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灭绝天一

    那老人突然从大殿前一跃而出,手中长剑一下攻向李掌门,李掌门并不与他直接对接,人往后一退,老人就变得直接面对了那六个人,几人也没废话,拿刀的拿刀,挥拳的挥拳,齐齐地围攻向老人。

    老人以一敌六,并不在一处固定着进攻,闪转腾挪,让六人不能真正的形成包围圈,但也随时至少有三人在同时进攻着他,虽然老人还能勉力支撑着,但这六人都是各派中的最高层,以一敌六下,时间一长,落败是必然。

    这七人打得不亦乐呼,其他的弟子也没闲着,在各派的围攻下,虽然天一门弟子亦拼命抵挡,奈何人数相差太大,天一门弟子不断地倒地受伤死亡,人被不断地压缩着向大殿,人数也锐减到不足开始的一半。

    我在后面用灵觉紧跟着他们的拼斗,这时候根本没人能发现还有我这样一个人在紧盯着他们,哪怕是最高端的那七人现在也只忙于拼斗,哪还能分神出来感知一缕微不足道的灵觉?

    我人已潜行到广场外,离在拼斗的众人还是有百来米远,在广场外就有了拼斗死亡的双方的尸体,从广场外一直延伸到拼杀的前线都是尸体。我心里一动,随便找了套不是天一门的衣服换上,现在各派混在一块拼杀,各派的弟子也不可能都认识,同一派的弟子也因为来自各地,很可能也有不认识的,到时我抓个机会,就能混到队伍里,到时他们要做什么,我也能跟着去,就算不能火中取粟,但能把这潭水搅得更浑,那也是收获。

    我选的这套衣服也不是乱选,而是选了人数最多的那门派的,从谢家和路家从金安市调人就知道,这些弟子很可能是从全国各地而来,高层不可能每个弟子都认识,弟子之间也不可能都认识。我又在尸体上弄了点血污抹在脸上,搞得就像在战场上拼杀了很长时间一样,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门派不用剑,我的乌剑只能藏在衣服里不能拿出来使用。

    这时战场上的形势已进入白热化,随时都有人倒地,随时又有人死去,那天一门的老人身上已见血,刚才我忙于化妆自己,也没注意到是被谁所伤,但老人的行动应该不受影响,照样抵挡着李掌门他们的进攻。

    趁着局热越来越激烈,我潜入到了离最后一人不足五米的台阶下,这一片是最混乱的,既有谢家的人,也有青桐门的黑衣,还有同我一样衣服的人,大家混战在一起,也没在意谁是谁,只知道穿前青衣的人就要杀,其他衣服的人就是队友。

    这时一个青桐门的黑衣人刚好被天一门的一脚踢飞了出来,我抓紧机会,跑过去一下扶住他,嘴里顺口说了句:“你还好吧?”

    那人被一脚踢得吐了血,一时却死不了,指着战场,半天没说出话,我把他往地上一放没管这人死活,叫了一声就冲向了最近的那个青衣人。

    这个青衣人十分的强悍,刚才以一敌三,面对青桐门、路家、谢家三个弟子的围攻,一柄剑舞得密不透风,还能一脚把青桐门弟子踢得吐血,我这一加入,他还是以一敌三,我加入团战,却没使出十分之一的功力,就像在勉强支撑着般,三人对着他一人,还被天一门弟子杀得险相环生。

    边上一个黑衣青桐门的刚用刀砍倒了一个天一门弟子,见我们这儿吃紧,就加入进来与我们一同围攻,他这一加入,那天一弟子就有些吃不消,长剑越舞越慢,也幸亏我只是虚应没出力,不然真正是四人围攻一人,他早被杀死在地了,虽然是这样,还是在那青桐门弟子加入后不久被砍了一刀在腿上,他勉强一剑刺入那个谢家弟子的小腹,最后也被一刀劈到面门倒地死了,谢家的弟子被刺入小腹眼见也不活了。

    战场上随时有人死有人生,这片刻就死了两人,大家也没介意,那个青桐弟子招呼一声,我们又跟着围向另外两个天一门弟子,与两个我不知道门派的人一起围攻。

    对于天一弟子也好,还是其他门派弟子也罢,我没有一点的怜悯,在我现在看来,除了落日集团的人,其他门派的人都是敌人,敌人死了也就死了,经我手杀死也无所谓,何况我只是在边上打打边鼓,下手的是其他人。

    随着天一门弟子越死越多,战势已趋于明朗话,天一门败势已定,就连那个老人也只是勉强支撑着,身上却又多增加了两条伤口。

    我手上在攻着,灵觉却四处打探着,但却没敢延伸到那七人战斗的大殿前,我一是感知这有没什么暗道什么的,二是看天一门还有没暗藏着什么人,但都没有感知到,想来峡谷宝藏并不在这附近,天一门在这天坑里也就只有最后这点人了,就是不知道大殿内天一门还会有什么后手。

    再战一会,那老人突然大叫了声:“退入大殿!”离大殿就近的弟子二话没说放弃进攻就退入了大殿内,其他人也奋力地进攻了两下,用一些伤势得到退入大殿的机会,其他门派的也没冒险,反正天一门的弟子是跑不了的,死不过是早晚的事,也犯不着为让对方早死一点去冒险。

    等残余的百多天一门弟子都退入大殿内,那老人突然爆发出惊人的力量,一连急速地攻出几招把李掌门他们逼得退了几米,他也趁这机会跃进了大殿内,

    天一门的弟子都退了进去,各派也抓住这难得的时间休息了下,所有人分开,把大殿的出入口都围了起来,只要天一门弟子在里面,面对这一千多人,怎么也跑不了的了。

    把这大殿围住,一时也没着急进攻,那李掌门四处发出命令,有的打扫战场,有的守住大殿,我就被分派着守住大殿出入口,而李掌门他们却聚在一边商量着对策。

    这四周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大殿内还有老人这样超级强人,我不敢用灵觉去探查大殿内的情形,只能是低眉顺眼地与其他弟子守着出入口。

    六人商议了一会,李掌门走到大殿门口大声喊道:“风兄,你最好出来投降吧,这个大殿你是守不住的,一会你再不出来,我可要放火烧了这大殿了,到时别怪兄弟我心狠!”

    大殿里传来那老人的声音,他大笑几声说道:“李掌门,你要放火就放呗,就算你把这大殿都烧成白地,你看我天一门弟子会不会求饶。”

    那李掌门嘿嘿地笑了两声说道:“这大殿可是你天一门传承千年的主要建筑,里面可是有不少你天一门的宝贝,这我一把火烧了岂不可惜?”

    那老人笑道:“我就说你们打的主意就是想夺我天一门的宝贝,想强取豪压还说那么多屁话,要烧就烧,要攻就攻,哪那么多的废话!”

    李掌门又笑了两声说道:“我也不攻你也不烧你,我先饿你们几天,到时再攻进去,我才不信你们会在大殿里准备了食物。”

    老人沉默了一下又笑道:“这个你可以试试啊,这么大个地方,想藏点食物那太简单了,我都懒得跟你多说。”

    李掌门不再说话,看那样子似是有些拿不定主意。

    其实现在最简单直接的方法就是一把火烧了这大殿,至少能把这天一门逼出来,如果不出来,那更简单,都不用牺牲弟子去进攻,一把火就都烧死了。现在还不下令放火,那就可能真如老人所说的,大殿内有他们在意的东西了。

    几人走过来到李掌门边上,又轻声商议起来,不时还有人声音大了起来,应该是有些争执,后面又慢慢的低了下去,也不知达成了共识没有。

    这一耽搁,天一门退入大殿内已超过两小时,再过一会,天就近晚,如果天黑了,到时面对四处突围的天一门弟子怕要很困难了。

    李掌门已在组织弟子收集柴火堆在大殿四周,我看他的打算不是要烧大殿,而是点燃了让这大殿光亮如白昼,就算晚上有人从里面突围,一出来就会被查觉。

    这样子是打算围困天一门了。

    围困大殿用不了这么多人,现在各派总的还剩余一千五六百人,一千来人在大殿周边围困,其他的人轮流往天一门的其他地方收集信息和宝藏。

    我在守了一会大殿后就被派出去搜索天一门。

    我这一队有近二十人,由各门派的人组成,带队的是一个青桐门的高级弟子,这样我更不用担心会被人发现是第三方的人,我也隐隐看出,如此的人员配备,应该是各方相互制衡所致,这四派两家看来也不是铁板一块,中间也有相互的猜忌和制衡。

    这天一门极其广大,我们大战的这大殿在小山包偏南的位置,并不处在天坑小山包的中心位置,围绕着这个大殿,周边还有各式建筑,在这天坑的小山包上占据了十来平方公里的地方,建筑我随便看了看也有一两千座,有的集中些,有的却是孤伶伶地独居一处,要把这些建筑都搜索完,这五六百人只能是分成各小队同时进行,不然怕要花费十几天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