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出行江城

    果然走了一段后,出现了一水潭,潭里聚积了一些鱼儿,长的有两三斤,小的也差不多有几两,这地方不错,有吃的,还有水可以喝,我怎么也要在这儿修炼一两月才行。

    落圆涌出逮了一条鱼出来,在洞内四处找了找,居然有一些随着地下河冲进来的枯枝,有的堆在水边已腐朽,有的被堆在山洞的高处,想来是丰水期的时候冲上去的,虽然今天下了一场雨,但现在已是初冬,水量不大,那些木头应该能燃烧,再远的地方还可以找到些干枯的苔藓,我没有带火机,想了想以前电视里教的钻木取火的办法,不知道这方法管不管用。

    找了些干枯的苔藓,按着钻木取火的办法,找了两根枯枝,一大一小,用手搓起来,之前方法不对,一直没搓出燃烬,后面我直接用上落圆,速度一下快了,终于有燃烬出来点燃了那些苔藓,我小心翼翼地捧起苔藓,用嘴吹燃,再放上细小的枯枝,在花费了一个多小时后,我终于燃起了一堆火。

    把鱼剖开洗净,用一根泡水里的树枝串上,在火上烤熟,我几口就把这条三斤多的鱼吃个干净,虽然没盐,却也是鲜美可口。

    我不是第一次吃到这样的鱼,在落日城的黄金洞时我吃烤鱼都吃了半年时间,现在吃着烤鱼,我想着当时与紫晴小玉在洞中的种种,一时不觉痴了。

    真不知何时才能与她们想见,从到这世界,她们在我的脑里印象慢慢地变得模糊,但思念却是日盛,我有时候都不敢想像他们的样子,因为每每想起,我就心潮澎湖,完全不能修炼。

    我现在也是如此。

    吃完鱼暂时没法修炼,我只能合衣在火堆边躺下,疲惫不堪的我终于能睡一个安稳觉了,虽然是在这样一个漆黑又冰冷的地方。

    醒来时看看表,已是第二天,先满山洞的找了很多枯枝回来放着,我是打算在这儿生活一段时间,怎么也要修炼到第八层圆满,这火是必须的,也幸好有这条地下河,不仅解决了我吃的问题,也解决了燃烧的问题。

    这样找了整半天,差不多把一公里内的枯枝都收集一空,我才罢休,鱼是不用愁的,随时吃随时弄。

    此后我就在这山洞里没日没夜地修炼着,地下河水冰冷,躺在里面虽然比之冰箱稍有不如,但也聊胜于无,我除了烤鱼吃的时间,其他时间连觉也不睡的就在修炼,我刻意不看时间,让自己忘记时间的存在,一心只是修炼,现在这时代,没有武力保证,那就如同我现在般成了地下老鼠。

    我不仅修炼落圆,还把《太极剑谱》重新拿起来练,既然这世界使用兵器的人很少,剑谱刀谱稀缺,那必然有其内在的理由。

    果然,我再练《太极剑谱》,却又有了与在京城时不同的感觉,似是在出剑的时候气感更强,威力也更大,当然,落圆是没法用的,还是要把落圆下行转化为丹田气,再丹田气运行起《太极剑谱》,虽然感觉慢些,却觉得那剑意和剑气如滔滔洪水从剑尖涌出,直接剑气就能穿破岩石。

    我有些搞不明白,我在京城突破九层时,那时就算下行丹田运行太极剑都不觉得威力有多大,但在这儿才达到第八层,我使用出太极剑,感觉就差不多相当于我第九层未突破那时的威力了,如果我再突破了第九层,这太极剑怕是要达到我想像不到的威力了。

    这是跟这世界有关?这让我实在想不明白,这现在这世界用刀剑的威力大得离谱,怪不得这刀谱剑谱这些如此稀少珍贵了。

    在山洞中我完全忘记了时间,一直到我落圆第八层圆满了,又再巩固了一段时间,我才停止了修炼,表上的时间,已指到了两个月后。

    我现在都不知道我样子变成了什么样,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我用手一摸都能感觉到脸上胡须都要打结了,是该出去,虽然不知道这能不能与那中年人有一战之力,但我不能总是这样闭门造车,落圆从第八层到第九层这是需要积累后再因缘突破,至于从第九层突破,那真需要的是长时间积累和运气了。

    出了山洞,我感觉了下,除了那隐隐的不舒服感,针刺感倒是没有了,想来那中年人早已离开了沙洲——毕竟过了两个多月了,那样的大人物不可能一直呆在沙洲这样的小地方。

    试着打开手机,幸好我在进洞的时候就关机了,这时还有一点电,我开出地图看了下自己所在的位置,从这儿向南走上三十公里左右就能到高速路上,顺着高速路再向东十公里左右就有一个服务站,我可以进入那儿补充下。

    放开速度在山间奔跑,在山洞里憋屈烦闷,我需要通过快速运动来发泄下,这三十公里的山路,我两小时不到就跑到了高速路上,然后再顺着高速路狂奔了一会就到了服务站。

    这个服务站挺大,很多车停着,还有一个稍大的超市,我进去后买了几套衣服——身上这套穿了两月已不能用了,再买了剃须刀,洗漱用品等,又在餐馆里大吃了一顿,然后把衣服换下扔了,把这段时间的压抑都发泄出来后,才觉得心情舒畅了些。

    正好有开往江城的大巴停在服务站内,我上了车补个票,见我身上背着剑,司机也没敢说什么,车费差点都不敢收我的,我冷着脸硬塞给他,问了下大致到的时间,坐下后闭眼即睡了过去。

    这段时间我睡眠真的太少了。

    到我醒来的时候,大巴正在进巴士站,我问了下司机,这是到江城了。

    出了站却一时不知道该去哪儿,到江城是因为在服务站里正好见到有大巴,也难说是我潜意识里想着找谢家的麻烦所以才到江城来,毕竟这是谢家在南天省的大本营。我其实也想着与那中年人比划一番,那中年人应该是谢家的长老,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谢成坤,我这闭关了两月,太极剑也极其纯熟,不知道现在这样,还能不能不用望风而逃。

    我并没有多大把握。

    这让我又犹豫万分,我该是跑深山里再继续修炼到突破九层呢还是就此去挑战谢家?继续修炼,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再突破,去挑战谢家,很可能被那中年人所杀,但不去挑战下,我又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战力到了何等程度,以后又如何去面对更强大的人?

    我现在的仇人中,最大的就属谢家,这是因谢滔而引起,世家子弟被我打脸成这样,当然不能忍。再就是青桐门,这是暗算我把我赶得落荒而逃的,但我也干掉了他们的一个长老,算下来我也不吃亏,至于天极门被灭,只能怨天极门命不好,受到了两超级门派的算计。

    就在这样犹豫中,我找到房屋的中介,让他帮着介绍一间房,我现在已习惯了有自己隐蔽的住所,而不是去住酒店。在宛城就是如此,到了江城,也是一样。

    随便在市里看了一精装修的房子,付了钱就搬了进去,又到边上的超市淘了些东西放进去,又买了个大冰柜用于练功,这算是又安定下来了。

    照例先上网看这江城和谢家的信息。

    江城是南天最大的城市,也是南天省的政治经济中心,这儿就是由谢家绝对控制,按门派的规矩,谁控制了省城,谁就名义上控制了整个省,所以虽然有些其他门派控制了下辖的地州,名义上还是说谢家控制了南天省。

    江城比之我最先到来的宛城大得太多,面积人口都是十倍于宛城,谢家就在江城最中心的位置建了一幢大楼,有六十六层之高,他们在江城就称为谢氏集团,而这大楼也被旁人称为谢家楼。

    谢家楼在江城不算最高的,但却是最核心的,他所处的位置据说就是在江城的中心点上,江城的道路和房屋都是以这谢家楼为中心向四周辐射出去。

    谢家在江城统治了近百年的时间,可以说经过几供谢家人的努力,才让江城成了谢家除了京城外的又一根据地。

    谢家不仅是在门派武功这些成了为四大世家,还在这世界的各个领域内占有重要地位,像汽车能源这块,谢家就占了这世界的近三成。

    边上网看着这些,我越感到有些无力,相比起谢家这样的庞然大物,我一个人的力量太过弱小了,这些超级世家果然是根深叶茂。

    先暂时不管这世家是如何的大了,怎么也要到谢家楼看看情况再说吧。

    谢家楼倒是不禁人,因为这儿很大一部份是酒店,五十层是对外的,五十层以上就是谢家办公的,我在谢家楼晃了一圈,从底层延伸,灵觉居然到不了五十层以上,这灵觉看来向上延伸,比向左右延伸距离要短得多。

    想了解这谢家五十层之上的动静,那看来要住进去才行了,但现在我这身份证不想轻易曝光,看能不能去哪儿混一张证来用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