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峡谷宝藏

    我点点头也没再说什么,我主要是以武力为主,这些经营或者是怎么收拾残局让事业上正轨,这些江氏兄妹更擅长。其实金安市已用不着我了。

    我问道:“楼下有车吗?”

    她拿出一把车钥匙递给我说道:“地下车场里,我刚买的。”

    我也没客气,拿过来随便收拾了下,就坐上电梯来到地下车场,找到江乐琪买的奥迪,开上就直奔江城而去。

    我在车上想着,是什么事能让谢家和路家都这样重视,宁愿放弃金安市的局面也要义无反顾地去做,但不管我怎么想也想不出来。

    几个小时开到江城,已是晚上九点多。我开上车缓缓地往谢家楼而去,到了谢家楼我不敢用灵觉往上延伸,现在这时候,谁知道谢家会有什么人在上面。

    转了一圈,只见到谢家的弟子忙忙碌碌地进出,每个人脸上都没有笑容,有种紧张的情绪在他们的神色里,前面如果只是猜测,现在我是真知道,有事情要发生了。

    我开着车四处寻找着,我不知道路家在江城有没驻地,有我也不知道在哪儿,我只能是撞大运地开着车乱转,以期能看到几个路家的弟子。

    开了两三小时,居然被我遇上了几个穿着路家服饰的弟子,我远远地辍着他们,他们在进了一个酒店后直接就坐上电梯往楼上去,我灵觉跟着他们一直向上。

    这是一座四十层高的酒店,这点高度我灵觉没一点问题。

    我锁定那几个弟子,到了三十多层的时候,他们下了来,我灵觉跟着他们进去,这里还真的集中了很多的路家弟子。

    我把灵觉一层层向上延伸,这每一层都住着三十来个路家的弟子,这座楼里,就住着两三百的弟子。这一座楼里就集中了这么多的弟子,这非常少见。

    在顶楼的两层时,我灵觉速度放得极慢,就怕遇上一两个高手能感知我的灵觉,让人觉察到有我这样的人存在,不是好事。

    一层扫过,还是一些普通的弟子,稍有些不同的是这一层人数少些,每间房住的就一位弟子,这些应该是路家比较重要的弟子了。

    再向上扫过,最顶层就是套房,每间房里也还是住一个人,感觉这些人应该比之前面的又高级一些,但还是没有能对我的灵觉有感应的。

    我嘘了一口气暂时收回灵觉。这座酒楼里没有路家高层的那些长老管事,住的就是些弟子,只是不知道这些弟子能不能知道些什么信息。

    我把车停到地下车场,然后在酒店里开了一个房间住下,这次不是来闹事杀人,住进来也不怕会有人认识。

    我住进来后主要把灵觉放在最顶层的几个弟子身上,要了解情报,估计也就只有他们才能知道一些核心的内容,其他的普通弟子我时不时也扫扫,到时与顶层高级弟子所说的相互印证,那就能多了解一些信息。

    顶层的那些路家弟子都是一人一套房的,没有交流自然也就没什么信息能让我听到,我没气馁,现在他们都还没睡觉,只要没睡觉,我想总能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果然到了十一点左右的时候,一个住套房的弟子接了一个电话,他电话一响,我灵觉就延伸到了他身边听这个电话讲的是什么。

    那弟子叫电话里的为朱总管,看他听电话态度的恭敬,想来这朱总管在路家里的地位很高,那朱总管在电话里说明天让他把所有弟子带到宁中省夏安市,到了那儿再等着进一步的通知,而且不仅是江城的路家弟子,在电话里听到,似乎还有其他省和地区的路家弟子都集中去了宁中省。

    收了电话,那弟子出门找了个传令的,把刚才听到的命令一一传下去,下面的弟子听到是这命令,人都沉默了下来,每个人脸上都像谢家弟子般带上了严肃的神情。

    我听着两个弟子在窃窃私语,一个说,这次去宁中省能不能活命两说,如果能活命,那就发大了,这次这样大的事,路家给的赏赐肯定会极其的丰厚,难说连奇药门的药丸也可能赏给。

    我再听去,也没听出是什么大事,或者路家高层对于这事下了极其严密的封口令,就算是住一起的两人在闲聊时也不敢说这事。

    我再听一会也没能听出什么,也就放弃了,然后再把灵觉放到接电话的那个弟子身上,这弟子刚才还一个人,现在居然就找了个女的在床上拼命,我感觉去那女的应该是个小姐,想来也不可能从这里再得到什么信息了。

    去宁中省?这宁中省有什么吗?

    可怜我对这世办的认知,就只是当时在天极门时上网随便了解的事情,而且也只是大概的信息,哪能知道哪个省有些什么。无法可想,只能是拿出手机来再上网了解一下宁中省。

    网上对于宁中省的资料很多,但都极其普通,关于门派或者其他事情的就介绍得很少,想来这网络是被控制着的,与宁中省有关的一些事就被从网上屏蔽了。

    想了想我打了个电话给江乐琪问道:“乐琪,宁中省有些什么?”

    江乐琪明显在那边愣了一下说道:“你问宁中省干嘛?”

    我把昨天听到的事情一说,她倒也没问我怎么打听来的,她沉吟了下说道:“天一门的山门驻地就在宁中省。”

    我奇道:“天一门?我听说的大概是去拼命的,难道是路家去与天一门拼命?路家对上天一门怕是讨不了好吧?”

    江乐琪在那边笑道:“天一门是五大超级门派中最大的,路家在四个世家里也就垫底的份,他们去攻打天一门,那是嫌命长了。”

    我想想道:“会不会他们也联合了谢家一起做这事呢,毕竟谢家和路家同时撤出金安市,这也太巧了些。而且谢家如果跟路家联合了,那青桐门估计也会有份了,这两家一门去打天一门,那应该就有一拼之力了。”

    江乐琪道:“别说,这可能性还真大,三家同时出手,如果能打天一门一个冷不防,也可能在天一门身上咬一口,只是不解的是,他们为什么要去打天一门的主意呢?这明显是杀敌一万自损三千、不!自损一万的事。搞不清楚他们这样想是为何了。”

    我又问道:“天一门有什么跟其他门派不一样的地方呢?”

    江乐琪说道:“他们跟奇药门联系非常紧密,可以说奇药门出的丹药,就只有天一门能拿到手,经他们的手才能流转出来。还有就是传说天一门所在的宁中山脉里有条不知名的峡谷,里面有天大的秘密,天一门能成长为天下第一大派,据说跟这条峡谷有关,里面还有无数的宝藏等待发掘出来,会不会这次去宁中省也跟这秘密有关”

    我还真不知道,这其中还牵扯出这么多的秘辛,不管是要攻打天一门,还是去寻找峡谷宝藏,我怎么也要去一趟宁中省。

    想到这我说道:“明天我再去谢家那儿打探一下,如果谢家也是往宁中省去的话,那就说明两家是联合起来了,就算不是联合,那也是为同一事而去。”

    江乐琪答道:“对,这最好打探清楚,有备无患。”

    再闲聊了几句我挂了电话,店也没住了,出了酒店,开起车又重新来到谢家楼,在附近谢家楼的地方找了个酒店住下,我用灵觉扫了下谢家楼,那些谢家弟子基本都睡了,也没人在谈论什么,我慢慢把灵觉向最高层的扫去,果然跟路家住的酒店一样,谢家楼里也没什么特别高层的人在。

    这我就放心了,明天我可以肆无忌惮地用灵觉寻找有用的信息。

    一晚上我就在修炼中度过,到感应到谢家的弟子醒来时,我也停下了修炼,我用灵觉扫过谢家楼,果然听到最高层住的弟子在说,到宁中省该如何如何,还提到金安市被占,谢成梁失踪,他们想不明白为什么谢成梁会失踪不见。这失踪想来是江乐琪隐瞒了谢成梁死的消息所致。

    既然都是去宁中省,那我也没必要等谢家的人,我退了房后上了车,开着奥迪就奔往宁中省。

    宁中省距南天省有近两千公里,我不眠不休地开车也要花去十多小时,幸好我能边开车边修炼,而且我经常一个人修炼个十天半月的,这一个人赶十多小时的路程真是太小儿科了。

    一早出发,到晚上十点多才到了宁中的夏安市,我这速度远远把路家和谢家南天的弟子抛在了身后,他们这么多人,怎么也要到明天才能到达夏安市,

    夏安市比江城市要小一些,但也很繁华,整个宁中省都是由天一门控制的,夏安市自然也不例外地是被天一门完全控制的,我来后还在想,这谢家路家,如何在这天一门的大本营内生事。

    随便找了个酒店住下,我随便把灵觉在酒店里扫过,没发现有路家或是谢家的人。

    今天有些累,明天再去寻找谢家和路家的人,看他们来宁中省是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