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乱市金安

    我笑道:“选择在哪儿,小江总你选择好就是,你知道我这些都忘了的。”

    江乐琪笑道:“别叫我小江总了,你就叫我乐琪好了。我认为这个城市要稍离江城远些,又不大不小比较适中,乱不乱没所谓,咱去那儿就是抢地盘的,乱点反而更好。”

    说完她拿起手机翻出一个市的地图给我看道:“这是金安市,在南天省的靠最南位置,在云天省、南天省、江天省的中间,说是位置优势很好,还不如说那是个三不管的地方,京城的谢家、云天省的路家、南天省的正义道都在那儿有势力,却又都不占优势,而且其他世家和门派也在那儿扶持了一些更小的门派,所以那地方可以说是错综复杂之地。”

    我奇道:“怎么那么一个地级市,却有这么多大大小小势力去控制呢?”

    江乐琪笑道:“因为那儿有全国都数一数二的金矿,为争夺黄金,几家势力各支撑着一家公司,各开了一个矿,其他小的那些门派,也在这些周边或明或暗都搞了些小矿,为了争这黄金开采,大家是打得不亦乐呼,为了多占一点份额,明争暗斗已不知多少年了。所以这金安市虽然不大,却是全国门派势力最复杂也最乱的地方,我们去那参上一脚,相互制衡之下,不定就让我们发展壮大了。反正我们是在暗处,到时再把几家的势力一一清除出金安市,如果我们真能安全控制金安市,那我们发展的潜力将非常的巨大。”

    我头疼了下,怎么又是黄金呢?难道说我不管在哪个时代哪个世界,与这黄金都有缘?还是说我不管在哪个时代,这黄金都是我发展最重要的手段?既然又是跟黄金有关,那我必然要去,冲着这黄金与我的缘份,我相信在金安市我也能闯出大名堂出来。

    “好,我们就去那儿。”我没向她点出我与黄金的缘份,我只是让她明白,她说行,那就行。

    江乐琪拿起电话又打了几个电话,然后收拾东西说道:“我们现在就出发吧,尽早去也好安心。”

    下了大楼,开了车出来,江乐琪开的是辆红色的捷豹,把东西一装,车就装满了,我坐上副驾,江乐琪启动转上高速急驰而去。

    江城到金安市有七百多公里,高速路上也要走六个多小时,可见这真的是偏于一隅了,但却又因为黄金的缘故,这金安市又是南天省第三大城市,服务员极其发达,各种高级酒店、大型赌场林立,就连全国最大的古玩市场也在金安市。看来因为黄金的缘故,消费市场也非常的火爆。

    我现在也才知道在现在这世界,赌场是合法化的,当时我才到时还以为天娱公司的赌场是地下的,赌场是每个门派都必须要做的产业,毕竟这利润大得让所有人都无法忽视。

    而金安的赌场也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再加全国都要排名前列的黄金矿,还有这最大的古玩市场,金安市就成了全国最畸形发展的一个城市。

    金安市没有市长——因为没有哪个门派能完全控制这个城市,自然也就没有了市长。整个市分成了四个区,花城区由谢家控制,清源区由路家控制,金路区由正义道控制,另外一个区万安区就是个没有人控制的区了,大小有十多家门派在这个区内找食,也是金安市最乱和环境最差的一个区,除了贫民就是小型门派,每天一到晚上,基本街上就没人了,一是因为贫民们没有什么夜生活消费,二是晚上很多时候街上都在械斗争利益,为不殃及池鱼,晚上基本就没人。

    所以,金安市最繁华的几个地方都是在两家一道控制的地方,但金矿却是哪个区都有,更大的却是在最乱的万安区,另外几个区比起万安区要差些,却也不多,所以两家一道也懒得去打万安区的主意,一是怕打了万安区的主意被其他家拖了后腿,二是去跟那些光脚的小门派争夺损失要大于利益,所以还不如占着自己的一份,看着万安区乱成一团,两家一道还可以从中谋利。

    车要到金安市的时候,江乐琪总算把金安市的情况向我介绍了一遍,这还只是非常粗略的介绍,像更细的那些小门派是些什么,那些门派有什么战力,却一时半会来不及说了。

    而我们想要去的就是到万安区,火中取栗、乱中取胜。

    到了万安区,先到一个酒店内住了下来,这个酒店按标准也就三星左右,却已是万安区内最好的酒店,是由万安区一个门派控制经营的,但我看着生意实在惨淡,也是,这地方乱成一团,真要来出差办事的,谁会选择住这个地方,安全都得不到保障,除了像我们这样有其他目的的,才会选择住在万安区内。

    开房的时候,江乐琪犹豫了一下还是只开了一个标间,我也没什么,姑娘都不介意,我一老爷们在意什么。

    进了房间放下行李,她对着我歉意地一笑:“委屈你了柳师傅,我武功太过低微,住在这样乱的地方实在不够安全,只能跟你住一个屋了。”

    我笑道:“你是姑娘家都不介意,我还说什么?放心吧,我不会有什么举动的。”

    她低下了头看着脚尖,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说道:“其实,也没什么的……”

    我就当没听见了这句话,在这世界,实在不敢再惹下什么情债了,杨纤纤那儿的就搞得我非常被动了,如果不是她的牵挂,我可能早离开那个异世了。

    我干咳了两声说道:“你先去洗漱吧,洗完我再去洗。”

    江乐琪低声应了声,从行李里找了洗漱用品和睡衣什么的进了卫生间,一会我听到她在卫生间里说道:“柳师傅,你能不能帮我把洗面奶拿给我下,刚才忘了,就在行李箱的最里层。”

    我叹了口气,不知道这姑娘是故意如此还是真的就忘了,我打开她超大的行李箱,把一些胸罩和小**扒在一边才在里层的小包里见到一小瓶的洗面奶,我拿出来敲敲卫生间的门,她打开门,脸红红地从门后只探出头来,接过后小声说了声谢谢,又把门关上了,我站在门口却听到她没有反锁门。

    我摇摇头苦笑了下,之前在天娱时那个风头无两的女经理,现在居然也改变成了这样,真不知道是时事造人呢,还是人适应时事。

    她洗澡倒是很快,一会就裹了件睡衣出来,我眼睛稍一瞅去,知道她里面除了一条小**就没什么了,我也没敢抬头多看,对她一笑就进了卫生间内。

    卫生间内她还留了很多她的东西,看着有些让人起瑕思,我目不斜视地脱了自己衣服冲洗着,心里却不由自主地想着姑娘在外面干嘛。

    正在冲着澡,我好像听到外面有人敲门的声音,当然不是敲卫生间的门,是敲房间门的,我关上龙头听了下,还真是有人在敲,我很是奇怪,我们才住进来,怎么就有人找上门来了?服务员不会这么没趣地来找我们吧?

    我灵觉向外感知去,外面敲门的不是服务员,却是三个男人,都穿着一色的黑衬衫,三个人手上都纹满了龙纹,凶狠的气势直接像是要喷薄而出。

    这是门派的人还是黑社会?

    好像江乐琪跟我说,金安市里是没有黑社会的,因为门派其实也是有黑社会的性质,应该说这国家就没有黑社会,因为门派把我所认知的黑社会的功能全占了,所以,这些应该是门派里的人。只是我们才住进来,怎么就有门派找上门了?

    我快速穿上衣服,我打开卫生间门,示意江乐琪去开门,先是女人去应对,如果有什么不好的事,也稍有个缓冲。

    江乐琪打开门,看到外面是三个男人,也稍一愣,还是站在门口问道:“你们找谁。”

    第一个人用手一推江乐琪就进了屋,见屋里只有她一个人就问道:“刚才那男人呢?”

    江乐琪一皱眉说道:“他在洗澡,你们找他有什么事?”

    那男人哼了一声:“我们不是找他,我们是找你!”

    江乐琪听到居然是找她的,人一愣,她估计是以为青桐门或者是谢家找上门了:“找我?”

    那男人又哼了一声道:“你是属于哪个门派的小姐,不是我们黑虎帮的人,怎么跑来我们黑虎帮的地盘上接生意?你的鸡头没告诉过你,捞过界会被先奸后杀吗?”

    一听不是青桐门和谢家的人,江乐琪明显松了口气,只是被人误认为是小姐却让她又好气又好笑。

    她似笑非笑地看着那三人说道:“你们看我像是做小姐的?”

    我感知着那三人从头到脚地看了她一遍,估计也是有些拿不准,只是现在这情况,既然已敲门进来了,总能找到理由混点外快。

    那人又哼了一声道:“你这样子不是小姐谁是小姐?别说什么废话,要么你打电话给你的鸡头拿钱来赎身,要么你就在我们黑虎帮接客一个月!”

    我看这人的样子,应该是见江乐琪长得漂亮,临时想起帮他们接客,前面还说捞过界要杀奸后杀,现在又马上变成帮忙接客,反正我们就两个人,在他们的地盘上还不是由他们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