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拳力剑气

    太极剑阵又一变,六十四人变成了两个圆,前一圆齐攻一剑,然后又疾退而出,后一个又一跨步疾刺一剑,如此反复,进可攻退可守,百来人只几个来回就死了大半,再来两回合,其他弟子再不敢犹豫,所有残余的人往地上一跪,放弃了抵抗。【本章节首发--小说网,请记住网址()】

    鲁自功这时走到我身边,我看他身臂上受了点小伤,问题不是很大,说道:“鲁师傅,赶紧抓紧时间打扫战场,然后去占据地盘,我现在去正义道的驻地寻找邓长明的父亲,斩草要除根。”

    鲁自功急忙应是,我没再管这广场上的事,按照之前提供的情报,我急速向着邓长明的公寓奔去。

    邓家的公寓离正义广场有五公里左右,我这急速奔去,速度比之开车还快,我担心的是邓家的太上掌门听到风声逃跑的话,那未来落日集团的麻烦会比较大。/

    这狂奔的的路程中,居然看到了刚才逃命的两个金衣人也在向着这方向跑去,想来他们逃出来后也想着找太上掌门报讯,只不过他们的速度比之我差了太多,现在离邓家公寓还有一公里不到,我却已追上了他们。

    两人本来一门心思地在狂奔的,不经意回头,居然看到我已离他们不足十米,大惊下两人下意识地就分散而逃,我拨出剑来,急速几个起落,离我最近的那个也不过两米左右,我剑一疾刺,剑气迸发,一下穿过他的胸膛,那人一头向前栽倒死得不能再死了。

    我回头看向另外一个,离我已超过二十米,我灵觉急速延伸锁定他,手一挥,长剑从手里飞出,二十米的距离瞬息即至,长剑从金衣人的后背穿过,把人带得向前疾飞了几米,才扑地倒地死去。

    我跃过去从背后把剑拨出,一转身又向着邓家公寓急奔而去。

    要近公寓时,我把灵觉向邓家公寓随便一扫,当我的灵觉扫到公寓大堂时,坐在客厅沙发上的一个中年人本来闭着的眼猛地睁开望向我这方向,人也缓缓地站了起来。

    邓家公寓是座别墅式的公寓,面积不算太大,却也不小,外面是个院子,这个中年人站起身后即缓缓走到院子里站定,眼神定定地望向我这方向。【】

    我知道这人定然是邓长明的父亲,正义道的太上掌门,果然是这世界有数的高手,我灵觉才到公寓,他就能感觉到我的灵觉延伸。

    这一公里的距离对于我来说只是分分钟的事情,到了公寓边,落圆从脚底狂涌而出,我向上一跃,从公寓的围墙跃了进去,在空中,我即长剑如月光洒出,一招泼剑式攻向站在院子里的那个中年人。

    那中年人本来是以逸待劳等着我跳进去的时候就向我进攻,我这一才跃到空中,长剑即如水般泼向他,他大惊后退,速度也不慢,双手还交叉成拳护在胸前,虽是后退,却也是随时反攻的姿势。

    我哪给他再有机会反攻,这一剑泼出,人还没落地,我又是一个刺剑,落圆不要命地从剑尖涌出,剑气直接迸出近四米,疾刺向已要退到门口的太上掌门。

    剑气无形无色,但他却感觉到了,我见他脸色一变,脚在地上一跺,人就向边上侧飞而出,只是这速度还是稍慢了点,我剑气本来是刺向他左胸的,他这一让就刺到了左肩上,鲜血横飞,只一下,那太上掌门就已受伤。

    我不依不饶,这一剑刺出,击中他右肩,长剑又反划出去,还是一片的剑气向着他腹部切去。

    他刚才落地,还没来得及去感受下伤势,我的剑气又已临体,他脸色又一变,这次他没再躲避,右拳直伸,左腿在地上重重一跺,大吼出一声,不退反进,以拳力攻向我的剑气。

    他这一拳我看他已是拼尽全力,再加上一跺之力,我的剑气居然被他一拳轰散,我只感觉到头脑稍一晕,这是有点力拼脱力了,我急忙一逆行落圆,丹田气反补向泥丸宫,瞬间这眩晕即消失不见。

    我不等他再发出一拳,又是一步上前,还是一招刺剑式直刺他,这一步跨上我们两的距离已不足两米,这剑气喷出,马上就攻到了他身体附近。

    他稍一侧身,刚才那一拳虽然击散了我的剑气,但也让他力量暂时耗尽,见我又马上能发出剑气,他已来不及再发出拳力,只能侧身让开要害部位,我剑气急急刺过他的左腰,带起一片血肉和衣服,我这一剑又让他见了红。

    我当然不会让他有喘息的机会,丹田气快速地补充向落圆,我直刺去的那剑就没收回,人向前一步跨出,手腕再一抖,一个反手剑又划向他的腹部,这一招稍有些仓促,剑气不足一米,但我们俩这时距离已在两米以内,加上我那一跨步,这一剑如果落实了,直接就能给他武膛破肚。

    他哪能料到我出剑的速度居然能这样快,一剑随着一剑根本没有点空隙,他一拳后现在稍恢复了些力量,但也不敢再向刚才那样再用拳力轰散我的剑气,只能是右脚点地,人向后飘出了一米多,堪堪地躲过我这一反手剑式。

    我反手剑式使出后,又向前一步跨出,手腕一转,长剑挽出一个剑花,剑尖又指向他,剑尖刚对上他,我灵觉锁定他,长剑脱手就向他飞去,这么近的距离,这么快的出手,我不相信他还能躲过我这一飞剑。

    他果然没想到我的长剑就这样脱手向他飞出,避无可避,他只能顺手向边上一拉,正好在公寓门口有个鞋架,他拉过来刚挡住了要害,长剑穿过鞋架的木板,还是钉在了他身上,只是有这一阻挡,剑尖只刺入他身体半寸,没有伤到内腑。

    还没等他把鞋架放下,我落圆在右脚涌出,我一个飞跃,左脚顺势踢到剑柄上,只一脚,剑就直没至柄,他嘴里突然喷出一口血,人却没有倒下,眼睛望着我似是不相信眼前的情形,从我跃进墙内开始,我一直在进攻,他没来得及对我攻出一招,就被我诛杀当场。

    我等了一会,他眼神黯去,应该是死了,但人却没有倒下,我走过去,却是我把他连着鞋架一起钉在了门框上。

    我长出了一口气,我这次出手是从跃进围墙开始就不断地强攻,这强攻也让我落圆无以为继,出现了很久没有出现的眩晕现象,也幸好我又能以丹田气逆行反补落圆,这才缓减了落圆的消耗。

    我推开门走进去,既然都来到了这儿,能打劫一下贴补家用也是好的。

    说是公寓,其实是座别墅,面积也就五六百平方左右,房间有个十来间,我灵觉扫过,就找到了一个地下室,这地下室从地板进入,有隐藏的门,而这地下室全部是用钢板铸就,门是密码加机械的门。我扫进去,里面有大量的黄金和钞票,还有些玉盒,我扫过玉盒,居然我的灵觉不能进入玉盒内,看来这些玉盒有古怪。

    既然知道有古怪,我更不能放弃了。

    我望向那钢门,钢板有七八公分厚,这厚度我用剑劈的话有些难度,毕竟我的长剑只是普通的钢剑,想了想,我还是拨出了剑走向地下室所在的房间。

    地板是伸缩的,不注意根本看不出来这地板下有乾坤,我灵觉找到开关,一摁下地板向内翻去,露出一个台阶向下,我走下十多级台阶,就到了地下室的钢门前。

    我先找到联网的报警器,用灵觉扯断了电线让它失去作用,然后我试着用长剑一剑刺出,倒是能刺穿这七八公分的钢门,但想向下把钢门划开,就有些力有未逮了。

    把灵觉延伸到钢门的控制中枢,找到那密码控制的的电脑,电脑就隐藏在房间的墙壁内,我实在不知道如何破解这个密码,干脆用灵觉把电脑的电源扯断,等备用电池亮起,我又把电池弄短路了让电脑失去作用。

    机械密码那就简单了些,我灵觉控制着,然后不住扭动保险钮,等到缺口都对上时,我轻轻一扭,搭的一声,机械控制保险就打开了,我握上把手试着一推,居然就把门推开了。

    我不禁笑了,想不到这么容易就把这地下室打开了,那电脑控制的密码我扯断电源就失去了作用,机械密码那对于有灵觉我来说更不是问题了。

    我走进去,先拿起那几个玉盒。

    这地下室里玉盒有四个,我打开一个看去,跟我想像的一样,果然是颗药丸,我闻了下,跟江氏兄妹给我的好像差别不大。

    我又拿起另外一个盒子打开,里面居然是一根干枯的草,我拿起来看了半天,也没看出这根草有啥特别的,但能用玉盒装着放在这保险库内,想来也不简单。

    我再打开一个,这玉盒里放着小小的一个玉瓶,我拿起来摇了摇,好像里面有少许的液体,那玉瓶上用蜡封住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我很想把玉瓶打开看看是什么东西,想想,这样严密地封起来必然有他的原因,我冒然打开,难说会有什么意外。【本章节首发..小说网,请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