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玉盒宝物

    再打开最后一个,里面放着的东西就像段树枝,我拿起来闻闻,有股清香泌人心脾,我只闻这么一下,头脑即完全清醒,这真是好东西,不过却搞不明白这是什么。

    这时候我觉得自己真的是孤陋寡闻之极,既然这世界有这么多好东西,以前是不知道,现在既然知道了,那我要好好的上网去了解下才行。

    我上了楼找了个背包把那四个玉盒装上,然后再回来地下室看了看,除了黄金,就是些古董,还有一些股票或者是债券类的东西,我走过去看那堆放在架上的古董,就是些瓶瓶罐罐,我加上居然平放着一把看似剑的东西,我拿起来看看,果然是一把乌黑的剑鞘,剑柄是玉的,我抽出长剑,才抽出尺许,就感觉到手上的寒毛都竖了起来,等把剑全抽出来,这剑寒气逼人,剑是完全乌黑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我拿起来感觉了下,剑却是极轻,我拿起剑走到钢门前,顺手对着钢门一刺,声音都没响起,也没感觉到多少阻力,剑就穿过了钢门三十来公分。

    没想到在这地下室里不仅得到了些不知道什么的药材,还得到了这么一柄锋利无比的长剑,这次灭了正义道真的太值了。

    果然杀人劫货才能够快速致富。邓家父子的武功是以拳为主,这长剑估计收来就放在这地下室没用,现在居然便宜我了。

    其他东西我就没看在眼里了,出来后我先把正义道的前太上掌门拖出来放到院子里,然后打了个电话给江乐琪,让他开着车来这儿搜刮邓家的财富。

    不一会江乐琪和江乐天开着车就来了,随车而来的是一辆卡车和十来个弟子,我们先把太上掌门搬上车,然后再去地下室把那些黄金古董一扫而空,股票那些也没放过,回去江乐琪自是会鉴别哪些能用哪些无用,等装满了卡车,把邓家公寓的门一关回落日集团了。

    车上江乐琪上上下下看了我半天说道:“没想到你居然把正义道的太上掌门击杀了,要知道,他可是能排在天下前五十名的,看来你这突破真不是一星半点。这下我对收拾谢家和青桐门更有信心了。”

    我笑道:“我其实也就是攻其不备,或者他也太托大了些,以为在金安市里没人能动摇他,所以被我攻了个冷不防。”

    江乐琪往车后望了望说道:“这正义道果然不愧在金安市盘据百年的门派,这一车黄金古董,还有正义广场里的那些财富,比之我们天极门还要好太多了。果然有金矿就是不一样啊。”

    我没有说我拿到的玉盒,在我看来这些玉盒的价值怕是比这几车黄金还要高上太多,现在车上有其他人,到驻地后再让江乐琪帮我看看这些玉盒都是些什么宝物。

    这世上现在惟一能让我相信的也就江乐琪一人了。

    车很快就开到落日大厦,弟子们跳下车,又招呼来一些弟子,几下把车上的黄金都搬进了秘库内。

    黄金古董入了库,自不用我去操心,地盘也有弟子去占领打理,我向江乐琪使了个眼色,她跟着我坐上电梯就上了顶层我的住处。

    我把四个玉盒都拿出来说道:“这是我在邓家的宝库里搜罗到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你看看,能不能认出这些东西是什么有什么作用。”

    她打开一个盒子,是那棵干枯的草,她一见即大叫:“这是夏枯草啊!”

    我莫明其妙,夏枯草?。这种草药我知道啊,在我那世的地球夏枯草是非常常用的清凉草药,我喝过的很多广式凉茶里都带得有夏枯草,这样常用的草药至于要用一个玉盒来保存?

    我有些郁闷地问道:“这夏枯草有什么作用?”

    她说道:“这太有用了,如果你练功的时候用这东西,根本不用担心什么走火入魔,可以说是很多超级大门派必备啊。这草药太珍贵了。”

    我问道:“这夏枯草很珍贵?”

    她点点头道:“是啊,主要是太过稀少。我以前也只是听说过没见过,这次总算见到了。”

    我叹了口气,我那世时的大路货,到了这世界,却变成极其珍贵的草药了。这物果然是以稀为贵。

    她把那玉盒盖上放一边,然后又拿起一个打开,这盒里装的是那个玉瓶,她拿起来摇了摇,也看不出是什么,瓶口又封着蜡丸,她犹豫了很久也没打开,估计也是跟我想像的一样,这样的东西,弄不明白还是不要随便打开的好。

    “我觉得这里面应该是什么玉液之类的,我听闻一种能增加功力的液体叫‘琼玉液’,是从玉石里提炼出来的,只能用玉瓶保存,存放不当,很容易就挥发了。不知道是不是这种东西。”她犹豫地说道。

    我接过来看了下说道:“随便了,如果哪天觉得没用了,就拿出来用掉,反正我们也是白得来的。”

    江乐琪摇摇头道:“这些宝物不是这样用的。”

    她把玉瓶放到玉盒里盖上,又拿起另外一个盒子,里面是好截像是枯枝的东西,她看了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她也像我般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说道:“搞不清楚这是什么,像是什么提神醒脑的宝物,光闻这味道都让人精神振奋,就是不知道是什么了。”

    不知道我也没在意,以后再慢慢上网或是找人问即是。

    她拿起最后一个玉盒打开,里面是那颗药丸,她把玉盒拿起来在近处观察了下说道:“这药跟我给你的那药丸一样,也是增加境界功力的,不知道你现在服了还有用没用。”

    我看过这药丸,感觉就是跟我服过的一样,我主要想了解的就是其他三样东西,她却也只认识夏枯草这种草药。

    我把那颗药丸递给她说道:“这药丸你收着吧,到时如果有值得培养的弟子就送给他增强他的实力,在我身上估计用处不大了。”

    她也没客气,接过后说道:“我会留意有没合适的弟子。”

    我点点头,这事就没再说。

    我又问道:“下一步是不是就要把谢家在金安城的势力赶出去?”

    她想了想说道:“我觉得就应该打铁趁热,趁着现在谢家还来不及从江城和京城找人来,趁着弟子们战意高涨,就先把谢家拔了,反正不管如何,统一金安市就必须要把他们赶走。”

    我也觉得就应该如此,毕竟谢家是个超级世家,现在是他们暂时顾不到金安市这块,如果等他们反应过来从其他地方招集人来,那对于我们的统一是个麻烦事。

    我稍想了下就说道:“那让刚才进攻正义道的弟子们休息十二小时,十二小时后我们出发去消灭谢家。”

    她也没罗嗦,站起来说道:“那你也休息吧,我去传命令。”

    我点点头,我也需要好好休息调养一下,刚才虽然一直是我在占着上风,但消耗却是极大,十二小时估计才能完全恢复。

    我钻进冰柜,运行起落圆,现在真的是要争分夺秒才行。

    到有人敲门时,我突然醒来,看看表,居然差不多就十二个小时了,想来是江乐琪来叫我去讨伐谢家。

    门外果然是江乐琪,她一见我即说道:“刚才得到消息,四五小时前,谢家大部份弟子刚才撤出了金安市,只留下一个长老在金安市处理后续事宜。”

    我一愣,这才说要进攻谢家,他们居然就先跑了,难道是得到我们要进攻他们的消息?就算知道按照他们世家的风范也不可能就逃啊,难道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

    我问道:“那现在在金安市谢家留下的这个长老是谁?”

    江乐琪道:“这长老是刚从江城来的,之前金安市就没长老,这长老是谢家老四,谢成梁,其他的就是一些不算核心的弟子,看他们的样子,就是让谢成梁在这儿坐镇,其他的人抽调去其他地方做什么事去了。”

    我沉吟了半晌说道:“既然是这种情况,那我们的计划也要改变,你去招呼弟子们,他们去各处谢家的产业蹲守着,我独自去杀谢成梁,杀了谢成梁,弟子们马上就去争夺谢家的产业,如果杀不了,那只能暂缓夺产。”

    江乐琪犹豫了下说道:“江湖上传闻谢成梁比你杀的邓家太上掌门武功还要高上不少,你去杀他的时候要小心。”

    我轻拍了下她的肩膀说道:“没事,打不赢我跑是没问题的。谢家与你有大仇,也与我有矛盾,既然有机会杀掉谢家的高层人士,我自然不会放弃。”

    江乐琪靠在我肩膀上一会,嘴在我耳边轻轻说道:“那你小心。我去通知弟子们。”

    等江乐琪出去后,我把那把乌黑的剑往背上一背,深吸了一口气,出门往谢家所在的花城区奔去。

    谢家在花城区有栋四十层的高楼,名称也叫做谢家楼,我到了大楼下,果然有些冷清了,我把灵觉向上延伸去,一般来说谢家的弟子都是住在高层的,上面也没几个人,我没敢把灵觉延伸到最顶层处,那儿是谢家高层住的地方,怕到时谢成梁有所觉查。

    我只需要到顶层找到谢成梁,然后与他拼杀一番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