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逃出大殿

    我们搜索的时候天已黑,幸好准备都比较充分,二十人至少有五六把的强光电筒,我也不管什么,人家说去哪儿,我就跟着去哪即是。

    我们去的地方距大殿有个五六百米的一片建筑群,房子有四五十间,到了才知道,这应该是天一门弟子们的居所,拿着电筒的在前面,我们跟在后面,进了屋找蜡烛点上,然后就翻箱倒柜地寻找,见到有用的纸质的东西,或者是财物,就收集起来,其他都没管。

    我在进屋前,都是灵觉稍一扫,整个房间就无所遁形,每一处细节我都能发现,我主要找的是像秘道、暗门、地下室这些,只是搜索遍了这一片居所,也没发现值得我关注的地方。

    搜集了一些破烂我们就离开了这片居所回到了大殿附近,这儿还有其他的宫殿可以住人,我们住进去到天亮时再去替换那些守在大殿外的弟子。

    这一天发生了太多事,我也稍有些疲惫,随便在一座宫殿内找了个地方靠下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被叫上上轮换围守大殿,经过一晚,大殿内还是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天一门的弟子也不出来投降,也不谈判,似乎就是在等着各门派杀进去。

    李掌门这些高层不知道在哪儿,按昨天说的他们也需要每三人轮换,也是防着那天一门的老人出来后没人拦得住。

    我守的这块,那三个轮换的高层并不在这儿,面对着悄无声息的大殿,我很想把灵觉延伸进去探查一番,但这实在太危险,想了很长时间,我也不敢如此做。

    到下午时分,我又被轮换下去搜索,花去三四小时,还是一无所获,回来休息下,又是去围守大殿,这样过了三天,大殿内还是没一点反应,虽然李掌门时不时还能与他称为风兄的老人说话,但大殿内一直没什么反应,也让他们有些心浮气躁。

    到第四天的时候,李掌门再忍不住,先试着撞了几次大殿大门,都无法撞开,那门太厚实了,而这大殿高有近二十多米,根本爬不上去,目前又没法去运什么器具进来,无法可想下,李掌门一挥手,烧!

    在准备烧大殿之前,李掌门还是到大殿前跟那老人说道:“风兄,我马上就要烧了这大殿了,风兄如果想活命,那现在出来,我保证你们剩下的人都能活命。”

    那老人在里面回应道:“李掌门,要烧就烧,说这么多干嘛?饶我们不死?我怕到时会生不如死!”

    这已是无法可想了,李掌门不再犹豫,手一挥,早准备好的那些火把就把大殿的窗子那些点燃了,几百个火点同时起火,不一会大殿即燃起了熊熊大火。

    大火烧起来时,老人即没了声音,天一门也够硬气,宁愿被烧死在大殿内也不愿出来投降。

    我离得远远地看着大火燃起,我很想用灵觉去探查一下里面的情形,只是所有人都在聚精会神地盯着里面,让我不敢轻举妄动。

    当火大到我们都需要离得四五十米远才不觉得热的时候,却没听到大殿里有人发出一点喊声,这就有些奇怪了,毕竟当人在被火烧死的时候,本能地都会发出痛苦的声音,而烧了这么半天,里面也没一点声音,那最大可能就是里面早没了人。

    李掌门和那五人铁青着脸看着燃烧的大殿,他们也知道,自己或许被这天一门的老头耍了,很可能天一门的弟子在进入大殿后就已从地道什么的跑出了大殿,只老头一个人在大殿内吊着李掌门他们,当真起火的时候,老人难说也逃进了地道。

    我在要天一门退入大殿后就没敢用灵觉,在广场还在混战时倒用过,只不过是针对着广场,灵觉都不敢离大殿太近,自然发现不了大殿内是否有地道。

    老人也是算计好了,当自己这边的人不形成威胁时,李掌门才会允许退入大殿内而不强攻,大殿内有他掌门需要的东西也让李掌门他们犹豫了,而且他一直在跟李掌门他们在说话,让他们觉得,人一直都在大殿内,如此拖着到放火,天一门的弟子估计早跑远了。

    李掌门叫过人来,火场就留下四五百人,其他一千多人都四处去寻找,看是否有其他的出路,找天一门残余,守在火场的就是等火灭了后在火场查看情形。

    我被留在了火场,四个门派的高层带队去寻找,火场这儿就留下谢家的长老和青桐门的长老两人坐镇。

    火本来烧得挺大,但两小时后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让这场火很快就熄灭了,这时天已黑,我们却不能停下避雨,趁着火刚熄,几百人就进残壁断垣内查找翻看。

    把那些烧毁的木头全部搬开,大殿果然没有发现人的尸体,也不是没有,火场里还是有几具尸体,已被大火烤得扭曲了,这几人应该是在进入大殿后就伤重死亡的,也就被留在了大殿里。

    把所有柱子房梁清理干净后,却没发现有地道的痕迹,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地道肯定有,只是入口在哪,一时半会我们发现不了。

    谢家和青桐门的长老在清理残檐断壁时就离开了,这说实话真没啥好看的,等两人一走,我连忙把灵觉在大殿范围内扫了一遍,我马上就发现了地道入口,只是发现了我也不能说也没法进入,因为地道的入口在地底二三十米以下,跟进入天坑时悬崖上出现的山路一样,入口前面那一段这时候并不显现出入口,只能等某一时辰的出现。

    不确认的是,这个入口的时辰是什么时候开启的,天一门的弟子是何时离去,不过我估计就算只是今天早上才离开的现在去追也不可能追得上了。

    既然有这样的地道,那证明这天坑里还有很多秘密是我们搜索不出来的,我现在就在考虑着,是不是就不再混在大部队里,而是自己去寻找这些秘密。

    有这想法我也只能是暂时先放一边,因为现在天坑内到处都是人在四处探寻地道,就连四派两家的那六位长老掌门,也到处在溜达着看是不是在哪儿隐藏着峡谷宝藏的秘密。我现在单独去寻找就算找到了也难以保证不会被其他人发现。

    就这样,大部队在天坑里搜索了近十天,却是一无所所获,不仅说是峡谷秘道,就连天一门撤退的地道也没法找到。如果不是天一门在这儿留了太多的食物,这么多人想在这里搜索十来天也是不可能。

    再搜几天,食物消耗一空,几个门派高层有些不甘心,又派人出外去空运送食物到山里,再用车推进天坑。但我知道他们这样搜索是毫无意义的,因为我这十多天也走遍了整个天坑,除了大殿地下那条秘道外,就再没见有其他的秘道了,而那条地道一直斜斜地往地底深入,我的灵觉到达极致也感觉不到尽头。

    这段时间,搜索完后没事我就坐在大殿前的台阶上,别人看觉得是无聊了坐在那儿休息,我却是在不住观察,看这地道入口显现是不是有什么时辰,像从外面山里来到这天坑一般,这个天坑只在合适的时间显现出来,而我坐了这么多天,却没遇上到那时间。

    我在脑里想了想,我差不多是各个时段都观察过这地底了,除了凌晨时分到早上七点这段时间,因为这段时间是睡觉时间,我一个人孤伶伶地出现在大殿前那真的是非常奇怪,有心人如果好好探查,就很容易被人发现我是第三者。

    总要找机会在凌晨时去探查一下大殿。

    经过这十多天的搜索,各门派弟子都有些泄气,再搜索的时候也不那么上心,人心也散乱,熟悉不熟悉的人没事时就是呆坐着练自己的,或是打套拳,没人管其他人,也因为这样,像我这样呆坐在大殿前的人也才不会让人觉得很扎眼。

    烦躁的情绪笼罩了整个天坑,就连那六个高层也不时地有争吵,谁花了这么大的精力和牺牲,却一无所获,心情也好不到哪去。

    我不敢用灵觉去探查那六个高层,其他人的说的话我当然不会放过,今天我就听到有些弟子议论,在其他地方搜寻不到地道入口,高层们又把目光集中到了大殿内,毕竟天一门一两百人消失得无影无踪,能解释的就只能是从地道跑了,再联想到进入天坑时的,想来他们也想明白了,这地道入口是隐藏着的。

    我听到如此一说叹了一声,有点后悔自己患得患失,早几天晚上来探查一下,很可能我早就进地道了,现在他们既然已注意到,那我再想进入,那就只能是随大部队了。

    果然那六人商量了一会,就齐集在大殿前,指挥着弟子们把大殿上所有剩下的残垣都清理干净,就连那些烧毁后的残余都用水冲洗了一遍,整个大殿就只剩下地基和地板。

    先是上百个弟子趴在地上用小锤轻敲地上听哪有没空洞——当然听不到,然后又组织了人把地板全部毳起来露出下面的泥土,反正人多,又组织了人把地挖下了几米,当然还是见不到地道,到这时他们才放弃,就安排人轮流守在大殿前,随时注意着这大殿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