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溶洞石室

    再走,就到了一个天然的溶洞内,这洞是如此的巨大,我站在里面感觉就像是蚂蚁站在一间巨大的大厅里一样,我灵觉四处探了一下,发现这个溶洞四周又分出了几千个小洞,我根本数不过来,我灵觉在我力所能及的地方探寻了下,每个小洞后面都连通着一条地道,我灵觉稍探向近处的一个小洞内,那小洞的地道一直向前延伸到我灵觉探不到的地方。

    我稍等了会,慢慢隐藏着身体在这溶洞内四处探查,花了很长时间,才让我探查完,这溶洞再没其他人。

    那现在我要做的就是,选择哪个小洞进入呢?按我的猜想,这个溶洞应该就是峡谷宝藏了,至于这些小洞有没宝藏,那就看各人的运气,因为这小溶洞太多了,你选择哪个对应的就是你的运气,或里面有宝藏,或你辛苦很长时间什么也没有,或者你进去后就是个杀人场所有去无回。

    既然没人,那我就不着急了,我花了一天的时间把这个大溶洞所有的小洞都探查了一遍,发现至少有三分之一以上的小洞是有人进去过的,有的脚印很新鲜,估计也就是天一门弟子这两天进去的,有的脚印时间很长了,上面的灰尘很厚很厚,如果不是灵觉,都差不多看不出来那是脚印,而更多的是从没有人进去过的山洞,里面灰尘已有十多公分厚,怕是有几百上千年没人进去过。

    有脚印的山洞我当然不会进去,因为进去后就算有宝藏,也是被人搜寻过的,就算还有宝藏估计也意思不大。没有宝藏的,进去那就不用说了,问题是没人进去过的,我进去也不一定好,倒是很可能有从没人见过的宝藏,但也很可能有别人没经历过的危险。

    我要避开天一门的弟子,当然不会选择有新鲜脚印的山洞,我也不会选择那种曾经有人进去过一两次,但又很长时间没人进去过的山洞,这证明有人进去过,后面又有进去过,里面没有有价值的东西,就不会有人再一次进去,至于没再次进入,多是没有价值了。那种多次有人进去的洞那值得进去,但有价值的东西的机率怕是要小得多。

    收益和危险是成正比的,我明白这道理。

    我遂一咬牙,就选择了一条距地道边不远的从没人进去过的山洞,这个山洞很可能是被人忽视了,因为人总是忽视眼前的东西,总认为好的东西都在离自己更远的地方。

    其实,如果这些山洞都是没有人进去过的,那每个山洞的价值都是一样。

    山洞并不大,洞口也就三米见方,再走进去就收缩成一米五六左右高,**十分宽的地道,地道开凿得士分的光滑,应该说这些山洞都是人为开凿出来的,也不知道是哪个时代的高人建造了这些地道和山洞,如果放在现在,就算天一门流传千年,按他们现在的规模,开凿千年估计也就能开凿出百分之一的地道山洞。

    当然如果说几百年前就有现代挖掘机械,那倒是可能。

    我向前走了有五六百米,还没走完地道,因为我一直都是用灵觉在前面开路,走得就很小心缓慢,这五六百米我都花了近一小时才走完。走完这段我休息了会,又再继续向前,我还是走得很慢,到了这我就不会再着急了。

    如此走了差不多三四公里,通道前出现了一道石门,石门的宽度就跟地道的宽度一样,我用灵觉感知进去,这石门有近六十公分的厚度,下面有滑轮可以推动,再进去就是一个石室,石室很大,石室里又有一些小门,也是石头的,有十来个小门,后面就是一米多宽,两米高的小室,小室进深有五六米,里面就只是在石台上放着一个玉盒,十来个小门后面也就只有一半的小室有玉盒,而那些没有玉盒的石室内,居然有的石室内有机关,在这样狭小的空间内,遇上这样的机关,想逃命真的不容易。

    我用手推了下石门,完全推不动,我用灵觉在四周感知了下,这石门需要用机关的制动才能打开,我到处找了下,在右边石壁不起眼的一个角落有一小块突起的石头,在这样黑暗的情况下,除非有很明亮的灯光,不然想发现在这个小石头那真的很不容易。

    我感知了下这石块,就是往里一推,机关就会启动,石门会打开,我把石块一推,只听见石壁里机关卡卡响,那石门向左移了二十来公分,只听到卡卡地响声,却没见再向左移动,再响了半天,那门就没动了。

    我等了会,石门不再移动,我灵觉感知下,却是因为时间太长,机关有些锈蚀卡死了。

    我极其郁闷,这门就算开个十来公分再卡住我也能钻过去,现在这宽度,我收腹侧着身子过去也还差那么点。

    我用手再使劲推了下,就算用上落圆也推不动,我也就放弃了。

    幸好我的乌剑随时都带着,用剑把这门扩宽些钻进去也容易。

    乌剑非常锋利,我用剑刃在门上削了几下,就削下几块石头,再用上点落圆,几分钟,就把这门削进去了十来公分,我试了下,非常轻松我就钻进了石室里。

    里面的石门就只有二十来公分,也是用机关控制的,找到机关打开石门,进去前又再查看了下,石室里就没有其他机关了。

    我进去了拿起玉盒,也暂时没好好看玉盒里是什么。出了这石室,关上门,又到了另外一个有玉盒的石室,同样地把玉盒扫走了。

    一连五个玉盒都扫了,我就出了石洞往大溶洞里赶回去,我要抓紧时间再进一个石洞,然后就抓紧时间跑路。

    我这次出来速度就极快了,出来前先用灵觉扫了下外面,外面还是没人,我出来就跑到另外一个没有人进过的洞内,这次因为有了前上山洞的经验,我灵觉就在前面就极快地扫过,人也朝前很快地奔行,只一会就到了石门前。

    然后又紧接着打开机关,这次石门很快就打开了,进去后我灵觉扫去,还是十多个石室,却只有三个玉盒。进去把玉盒一扫,我急忙就往回走。

    出来我没敢再进山洞内扫货,找了个稍隐蔽的地方把身体一藏,先恢复刚才长时间用灵觉损耗的落圆,等完全恢复时,已过了一个多小时。

    我现在就要选择了,是原路从地道返回,还是重新寻找出路。

    八个玉盒拿着,手上拿着几个,包里揣了几个,现在最后悔的就是没有准备背包,当然,准备了背包我也不可能瞒得过人进得来地道了。拿着这些玉盒,我如果从地道回去遇上四派两家的人,那我只有死路一条,我能赌的就是他们没找到这条道。

    但我不敢赌。我弄塌的地道很快就能挖通,右边的那条地道,也只能困住一些弟子,不可能全部困住,前面的机关总会被破了,我从地道原路返回的危险性其实极大,所以能重新选择出路最好。

    但如何选择呢?

    我想到那些新鲜的的脚印,这些应该是天一门弟子留下的,既然是他们进去小山洞留下的,而他们没从地道出来,很可能,他们走的那几个小山洞是出外的通道。

    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很可能他们进了洞拿了东西后早就离开了,而我进那个山洞耽搁后再出来,那真的有极大可能遇上四派两家的人了。

    两相权衡,进山洞的危险性小些,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可能,我进洞就遇上天一门的弟子,他们窝在洞内不出来,或者等在出口杀人,这可能性也有,但不大——逃命的人总是希望尽早跑路。

    我占便宜的是,我早探查过所有的山洞,知道哪些是有人走过,哪些山洞是完全没人走过的。

    溶洞太过巨大,我从地道口奔到那还是花了一些时间,我灵觉稍往洞里探了探,没人,我急忙就钻了进去,再耽搁,就越有可能遇上六门派的人。

    进了洞我就稍慢些了,灵觉都放在前面一百米探着路,虽然这样有些累,但安全。

    这洞果然跟其他洞不一样,我走进去走了十多公里,都没有石室,这让我心定了些,说明我选择的就是条天一门的逃生通道。

    我现在惟一要担心的是,天一门会不会在地道内或者是在出口埋伏着等从地道出去的人。

    走的时间越长,我越小心地用灵觉探查,不敢随便就向前进。

    在这条地道,我就花了五六小时才前进了二十多公里,灵觉使用太过频繁,我觉得落圆都后继乏力了。虽然不时用丹田气补充,但丹田气也会耗尽。

    慢慢地一边休息一边走,前前后后花了十多小时,走出三十来公里,我才感觉到出口,只是这出口离外面还有二十来米,这跟入口一般,应该也是等时辰到了才能打开。

    既然无法可想,我就坐在地上好好的运行起落圆,只用一点灵觉感知着地道的变化。

    到我落圆都完全复原了,地道口还没打开,我看了下时间,花费了三个小时左右,既然只能是等待,不如看看这些玉盒里有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