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提级药丸

    听着战报,我有些恍惚,这样强大的战力居然在我手下就这样拼凑完成了,无一伤亡,杀死近两百人,当把一切报来时,弟子们都没有欢呼,因为他们也被自己的战绩震得傻了。

    还是我最先醒过来,我轻呵一声道:“别愣了,该干嘛干嘛,加强守卫,清理现场!”

    兴奋在弟子们脸上浮现出来,从没有哪次战斗能像这次一样杀两百而不死一人的,鲁自功满面红光地把任务安排下去,现在,不仅是他,所有弟子都能看到落日集团在金安市已不可阻挡。

    把双子楼的消息传给坐镇在落日大厦的江氏兄妹和弟子们,他们很快就出现在了双子楼内,听说到是这样的战果,两人都双拳紧握着兴奋地大叫一声出来,这一声我想从天极门被灭时就压抑在了他们的心中,在此时,终于迸发了出来。

    江乐天定定地看着我说道:“柳师傅,因为你,我们江氏的仇有机会报了,我江乐天在此发誓,会一直跟着你柳师傅,永远不会背叛落日集团!”他知道,有了我,京城的谢家和青桐门已再不是那个不可战胜的庞然大物,太极剑阵也可以把他们踩在脚下。

    江乐琪跟着他所说的,也发了一遍誓,支撑着他们的就是复仇计划,现在这个计划终于开花结果了。

    等双子楼的事了完,已是一星期以后,双子楼在落日集团的掌控下,又恢复了往日的繁华,在落日大厦和双子楼之间的那些小型的门派,派出了两个八人剑阵,就把这一段距离清扫一空,自此,落日集团控制了万安区近三分之一的地盘。

    斧头帮开的那个金矿自然也被落日集团收入了囊中,这世界就是这样血腥,上一刻你还能坐拥黄金大矿,下一刻你就会被扫进垃圾变成尘埃。

    斧头帮的这个黄金矿虽然不是金安市最大的,但每年也有近百亿的收入,这样一笔财富落袋,落日集团就可以再好好规划下自己的下一步战略了。

    我在集团几大核心开会时说道:“你们也看到了这个太极剑阵的威力了,我们现在有钱了,应该再招集至少六十四个弟子储备着,修炼剑阵,我想当我们有了两个六十四人剑阵的时候,不说这金安市了,就是整个南天,我们也有机会一统!”

    江乐天也跟着附合道:“不错,我们现在既然已有了这样威力巨大的战阵,那就要把它好好利用起来,时不我待啊!”

    鲁自功和江乐琪他们更是不会反对,这事自然就交由他们去负责了,我现在要做的还是不断的提高自己。

    会后江氏兄妹犹豫了一下,江乐天拉住我说道:“柳师傅,您跟我们来,我给您一样东西。”

    我有些奇怪,他们搞得很是神秘,这是成立落日集团来,他们头一次这样跟我说话。

    与江氏兄妹进到层里,江乐天从身上拿出一个盒子,江乐琪也从身上拿出另外一个盒子,两个盒子都一模一样,看上去是用玉做成的,他们递给我时,我感觉到这盒子不重,却是温润舒适。

    “这是当年我父亲在天极门时收集到的两枚提升武功境界的药丸,他在打下千叶派的时候自己吃了一枚,把境界提升了一些,另外这两枚本来是想留到打完仙林派后吃的,结果……”

    江乐琪接道:“我们兄妹不是练武的料,所以一直以来我父亲都没让我们俩怎么练武,这两枚提升境界的药丸我们根本用不上了,这药给您用吧,您突破境界,我们的大仇也能更快地报了。”

    我拿起两个玉盒,打开拿出两枚如鸽子蛋般大小的药丸,这是我头一次见到能提升境界的药丸,我用鼻子闻了闻,一股药香扑鼻而来,让人一下就神清气爽,想不到我原来那地球小说上写的神药在这世界居然是真的存在。

    我问道:“这样的药丸存在的多不多?”

    江乐天笑道:“当然不是很多,据说这些药丸都是百年前流传下来的,现在会炼制的人很少了,药丸更是少之又少,因为现在合适的药材太少。”

    我奇道:“那还是有会炼的人嘛。”

    江乐天点点头道:“据说天一门就跟能炼药丸的奇药门有联系,这天下就只有他们能从奇药门拿到炼制的药丸。”

    “青桐门和谢家针对天一门的行动会不会也因为这奇药门?”我问道。

    江乐天道:“实在难说,毕竟这些药丸就是一种稀缺资源,谁都想掌握,就天一门一个门派能掌握,这其他门派自然要眼红眼热了。”

    我说道:“当时我们就想着成立门派后去收集这些资源,看来也不容易啊,这些资源所有门派都会眼热。”

    江乐琪说道:“我们天极门因为与天一门联系很紧密,所以对于奇药门的一些事也有些了解,我父亲就曾高价买到一个信息,就是奇药门的药材从哪儿来的,这个消息花费了我们天极门差不多一年的收入,可以说是是极其珍贵的,我们也曾想等门派组建好了,我们也去那奇药门的药材出产地走走,看能不能寻找到一些天材地宝。”

    我点点头道:“这个倒是可以,等我们把金安市这儿统一了,再去寻找药材和打探这些资源吧。”

    其实我很想就此扔下金安市这儿的事马上就去,毕竟现在落日集团虽然集体战力强大,但个体战力却是极低,除了我外,其他人也就鲁自功三人有一战之力,我十分担心的是其他门派不来明的来暗的,把我的弟子各个极破,或者是用利益引诱把太极剑式泄露,那样我最大的依靠就没有了。所以提升我自己的战力更是关键,如果我能突破,有我这样一个超级高手坐镇,再配合着太极剑阵,那真的可以是天下无敌了。

    说完这事,我们又再商量了下一步的计划后,我拿着两枚药丸进了我的练功房,我想马上吞服一颗看看这药丸是不是真能让我提升一点境界。

    我现在练到落圆第八层初,在这世界里我想要突破到第九层,我估计比我在落日城那会要多半年至一年左右的时间,要知道我那时从第七至第八层,也就一个多月即突然了,到第九层的时候因为流传下来功法的原因,我才卡在第九层很长很长时间,然后到了京城才因为皇家武库而突破了,我那时因为脑部受伤失忆,但这却因祸得福,这种状况适合修炼落圆,到了这世,记忆什么都找回来了,修炼却困难了。

    我拿起那红色的药丸,有些不敢想像,这样一枚药丸会跟武功修炼有什么必然的联系,江氏兄妹看着他们非常看重这两枚药丸,想来在这世界,靠服食这些药丸神药来突破武功瓶颈是常态了。

    我坐进冰柜里,然后把那枚丹丸吃了下去,这药丸也就带着股药香,也没啥奇特的。我稍等了会,就感觉到肚子里暖烘烘地,似有团火在燃烧着,我知道是药效出来了,于是运行起落圆,与期引导这团火流转全身。

    但没想到的是,落圆是以精神修习为主的功法,我用落圆不管怎么也不能把这团火从腹部引导出来,我想了会,又双手环圆,把落圆从上下行到丹田,在经过腹部的时候,顺便就把这团热气带向丹田处。这下就有用了,落圆下行转化为丹田气的时候,这团火也跟着在转化了,我再把丹田气运转全身时,这团热气也跟着运转全身,最后越行越快,那团在腹部的火也还是一直在烧着越来越大,我速度再快也赶不上这团热气膨胀的速度,虽然在冰箱里我也感觉到全身似火烧般让我难受。

    我在冰柜里却感觉到极其火热,到最后实在躺不住了,我只能从冰柜里爬起来,爬起来后只想着把那热气发泄出来,我想想,抽出长剑来做了个太极剑的起手式。

    这起手式才起来,我腹里的热气似就像被水滋的灭了般稍清凉了,已没有刚才在冰箱里那样的燥热,我把太极剑一式一式地练起来,并且在舞剑的时候,把丹田气按太极剑的的运行路线运行起来,随着我一式式地舞出来,那热气随着我的剑式被带向了全身,到我第四十八式舞出来时,我只感觉到一那热气完全变成了清凉的气息,我一遍遍地练着太极剑,让那清凉气渗透入我全身每一个角落。

    我越是舞动,越是感觉到舒服,只要腹部还有一点热气,我就一直在舞动着太极剑,我从没感觉到一套太极能像现在这样练得如此酣畅淋漓。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腹部那股热气才完全地平复下来,我收剑式站定,身心说不出的轻松,我把剑放入剑鞘内,这才发现整个练功室内都被我的汗水浸湿了,流出如此多的汗水,我却没感觉到有多少口渴,我还是不敢多耽搁,连续喝了几瓶水进肚里。

    我看了下时间,这一趟剑练下来,居然过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我试着感受了下,却没觉得自己提升了多少,只是感觉到身体非常的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