青衫长剑正同时向弟青桐长老递剑直刺,另外四个被那长老一刀劈得东倒西歪,但那长老要应对四支长剑,又刚全力劈开那四人,我瞅准这机会,一个急步,落圆从脚尖涌出,这四五米的距离我一步即跃过,人从包围圈外跃进了圈内,一这步跃起时,我嘴里就大叫着:“杀光青桐门的所有人!”人才方一下落,我借势双手握剑,剑成刀势,九成的落圆从手上涌出,乌剑如长刀般,自上而下猛地劈向青桐门长老。

    那青桐门长老在我跃起时就有所警觉,但他刚好招出一刀逼退四人,虽然警觉,哪想得到我这一跃居然能跃过这么远的距离飞进了战圈,这时他旧力方尽,新力未生,而我这一剑劈出又气势十足,让他知道暂时不能力敌,只能是把长刀往上一撩,去迎接我劈下的剑,人也向后退去。

    我就是要他往后退,因为后面还有天一门的四支长剑正向他刺出,他这一退,离那四支长剑只有一米不到的距离,以他的能力,这一米不到的距离,他随时有能力有手段避过,哪想到我还有后手,剑劈出的时候,我灵觉就延伸出去,等他一退,我剩余的那一成落圆急速涌出,趁他没反应过来,一下就点了他的空点,我点中他的空点时,他刚好退后。

    他这一退后,当然是想好了如何避过后面的四支长剑,他一退,四支剑离他还有一米远的时候,他脚尖一点,就想平空跃起,这时候新力刚生,四支剑刺来时,刚好从他的脚下刺过,他落下时,也正好用刀把四支剑都劈开。

    所有都是他算计好的,其实也是我算计好的,拥有灵觉的我在进入战场时各方的动静都在我的掌握,也算好了他这一避后的后手。【本章节首发..小说网,请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