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两家四派

    这一休息就用去了三小时上下,到八点天大亮时,所有人都醒了过来,各人拿出随身带的干粮吃下,看这样子,这是马上有事要发生了。

    我找了个视线稍好的向那方向望去,远远的似能见到有房子出现,那就是天一门的山门所在?难道这群人就真的是来攻打天一门?

    到八点半时,为首的十来人对着所有人一挥手,这千来人就分成了四队,由为首的人带着分散了向那有房子的地方潜去。他们这下也没怎么隐藏身形,反正马上就要开打,隐藏也没什么意义。

    我紧跟着这些人也向中心潜去,只是这群人分成了四队,我不知道要跟着哪一队,想想,就跟着人数最多的那队去,我想的是既然人数最多,那去攻打的地方很可能就是比较重要的地方,我当然要去重要的地方了。

    我这一次向前潜行速度就快得多,我想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只会是向前,不会朝后,我现在是属于比较安全的,除了后面再来人把我夹在中间,但我来时检查过来路再没人来,自然不会担心。

    前面很快就传来了厮杀声,这是双方已经交上火了,我想着这两群人,加上前面进来的五六百人,至少有一千五左右的弟子进攻天一门,其他地方还不知道有没人,但这么多人同时进攻,天一门这次怕是凶多吉少。

    我小心地潜入到距交战双方差不多一百米的范围内,我先稍放点灵觉进去,在一个极大的宫殿前,有个非常大的广场,交战双方有两三千人聚在一起杀得天昏地暗,一帮是穿着青衣的人,另外一帮是各色衣服,这看来青衣的就是天一门了,其他各色衣服的是来进攻的门派。

    现在对打的只是双方的弟子,青衣人还有一帮站在门前没有动作的,这帮人是青衣,却是长褂衫,与其他青衣人完全不同,他们也只是注视着下面弟子的争斗,并没有参与进去,他们不进入战斗,进攻的那些门派为首的那些也负手呆着并不参与。

    这时进攻青衣人的弟子我看所穿的衣服至少有五拨,其中有谢家、路家和青桐门这些我较为熟悉的,然后就是我跟着来的那两拨,感觉还有一拨人不多,但却全部站着还没动手,这一拨有只有十四五人,居然全部是哪个门派的高层战力。

    再斗了一会,青衣人的人数不过六七百人,这五拨人就有两千多人,虽然看上去青衣天一门的弟子战力强劲,但架不住对方人多,天一门又不像是太极剑阵那样有合击之术,被围攻后,随着一些人受伤或死亡,天一门慢慢向后退向大殿方向。

    站在大殿前的那帮青衣长褂人见弟子已坚持不住,都抽出了长剑跃起来直奔战场最前沿,这帮人有五十来人,这所有人拿着长剑飞舞着冲向进攻的那些门派,气势十足。要知道长剑在这时代是极其少见也少有用的,所以我组成的太极剑阵一下就能横扫正义道。而这五十来人,战力比之我的太极弟子强了何止十数倍,如果他们也能懂合击之术,怕是这里没有人会是这五十来人的对手。

    这一拨人一加入团战,马上对方就感到极度吃力了,片刻前面就有十几人倒在了血泊里。进攻的门派见对方高层居然对自己的普通弟子下手,全部哇地叫出声来,然后一齐跳向阵中,基本就是两个对一个,把那些青衣长剑人围在了大殿前拼杀,而其他门派的弟子则是继续对着天一门的弟子围攻。

    这一下,大殿前明显就分成了两拨战群,一拨是弟子间的战斗,一拨是高层间的战斗,只是谢家路家这边还有五六个人没有参与进去,他们就负手站在战场边上,也不看战斗的情况,眼睛都在盯着那大殿,似是在等着大殿内的什么人。而那大殿却是关着门的,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让这五个人紧张成这样。

    我其实非常忌惮这几个人,在我感觉这五六人就是几个门派中最核心的战力了,像青桐门的那个黑衣人,就让我有比在高速路上面对那个长老还要觉得难受,这几个人能跟这个青桐门的长老在一起,那肯定也是跟这长老差不多层次的人。我灵觉只敢离他们远远的,我很担心他们能顺着我的灵觉查找到我这第三方。

    我就远远地用灵觉观察着战场的局势,这时场面又有了些变化,那五十多个青衣长褂人已倒下十来人,而各大门派的高层战力却没损失一个,青衣的弟子又倒下了一批,各大门派的弟子优势更大了。

    就在这时,大殿内突然传出了一声轻啸,这一声连我这在广场外的人都听到了,这一声出来后,天一门所有的弟子、包括那些高层都突然急攻了几招把人稍稍逼退开后,就急速地向大殿退去,哪怕被人追在屁股后击杀也一定要退向大殿前。

    这一意外出现,进攻的各门派都停住看向那五六人,这几人中的一个做了个下压的手势,所有人就齐齐停下,然后那几人就走到队伍前面,缓缓向着大殿走去。

    随着这几人向着大殿走去,天一门的弟子们退得更靠后了,到这几人离天一门弟子差不多十米的时候,大殿的门突然打开来,从大殿内走出一个青衣长褂的老人。这个老人一出现,那几个人就全部停下了脚步不再前行。

    我把灵觉放在队伍的最后面,这后面的弟子都比较低级,根本不可能发现我的灵觉,到了这儿能感知到所有的情形,却没法听到说的话。

    只是我不用去感知,因为那老人是很大声地说话,我根本不用灵觉也能听清楚。

    “各位老友来到我天一门,未曾远迎,实在罪过。”面对如此的情形,那老人还能笑着对敌人如此说话,这老人倒是气度不凡。

    前面打手势的那人也朗声说道:“与风兄在京城一别,已是二十年,风兄风采依旧啊!这次不请自来,请风兄原谅则个。”

    那老人微微一笑:“李掌门,二十年前你就觊觎我天一门,二十年过去了,李掌门你还是贼心不死啊,呵呵!”

    那李掌门嘿嘿一笑道:“别人不知,我还能不知?天一门不是你一门一派的天一门,而该是全天下的天一门,你们占了这天坑峡谷宝藏这么长时间,也该让出来让其他门派享受下了。”

    老人又微一笑道:“早知道你们是为了这宝藏而来,你早说啊,何必这样打打杀杀的,我天一门让你们即是。还不用这么大的牺牲。”

    那李掌门明显一愣,半天才说道:“风兄,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老人笑着说道:“自从我天一门陆老祖偶然进入这里至今,天一门在这山旮旯里一呆千年,早呆腻了,本来我们就在谈论着什么时候搬出这天坑峡谷,可惜你们等不及啊。”

    那李掌门微微一晒:“风兄说这话是骗鬼吧,你们天一门舍得离开这天坑峡谷?离开了这天坑峡谷,你天一门怕不用百年即会凋落了吧?别说什么五大门派,怕是要沦落在二流。”

    老人笑着摇了摇头道:“李掌门不相信我说的,那我们可以稍等会啊,只要你们放我们离开,这天坑里的东西我们天一门一样不带,出了天坑,即离开宁中山,三天后撤出宁中省,不知道李掌门可等得及?”

    李掌门听得又是一愣,有这么好的事?连我这外人都觉得这老人说的话不能信,既然这天坑峡谷重要到这么多门派来进攻,哪可能说放弃就放弃的?

    李掌门沉默了半天方始说道:“风兄,可惜你说晚了,十年前如果你如此说,怕是所有人都当你是救世主供上长生牌位,现在你再说,你觉得还可能吗?我们已四派两家聚集这么多人,花费这么多精力,牺牲这么大,你觉得还可能吗?就算为了整个江湖武林的发展,今天也不可能放过你们天一门了。”

    老人微一笑:“李掌门,你就直说为了峡谷宝藏得了,何必还扯什么武林发展这样高大尚呢。不过你看,我天一门也不是那么好灭的,不知道李掌门你还要拿多少人命来填呢?”

    李掌门环视了另外五个门派的高层一眼,又转过来说道:“我们四派两家早达成了协议了,这次不能再让你们天一门存于世间,哪怕是我们全军覆没六派沦落也在所不惜。”

    老人呵呵一笑,佝偻的身体亦站得笔直,人也一下就变得豪气云干:“既然就想灭我天一门,那来吧,还等什么?只是你别忘了,我天一门传世千年,岂只是山门里这么点人?灭我天一山门,未来你们四派两家就准备着承受我天一门的报复吧!”

    李掌门亦嘿嘿一笑:“我五行门也传了承千年,又岂是吓大的!”

    说到这,李掌门手一挥:“杀光天一门!”

    这一声出,那些刚歇息下来的弟子们,大喊一声,又向着天一门攻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