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太极剑阵

    等这些战阵练稍熟悉的时候,我试着对上三十二人的剑阵,这三十二人的剑阵居然能扛得住我的进攻,当我总以为可以各个击破的时候,却总是面对着至少八人的进攻和防守,我就算把功力提升到八成,也最多是能击退两三次进攻,但三十二人很快就能卷土重来,虽然不能对我造成伤害,但这样最终绝对会把我累死。

    我问弟子们在面对我的进攻时有什么感受,他们说虽然觉得压力很大,但却觉得不是一两个人在抵挡我的进攻,我进攻的压力应该是被平均地分散到了三十二个弟子身上,那样就算他们功力稍逊,但也能扛住,而他们进攻时是波浪形的,一波进攻不行,这波人换下来,下面那一轮的进攻又可继续进行,根本不给对方一点喘息的机会,而只是八人的进攻,却让我感觉是三十二人同时对我进攻的力量,这就是剑阵的威力,你随时面对的都是所有人。

    我试着把八组八人都一起组起来时,我居然没扛住他们的一轮进攻,就被这剑阵压得心潮翻涌似是要吐血,而就算我拼尽全力地进攻,加诸在这六十四人身上的压力就微不足道了,按这样,他们可以无休无止地进攻和防守了。

    看到这剑阵居然有了这样大的威力,我和弟子们都喜出望外,按这样,落日集团需要的是维持住七十多人的一个弟子团队,就能让这六十四人大剑阵随时保持新鲜血液了。

    我还发现,不是把所有的剑招都教给弟子就是好,比如某个位置的弟子就只需要练习那几招,一个人只需要把六招太极剑练得极其纯熟,八人刚好把四十八式太极剑在一个剑阵内演练完成,这八人的一个剑阵,就可以源源不绝把四十八式太极剑发出。

    这样下来,这剑阵演练得更快也更熟了,到半年后,这些弟子闭着眼都知道在哪个位置,什么时候发出哪一招,一人一动,其他人就知道如何去走位补位进攻或是防守,到这时,八人的一个剑阵就能与我周旋上一个多小时还不落下风,到十六人的时候,我能坚持二十小时,如果是三十二人,我两分钟就必然败下阵来。我相信如果是六十四人同时出手,这世上应该没有人能抵挡这个剑阵,这世界我想还没有比我强大超过五六倍的人。

    其实我在教这些剑招的时候也留了一手,那就是如何让丹田气与剑招配合,这是提升个人战力的关键,因为人太多,我实在不敢保证会不会有弟子被其他门派收买,然后把太极剑泄露出去,所以关于这一点,我一直没有传授给其他人,但就算是如此,凭借太极剑剑招的威力,这太极剑阵还是成形了。

    当江氏兄妹看到这样威力强大的剑阵的时候,他们也惊呆了,他们是知道我的战力的,见只是八人就能与我一战不落下风,两兄妹击掌而庆,他知道,有了这太极剑阵,他们报仇就不再是妄想。

    当剑阵已成形纯熟,我们也在考虑,是时候把整个万安区甚至整个金安市收入囊中了。

    有武力保证,这就是水道渠成的事。

    我、江氏兄妹和鲁自功三人在顶层办公室内商议我们落日集团这第一战落在谁身上。

    万安区内的门派太多,虽然现在我们武力强大,但也不想一时就成为众矢之敌,需要的是步步为营,一点点蚕食,才最终能把万安区变成落日集团的。

    这方面鲁自功他们更有优势,因为他们对于万安区太熟悉了。

    鲁自功说道:“我认为我们最应该动手的是在万安区排名第二大的门派斧头帮,他们弟子加上供奉和外围什么的有一百五六十人,稍高端的战力有二十多人,其他人就是那种打酱油的角色。我们只需要三到四个剑阵,就能完全辗压整个斧头帮。对他们下手也是因为他们还控制着万安区的一部份金矿,对于我们来说,把他们控制的金矿收入囊中,这也是一笔重要的收入。”

    我望向江氏兄妹,两人也跟着点了点头,在这半年来,他们对于这个城市的了解跟刚来时完全不一样,既然他们都点头认为斧头帮是我们第一个下手的目标,那就让他们成为我们剑阵的第一个祭剑者。

    当把这消息透露给弟子们时,他们不是感觉到战前的恐惧,而每个人都是带着兴奋的快意,见识到了剑阵的威力,他们知道,在金安城,落日集团已是无敌的存在。

    本来只打算派出四个八人剑阵,后来想想,这是第一战,还是让所有人都参与一下的好,八个剑阵对阵斧头帮的一百多人,还有我和鲁自功他们,虽然有些牛刀杀鸡的感觉,但第一次,怎么也要把这事办得完美才是。

    斧头帮占据的是万安区的东边,离落日集团有五公里左右,占据的是是金安市最西地盘,打下他们,落日集团与斧头帮中间虽然有几个小门派,但已不足为惧,派出两个八人剑阵,就能灭了这些小门派,把落日集团与斧头帮之间的地盘都连在一起,这就成为了占据万安区最大的地盘了,这也是都力主打斧头帮的原因之一。

    晚上十点,六十四人加上我和鲁自功一共六十六人,其他弟子们留守在落日大厦,坐上两辆大巴,悄悄地向着斧头帮的驻地杀去。

    斧头帮占据的是两座双子楼,一座是经营用的,一座是门派驻地,当然经营用的那座楼也有些弟子,不过只是在顶层,斧头帮其他的人都在门派驻地,有人要进攻经营楼,他们也能随时从联通的顶层支援。

    我们根本就没做什么计划,六十四人分从两座楼向上进攻,就算是分开了,各四个八人的剑阵,对上任何人都是完胜。

    晚上十点多是门派经营上客最多的时间,镇守的弟子自然也是最多,基本上斧头帮的人都会在双子楼内,为了杀灭斧头帮的有生力量,这个时间段是最好的。

    这也是今天进攻中唯一计划的。

    两车人到双子楼的时候,也就十点十分左右,双子楼前是一个两千多平方的广场,现在广场上已没有几个人,当两辆大巴停一一停在双子楼前的时候,广场上的人都还不知道,这儿马上就是一场血战。

    两辆大巴上的弟子像下饺子般下了车,我最后下的车,下来后手向前一指,也不用我说些什么鼓励的话,两车的人按各自熟悉的剑阵位置,抽出剑就向着双子楼杀去。

    双子楼前站着的保安,一见这全部长剑出鞘的弟子们,吓得一轰而散,这些是普通人,落日弟子也懒得去杀他们,冲进楼内,见到穿斧头帮帮众衣服的就是一通拼杀,有心算无心,又全部带着武器,片刻双子楼内就血流成河。

    在驻地内,一直攻打到十楼时,才遇上斧头帮的弟子有组织的抵抗,四个剑阵也没联合起来,也都是各自为战,一个剑阵对上十几个人,基本没遇上什么反抗就把十楼上的肃清,我跟在后面看着他们拼杀,感觉上落日弟子基本没费什么劲就一层层向上推进了。

    双子楼不高,都是十六层的建筑,推进到十四层的时候,才遇上斧头帮那二十多个高端的战力的抵抗,这时候才显示出战阵的威力,平时斧头帮那些高手对上这些普通弟子,不说以一挡十,以一挡五六也是很简单的事,但现在,三十二个普通的弟子对上二十个斧头帮的高手,却也能把这二十人堪堪挡在第十四层,相方相持着,落日弟子进攻防守有据,一点也不处下风,只要他们能再坚持五分钟,进攻另外一座楼的落日弟子从底层反杀回来,这二十多人不用十分钟就能被杀个干净。

    我就在后面看着弟子们对上这些高手,我没一点要出手的意思,这二十人完蛋只是时间问题,他们根本无路可逃。

    果然才一会,另外那座楼的弟子就杀光了斧头帮帮众从两座楼顶层的联通位置反杀向驻地,十六层只片刻即被落日弟子占据住,然后从上向下杀来,不断加剧十四层那些高手的压力,斧头帮的这二十来人苦不堪言,想分出一部份人去抵挡从顶层杀向下的压力,这边却也挡不住落日弟子的压力,等从十六层反杀回来的落日弟子杀到第十五层的时候,这些高手知道自己完蛋了,他们想投降都不能,有几个想投降的刚想收手,就被落日弟子一剑斩杀,因为这次下的任务就是寸草不留。

    两方一夹击,这二十人就更不够看了,我看着时间,剑阵向前推进时,每进一步斧头帮众都要倒下几人,到斧头帮最后一个人被刺死在地时,时间也不过才到晚上十一点,而在十四层杀死完这些高手,花费的时间不过十分钟。

    我见已尘埃落定,与鲁自功走上前来说道:“检查损失,打扫战场。”

    不一会战报出来,斧头帮被全歼,能跑掉的漏网之鱼不过两三人,帮主在第十四层被杀,落日集团弟子除了几人轻伤,没一个重伤,更没一个死亡。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