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逆行丹田

    我想了想,打了电话问江乐琪,这段时间有没什么事发生。江乐琪说万安区现在已完全被落日集团控制,在我修炼的这些天,两个太极剑阵出去四处扫荡,把其他大大小小的门派全部收入囊中,万安区现在只有一个声音了。她还让我不要担心,好好地修炼自己的。

    我挂了电话,想再继续修炼,但感觉按这速度修炼,想再寸进就是难上加难了,我如果想要快速提升落圆,现在没有更好办法的情况下,似乎只有逆行丹田气一途了。

    我把那日逆运的情况在脑里好好过了一遍,这逆行的危险性还是极大,但效果却是极好,上次我没死,但却就让我落圆一路突破,只是却也被人当成了死人弄进了太平间。

    犹豫了很久,我还是一咬牙,拼了,这次因为有经验,不会像上次那样的冲动,一下就把脑部伤到了,如果再准备充分些,应该能熬过去。

    我先打了个电话给江乐琪,让她这几天切记不要来我房间,我怕我变成死人样吓到她,然后又好好检查了下冰柜的电源,实在担心当我真脑冲血的时候,冰柜至少能保证我身体不会坏。

    等一切弄好,我一咬牙,躺在冰柜里,双手环抱,慢慢调动出丹田气,一下不敢调动太多,只是细细的一点逆行向上,经大椎往百会而去。

    当丹田气经过大椎时,我就感觉到“特”地一声,像是有什么冲破了,只感觉那儿一阵剧痛,幸好这点剧痛我还能承受着,我稍停下,把丹田气收了回来,等大椎的疼痛稍减,我才又慢慢再调动了一细细一点丹田气逆行而上,这次过大椎时稍好,虽然还是有点疼痛,这点痛我却已能承受。

    我又慢慢的把丹田气向上冲,这次更慢更细,我能感觉到如蜗牛爬般向上,我也不敢太快,上次就是我一下冲过百会,马上就使我脑溢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丹田气终于逆冲到了百会,我能感觉到就像是一根针从我头顶穿过,这剧痛让我完全失聪失明,两股热热的血从鼻腔流出。就这样慢慢地冲到百会,还是受了伤,只是这次受的伤,我还能承受,没有让我一下失去知觉。

    我收回丹田气,运行走落圆,把那点疼痛和溢出的血下行带往全身,好半天才感觉到那针刺的疼痛感才淡了。

    我喘了口气,还好,这次只是轻轻的触动了一下,却还能承受得住。

    我又再次运行起丹田气,冲过大椎时疼痛感已小了很多,这次到百会的时间比上次要快上不少,我又再次冲动了一下,只听到脑子里又是“得”的一声,似又有什么被冲破了,我又是失明失聪,这次连嘴里也喷出了血,但我的神智还是清醒的。

    我急速收回,终于是又渡过了一关,百会已被我冲破,我还清醒着没有事。

    现在要再入下入千叶,还是只能像刚才那样一点点地来,一点也不敢着急。

    又吐了两口血后,我才把千叶冲破,然后再是印堂、人中、咽喉、一直到膻中,再下去回到丹田,总算,这一圈逆行终于完成了,虽然只是细得不能再细的一条。

    我擦去口鼻的血渍,长长地嘘了一口气,这逆行的路真的是千辛万苦。

    只要打通了,那就算再细,也是通的,我再又重新逆行向上,这次丹田气稍稍的粗了一点,过几个穴道的时候,有些许的刺痛,又让我吐了点血出来,幸好都是在能承受的范围内,一圈下来,我心又定了些。

    我就这样慢慢地加粗丹田气运行,然后再加快速度,如此的反复,直到快速通过时也没有一点痛苦,我知道这次冒险成功了。

    等丹田气全部能通过后,我松了口气,没再运行,我估计现在我脑部的容量已变化太多,运行起落圆来那肯定比前面要快上四五倍。

    我先没就马上运行落圆,我先把身体洗了个干净,主要是脸上身上的血迹看着太吓人,又补了水和食物,等身体精神都调整到最佳的时候,我才重新躺入冰柜里。

    这次一运行起落圆,果然就完全不一样的感觉,落圆的速度快了四倍还不止,我只感觉到落圆的境界在不断地提升,然后到一个瓶颈时,我又逆行丹田气,再又运行落圆,等丹田气消耗一空时,我又下行落圆补充丹田,如此反反复复,我都不知道我这样重复过了多久,直到突然脑子里一空,哗地一下,落圆完全腾空出来,然后再继续快速地补充,又是如此地重复,直到我感觉到脑里有什么阻隔完全消失,我再内视了下我的境界,我已突破了第八层进入第九层。

    我把灵觉放出,第九层远远超过了第八层,落圆顺着灵觉也能延伸到两百多米,用灵觉杀人的距离又远了不少。

    我再又把落圆转化成丹田气,丹田气存储下来的容量比之前大了十倍还不止,我松了口气,现在太极剑加上这宏大的丹田气量,对上谢成坤我也有一战之力了。

    我看了下表,我这一次用功居然超过了两星期,却没感觉到一点饿和渴,果然是修炼起来无岁月啊。

    我收功站起来,洗完澡换完衣服,我才打个电话给江乐琪。

    电话一打通,她在电话里就叫了出来:“你修炼完了?有没突破?”

    我笑道:“突破了些……如果有空来见见,我想了解下近况。”

    只一会,江乐琪就来到了我屋里,她坐下就抱住我:“你这次修炼的时间这么长,我都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幸好我还能稳得住,没去打扰你。我看看你……”

    她围着我看了一圈,啧啧了两下才说道:“怎么感觉你气质完全变了呢?难道说武功突破还能影响人的气质?”

    我当然知道会影响,以前我落圆突破了,微笑就能迷住不少人,现在已达到第九层,气质自然又升华了许多。

    我问道:“近来情况如何?”

    她说道:“这两天正义道跑来我们万安区挑衅了几次,都被我们赶跑了,我们没什么伤亡。我们因为想着你还在修炼,也就非常克制地没杀上门去,其他谢家和路家都没有什么动作,估计他们根本看不起我们,所以随便我们弄。”

    我听她这样说笑了:“我就怕的是三家先联合起来把我们赶尽杀绝了,既然他们觉得我们不足为道,那就等我们发展了再一棍子把他们打死。”

    江乐琪也笑道:“我们在这段时间又招募了几十个弟子,由鲁师傅他们在训练着,再三五个月,我们又有一整个的太极剑了,两个整套的太极剑我想可以横扫整个南天省了。”

    我叹了口气:“我们还是高端战力太少啊。鲁师傅他们虽然已有提升,但对比其他世家门派,那还是差太远,只能通过剑阵来弥补。”

    江乐琪笑吟吟地看着我:“我们集团最高端的战力就是你了,就是不知道你现在达到一个什么样的境界呢?”

    我沉吟了下道:“现在我估计能与谢成坤有一拼之力,至于能不能战胜,不好说。”

    江乐琪眼睛一亮:“居然能跟谢家第二号人物一拼之力?那也不得了啊!谢成坤可是这天下前三十的高手,现在你也是前三十位的高手了。”

    我笑道:“这还真多亏了你兄妹的那两颗药丸,唔,那天我没有走火入魔也是因祸得福,没你们的相助,我也不能突破。”

    她笑了下道:“吉人自有天相,当然会没事的。”

    我站起身来,对她说道:“我们去招集人手,我出关了,现在开始统一金安市!我们就从正义道开刀!”

    江乐琪大喜,拿出电话来不住地打着,我们出了屋下到练武场,一般我们招集人手,都会是在那里开大会。

    不一会,所有的弟子都来到了练开场内,连那些我从没见到的新弟子也来了,他们都好奇地看着我,他们练了太极剑,自然是知道这剑法的厉害,所以这样看着我这传授人自然正常。

    鲁自功他们看到我,都跑过来跟向我问长道短,我这次修炼时间用得太长,站在他们的角度来说,我是整个集团的核心,谁都可以失去,就是不能失去我。

    江乐天要在双子楼那儿守着,这次就没来了。

    等人都集合完毕,我说道:“这两天我闭关时,听说正义道与我们集团有一些摩擦,我知道那时大家是在担心着我这儿,现在没事了,我也已突破到一个更高的境界,那今天,我们就要把正义道踩在脚下,成为金安市里最大的门派!”

    弟子们轰地一声都叫了出来,我望去精神都极其振奋,从学会剑阵后,他们就知道我们的目标是要统一金安市,前面只是收拾了一些不算太大的门派,对上正义道这样的门派,才是真正打响统一金安市的第一枪。

    我等他们稍安静下来才说道:“现在大家去准备准备,,今天晚上九时出征,新弟子不用去,你们好好练习,下次出征时,你们将与我们并肩作战!”

    众弟子轰然应诺,我也不多话,手一挥,大家就各自散去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