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宁中山脉

    第二天天方亮,我就开着奥迪车在城里乱转,逛了几个小时,居然没见到一个谢家或是路家的人,我想了想,又把青桐门纳入搜索的范围内,还是没见到一个两家一门的人。

    我有些后悔,应该跟着谢家的那些弟子们一起来,有他们带路,我到时只需要跟着他们走就是,现在我都不清楚他们到了哪儿,更不知道他们会去哪。

    我想了想,开着车到进夏安城的高速路口去等着,算着时间,今天他们肯定是要到的,只是我等了几个小时,也没见到谢家或者是路家的人出现,我再默默地算了下他们的时间,晚上如果不睡觉,他们早该到了夏安市,如果睡觉,差不多时间也要到夏安市了,现在还没到,那说明他们要么半路岔去其他地方了,要么就是从其他不为我知的路进了夏安市,因为就算谢家不到夏安市,路家那天朱总管跟他们电话说了是要到夏安市的。

    等不到,我就又开上车回到城里,再四处乱转,还是没在城里发现一个路家的弟子,就这样乱逛到晚上,我终于确定,他们没进入夏安市,或者,不是在夏安市区内,毕竟要改个地方,半路上一个电话就能搞定。

    既然在夏安市等不到他们,那就直接往宁中山脉去,不管是针对天一门,还是为了那个峡谷宝藏,总要到宁中山脉去的,就算到时他们不是为这两点而来,我也可以自己去宁中山里随便晃晃,难说我能找到些宝藏呢。

    宁中山脉离夏安市倒不远,开车走高速两小时再转一条旅游公路半小时即到,这儿外面开发成旅游景点,到人迹罕至的地方才是天一门的山门,至于这山门有没什么其他路可以进去,那就要靠自己寻找了。

    我开车到了景区停车场,把车停下,再进景区就只能走路或者坐景区的车。我当然不会坐景区的车,我想的就是进了景区,然后我再自己翻山越岭去寻找那峡谷。

    景区内人不多,我来时搜过关于宁中山的介绍,这座山在国内不算大,但在国内这个位置,却又是比较大的一条山脉了,而这座山闻名当然不是因为这的风景,这座山最著名的就是天一门在这儿立派超过千年了,而天一门又是国内最大的超级门派。当然,另外一个让宁中山声名显赫的原因就是传说中的峡谷宝藏了。

    我先是按照景区的介绍顺着风景点一点点走着,在走到差不多要往回走的转折点时,我四处看看没人注意我,一个闪身,就从无路的荒山往山上爬去了,落圆涌出,几个起落,就进入了宁中山脉人迹罕至的山中。

    这段山脉全部是原始森林,刚开始时还有些人活动的印迹,我再向更荒凉的地方钻了两小时,基本就再没有人活动的印迹了。

    我就认准一个方向走着,遇山爬山,遇水涉水,基本不拐弯地就钻进了山中最深处,我相信这山里最深的地方要么就是峡谷宝藏所在地,要么就是天一门山门。

    再爬了一段山,天就黑了,我有灵觉,也不在意看得见看不见,还是一直地翻山越岭,到半夜十二点的时候,我才找了个山洞在里面合衣睡了一晚。

    第二天我拿出手机定位了下,我已进入了宁中山的最中心,我再用卫星图把四周看了下,在卫星图上,感觉像是有几条疑似的小路辐射进入一座山内,四五条小路都指向同一座大山中,而这座山在卫星图上却是没有一点异样,这就是异常了。

    我没一点犹豫就直奔那座山峰翻去,卫星图上看着很近,但我直走到下午才到了那座山,我找到那几条小路中的一条,仔细查看了一这些道路,应该近段时间也还有人在上面走过,而且人数还不少。

    找到了那就要选择是往山上走还是下山了。

    我也不着急,也就选择了最笨的方式,守株待兔,我相信这条小路上会有人从上面走过,而能走在这地方的,最有可能的就是门派人士。

    我在离小路一百多米远的地方找了个隐蔽地方坐下,把灵觉若隐若现地放在小路上,只要有人经过,我就能感知到,就算有高手来到,灵觉一触即溃,只这样一下,最多是疑神疑鬼,也不会探知到我的位置。

    我也不着急,一边修炼着一边坐等人来,这样两不误,也不会枯燥。

    这样一修炼就到了晚上九点多,灵觉忽然感觉到有人过来了,我忙一收功,把灵觉稍稍地放得更近了些,对过来的人感知更清楚了。

    这人往山路上走得小心翼翼,衣服倒也平常,看不出是哪个门派的,但这半夜三更,在这样的山路上,一路走一路的查看,这都不应该是山民进山。

    这人对我的灵觉没一点反应,只会是一个普通弟子,或许就是哪个门派的探子。

    这人再向上走一段,就没再走,这时我已人隐匿处走了出来,远远地跟着他,到他停下来时我也跟着停了下来。那人躲在山路边石头后,就露出个头望向山上,再等了一会,见他拿出一个小型的对讲机来,对着对讲机说道:“没发现天一门弟子,安全!”

    听他这一说,那他应该就不是天一门的人了,只是也看不出是谢家路家,还是青桐门的。

    这人用对讲机报完,人稍停了下就又向山上慢慢摸去,现在更肯定这就是哪个门派的探子,只是不知道他报完后,后面是不是跟着就是自己门派的人来了。

    我想了想,还是跟着这个门派的探子向前走去,离他有一百多米,我也不担心他会发现我。

    这人再偷偷摸摸地向前走了两三小时,就没再走,这一停就没再走,而且看他那样,离开了山路寻找到一个隐蔽的地方,看来是打算在这儿过夜了,我感觉了下他所停下的地方,是个稍大的平台,方圆有五六百平方,一边是一面高高的山崖,山路到了这就断了。

    既然他不走,我也就在他身后停了下来,也学着他隐藏了起来,那人拿出对讲机来说了声安全就挂了躲起来,我有些拿不准,这人到了这儿是要干嘛,是不是要等在这儿与自己同伴汇合。

    到半夜三点多的时候,我感知到山路上走来了很多人,人数之多让我吓了一跳,我都不敢把灵觉探得更远,就担心里面会不会有一起超级高手在,这么多人如果发现我,我往哪儿跑都不知道。

    我没敢动,就躲在远处,把灵觉放在我前面四五十米,不敢放得太远,只求有人来时我能先行发觉。

    一晚上我都感觉到这些人在陆陆续续地上到平台,我估计了下,怕是有五六百人之多,如果是去到那平台上,这平台上怕都要站满了。

    我咬咬牙,把灵觉放到了那平台上。这一探查,果然与我所猜想的差不多,这平台上已满是人,所有人就席地而坐,把一个五六百平的平台挤得满满当当,也不知道这几百人挤到这儿来是为何。

    人数虽多,却没人说话,所有人都不发出一点声音,就安安静静地坐在地上,似是在等着什么。

    到天亮第一缕阳光照到平台的时候,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同时都看向那片悬崖,我也顾不得会暴露自己,把灵觉放到了平台上,我感觉到这平台上马上就会发生什么事。

    果然在早上七点十五分左右的时候,那悬崖好像有了些变化,我感知去,却见那悬崖上居然出现了一条一米多宽的石缝,中间居然有一条路向内延伸。这条路这条石缝什么时候出现的我都没一点觉查。

    那条路出现后,那些平台上的人就排成一列走了进去,速度走得不慢,片刻这平台上就没了一人,就连昨天在前面探路的那个探子也跟着走了进去。

    最后一个走完,我等了十来分钟,才走了出来来到那平台上,我灵觉向石缝里延伸了一段,感觉到这应该是人工开凿出来的,只是刚才没有出现,为什么等到太阳出来才能出现这样一条路,这些人又为什么会知道,这就不是我所能明白的了。

    站在那石缝前我在犹豫要不要跟着进去,我灵觉现在探去,却根本不知道后面是什么情况,就这样冲进去,很可能真会遇上什么意外。

    我这在犹豫着,只过了几分钟,这条石缝居然就慢慢消失不见了,我刚开始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我揉揉眼再好好看去,这真的是消失了,我眼睁睁地看着这条石缝在眼前消失不见。

    我走上去用手摸了摸刚才石缝出现的位置,就是一片悬崖和石头,我用灵觉延伸到悬崖后,结果到了四五十米后,才出现了石路的影子,只是前面这消失的一段却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但只要能感知到石路,那就没问题,石缝如果再不出现,我挖也能挖到里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