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巧妙暗杀

    仙林派的那个人姓程,他应该是这群人里地位最低的,玩的时候他输多赢少,很多时候直接就趴死,这明摆着是要送钱给其他人用的。我也是从他跟其他人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得最多。

    这次的行动居然是青桐门和京城谢家联手做的,而能这样准确掌握信息,居然是因为流云居的叛变,说叛变也不准确,应该是流云居被青桐门和谢家联手镇压了,掌门被捉,为了活命,只能与他们合作,在了解到天一门的作战计划后就泄露给了两家,而去高速路上埋伏杀我们的是青桐门,谢家则是在流云居的帮助下杀灭了天一门下来助拳的弟子,其中天一门居然被他们围杀了一个长老。至于天极门,在高速路上除了两三人外,则全部被屠杀殆尽。江新和金副掌门都被围攻后乱刀砍死了。

    而那个青桐门的人透露出来的信息则是多年前青桐门不安于偏僻的一隅,就暗地里联合了京城谢家,谢家因与天一门多年来有纠纷,不说是世仇,但永远也不可能成为朋友,见青桐门来寻求联合,两家就一拍即合,在几年前就达成了联合出手,瓜分天一门地盘的计划,在暗中策划几年后,才在这段时间付诸实施。他们的计划不仅包括了天一门的山门总部,还有附属于天一门的所有门派,按他们说的,这世界要重新洗牌了,以前的规则要重新由这世界的领导者来制定。

    对于天一门来说,损失最惨重的不是天极门,而是派去流云居协助进攻的那些人,特别那个长老的死算是损失最惨重的,但青桐门也没讨好,按那个弟子的说法,青桐门莫明其妙就失踪了一个长老,在他们看来稍好的是,青桐门的长老只是失踪,并不像天一门的长老已死亡。

    我心一动,那个被我斩落悬崖的黑衣人是青桐门的长老?并不像我之前所想的那样是谢成坤。听那青桐门弟子的话语,这个长老在青桐门也不是顶尖的战力,最多也就排在青桐门的前五位,在全天下最多能排进前六十名。

    听到这些话我不由一叹,让我一见只想落荒而逃的高手,不过是青桐门中稍高点的高手,也只是全天下前六十的人,而谢成坤是可以排进前三十的人!也是,对付一个区区的天极门,实在用不着谢家顶尖的战力,一个青桐门排名前五的长老足够了。

    我真不知道如果我现在面对谢成坤,我怕是连逃都没机会逃了。

    我再听去,为什么两家会这样迅速而且没有分歧地达成一致,那青桐门的弟子也不清楚,在这方面,几人都是一头雾水,想来只有最核心的几个高层才会明白这其中的原因

    宛城现在最高的战力是青桐门的一个大师兄在坐镇,谢家的两个第一代和青桐门的一个长老现在都在省城坐镇,商谈如何瓜分南天省。

    我再听了半小时左右,见再听不到新鲜的东西,既然知道宛城没有长老级别的坐镇,那我还真不用害怕了。

    我把灵觉向天娱的十层扫去,这上面现在住的多是青桐门的弟子和供奉,现在我才知道青桐门都是穿黑衣的,也就是说那天高速路上围攻我们的只有青桐门,没有谢家和仙林派。

    我慢慢把灵觉在十层扫着,我想听听有没有我感兴趣的东西。到第五间房的时候居然让我听到了江氏兄妹通过天娱大厦的快速逃生通道逃出了天娱,现在不知所踪,青桐门和谢家都在到处寻找着这俩兄妹。

    果然每个门派都不能忽视,像江氏兄妹这样的核心人物居然都在能这样严密的进攻计划内逃脱,都不知道在建造这天娱的时候花费了多少心血。

    我之前打过江乐琪的电话,一直是关机,想联系上他们只能是他们打我电话了,我那部卫星电话只有江乐琪知道。

    再扫了会,也再无有用信息,我很想上楼去把这群青桐门的黑衣人杀个精光,最后想想,还是算了,我能去暗杀让他们人心惶惶,也好过杀一气后我又亡命天涯。

    再来到天极大厦,我直接就在路边把灵觉放出扫过整座大厦,果然没遇上一个能称为高手的人。这里面住的就杂乱得多,各个门派的都有,最高级别的就是青桐门的几个核心弟子,还有一个谢家的人,这人是谢滔的堂兄,不算是谢家核心嫡系,这几人都住在天极大厦的最顶层,我只是先一一记住他们的模样,既然决定了要搞暗杀,那我就要慢慢在宛城里让他们莫明其妙地死去。

    我回到城边的出租房,随便吃了点东西后进入冰箱里修炼,从明天开始,我将化身一个猎人让青桐门和谢家生活在恐惧中。

    第二天从冰箱里起来,感觉到精神恢复到了这段时间以来的最佳状态,我吃了些东西后就出了门来到天极大厦附近,找了家咖啡店坐下,这儿距离天极大厦比较近,刚好我能用灵觉完全笼罩住整个天极大厦。

    我装模作样的还拿了本书在咖啡里看着,这样的人在店里极多,坐在里面点上一杯咖啡就是为了消磨时光。我自然不会在这时候看什么书,我手上拿着书,灵觉却放到天极大厦内,感知着那几个核心弟子和谢滔的堂兄,一边想着让这些人如何死去。

    到上午九时左右,有一个核心弟子从天极大厦内走了出来,看他走路随意的样子,想来现在在宛城里他们认为再无人能威胁到他们。

    我远远地缀着他,他先到银行里取了一叠钱出来,看那样子是打算去买东西?

    这人拐了两个弯后,结果却到了一家酒店内,这让我有些奇怪了,因为天极大厦里就有住宿,而且条件不比现在进的这家酒店差。

    我没进去,到了大厅里当作等人般坐在沙发上,灵觉跟着那个弟子,这人开了个房间后,就先进去洗了个澡,然后躺在床上打了个电话,我听去,应该是约了某人来酒店,这个样子,应该是与人在酒店幽会了,只是现在才是上午,这就要白日宣淫了?

    过了半小时左右,有一个女人从大厅里匆匆走过,我看她的样子,应该就是那弟子等的人,这女人三十多岁的样子,而那弟子才二十五六岁,两者相差有个十来岁,我才不信这两人是恋人关系。

    果然那女人到了酒店就直奔那个弟子开的房间,敲开门后,两人都没进行什么前戏,就抱着倒在了床上,我有些无语,只能把灵觉从房间里收回,只探到走廊防他们出来了我不知道,到差不多二十来分钟,我才又把灵觉放进去,果然两人已云收雨散,正抱着躺床上聊天。

    两人聊了一会我就听了出来,这两人果然是在偷情,但让我非常无语的是,这个女人是青桐门在江城坐镇的长老的妻子,这个弟子是那个长老的亲传弟子,因为老夫少妻,这女的不知怎么就跟这弟子勾搭上了,趁着都出来外面,那长老坐镇江城回不来,这女人就跑来宛城与这弟子约会。

    既然是见不得光的约会,那这个弟子如何死在这酒店里,怕是这女人也不会声张。想到这点,我也开了个房间住下,这房间离那偷情的两人不远,也主隔了一层楼的样子。

    我住进去后探知了下距离,我的房间距那人也就十五六米的样子,这个距离,我直接就能用灵觉杀了他,都不用我出去。

    我先把灵觉延伸去然后落圆涌出点了两人的空点,两人一下就全都失去了知觉,我又用落圆点在对方会阴绝点上,那人本来刚泄完身处于疲软状态,被我落圆这一点到绝点上,下身一下又直立起来,然后不住地从中间喷出精华,精华喷完接着喷出的是鲜血,鲜血不住喷出,把被子和床单都染得鲜红,这样一直喷了超过五分钟,鲜血才喷完,而这个弟子也死得不能再死了。

    自从我从皇家武库得到落圆神功的完整功法后,这利用绝点杀人我极少使用,在我内心还是比较排斥这样的杀戳方式,特别是我在落日城失忆后学习落圆神功,在学习到这层关于绝点空点媚点的时候,我根本学不进去,也掌握不了该如何操作,空点还好,因为不会使人致命,我倒是学会了,但绝点我是怎么学也学不会,当时父亲还说是因为我天性纯良,不喜欢杀戳,潜意识里排斥所以才学不会,但现在,我不得不用绝点来杀人,因为这种杀人方式配合着我灵觉的远距离攻击方式,那真的是可以做到杀人于无形。而我利用灵觉点人绝点杀人的距离就比点空点的距离要短不少,最远到多远我没试过,空点最远我可达**十米,但这十多米的距离,我点绝点是十拿九稳的。

    杀了这个弟子,我也没把那女人的空点解开,这女人到时醒来见到这弟子的样子,她会觉得是这弟子与自己欢好后精尽而亡,而他们是偷情幽会,更不可能把这事声张出去,她只会装作不知或者是极力掩盖。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