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江家乐琪

    我随便找了个店坐下,点了杯饮料什么的,然后看眼睛望着窗外,我就找那些跟我差不多年纪的男性,看到年纪差不多,然后长得与我稍有相似的,我就用灵觉往那人包里探一下,看有没随身带着身份证——我打算偷一张去住店。

    别说,还真被我遇上了一个,长相与柳清风有五六分想像,身份证也随身带在钱包内,我就远远地缀着他,见他进了一个地下停车场,刚坐进车里,我就点了他的空点,让他失去知觉,然后我装作无意地走过,灵觉把他的钱包拿了出来,把身份证拿出,再放了回去他身上,过后又解了他的空点,他醒来有些摸不着头脑,自己要开车的时候怎么就打了下盹了,想半天也没在意,开上车就走了。

    我看出身份证看看,相片看着跟我相差不大,想冒充很容易,我也要抓紧时间,别到时这人发现身份证不见了挂失重办,那这张就没法用了。

    我到了谢家楼,用这张身份证登记住了酒店,我要求要住高层,酒店帮我住的房间安排在四十二层,这儿我灵觉可以轻松达到顶层。

    住进去我没一点犹豫先把灵觉向上探去,我没敢一次就探到顶层,一般来说谢家的高层都会住在最高层,我害怕那长老还在谢家楼住着,那我这一探过去,就马上要与这人交锋了。

    我一层层的探去,谢家楼与其他门派的楼层基本都差不多,按职务和级别从低向高住着,五十一到六十层是低级别弟子,再上是供奉和核心弟子,我一层层向上探去,灵觉有时候从那些供奉和核心弟子身上扫过,有的能稍有觉察,有的却是完全没有反应,这看来下级弟子我对上没有一点压力。最后我才把灵觉向最高一层探去。

    最后这一层没有人在,我松了口气,应该谢家的长老不在。这一层只有五六间房,是不是代表着谢家的最高层就五六个长老和大供奉?

    既然谢家这些高层都不在,那我是不是可以在这儿闹个天翻天覆,把谢家在谢家楼的人杀个血流成河?

    这个我稍有犹豫,这些谢家高层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来了,在江城这样的城市再被谢家的那老长锁定,我又要费好大劲才能摆脱,难说在江城这谢家的主场,我被人前后左右一堵,我能不能再逃得掉两说。

    这样大规模的屠杀不行,还是慢慢等谢家的人落单了再杀吧,这次探到的六十层到六十五层住着的还是有一些人在谢家楼住着,杀上这样的五六个,差不多也能出这口气了,到时我再躲山里修炼去。

    打定主意我正想就此离开谢家楼,房间的电话却响了起来,我一愣,我才住进来,怎么就会有电话进来?现在还有特殊服务的?

    我有心不理,那电话就一直在响着,估计有四五分钟左右一直在响着,我有些疑惑,这不应该是特殊服务的吧?

    我想了想,还是走过去接起了电话,里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柳供奉,你把你卫星电话打开,我有话跟你说。”声音很熟悉,我在这世界只认识两个女人,一个是张珊珊,一个江乐琪,叫我柳供奉的,只会是天极门的江乐琪。

    我的卫星电话从山洞里出来就开过一次机,然后就一直关着,这电话只有天极门江家知道,江新被杀,江氏兄妹亡命天涯,我能留着这电话也就是有时候订个餐租个房需要得到,我又懒得再去买个新电话,就一直拿着,只是很少开机。

    我拿出那卫星电话开了机,只一会就有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柳供奉,我是江乐琪,我们有些事想找你商量一下,不知道您有没时间到绿林大厦五十层A202房来?”

    我奇道:“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谢家楼?”

    江乐琪在电话那头笑了:“我们一直在观察着谢家楼,见您进去住店,所以就留意到了,想查到你在哪个房间住那简单,因为前台就有我们的人。”

    我恍然,想想,自己还欠着江新一个承诺,之前是联系不上也就罢了,现在知道江氏兄妹还在人世,那自然是要去一见的。

    绿林大厦就隔着谢家楼一条街,谢家一直在找江氏兄妹,却没想到这兄妹就在他们老窝的眼皮底下。这两兄妹武功不高,可以说是完全不会武,这心机却是够用。

    我出了谢家楼来到绿林大厦,找到那房间,轻轻敲了下门,里面开了门,正是江乐琪,她看到我眼睛里掩饰不住的兴奋,要知道天极门现在还剩下的已没有几人了。

    房间只有江乐琪一个人,我并没见到江乐天,或许是为了安全,两兄妹分开居住了。

    这房间陈设也很简单,是那种两室一厅的小户型格局,看这样子,这屋里也就江乐琪一个人住着。

    坐下后我问道:“你哥呢?”

    江乐琪叹了口气道:“当时谢家和青桐门刚攻到天极大厦下,我们在天娱就得到了消息,攻打天娱的稍晚了一点点,但也把我们堵在了天娱里,幸好我们在建天娱的时候就建了紧急逃生通道,逃了出来。我们是分开逃跑的,我逃出宛城趁着谢家还没把心思收回来就直接就来到了江城,而他逃往相反的方向,往大成市方向去了。到一个月前才联系上我,说是青桐门一直在追辑他,现在连找个安定的地方都不可能,我让他来江城,但大成那边堵得很严实,他现在只能找机会来了。”

    我沉默了一下说道:“现在天极门已被灭门,你们还有什么打算吗?”

    听到灭门这词,江乐琪眼泪都差点下来了:“我们现在加上逃出来的弟子也就不过十人,这灭门大仇,我和哥哥是非报不可的,只是现在我们只有这点人,想向青桐门和谢家报这仇只能是痴心妄想。”

    我问道:“那你们每天观察谢家楼是为了什么呢?”

    江乐琪叹道:“我也就是想等他们有弟子落单的时候杀一两个泄愤。我没什么武功,剩下的弟子又都没多少实力,就等有单独出行的,用热兵器杀了他们。”

    我摇摇头:“江湖恩怨,用上热兵器怕是不大好。”

    江乐琪道:“我也没办法,不这样,我如何报这仇?”

    我沉默了下还是说道:“当初我答应过你父亲,在你们受到威胁的时候帮你们出手一次,只要我力所能及,如果你想杀谢家的人泄愤,我可以帮你杀十人左右的核心弟子或者是供奉。”

    江乐琪眼睛一亮,然后又一黯:“杀十人有什么用?除非能把谢家也灭了才能为我死去的父亲和那么多弟子报仇。”

    我摇摇头道:“那不可能,谢家太庞大了,我现在对上他们长老也不是他们对手,而我估计他们长老级别的高手就有五至七人。”

    江乐琪道:“我看你武功功高啊,难道你现在对上他们还占不了便宜?”

    我摇摇头道:“除非我再突破提高一个级别,不过这突破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三五年时间也可能,而我不能为了帮你们报仇其他事都不做的就修炼突破。”

    江乐琪沉吟了下说道:“如果你想快速突破还有一个办法。”

    我愣了下,这世界还有能让人武功快速突破的办法?也是,我对这世界的认知少得可怜,能让人武功快速突破的办法估计在这世界也属于极其秘密的事,我哪可能知道这个。

    江乐琪接着说道:“你知道不知道为什么这时代门派那么多吗?”

    我又一愣:“这不是自古以来就是如此的吗?“

    江乐琪摇头道:“当然不是,以前没有这么多门派,是近五十年才涌现出这么多门派的。“

    我问道:“那这是为什么?”

    江乐琪说道:“一个原因是现在社会经济高速发展所致,另外一个原因是修炼的资源变少了所致。”

    我想了想说道:“你说的社会经济发展这个我明白,社会发展越快,为了赚钱为了利益,门派多那是正常,但你说的因为修炼的资源变少那我就想不明白了,修炼资源越少,门派只会更少才是,怎么还会更多呢?”

    江乐琪笑道:“门派比普通人开公司赚钱这不用说,有了门派,只要能存在下去,赚钱就是必然的,现在这社会不管干嘛都要依靠着门派的实力,所以想赚钱首先也要把门派搞好,而另外的就是组建门派是为了更好的聚敛修炼的资源,毕竟组织的力量比之个人的力量更容易取得资源。门派的高层总能得到相对更多的资源用于修炼,他们武功提高得越快,门派高端战力越多,门派自然就发展得越大,然后同样的资源就又容易获得更多,这两者是成正比的,那些超级门派和超级世家为什么能这么多年屹立不倒,就因为他们能掌握着别人所没有的修炼资源,他们高端的战力也永远比别人多。”

    我更疑惑了:“你说的修炼的资源是指什么?功法还是剑谱刀谱之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