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天极供奉

    小江总叹了口气道:“你这么好的武功,我们宛城和天娱这浅水实在太小了,未来怕是容不下你这飞龙。”

    我微微一笑道:“我就孤家寡人一个,什么飞龙不飞龙的,我也没什么派系,不做保安不打工,我怕会饿死,放心吧,未来我肯定很长时间还会在天娱呆着的。”

    小江总扭头没有看我,半天才说道:“我们惹了谢家,就怕过两天我们就要关门了。”

    我忍不住还是问了出来:“谢家就那么大势力?”

    小江总默然半晌说道:“这个国家,其实就是由几派几家组成,其他人都是在这些人家庇护下生存,不受庇护的,那就是在夹缝中挣扎。谢家就属于这顶级的那几家。我们虽然也背靠着一个小门派在宛城过活,但谢家要认真的话,只需要哼一声,都不需要他动手,我们这个小门派就会被其他想拍谢家马屁的人灭了。”

    我也沉默了一会才说道:“那是我给你们惹麻烦了?”

    小江总摇摇头:“不怪你,这天娱公司开着,就会遇上各样的人,像谢滔这样打秋风的随时都有,有些我们就能打发,有的出点血也能过去,只是这次我们运气不好遇上的太大个了而已。”

    我疑惑道:“你意思是说,谢家会不肯罢休?”

    小江总叹了口气:“谢家这样的庞然大物,家里有人吃亏,哪可能就这样心甘咽下这口气,他们就算一只狗被打了,也会找借口把这场子找回来,何况是谢滔这样还算是核心的子弟?过一两天,应该就会打过来了。”

    我奇道:“像这样明刀明枪的打上门来,政府和警察这些暴力机会不管吗?”

    小江总道:“这宛城的市长是靠着一个门派而上台的,而这个门派却是靠着谢家的,这南天省大部是谢家的传统势力,没有谢家点头,南天省的省长都当不了。你说,这政府和警察会管吗?”

    我听得眼镜碎了一地,一省的最高行政长官,居然要一个世家点头支持才能做得下去,什么时候我们国家变成这样的了?不就十年吗?十年的时间这社会难道就完全颠覆了?

    我沉默半晌:“没事,如果谢家真的不讲理来骚扰天娱,我也不会坐视不理的。”

    小江总眼睛一亮,我知道她一直就在等着我这个承诺,既然谢家是他们完全惹不起的,那把我这高手一起绑上他们的船共同抵抗,在他们看来至少还有稍许机会。

    “好,我马上跟我哥哥说,估计一会门派里就会知道这事,他们会来人处理的。”小江总极快地说道。

    我点点头答应了,小江总自是去打电话不提。

    我忽然想起一事道:“江总,您这办公室能上网吗?我要靠网络资讯来回忆一下我的过往,也看能不能从网上找到一些线索。”

    我从没像现在这么迫切地想了解这个世界。

    小江总嫣然一笑道:“当然能上网,那有台电脑,你用就是。一会我估计要去处理些事,你在这上网吧,有什么我电话联系你。”

    我尴尬一笑:“不好意思,我没电话。”

    小江总像看怪物一般看着我:“我头一次听说这世界还有人不用手机的,你是来自异世界的吧?”

    我干咳两声,我真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那儿别说手机了,连个带机的东西都少得可怜。

    小江总直到自己办公桌前拉开柜子,拿出一个手机递给我:“你先用着,号码是通讯录第一个,第二个号码是我的,如果有什么事可以打我电话。对了,这手机上网更方便。”说完又拿了充电器递给我:“一般电池无线自动充的,在宛城内永远都会有电,这个给你是以防万一。”

    我那时代手机已有智能的,上网也很方便,这时代想来手机会更先进了。

    我接过手机说了声谢谢,也没必要留在办公室,下班时回去手机上网就可以了解我想要的资讯了。

    回到赌场巡逻,保安们看我的眼神就完全不一样了,像我这样的身手,对于他们来说只存在于传说中,却不想也跟他们一样在底层打拼。

    我也没在意,出手时我就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大不了不做保安,再换一个工作罢了,在保安队除了与陈全有所交集外,其他人我基本都是点头之交,他们如何看我我不会太在意。

    一会小江总和江乐天一起出现在了六层,跟着他们俩人的还有两个中年男人,这两人我从来没见过,也没在赌场出现过。

    四人见到我,直接就走了过来,江乐天还客气地跟我说有事相商,四人引领着我去他的办公室议事。

    我叹了口气,从我出手开始,本来他们是高高在上的公司高层,现在已是当我是平等的一员来对待了。

    到了办公室,小江总还帮我们都倒上茶才在一边坐下。

    江乐天先介绍道:“这位是我们天极门的金副掌门,这位是我们天极门的外事领朱管事。”然后又把我向两人介绍了一下,两人向我行了个拱手礼,我急忙也还了个拱手礼。这是我在这世界头一次见有人行拱手礼,想来是对上江湖人士,大家就按江湖礼仪来做。

    “柳兄,今天出了这事,我也不瞒你了,我和我妹妹乐琪都属于天极门的,天极门的掌门就是我俩的父亲,这个天娱公司是属于我们门派的公产,我们兄妹也只是代为管理。公司里还有些也是属于我们门派里的人,比如像陈全这些公司的中层。”江乐天说道。

    我尴尬地笑道:“不好意思,小江总应该跟你们说过,我曾经失忆过,除了我这名字,我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你们天极门我从没听说过。”

    江乐天笑道:“没听说也正常,我们天极门是个小门派,在宛城,就依附着天道门而活。”

    看来天道门算是这世界比较大的门派,但我还是两眼一抹黑。

    江乐天又说道:“今天的事,我们也不清楚为什么谢家的二公子会跑到我们赌场来闹事,相对于京城谢家,我们天极门太弱小了,所以,这事感觉很蹊跷,但柳兄你大义出手,我们天极门上下都极其感激的。”

    我微微一笑道:“江总你言重了,我是你们聘来的保安,这样的情况下出手那是必然的,您不要太在意了。”

    那金副掌门插嘴道:“这感谢是应该的,像您这样的高手,能委身到天娱里作保安,想必有您自己的原委,这我们不敢深究,但今天这情况,您如果不出手,天娱就算是完了,虽然现在得罪了谢家,但怎么着我们是占了理,到时如果有事了,天道门也不会放任不管的。”

    我又只能尴尬地说道:“您言重了,我来天娱应聘保安,真不是因为什么事,而是我失忆后不知道自己能干嘛,除了一身力气外什么也不会,为了生活,我只能来打工了,如果不是小江总帮我忙,我连这保安都应聘不上。”

    四人相互看了一眼,看那样子似是不相信我说的话,也是,按我这身手,随便在哪儿都能让人供着不愁吃喝,哪儿用得着来做底层的保安。如果他们知道我才来这世界两个月什么也不了解,那就知道我能找到这个工作真的也是幸运。

    江乐天看了一眼金副掌门,金副掌门微微地点了下头,他才说道:“我们天极门高层刚才商量了一下,觉得让您做保安实在有辱您的身份,所以我们想聘您作为我们天极门的供奉,不知道柳兄可有意?”

    我奇道:“供奉?那是什么职务,我需要做什么事?”

    江乐天笑道:“供奉其实就是像我们门派的客座一样,平时您不用做什么事,到需要您出手的时候,您帮着我们门派出手即是,平时会给您一笔薪金,到有事让您出手时,也会按照出手的难度和次数给您劳务费。”

    我想了想笑道:“不会是这么简单吧?还有其他的意义是不?”

    金副掌门点头道:“不错,一个门派供奉的多少和质量代表了这门派的实力,以您的实力,只要您答应受聘为我们天极门的供奉,在我们天极门可以享受最高的供奉了。”

    我想了想,平时没事干也有钱拿,有事时再出手,还有钱拿,只要力量够强大,这供奉倒是比较适合现在的我。虽然我不知道我现在的武功在这世界能达到什么层次,但既然天极门说我可以拿最高的供奉,那就证明我昨天那随意的一出手,至少在天极门里是最强的了。虽然我也知道他们着急地要聘我为供奉不无应对这次谢家的事,但本来这事就与我有关我责无旁贷,而且我现在本来就属于天娱的一员。

    想明白此点,我缓缓点头道:“好,我接受你们的聘任。”

    四人大喜,江乐天看了他妹妹一眼,江乐琪从包里拿出一张卡来递给他,江乐天递给我说道:“这是一点心意,是为了表达昨天您帮我们出手的谢意,至于薪金,明天我们会再奉上,劳务费每次出任务后再结即可。”

    我也没推辞地接过了卡,既然已决定要凭能力吃饭了,我自不会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