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买个门派

    江乐琪笑吟吟地说道:“什么时候黑虎帮也搞强迫人**这样的事了?申强啥时候变得这么没品了?”

    那人一愣,没想到她把他们帮主的名字都点了出来,虽然申强的名字很多人都知道,但一个年轻女人点出来,那真的有些不同寻常。而且黑虎帮名声一直以来都不错,这是江乐琪在路上跟我说的,所以当听到强迫接客,江乐琪点出来,那人也要好好想一下。

    那人与其他两人相互看了一眼,有些尴尬地说道:“姑娘认识我们帮主?”

    江乐琪笑道:“以前有打过交道。”

    那三人又相互看一眼道:“那姑娘能不能报个名号来?如果听过,我们就相信姑娘不是捞过界的了。”

    江乐琪哪会让这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只是笑了两下没有吭声,我见如果江乐琪不小心露了名让青桐门和谢家知道了那就是麻烦事,于是我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看着那三人说道:“怎么回事?”

    那三人看了我一眼,当然不可能认识我,就稍停顿一下说道:“你是谁?”

    我用毛巾擦着头发,理都没有理他们,说道:“你们走吧,我住店是按着规矩来的,怎么也是这酒店的客人,你们这样不嫌有些不讲道义?”

    因为门派开帮立派就是为了利,赚钱才是根本,一般来说,只要按足规矩消费的,门派也不会无由地得罪客人,不然名声做臭了,谁还会来消费?我这样说他们他们也没法反驳。

    三人被我说得有些尴尬,门派对上普通人,也并不是都占优,武力是全面占优,但说到理这字,毕竟还有道义这东西在约束着门派人。

    前面说话那人干咳了两声:“金安市里各区都划分了,小姐也好,赌场也好,都是各行其是,不捞过别人的界去,不然就视作对门派的挑衅,今天见你带着这姑娘过来,而这姑娘又不是我们黑虎帮的,所以上来看看也没错是吧?”

    他这才说完,又狠狠地说道:“但现在我还真想知道,这姑娘是不是别处的姑娘跑我们黑虎帮来了?”

    江乐琪还是笑着不说话,她应该认识申强,现在还有我这么个强大战力在,根本不怕这三个马仔。

    我叹口道:“你们要怎么才能相信我们说的话?你看这姑娘像是做小姐的吗?”

    那人还是嘿嘿说道:“是不是做小姐的你说了不算,她说了也不算,我说了才算。”

    江乐琪乐了:“我看这三人估计都不是黑虎帮的,现在拿黑虎帮的名头来做私活,我还真不信了,我打个电话给申强,看看他是如何做的老大。”说完她拿出手机,似是在翻电话。

    两人见到吓唬不到江乐琪,人一下怂了,又干咳一声说道:“姑娘,你这电话就不要打了,我们也不过是来探查一下是不是有其他帮派的人捞过界,既然你不是做这行的,那就这样吧。”

    三人说完,向我和江乐琪拱了拱手,悻悻地出了门离开了。

    等他们走了,我笑着问道:“这金安市的门派对于皮肉生意控制这么严格?哪个地方的就只能在哪个地方做生意?”

    江乐琪摇摇头,她也觉得好气又好笑:“没办法,谁让这儿门派多。门派最爱做的两个生意,一是赌场,一个就是妓院,我这两门生意利润是最高的,如果大家你跑我这儿开我跑你那儿开,小姐到处乱跑,那这真要天天在打架没空做生意了。所以各管各的小姐,客人喜欢去哪儿找那就是客人的事了,像这酒店里,肯定也养着一帮小姐的,住在这店里,如果找小姐,那只能是找这店里的,外面带或者找别的小姐都是不被允许的。”

    原来是如此,这虽然听着是乱,但还是很有秩序,都按照一定的规则来进行,乱中有序。

    我说道:“那证明这金安市还是挺有序的嘛。”

    江乐琪哼了一声道:“有序,那是相对的,大家一个奈何不了一个时,这是有序的,当谁的力量再大些时,那拳头大的人就是秩序。像今天这样,如果是谢家或正义道的小姐跑了过来,他们哪敢找上门来,就是因为知道两家一道的人不可能跑这儿来,所以才敢跑来找我们岔了。”

    我问道:“这黑虎帮和这申强在这万安区势力如何呢?”

    江乐琪笑道:“在万安区应该能排到前五,这是指他们的武力,但他们的经营却只能到十位以后,除了两个酒店一个赌场外,就没有其他的营生,而帮主申强又自认为是讲究人,说黑虎帮从不强买强卖强人所难,这既然都混帮派了还如此,在金安市这样的地方,哪能混得走,所以,才把自己这一摊子看得很紧。”

    我想了想说道:“那我们能不能先就从黑虎帮下手,或者就控制住申强,再由他来间接控制黑虎帮,再帮黑虎帮发展壮大,然后控制万安区。”

    江乐琪想了想也道:“这也可以,只是如何控制申强就要从长计议了。”

    “你的人什么时候到?还有你哥什么时候到?”我问道。

    江乐琪道:“大致明后天就会到来了,我哥因为太敏感,估计要再一段时间了。”

    我说道:“明天我们先去买栋楼做根据地,等你的人来,我们就可以计划如何做了。”

    这一晚我听到江乐琪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安稳,或许是她也像我般不习惯同处一室。

    第二天在万安区内到处逛了圈,这儿真的是乱相重生,倒是有些大楼,却是没什么人气,街上也有不少人,却是混混和门派人士居多,我们看得直摇头,万安区这样还能发展倒真是奇怪了。

    逛了圈,见到一栋二十多层的大楼在出租,打电话去问了下,也可以卖,但这栋楼属于一个门派公产,这个门派的掌门突然宣布金盆洗手,这些门产就需要处理了,卖不出去,没有门派的底蕴,没人敢来这做生意,要租也没人租,这万安区空着的大楼太多了。而且因为是门派公产,还有个大问题是要门派里的人都同意才能卖,虽然掌门想卖,拖后腿的几个却又不想卖,他们不混门派,根本不知道能做什么,卖公产的钱吃完,只能喝西北风了,想投靠其他门派,却都是在万安知根知底的没人要,如此这大楼就拖了一年还没租出也没卖出。

    我心里一动:“乐琪,你说我们把这买下来,然后再收拢这个门派的人,既然他们现在都混不下去了,有个人接手,我想他们估计也会很乐意。这样我们根据地有了,人不也有了?”

    江乐琪说道:“我们不是要暗暗发展吗?现在这样做,那还怎么暗暗发展啊?”

    我想了想道:“我们先当公司做,不说是门派,咱就做正当生意,真有想来谋我们的,我们打回去就是,接收来的这些弟子就找个地方暗修炼,边修炼边寻找机缘,到实力强劲的时候,再往下计划。就算我们不暗暗发展,正式做门派也不怕,反正在这儿没几人认识我,你和乐天在幕后操作公司的事,门派的事交给我,咱就硬马硬桥地来做!”

    我有时候很随意,不强求如何做,性子偏软,但有时候也会豪气干云,前面说暗暗发展不错,那就按暗地发展的来做,现在既然明刀明枪地干更适合,那就正大光明的来。

    江乐琪看了我很久,然后才说道:“我们未来都以你为主,你决定了如何做,我们就按照你说的做。”

    既然决定了,那就是如何来操作这事了。买大厦,还要接收人员,买大厦容易,要接收人手,那就要麻烦太多了。

    我不擅长计划,说定事,就交给江乐琪去操作,需要我去震摄的时候,我再出手。

    我开了车回到酒店,江乐琪打了电话,让大楼所属门派来酒店内商谈,听说有人要买楼,而且有意接收门派人手,这个叫金机道的门派掌门还是很感兴趣,带上了副掌门和门派里两个核心人物,就来到了我们住的酒店。

    金机道的掌门是个瘦小的中年人,按江乐琪所说,这个掌门以前是做会计事务所的,金安市里百分之八十的会计都由他在做着,他本身也会一些武功,但并不是很强,武力主要是靠副门主和跟来这两个核心人物,他就是以赚钱为主。要知道能控制金安市这么高比率的会计事务,那也是很赚钱的,主要也是怪这些门派只会打打杀杀,讲到会计事务,真没几人会,再加上这掌门很会做人,在各门派内人脉极广,所以这金机道开的会计事务所才会有这么好的生意。这个原因也是这掌门想洗手上岸的原因,他就想做正当生意,不再与门派有瓜葛,但放了他离开,这金机道就算有武力也没用,赚不了钱,所以才会扯这么长时间。

    金机道的掌门一脸的精明,确实,不精明也做不了会计。他见到我们俩,先是打量了我下,看我落后江乐琪后面,知道这次商谈是以江乐琪为主了,才微笑着向江乐琪说道:“你好,鄙人是金机道的掌门郭磊,刚才我们在电话交流过了,就是不知道张小姐您是具体是要怎么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