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走火入魔

    我试着运行了下落圆,境界倒是没涨,只是我感觉比之前顺畅多了。我心里一喜,急忙躺到冰柜里,运行起第八层的心法,一会就沉静在了无我的境地。

    当我听到敲门声的时候,我收了功,我感觉了下,居然这一次练功就把我的境界提升到了第八层的中期这样一个阶段,我爬出冰柜看看时间,上次吃药到现在,居然过了一星期,我却只感觉到一瞬间而已。

    我开了门,外面是江乐琪,她见我开门,我明显感觉到她心里不由得一松:“柳师傅,你练功一练七八天,一直没出来,我们很担心,怕你有什么意外,所以我不得不敲门了。”

    我笑道:“我没事,练功练得太投入了,谢谢你们的那药丸,很管用,我又有了点突破。”

    江乐琪一喜:“那突破了多少?比之谢家的长老如何?”

    我摇摇头:“我练的武功很奇怪,提升很难,能快速提升这么点,我已知足了。而且我只是吃了一粒药丸,如果再吃一粒,我相信再给我一两年时间,谢成坤就不会是我对手了。不然按原来的速度,我要花三四年时间才行。”

    江乐琪笑道:“那看来这些药丸还是真管用,那我们更要加快把金安市这儿的事理顺,然后去那个药材基地寻找天材地宝。”

    我点点头,之前我比较怀疑这些药丸的效果,这一粒吃下,我就增长了不少,如果还有更好的药材,像小说里描述的什么千年山参,万年雪莲那样的,难说我很快就能突破了。

    我问道:“集团里这两天没什么事吧?”

    “这两天就是收拢前段时间打下的地盘,巩固这一些,然后又再收了一些弟子,其他倒是没什么,其他各区的门派也还没什么反应,我们倒是没有放松,一直在紧盯着那些门派。”

    我又问道:“下一步有什么计划没有?”

    江乐琪道:“巩固好这新地盘后,我们打算下一步就是去收拢其他的小门派,等再整个万安区都控制住后,后面再争夺其他区。”

    这是既定的计划,如果谢家不在这时候强力消灭我们的话,按这剑阵的威力,金安市不可能有我们的敌手。

    我总是感觉时间不够,就想放下金安市的一切去寻找那药材基地,快速提高我的境界。

    江乐琪似是能看出我的想法,她说道:“你不用着急,等我们在金安市站稳了脚,门派壮大了,想找这些药丸和提升的天材地宝,这就要容易得多,到时有钱了,我们就算不去寻找,也会有人拿着这些东西来找我们。”

    我奇道:“会有人上门推销这些东西?”

    江乐琪笑道:“很多普通人掌握着这些东西的,像我们一样,普通人拿着这些东西没用,还不如用这些东西交换,改善自己的生活,我们控制金安市后,钱就不是问题了,想收集这些东西那就更容易些了,我想怎么也比去药材基地寻找要容易得多。

    我点点头说道:“好吧,如果没什么事,我要继续修炼了,如无意外,还是需要七八天时间,或者更长也说不定,如果不是非常有必要,就不要来打扰我了。”

    江乐琪告辞离开,我先在屋里弄了点食物吃了,又准备了不少的水,才继续把另外一颗药丸服了下去。

    这一颗吃下去,比之前一颗更是燥热,有了第一颗的经验,我也没在意,拿起剑就一样舞起太极剑,只是这次却不像上次那般,腹中的热气就消除了下去,反而是随着我修炼,燥热感却越来越热,我就算练再多次的剑术也没用,这热气从我腹中一直膨胀扩大,向下扩散,到达我下身,我只感觉一阵莫明的烦燥从心里涌起,心里只想着寻找一个口子,把这烦躁从下身泻泄出去。

    我下身已因这热气而坚硬,我已是过来人,在各个世界,与我相欢愉的女子太多了,我知道我这是**勃发的导致的烦躁,如果能与人相悦,这烦躁感就会完全消失。

    只是这时候去哪儿找能与我相悦的女人?

    我心里越来越烦躁,我把剑一扔,没再练剑,我脑子里就想着的是找个姑娘来剥光衣服狠狠鞭挞,哪想得起剑招是什么。

    难道这吃的是春药不成?

    我用脑子里不多的清明想着这事,应该不是啊,那药吃下去的感觉都是一样的,第一粒我吃下去时味道和后面的反应都是一模一样的,应该是同一种药丸,只是为什么我第二粒药丸吃下去,就变成像春药般让我的**勃发?

    或者这药不是这样吃的,或者这世界的练武人都知道这样的药丸该如何吃,就我这外世界的人不知道,所以才引出这样的事。

    下身硬得发痛,身体里也热得像是要爆炸般,我知道我不能再等了,必须要找个女人渲泄出去。

    我推门出来,房间外没人,应该是各忙一摊去了,我走到电梯口,摁上电梯,电梯门打开,江乐琪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我一愣说道:“柳师傅,你不是练功吗?现在你这是要去哪?”

    我两眼发红,脑里如浆糊一般,但这一问却把我问住了,对啊,我能去哪找呢?路上随便找个人强了?

    我手一拉她,用还有的一点清明快速说道:“我练功出了岔子,你现在快去帮我找几个干净的姑娘,我需要渲泄,不然我很可能要走火入魔了。”

    江乐琪被我这一拉,哎哟地叫了一声,想必是我这时候头脑不大清明下手没轻重,把她弄痛了,但当她再听到我如此一说,一下也愣住了。

    我越来越难受,嘴里又把刚才那话说了一遍,她看着我两眼通红的样子,眼睛向下又看到我的丑态,脸一红,不过她倒是没有多想,知道我现在情况比较紧急,急忙说道:“柳师傅,你先回屋,我打电话叫人来。你放心,我帮你安排。”说完她马上就拿出手机开始拨号。

    我根本没法多想,嘴里答应了一声,反身就回了屋,回到房间,只觉得全身燥热难挡,两把就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脱下,然后又跳进冰柜里躺下,也没办法让这心里的燥热减弱半分,我脑子越来越混乱,只记着江乐琪安排的人快点来快点来,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估计过了五六分钟,就在我将被**烧得脑子一片空白的时候,门打开了,排着队进来了四五个姑娘,我抓住脑里最后一点清明大叫道:“快把衣服脱了!”说完再忍不住,把前面那个姑娘拖过来扔到沙发上,两下把她的衣服裤子扯下,内衣也被我一把扯了扔掉,我本来就光着身体,把那姑娘脱光后,我就扑了上去,也没经过太多的前戏就进入了状态。

    不一会姑娘就大叫着吃不消,我拖过另外一个姑娘,这不用我脱衣服,这姑娘早已脱了个干净,我扑上去只管自己的动作,再一会,这姑娘与叫了出来,另外一个姑娘马上又接了上来,如此轮番,我脑子里早已空白一片,所有的思想只想着身下的姑娘,也看不清长成什么样,是胖是瘦,只要是见到站在边上的,我都是拖过来就强行入戏。

    当我喷薄而出的时候,我感觉到丹田的热气一弱,但却没有完全消退,我还是一样的坚硬无比,只不过脑子里稍清醒了些。

    虽然已渲泄了一次,这还是不够,我继续拉着姑娘进行着刚才的动作,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屋里的姑娘都叫着求饶,我才又过了一次。

    这第二次过后,那热气消散了不少,却没完全消退,我脑子里已能有些意识,虽然有些不愿意再蹂躏这些姑娘,但如果不把这股热气完全消退,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无奈下只能继续进行刚才的动作。

    在这些姑娘又坚持不住的时候,门外又来了五六个姑娘,我松了口气,再这样下去,刚才那几个姑娘过后怕是要大病一场,现在有替代的,那我也就放心些了。

    把这后来的姑娘又全部蹂躏了一遍,我才第三次渲泄出来,脑子更见清明,虽然还是坚硬的,丹田的那股暴烈的热气已开始在全身消散了。

    我苦笑不已,看来还要再来一次才行,幸好这时我已清醒,知道控制着动作,不再像前三次那么的狂暴,这几个姑娘倒还坚持住了,虽然到最后还是要换第一拨的那五个,但不像刚才那样叫着承受不住。

    当我再一次在一个姑娘的身上渲泄出去时,我脑里完全清明了,腹里的热源已完全消散不见,身体说不出的轻松,一股暖暖的气息缓缓地在我身上流动着,在我身上转完一圈后,又从我与那姑娘的接合处转向那姑娘,在那姑娘身上转了一圈后,又再转回我身体,转回来时已变得清凉如水。

    这种感觉十分的舒服,我现在与那姑娘保持着从后面的姿势,两人的身体还在一起,我没有动,那姑娘也没有动,我就这样抱着她,任那股气流在我们身体里不住流转,源源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