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计进秘道

    我知道地道是在凌晨和清晨这段时间显现的,虽然排班把我排在白天守候,但我想在凌晨时分混在守候的人里也很简单,这时候谁守白天谁守晚上,基本就没人去注意,一千多人的队伍,又是混杂着几个门派,我一个小杂鱼混在里面搞点事,那真的是太轻松了。

    守了白天下去休息,我在住处慢慢把身体调整到最佳,到了差不多凌晨的时候,我同屋的人都睡下了,我悄悄地起身,灵觉在前面探路,悄无声息地就潜到了大殿前,这时候守在大殿前有三四百人,大家都围成一圈盯着大殿那块土地,有的人坐在地上已打起了瞌睡,反正觉得这么多人,多自己一个不多,少自己一个不少。

    我也悄悄坐在一个睡着了的弟子边上,顺便还点了他的空点让他睡得更熟,我左右两边我也点了空点让他们也跟着睡觉,而我也像所有人一样,装着打瞌睡,其实却是用灵觉随时在探寻着那条地道。

    到凌晨一点多的时候,我感觉到那条地道似有了动静,我仔细感觉去,地道从地底那居然慢慢地向着地面延伸过来,就像是活了般,而且速度还不慢,一秒钟差不多就延伸半米左右,这二十多米,很从地道口就要在地面显现出来。

    我感知着那地道口出现的方向,距我倒是不远,有个四五米左右,但那个方向还有几个弟子在瞪大眼盯着,虽然也有五六人在打瞌睡,但那几个睁眼的弟子肯定能看到那地道口。

    我再不犹豫,灵觉延伸去一一点了他们的灵觉让他们跟其他人一样坐着睡着了,然后我悄悄起身,不为人知地移到那地道入口处边坐下,这时那入口距挖开的地面已不过两三米。

    当地道入口突然出现在地面的时候,我人一滚,就消失在地道入口内,我早感知到了,这地道下面是台阶,台阶不高,我这一滚进去,一个翻身就站了起来,落圆从脚底涌入,不管不顾地就向前急冲去。

    这地道高有两米,宽有一米左右,刚够一个人在里面行进,我冲出去五六秒后,后面突然传来了一阵惊呼,应该是有弟子发现了地道入口正在叫其他人,只是不知道他们有没看到我进入里面。

    地道是斜斜地向下的,坡度也不大,前面一段是台阶,台阶一直向下,我顺着跑了怕有一两公里,台阶才消失不见,地道也不再向下,而是平平地向前,这一下我速度更快了。

    地道里不时见到杂乱的东西,有的地方还有血迹,应该是天一门逃亡时扔下的。

    我一路跑,一路把地道弄塌下来,至少弄塌了十几处,就算到时四派两门的来了地道,见到这样子,除了暴跳如雷,却没办法。这样跑了二十来公里,应该早跑出了天坑的范围,也没见到有岔道,应该是只有一条道通向外界了。

    再跑了十来公里,估计着早进入了宁中山肪中,地道似还没有尽头般,我感叹这地道的大手笔,因为这几十公里的地道,看着也不像是近来才挖出来的,以前非机械时代靠着人工,就能挖出这样长的地道。

    我再跑出四五公里,这一急速跑出,我也稍有些累,我随便找个地方靠着,逆行丹田气,快速地把落圆恢复了,然后才又继续向前行。

    才走出两三公里,地道突然消失了,面前看着再不像是人工开凿的地道,倒像是一天然的隧道,我这隧道一片漆黑,说漆黑也不对,时不时还是见有亮光从头上洒下,我抬头望去,这隧道顶距这底部怕有近百米,上面长满了各式的植物,因这隧道偏狭窄,那些植物就全向中间长着,到最后植物就盖满了整个隧道顶,形成了一个天然的隧道,如果把这盖子忽略,直接说这是个峡谷更贴切。

    这峡谷越走越宽敞,但是上面的植物一直都还是把整个峡谷完全遮住,我这一走怕都走了一二十公里了,还没走出峡谷。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峡谷宝藏中的峡谷?

    想想还真有可能,入口只有一个,还是非常隐蔽地在大殿内,就算见到峡谷,也看不见峡谷的真正面目,如此的隐秘,这一切都像隐藏有宝物的样子。

    因不见天日,一路我都是用灵觉在探路,进入峡谷后我就走得比较慢了,一是担心遇上天一门的人,二是我也要随时扫看是不是有其他的岔道我忽略了。

    长时间用灵觉探路还是有些累的,我走一段后就休息下逆行丹田气补充落圆,如此慢慢走着,从进入地道开始一直走了差不多一天时间,直到峡谷完全走不通。

    峡谷消失得很突兀,一片断崖突然地出现就隔断了峡谷。我用灵觉四处扫了扫,那断崖还就是真正的断崖,但在峡谷左右,都有通道可以进入,只是那通道跟进入的地道一样,地道在山里二十多米处,入口现在就是完全封闭的,这又要等时辰到了才能打开了。

    我把灵觉在两条地道延伸到极致,一条地道通向的地方居然会有机关,另外一条地道,在我灵觉延伸的尽头也没见到有什么不妥的东西。这两条地道难道就是进入秘谷宝藏的地道?只是有必要建两条。是不是地道有什么说法不成?

    不管是什么,现在我也没办法进地道,只能是坐等这地道时辰到了自行打开。

    这时候我就庆幸之前把地道弄塌了,不然这时候五行门那些门派不受耽搁地跟我一样要到达峡谷尽头了。

    我这一等不多就又是五六小时,看看表,近早晨六点多的时候,感觉到左边的地道有了异动,我把灵觉探查去,地道已像之前那样,从地下向上延伸出来,我心里一松,只等了一会,那地道口就在左边山壁上出现了。

    我站起身刚想往那儿走去,忽然觉得有些不对,现在打开的是没有机关的那条,但这条地道在我灵觉都探尽的情况下都没见地道上有一个脚印,要知道当时天一门有一百多残余弟子逃出的,不可能一个地道内没有一个脚印,在逃亡的情况下,他们也不可能还把脚印都打扫得如此干净,一直进入两三百米还没一个脚印,这只可能是一百多人都没进入这边地道。想及此,我急忙把灵觉再转回有机关的那条地道,果然这条地道进入后就有些脚印出现,而且脚印还很新鲜,这条地道唯一进入过的就是天一门,这带机关的这条地道应该就只是天一门进去过。

    我心一凛,最先打开的一条地道,却无人进入,有机关消息的一条,却有人进入,那很可能前面打开的这条地道就是诱饵,我想像着当人走进去后不久,后面就关闭了,再走进去,却是条死胡同,或者机关消息密布,退无可退,被封死在里面或是被机关杀死。

    我这样想着,只稍犹豫了下,那地道口就关上了,如果刚才不是突然的心一动想到一些事,那可能我就被困在里面去。

    想想这个诱饵设计得真的是非常巧妙,如果没有我这样的灵觉,刚进峡谷的人见到地道突然打开,当然就害怕地道马上关闭,然后就快速地进入,进入后走了一段后,那地道封闭,退无可退,只能向前,然后被机关杀死或者是被封死在某处。心思稍不慎密点,那就真可能死在这地道内,我相信这地道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埋骨其中了。

    又再等了半个小时,右边那条地道也有了异动,我感知了下,地道马上就打开了,这时我不再犹豫了,等地道口一打开,我即走了下去,至于后面的那些机关,对于有灵觉的我来说就是摆设。

    我进入后先调息了下让精神体力都恢复到最佳才往前走,因为再走出几十米,就有机关,我走到机关前的时候,先灵觉把机关探寻了一遍,找到那些能踏脚的地方踩上,一边扫着,一边向前走,这一段机关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按什么步伐来设计的,反正踩错了,边上和顶上都会突然伸出交错的长矛,至于能不能逃掉就看运气和各人实力了。

    我当然不会踩错。

    走过这段,又走一段后接着是一个陷阱,这陷阱很深很宽,上面盖着的是一块翻板,不管踩任何位置,翻板都会翻转,人落到正面的尖刃上。我望去,能走的就是快速跑动,然后在地道石壁上一蹬,再借力跳过去,当然如果你跳跃能力极强也没问题,当然首先你要看得到这陷阱从哪儿开始到哪儿结束。

    我跳过去后再一段又是一个机关,这一个机关接一个机关,一共九个机关走完,再走才没有机关了。

    过了机关,我极其小心,灵觉稍放到五十米外,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遇上天一门的弟子,我不确定他们是离开了这地道还是一直在这地道内呆着。

    越走地道越是广阔,到后面有一两段变成了天然的山洞,我走得更是小心了,灵觉都不敢放得太实,只是若隐若现地在前面探路,就算有人能发觉,我也能马上触动收回,别人也只会以为是自己一时恍惚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