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附骨之蛆

    就这样我顺着房间不住的向前,一间房最多就停留十来秒钟就能把房间里的人杀死,而且非常幸运的是,这一层楼居然没有监控,根本没有人发现我把一层的弟子都杀光了。

    我懒得再向下去,直接坐电梯上了二十五楼,这层还是仙林派普通的弟子,我依样画瓢又杀完整层,两层人杀完,我落圆还剩下八成有余。这样杀人的方法最是简便省力。

    第二十六层时就再不是普通弟子,我进入第一间房的时候,才知道里面住的都是供奉,另外的房间应该是高级弟子,杀第一个供奉的时候差点出了意外,我刚进入房间那人就有所警觉,幸好我速度够快,而这人刚惊醒反应也稍迟钝了些,被我一指点在头顶,在他反应过来前还是杀死了他。

    有了这样一次的小意外,我在进入下一个房间的时候我更轻了,在进入房间时我连呼吸都停下,在点上头顶或者是胸口时才随着吐出浊气,这样稍好了些,能警觉的基本没有。在杀一个供奉的时候,见床边还放着一把剑,我也没客气,拿起来就背在自己背上。

    第二十七层是仙林派的练功房,这时候居然还有人在里面练功,想了想也就算了,这练功房很大,我很难在进入时不会被人发现。

    再杀完一层到二十九层的时候,终于遇到了意外,一个供奉居然对我的灵觉有反应,我才用灵觉探入房间,那睡着的人就醒了,还没等我进了房间,这人就坐了起来,然后警觉地面对着房间门。

    我一看被发现了,就没再犹豫,今天的杀人计划只能到此结束。我没一点停留,人急忙向楼梯回撤,一边用灵觉打探着其他层有没也像这样个供奉那般觉察到了。

    我刚快速跑到顶层,灵觉才发出,突然就觉得心里又像被刀扎了一下般刺痛,我痛得差点叫了出来,随着这疼痛稍减时,我心一沉,上次那中年人居然住在这一层?

    我心里在盘算着,人却没敢停留,从三十层直接就向天台跑去,幸好往天台的门只是一个内部插销插着。我人还没跑到,就先用灵觉把房门打开,我一点没停留地就跑上了天台,想反手把门锁上以阻拦对方片刻,结果外面去没锁。

    那种刺痛感又如蛆附骨地跟着我了,我心里暗叹,这是又被那中年人锁定住了,我现在需要的就是速度,我也赌他想不到我能从天台直接滑到另外一幢大楼里。

    到了绳索处,我都来不及把滑轮拴在腰间,我双手拉着滑轮上的绳子往尼龙绳上一挂,脚在天台边一蹬,我快速地就向着对面大楼滑去,不用几秒钟,我即滑到了对面,我用脚一蹬窗户跳了进去,回过头抽出剑一剑把绳索砍断,这才砍断,就看到那中年人到了天台边,如果我慢上两秒钟,让那中年人也抓上了尼龙绳,估计我也没法逃出。

    那中年人也没办法一跃三十米跳过来,他站在天台边冷冷地看了我一眼,一只手拿出了手机。我没敢再停留,急忙出了办公室,来到对面,又套上滑轮,又滑到了另外一幢大楼内,进了大楼我同样把尼龙绳一剑斩断,没再停留地就从楼梯快速地就出了写字楼。

    到我再滑进这幢楼的时候,那种针刺感稍减了些,应该是那中年人在仙林大楼还没下得了天台,我一边下楼一边把换上的仙林派服装换下,里面就是我自己的服装,这当然不能让中年人不发现我,我只是让仙林弟子不至于很快发现我。因为我才滑向第二幢楼的时候,我灵觉就感觉到了有人从仙林大楼内跑出往第二幢楼内奔来。

    出了这幢楼,跑到街边上了车,我刚发动,心里突然又是一痛,我大骇,这中年人来得也太快了吧,刚才那会还在仙林顶楼,这么一会就离我不远了。

    我忍住这刺痛,发动汽车一踩油门就直接飞了出去,我眼稍向倒后镜望去,那中年人正在快速向我跑来,那速度比之我的车速也慢不了多少。

    幸好这是凌晨,虽然是在繁华的城市中心,街上车和人都很少,我把车开得飞快,到拐了两个弯的时候,才感觉到疼痛稍好了些,但还一直存在着。

    我没敢在沙洲市停留,开上车就上了高速,车开出了四五十公里,那种隐隐的疼痛感还是继续存在着,这样的手段太可怕了,这次我跑这么远了,居然还没甩脱那人的纠缠。

    我只有开着车顺着高速路狂奔,那感觉一时轻些,一时又重些,但一直都跟着我,我都没敢向着省城开去,就这样把车开着向前,我现在就只能是赌那中年人准备没有我充分,他开的车油没我多,至于速度,从刺痛感时轻时重来看,我们开的速度基本差不多,他也一时半会追不上我。

    开出七八百公里,我车的油终于见底,而后面那种附骨的感觉也终于淡淡地似是消失了,他应该是随便就开了辆车就顺着追来,我值得庆幸的是他随便找的那辆车油没我多。

    终于开到一个悬崖边,油已完全没了,我停下车,用灵觉向悬崖下探去,才这么一会,那种刺痛感又渐渐清晰起来,想必是那人不知从哪儿换了辆车又向着我追来。

    这时已是凌晨五点左右,路上的车很少,高速路上也没有车会停,无奈我只能又跳下悬崖,用灵觉开着路,一路向着悬崖底问跃去。我这是又赌在现在这时候,那人不敢从悬崖上跳下来搜寻我,只不过我被他锁定了,到天亮时,他可以叫出整个仙林派来追捕我。

    但我已没有选择,只能选择从这悬崖跳下逃命。

    我还是像上次那样的,灵觉选择了落脚点后再跳下,再选择,再跳下去,这个悬崖倒是没有上次那个深,也就一百五六十米,底部也没有河,就是些乱石。

    下到谷底,我没敢停留休息片刻,虽然边在开车的时候我边在恢复落圆和体力,只是这匆忙中哪可能恢复得好,到现在我已感觉到很疲惫,但想着那中年人的恐怖,我哪敢现在停下休息恢复,还是强撑着精神顺着谷底向一个方向跑去。

    到天亮时,我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谷底的路实在太难走,我这样跑也跑不了多远,而且那种针刺感虽然弱了些,却还一直存在着,我就知道我还没办法摆脱这中年人。

    要想摆脱他,要么钻进洞里去,要么就藏于地下深处,或者跑得远远的,靠地理的阻碍才能解除这种锁定,现在我只求上苍给我个机会,赐给我一条很深的地道或是一个山洞,让我能躲进去。

    又逃了半天,针刺感还依然在,只不过比前面又稍弱了些,却是完全没法消失,而我已疲惫得想马上倒地睡去。

    也不知翻了多少山,终于见到一眼泉水汇成的小水潭,我再不想其他的,人一倒进水潭,把落圆运行起来,一时就进入了物我两忘境界。

    只是我没敢修炼太长时间,我调了一小时的闹钟,闹钟在我修炼一小时后准时把我唤醒,我只恢复了不到四成,而就这么一小时,那中年人又把距离缩短了不少。

    我出了水潭,随便挑了个方向,其实也不是随便挑的,我现在走的这方向山更多也更高,而且感觉人迹罕至,我相信这样的山里怎么着也会有一两个山洞让我遇上。等我躲进山洞断了与那人的锁定,在这样的大山里,一个仙林派的人根本不可能找得到我。

    再走了十来小时,天黑尽时,天上居然下起了雨,这场雨一下,那种针刺的锁定感居然就小了些,我大喜,这真是天助我也!在雨中对于我只有好处,我还能借助雨水的冷却来修炼,而且就算有些什么痕迹,也会被这场雨冲刷得干干净净。

    我一边修炼着落圆,一边寻找着藏身之所,却没想到这么大的山,我居然半天也没找到一个山洞。到雨停时,已是到了第二天的清晨时分,中间有一段,我居然没有感觉到针刺痛了,到了清晨的时候,又是隐隐约约地能感受到一些。

    终于,还是让我遇上了一个山洞,这个山洞洞口并不大。最多容两人进入,里面是越走越宽,我的灵觉探去探不到底。这实在太好了,这洞里至少能让我藏上几天,如果有食物,躲上十天半月也容易。

    进入了洞中,这洞一直是向地底延伸,前面两人宽的洞口,后面宽高居然有了二三十米,我向内走进去百来米后,那一直困扰着我的针刺感终于消失不见了,只余下一点隐隐的不舒服感觉。

    我长吸了一口气,这暂时是躲过了一劫。

    我慢慢在洞内走着,别人在洞里没有照明那就是危险无比,对于我却不存在这样的问题。我灵觉稍探着路,这山洞一直向下延伸着,走出两三公里后这洞里居然出现了地下河,既然有河,我就顺着河向一个方向走,怎么着河里也应该有些鱼可以吃吧?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