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奇妙平台

    我站在这平台上寻思着,这平台实在有些奇妙,卫星图上能看到山路,却看不到这平台,不知道是不是有一些奇妙的光影影响到卫星图拍摄。

    想到山路,我心里一动,是不是我在卫星图上看到的其他山路也会有这样的平台出现呢?我拿出手机来把那幅图调出来看去,又选择了一条距我最近的路,就顺着山爬了过去,爬了两三个小时,就见到了那条山路,我这次没在这儿等待,顺着山路一路向山上走去,又走了一个多小时,果然在这山路的尽头,也出现了一个平台,这个平台稍小些,但也有两三百平米。

    为了验证这山路是不是都一样,我又爬了几小时的山路到另外一条山路,山路尽头果然就见到了一个平台,这平台就大得多了,面积有千来平米,这样大的一个平台,居然在卫星图上看不到半点,这太奇怪了。

    我拿出手机来,再定位到我所在的位置,然后再打开实景图,非常奇怪的是,卫星图上在这块就是消失了,变成跟其他一样的一片绿色,山路就是延伸进绿色里。

    我想了想,或许这就是天一门的山门所在,为了自己的秘密,天一门就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把卫星图替换了,我们以为看的是实景图,其实在这一片的图片都是被修改过的。

    我把灵觉扫过整片的山崖,果然也是在几十米后有山路出现,只是前面这一段为什么能消失不见,到天亮时又出现,这就不是我所能了解的了,想来这千年大派,总有自己的底蕴,有些我们所不了解的手段也正常。

    我看了下时间,也近下午,也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人来这平台,我还是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藏起身来,看会不会再有像上次那么多的人来到这平台。

    到了晚上,果然又见到有人出现了,这次就连探路的都没有,直接就是大部队来人,也没什么太明显的标示让我知道这些人属于哪个门派的,人数跟上次那平台上的差不多,到了平台上,也还是一样的话也不说坐着等待。

    我知道他们在等待着天亮,我也没着急,直接闭上眼修炼自己的落圆。

    天近亮时,我看了下表,已早上七点,那些人都站了起来,这是在等石路出现。

    到七点十分左右的时候,比昨天那个平台提前了几分钟,那条石缝出现了,然后那些人也没犹豫地排着队就进了石缝内,等所有人都进去,我走了出来,稍等了几分钟,我知道这路稍片刻就将消失不见。

    我没再犹豫,一咬牙也跟着走了进去,我把灵觉放到最远,那些人已走远,灵觉都没跟得上最后的人。

    走了进来就无法可想,只能顺着这条山路一直向前了,我也不敢走快,走一段,歇一段,落圆稍消耗,我就停下修炼,始终让自己的落圆保持着最高,毕竟到了这样陌生的地方,自己的实力才是安全最大的保证。

    这里面只有一条山路一直向前,前面很窄,一米左右只能容两人并行,后面的就宽得多,跑辆车都不成问题。我走得非常小心,就算有灵觉在前面探路,也不敢让自己在这陌生的地方处于危险。

    走了差不多有四五小时,前面感觉到光线十分的明亮,我慢慢地走着,只感觉到豁然开朗,从山路里望去,出感觉是一个大大的盆地,这个盆地被四五座山围在最中间,我从山路出来时,先把灵觉放在外探查了一番,出口也没见有人。

    我走了出来再发好好打量了下这盆地,盆地很大,是被几座山围起来形成的,从出口要往下走上很长一段路才能到盆地的底部,在盆地的中间又突出一座平平的小山包,小山包上依山而建了一些房屋,房屋掩映在绿树丛荫中,山上好像还见到有小河水从山顶流到盆地里。

    这真是个世外桃源般的圣地!根本没想到天一门的山门就建在这样一个地方,这完全就是个出世高人所在的仙境。

    联想着进来时的那条山路,我深深地怀疑这天一门的山门并非他们自己建的,这样的手段已不是常人所能完成,我猜想是早已有之,然后天一门的前辈无意中进入了这里,然后得到这盆地里的传承,再经过千年的发展成了现在的第一门派。

    我一边想着,一边慢慢地向盆地下摸去,这样走了很久,也没遇上前面进来的那些人,想来那些人走得快,而我因担心暴露行藏走得极慢,这拉开了距离也是正常。

    我还是不急不缓地向盆地里走着,既然这一群人进来是来搞事的,现在事情还没发生,我没必要着急。

    从出口到盆地底极高,我就顺着崖上的石阶往下走,走了一个小时五六公里了,也还没到盆地底部,就算是斜着向下走的路程,但这高度也够吓人的。

    再走了半个多小时,终于走到了底部,这说是走到也不贴切,因为盆地底还有一条深深的峡谷,里面有河水流过,也不知道是流向哪儿的,盆地的底部应该是河底才是。

    在这底部有路在蜿蜒向前。我不敢造次,慢慢地先把灵觉延伸出极远,人亦步亦趋地向前,走了很长一段,也还是没见那些前面进来的人,现在可以确认,这些人应该都到了盆地中间那突出的小山包上了。

    再走一段,路断了出现一座桥,这桥有百来米长,是座吊索桥,宽有一米左右。我没敢一来就上桥,我先隐藏在边上把灵觉从桥上延伸到后面,查看有没人在盯着这桥,在我看来,像这样极其重要的地理位置,怎么也应该有人把守。

    但桥头没见有人在守着,或者说我灵觉能感应到的距离没有人在守着,至于远处有没人拿着望远镜看着我就不知道了。

    我不敢冒险现在就上桥,反正现在天已快黑,我再等会,天黑了再上桥,也就没什么害怕的了。

    我隐藏着运行起落圆,恢复着一路走来消耗的落圆,到晚七点多时,天就已黑尽,或者是因为在山谷盆地的原因,天黑得比外面要早。

    天黑尽我再没担心,从藏身处出来直接就上了铁索桥,我尽量地走得很轻,不让桥身晃动,虽然我敢保证在桥头没有人守卫,但我还是担心能通过桥的震动识别出有人在行走。

    百来米走得再慢也很快到了,走到桥头,只有一条路通向前,应该是通向盆地中央的山包的,我还是灵觉先行,没感觉到人了我才顺着山路向前走去,现在天黑,除非拿着红外望远镜,不然没人能发现得了我。

    晚上我就走得极快了,走了差不多两小时,灵觉终于探到了人,是两个躲在暗处向着山路查看的人,看装束应该就是我前面那拨人,这两人隐在暗处自是在探寻有没人从山路上走来。

    我稍绕了下从那两人视线不及之处绕了过去,绕过去后我更小心了,探子都见到了,那大部队肯定会在不远处隐藏着了。

    再走出二十来分钟,我就感知到了这几百人,所有人都静静地坐在一片林子里,那片林子非常的茂密,如果不是像我这样有灵觉的,想找到他们很有难度。

    我离着他们有两百来米也歇了下来,然后找了一个隐蔽之所挤了进去,调整了呼吸后,让自己变得与环境相融,不是走到我面前仔细查找,我相信就算是谢家长老这样的也不可能发现得了我。

    一直到天亮,这群人就都没有再动,很多人都在打坐练功了,有的就找个地方靠着睡觉,看这样子,似是还要在这儿呆很长时间

    果然这一呆又是天黑,到领着的接了两个电话后,这群人才全部站起来又继续赶路,我没敢把灵觉延伸到最前面领队那儿,在后面只能感觉到他们接了电话,却不知道说的是什么。

    这次是绕着走的,没往山中心走,我跟着他们一起绕圈,走了近一个小时后,又似乎停了下来,我稍感知了下,却是这群人与另外一群人汇合了,我估计现在怕有近千人了。

    这群人汇合后就地坐下休息,只是为首的十来人聚在一起商量着事,我更不敢把灵觉延伸到那群人附近听他们说什么,这些人明显就是门派的高层,对灵觉敏感那是一定的。

    两群弟子坐下后没人说话,都十分沉静,为首的人说话声音也极小,千来人居然没有点声音发出来,这门派的纪律严密性让人叹服。

    在接了一个电话后,那十多人就站了起来,两边各自对着自己的弟子一挥手,人就改了方向朝着中心走去。我看看时间,已是凌晨两点左右,现在出发往中心去,是有什么说法吗?

    我远远地辍着这群人向中间走去,他们走得不快,似是害怕遇上敌人,走一段就停下,然后再走,到凌晨五点点天将亮的时候,这群人又停下了,然后那些弟子就合衣找个地方躺下休息,有的就地打坐,这是在恢复精力了。我自然也只能跟着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