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决战黑室

    我走进谢家楼,里面人进进出出,也没人管我,我坐上电梯,到了三十层附近,再上去就只能走路,谢家的当然能坐专用电梯上顶楼,这十层我就只能是走楼梯了。

    到了楼梯,果然是在三十层就锁上门把以上楼层封锁,我都没用灵觉,抽出长剑来一剑就把那些不锈钢条斩断,直接都没怎么发出声音。

    我抽出几根钢条走进去,一路把灵觉延伸,楼梯没一个人,现在这谢家楼弟子太少,电梯或有人守,这上了锁的楼梯,没人守是正常。

    直到顶楼也没遇上一个人,我走出楼梯,小心地把灵觉一点点延伸探查着每一个房间。顶层是谢家的高层人士住的,现在这儿只有一个谢成梁,不得我不小心面对。

    让我没料到的是,我把所有房间都搜了一遍,也没遇上一个人——谢成梁也不在楼里。

    我把房间一间间打开查看,谢家的弟子走得估计都比较仓促,有些房间内还留有弟子们的东西没带走,最豪华的那间套房内没有太多东西,只有一个旅行包,我用灵觉感知了下,里面有些中年人穿的衣服,我估计谢成梁就是住在这间房内。

    我收敛气息,静静地坐在房间里运行着落圆,等差不多了,又逆行落圆扩大泥丸宫,不管谢成梁今天来不来,我在这儿也不会浪费一点时间。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忽有所感,我睁开眼,天已黑尽,我听到走廊内有脚步声响起,这脚步声十分平缓,每一步的距离和轻重都一样,似是跟着某种韵律在走着般。

    脚步声其实非常轻,又是踩在地毯上的,我是因为拥有了落圆才能听到,只听这脚步声,我就知道这是个高手,而且是个很高的高手,如果这是谢成梁的脚步声,那我今天可没有把握能杀掉他。

    我把呼吸调整到最细微,只用落圆在全身流转保持着身体的机能,我不敢保证他会不会觉查到我,如果能偷袭杀了他,我不介意用卑劣的手段。

    脚步声走到门口,我呼吸都差不多停止了,我听到手拧门把的声音,然后那个人跟着走了进来,突然听到他说道:“你是谁?”

    果然,这样的高手不可能不发现有人在他的房间内,哪怕我把呼吸调整到最低,我这样的呼吸在黑暗中都能被他发现,这人太可怕了!

    我徐徐站起来,拔出背后的剑,我做这动作的时候平稳而不紧张,哪怕这人非常的厉害,到这时候,我也没有一点后路了,唯有一战!

    我用低沉的声音说道:“杀你的人。”

    黑暗中我也能感觉到他一笑道:“杀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缓缓走向他,长剑斜斜地指向地面:“只要你是谢家的人,那就是我要杀的人。”

    他似是摇了摇头说道:“头一次还是有人直言要杀我谢家的人,佩服啊佩服。真不知该说你不知死活呢还是说你不自量力。”

    房间里灯光突然大亮,是他站在门口打开了房间里的大灯。

    这是个穿着很普通的中年人,站在门口也没什么多余的动作,我却直觉地感觉到危险,从刚才他的脚步声我可以听出,他是个能很好控制内心的人,以至于能把脚步控制得一模一样,这样的人要么是最隐忍地等待着你露出破绽给你雷霆一击,要么就是突然变得狂暴把人撕成碎片。

    我倒是希望他狂暴起来,那样说明这人有些精神分裂,这样的人怎么也有弱点,我最怕的就是那种隐忍的人,这种人总是不露声色,却又杀人于无形。

    我走到离他差不多三米的地方停下,一招捧剑式,嘴里说道:“我与谢家有仇,我朋友与谢家也有仇,所以不管你是谁,只要跟谢家有关,都是我的目标。”

    他眼睛一凝,嘴角带着点笑说道:“不错,我就是谢家的人,既然与我谢家有仇,那就来吧,我谢成梁活到现在,可不是被人吓大的。”

    我轻轻一裂嘴道:“不错,你也就只能活到现在了。”

    我一剑轻轻划出,正是一招劈剑式,谢成梁也没见什么动作,身子一轻侧就让过了我这招,手亦挥出击向我剑身。

    拳风荡出,居然把我的剑击得稍稍偏了些,一招劈剑刚使到一半,就被拳风击散。

    我知道他武功高,想不到高至斯,居然靠着拳风就能把我的剑击歪,刚才那一招我用了六成的丹田气,并没用上落圆,却已是落了下风。

    我剑被击偏,我顺势就把剑撩起,用了一招撩剑式,剑尖就向着他拳头划过,凭着此剑的锋利,一剑即能斩断他的手腕。

    当然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我剑才撩起来,他已变招,还是一拳,却是击向我的剑身,这一拳后发先到,让我不得不避,如果让拳头击中剑身,我要么弃剑,要么就要身体侧歪,只要有这么点点破绽被他占了上风,我就再别想把劣势扳回来。

    我手腕一抖,使到一半的撩剑式就收了回来,变成泼剑式,剑尖洒出一片剑气,切向谢成梁的小腹部。

    他稍退一步,现脚一点地跃向侧面,还是一拳击出,又是击向我的剑身,他连出几招,都是针对我的剑身,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我却不敢被他击中,我相信他的一拳击中,那就可能让我今天葬身此地。

    我手稍一翻,顺势还是一招泼剑式,只不过他击向剑身的拳头变成了击向剑锋,我不信凭这剑的锋利,他敢用拳头来硬拼。

    果然他也一收拳,人稍向后一仰身躲过我泼出的剑雨,人向后仰,脚却向前踢出,这踢的还是我的剑身。

    这谢成梁果然不是好相与的,每次我变招,他也总能攻向我的不得不防,而且速度都极快,总是后发先至,让我不得不又半路变招。

    跟他拼了几招,我们都是离着两米左右的距离,根本没接触到一点,但其中凶险,只有我心里清楚。

    这谢成梁是我在几个世界里来遇上的武功最高的人!这是我的感觉,果然不愧是超级世家的长老,他都如此厉害,那谢家老二的谢成坤和老大的谢成乾不知道会有多厉害了。

    我再攻出一招后,人突然向后跃出,把与他的距离拉开到五米左右,他见我突然放弃进攻转而后退,也没抢攻,也收拳站定看着我。

    这谢成梁的判断十分的精准,我每次快速出剑招,他马上就能应对,不敢我变得多快,他也能快速地变招。这份眼光和对战局的把握,我虽然身经千百战,也不如他。

    想到他眼光独到,我心一动,心里不觉叫了声笨,我有灵觉,不用看也能通过灵觉来感应,而他能这样快速地反应,跟他能看到有关,我把灯一灭,在黑暗中,还有什么能比我的灵觉更有用的?

    我想到这,手把剑放了下来,灵觉去延伸到了房间的大灯处,为了让他不能觉查到我的灵觉,我嘴里还说道:“厉害啊,谢家长老果然名不虚传!难怪只派你一个人来金安市镇守家业也不怕。”嘴上说着,我灵觉来到电线处,落圆涌出一拉,电线被拉断,灯一下熄了,趁着这一下黑暗,我灵觉涌到身前两米左右,剑一刺出,人也跟着向谢成梁跃去。

    灯突然的一黑我想是谢成梁完全没有料到的,我灵觉能感觉到他刚一开始时稍一愣,然后才下意识地向后跃出,跃退的方向是门口,他估计以为是开关不小心关上了。

    我哪能让他跑到门口,虽然不是我关了开关,但我也不能让他就这样跑了,我急速地跟上,手上的剑跟着疾刺出,这次我把落圆运行到了极致,如果能看到,就会看到我的剑气直直的从剑尖冲出三米远,瞬间就抹平了我与他这一段距离。

    谢成梁哪想得到在黑暗中我还能精准地找到他的位置,并发出这样一个大招,虽然退得快,但我剑气更快,后发先至,他刚退出三米,我的剑气也跟着来到了他的腹部,剑气要临体了他总算了有反应,腰极快地向边上一扭,本来刺向腹部的剑气贴着腰就刺了过去,只是把他的衣服刺出一个洞来。

    我不给他喘息的机会,既然稍占点上风,那自然要把这上风化成胜势。

    我突然又是一跃向前,手上的乌剑从上往下劈去,还是把落圆运行到十二成,剑气如布匹般从头向下斩过谢成梁。

    剑气距他五六十公分时,他才感受到我这剑是如何发出的,谢成梁虽慌不乱,猛地大叫一声,双拳并拢向上猛击而出,拳风呼地喷涌而出,与期把我的剑气震散。

    他这一拳的拳力极其庞大,又是双手合并发出,力量更是澎渤,不过我用的是剑,他以拳力来震散剑气,先天就有不足,虽然把我的剑气震散了一些,但力量的交锋还是让他身形晃了几晃。

    我这一剑发出,落圆也稍有不足,我急忙逆行丹田气,把存储着的丹田气转化成落圆,这一下逆行速度极快,而且我用的又极多,差点没把我撑成脑溢血,我头猛地一痛,刺痛感差点让我叫出声来,也幸好我把头部经脉练得极坚韧,虽然痛,效果却是极好,刚刚消耗极大的落圆很快就又补充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