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杀伐仙林

    但我已有了把握,这人追踪的方法会因为建筑和地底而减弱,我如果能在大厦林立的地方,或者是地道内,那我还是有机会逃脱。

    我拐了一个弯后从入口跑了出来,感觉稍弱了些,应该是那人离我再稍远些了。右边见一个商场,商场有个五六层高,我想也没想就钻了进去,在商场里穿行而过,然后再从另外出口钻出来,再又拐一弯进了一个饭店,我钻进这饭店的厨房,再从厨房的后窗钻出外面,我就感觉那种针刺感又淡了些。

    这看来很管用。我就在建筑物内钻来钻去,或是进入酒店,或者跳入民居,或者从公寓楼里钻进去再钻出来,这样折腾了近一小时,我感觉到落圆稍有枯竭时,才觉得那越来越淡的针刺感在我心里消失。

    这才一消失,我马上就钻入了一辆的士内开往我的出租房,我没敢再用落圆,这次我来回高速奔跑让我的落圆差不多见底了,头也开始发晕,如果再来十分钟还摆脱不了,那我非力竭或晕倒不可。

    进了房间马上躺倒在冰箱里,缓缓地运行着落圆恢复,我没敢耽误一分钟,我也不知道我有没真正的摆脱了那个中年人,现在我能做的就是恢复一部分落圆,然后以最快的速度逃离宛城。

    到恢复了六成左右时,我觉得也差不多了,我随便收拾了下,就出了出租房,想想,还是跑去买了辆车,牌照都等不及上,开着就往仙林派所在的沙洲而去,不怪我如此,我现在就总感觉心里有什么在隐藏着,我再一运用灵觉,很可能那个中年人就会出现。

    这太让人恐惧了,主要是我根本不知道我是哪方面被这个中年人锁定了,最有可能的就是灵觉,其次是我落圆,这两样是那天我杀那供奉时用过的。

    那我至少在离开宛城时不能再用这两样了,幸好我能把落圆下行变成丹田气,这样我不至于没还手之力,灵觉是不能再用了。

    我疑神疑鬼地开着车往沙洲狂奔,两个小时我就赶到了沙洲,到了沙洲,虽然那种隐隐中有种东西潜藏在我身体的感觉还在,但离开了宛城,总是让我心里暂时安定了些。

    我到沙洲来就是打仙林派的主意,谢家是庞然大物,我没办法暂时去动他们,但仙林派这样一个二流稍上些的门派,如果我不弄点事出来,那真的心有不甘。

    只是我刚到沙洲,只能是先夹尾巴做人了,毕竟还有一个超级高手在边上虎视眈眈,先稳住了,到后面对这个城市和整个仙林派都了解了,我再出手。

    我连酒店都不敢去住,我怕一刷身份证就被人发现,毕竟那个中年人是见过我的。所以我每天开着车在沙洲城里晃着,晚上随便找个地方一停就睡了,吃饭也是到哪算哪,实在需要去住店,也就在黑店里住一晚,大酒店那是不敢去的。

    这样过了一个月,对沙洲市和仙林派都了解得比较多了,也没再感受到那种针刺感,我才计划如何对仙林派下手。

    沙洲市比宛城大得太多,沙洲是南天省第二大城市,谢家控制了第一大城市和第二大,可见谢家在南天的势力是如何的大了。

    仙林派在沙洲城最中心的位置建了一幢三十层的大楼,整个门派都放在了里面,这幢大楼自然也是像其他门派那样是综合性的大厦,赌场夜总会酒店这些其他门派做的行业他们也在做,而且有南天最大的能源公司,控制了沙洲到江城之间高速公路上所有的加油站。这些门派做的多是这世界利润最高的行业。

    既然要报复,那就往大了做,这是我在来沙洲就想的。

    只是现在我不敢再多用灵觉,那探查仙林派就会有很大问题,不用灵觉,我的战力就要下降很多。

    再等几日,我每次只是稍稍地用上点灵觉,感觉下会不会有那种针刺感,如果没有,我会就再多试探一下,如此过一天,还是没感觉到,或许,那个中年人没来到沙洲,那我晚上就可以对仙林派采取报复。

    既然谢家和青桐门在天娱杀了普通人,我这次报复仙林派,那我也不会区别对待。

    不过我也不会蛮干,晚上去探查仙林派的时候,如果有一点点不舒服的感觉,我立马就会逃离沙洲市。

    整个白天,我都是在调整和修养中,到晚上八点左右的时候我才醒过来,开起车往仙林派去,中间随便找了个小饭店饱饱吃了一餐,又找了个超市装上一吃喝的,又去户外店买了尼龙绳和滑轮,看时间已近晚上十一点,我才开上车到仙林派大楼。

    我买尼龙绳和滑轮,我是打算像上次在宛城时一般,在两幢大楼间做根连接绳,我这是防范着真有不可控的因素时,我有这么一个后手。

    仙林派所在地是沙洲市的CBD区,周边大厦林立,像仙林派这样三十层的大厦,周边就不下十幢,还有一些有近五十层,可比这仙林大楼要高太多,这些大楼之间因大集中,大楼与大楼间的距离平均也就二三十米,最远的也就五十来米,这最远距离,我用灵觉也能大致把绳子拴到两大楼间。

    我潜入与仙林大楼相邻的一座大楼,这座大楼比仙林大楼要矮一些,距离仙林派大楼也就三十米。

    我还是像上次那样潜入一间办公室内,再用灵觉引导着绳子拴在了仙林大楼上,仙林大楼那头要比这头高上十来米,我使劲扯了下,这拴得很牢,然后我再把这一头固定住,出了写字楼,本来就想下楼,想了想,又来到对面的办公室内在这幢大楼和另外一座大大厦间又拴了一棍绳子,这幢大厦又林那幢楼又高一些。这是留另外一条退路,这样就算我遇上事从仙林大楼滑到这幢楼,这幢楼就算再被堵,我还能从另外一条绳索逃出生天。

    我的计划就是从下往上杀,然后从顶楼天台滑到另外一幢大楼,再滑另外一幢,然后乘车逃出。

    仙林派在仙林大楼内是从二十层以上才是仙林派的山门,弟子和供奉们从二十一层到三十层这十层内居住,一般从一楼大厅有直达二十一层以上的专用电梯,其他的的电梯只到二十层以下。而第二十层是赌场。

    我准备好绳索,然后出来稍化妆了下戴了顶帽子加墨镜就去往赌场。

    上了楼梯直达二十层,进了赌场我换了筹码,随便玩了几把,这时也不怕人认出了,反正我只玩一票就走人。

    玩了一会,我就往卫生间里去,想看看从卫生间能不能爬上去。到了卫生间用灵觉稍一探往上,上面居然不是卫生间,也没窗户,我想爬上去基本是不可能的。我看了下楼梯,二十层以上居然用钢筋全部焊死了,只余一道防盗门,那防盗门我用灵觉半天也没能打开,想来是因为都锈蚀了才如此。

    我把灵觉向其他地方延伸去,到了电梯那儿的时候感觉了下,这儿是四部电梯,两部一个电梯井,三部是从一到二十层,一部是从一到二十一层以上的仙林专用电梯,我可以从与专用电梯相邻的那个电梯的顶上,爬到专用电梯里。

    我前后探查了很久,这是惟一的一个不被发现进入二十一层以上的方法。

    趁着没人,我进入那部与专用电梯相邻的电梯,再把电梯监控拔下,用灵觉推开顶上天花板,落圆从脚上涌起,我一下就跃了上去,然后再把监控的线插上,这最多就花了两三秒时间,这么短的距离就算有人看着电梯的监控,也只会以为监控暂时的失灵。

    拉在钢索上,正好那专用电梯从楼上往下来,我灵觉探了去,电梯里没人,我轻轻跳上了电梯顶上,随着电梯一起被带着去了一楼。

    我灵觉稍放出,一楼里进来了四个人,看装束应该是仙林派的弟子,进了电梯,他们按了二十四楼,电梯很快就到了楼层,几人出了电梯,电梯暂时就停在了二十四层。

    我还是一样的把监控拔出了插头,再从电梯顶上跳进了电梯,灵觉稍涌出,电梯外没人,我开了门出了电梯,向着最近的那间房快速走去。

    这间房是个标间,里面现在只有一个弟子在睡觉,我拧了下门,居然没锁,我一闪身轻轻进了房间,顺手再把房间带上。

    进了房间我根本没一点停顿,打指一伸,丹田气从指尖涌出直点在正在睡觉的那人的胸口绝点,片刻那人头一歪,在睡梦中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我顺手拿起他搭在架上的衣服穿起,还大致合身,出了门我低上头走向旁边的房间,先探了一下,里面又是个标间,不过是两人在睡觉,我轻拧了下门,里面销上了,我用灵觉把插销打开闪身进去,同样的用丹田气两指点出,又杀了两个弟子。

    我用丹田气而不是用落圆,这是最省力的方法,我可以随时让落圆下行变成丹田气,却不能让丹田气反转化成落圆,只要落圆还多,丹田气就源源不绝,消耗极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