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改变规则

    让我感觉更恐惧的是,如果这人真是谢成坤,而他只是排在这世界的前三十位,却就有如此强的战斗力让我落荒而逃,那排他前面的那些人是如何的恐怖我无法想象了。

    果然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但不是说好兵对兵将对将的武林规矩吗?怎么像谢成坤这种级别的大BOSS却会对我们一个小门派的供奉下手呢?他对上的该是天一门长老之级别的才是,这样就对着我们下手,真的是大炮打蚊子般,莫非这里面有什么变故了?

    我再回忆了下那天的情形,根本不存在什么我打我的你打你的,黑衣人们一上手直接见人就杀,没管你是供奉还是弟子,黑衣人的目的就是杀人,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制服了就算了,所以,那黑衣大BOSS直接挥刀就干掉一个普通供奉也觉得没啥的。

    这世界的规则要改变了。我心里突然冒出这样一个念头。

    不管如何改变,强者为尊这是永远不变的,规则是给弱者制定的,强者自己就是规则。

    被人算计后没点表示可不是我的风格,虽然我也算计了那个大BOSS,如果这件事知道了是谁下的手,那不管是仙林派还是谢家,不付出点代价我是不答应的,明刀明枪我跟一个门派对垒估计不行,但讲暗算,这世上能像我这样能利用灵觉的人怕是没有。

    到天黑的时候,我稍改变了下形象,才出了门打个车前往天极大厦,联系不上江氏兄妹,很可能,天极门在宛城的根基也一并被人挖了。

    天极大厦一如继往的平静,只是我感觉到这平静下隐藏着很多不一样的东西,行人在路过大厦时都是斜眼看一下就匆匆而过,平时人来人往的一楼大厅除了两三个保安在走动,就没见到其他人。

    我装作像行人般从大厦前走过,灵觉试探地向大厦内延伸,结果却感觉到大厦内有潜伏着不少人在暗处盯着每个走进大厦的人,大厦的监控基本都是对着大厅,我再往上探去,大厦内的酒店却是没什么人住店,就算有住店的,我感知去也就是门派中人,我没敢再往上去大厦原来的核心区,因为不知道上面有没有像那黑衣大BOSS那级别的人,让那样的人感知到我的存在,那在这城市里我要再逃脱就难了。

    天极大厦既然出了事,想必天娱公司那也会有事,我再打了个车到天娱,广场前倒是看着没什么问题,人也倒是挺多,毕竟这儿原来就是娱乐场所,晚上正是上客的时候,我下了车也没敢进去,因为不清楚里面会不会有认识我的人,我还是像在天极大厦那儿一样的装作路过,然后再灵觉向里探去,夜总会和赌场的所有人全换了,酒店也是没啥人入住,原来天娱公司的那些保安也没见一个,再往上第十层我没敢探去,那黑衣BOSS给我的刺激太深了。

    想了想,我回到我才来宛城时住过的那间房,房东当然还没回来,我开了门进去,然后用灵觉探了一下张珊的房间,她居然在屋里看电视,也还像以前那样,上身不着一缕,只穿了一条小内裤。

    这两天天极大厦和天娱发生的事不小,不知道像她这样的市民知道不知道?如果能通过些普通人打探到一些消息,那倒比较安全。

    想及此,我拿出手机来拨通了张珊珊的电话,才响一声,她就接了起来,第一句话就问:“你回来了?”

    我有些苦笑,就说我刚回来,在你对面,片刻我就听到敲门声,我知道是她过来了,就是不知道她会不会把衣服穿上?

    我胡思乱相中开了门,见她罩了件睡衣就过来了,睡衣稍长,应该里面什么都没穿,若隐若现中我还能看到胸前不时凸出的两点,我只能装作什么也没看见的把她让进了房间。

    我一关上门,她马上就一下搂住了我的脖子,柔软的前胸贴着我,让我都感觉到有些许的反应了。

    半天她才离开我的怀抱,有些害羞地坐在沙发上说道:“你不是说要去很久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微微一笑道:“我所在的门派遇上点事,半路我就回来了。”

    她眼睛瞪圆了看着我道:“你没什么事吧?”

    我笑道:“我有意外的话哪还能坐在这儿。”

    她点点头:“也是,不过你们吃门派这碗饭,虽然赚钱,但也太危险了,我说的话,如果能收手的话,那就不要干了,真的太危险了。”

    我对着她一笑道:“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了所以才这样认为?”

    她盘腿坐在沙发上,优美的身材显现无疑,我看到这些有些坐不稳,只能正视着她的眼睛不敢往下看一点。

    “嗯,前两天天娱公司那儿和天极大厦那儿都出了事,我路过的时候无意见到,真的死了人啊,我都看到了,那血淋淋的场面太吓人了!”张珊珊抚着鼓鼓的胸脯叹道。

    我笑道:“怕什么,再死也只会是门派里的人死,跟你们普通人没关系。”

    她又叹道:“谁说没关系,我后面听说普通人都死了不少,特别是天娱公司那儿,警察都出动了,但都说是门派仇杀,警察也管不了。这两天新市长上台,就说了那些都是江湖人士,不是普通人,但我见到被杀的就是普通的保安!唉,如果江湖人士都这样残杀普通人,这世界就真不安宁了。”

    我沉默了,看来这次的进攻真的是肆无忌惮地杀人了,不仅是普通弟子,连普通人都没放过。世界的规则真的改变了。

    我问道:“有没说是哪个门派杀的人。”

    “昨天我听人传是青桐门的做的。”

    我一愣,青桐门?这是占据青云省和宁安省两地的一个大派,属于五大超级门派之一,居然是这个门派而不是谢家和附属门派杀的,这又是有什么说法?

    我想了想说道:“估计不可能吧,天极门跟青桐门八杆子都打不到一块的,怎么可能是他们做的呢?”

    张珊珊一耸肩,无意地说道:“谁知道呢,反正外面是这样传的。”

    我头有些晕,这根本与我想法完全不符,我稍了解的就只是谢家和仙林派,其他各门派,除了知道一个名字,根本就不知道这门派有什么特点。

    好吧,不想了,就算是青桐门,如果真是他们对我下手,那我该报复的也要报复,我从没被人追得如丧家之犬般,如果不是恰好公路边有悬崖,我估计就交待在高速路上了。

    我看了看表,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多,去天娱打探一下应该不会太引人注目。

    张珊珊见我看表,就说道:“你还有事?”

    我只能点点头道:“是,一会还有点事要出去。”

    我看得到浓浓的失落在她脸上出现,在沙发上磨蹭了半天还是站起来慢慢向自己房间走去,走到自己门口回头问我道:“你回来吗?”

    我对着她微一笑道:“不能确定了。难说去去就回了。”

    她眼睛一亮:“那你如果今天晚上来这儿住给我电话啊。”

    我点点头答应了,我实在不忍心在这时候残忍地对一个姑娘说不。

    她心情感觉稍愉快了些,进了屋关上门。我灵觉其实已探出,她就站在门后,从猫眼里看着我。

    我愣了一会,还是关上门进了屋,现在的江湖规则改变了,普通人跟着怕也会受到伤害,我注定要在这世界东奔西走的,能不让一个普通的姑娘受到伤害,还是不要让她牵连进来了。

    我进了屋找了顶帽子和一架墨镜戴上,我看了看镜子,如果不是跟我很熟的人,基本看不出来,反正去赌场和夜总会戴墨镜的人很多,我这样进去也不会太扎眼。

    我出了房间关上门时又用灵觉扫了下张珊珊的房间,果然她听到我出门的声音,又跑到猫眼来看我了,我心里暗叹了下,这儿是不能再回来了,这姑娘也不能再联系,再这样下去,她难免因我而受伤。

    打了车来到天娱,我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里面的服务员和保安都换了一批,见我自然是不认识,热情地把我带到了赌场。

    我来赌场是因为这儿鱼龙混杂,很可能在无意间就听得到一些消息,实在不行,这儿离十层核心区也近,我就算灵觉不去扫,人上去一趟也容易。

    我坐在骰桌前有一搭无一搭地压着注,我也不多吃,也不输太多,我就是把灵觉不时在赌场里扫过关注着赌客们说的话。

    这样我玩了半个多小时,小赢了几万元,但却让我在一个VIP房间里听到了我感兴趣的东西。

    这一桌人在玩梭哈,总共有六人,除了一个派牌的,其他五人感觉都不像是普通人,而且都是认识的,因为从他们能相互称呼对方名字就可看出。

    我听了半小时,基本把他们的身份都搞清楚了,有仙林派的供奉,有青桐门的核心弟子,有谢家的供奉,有一个居然还是流云居的,就连派牌的那个人都是门派内的弟子。我听了一会,最主要的人物应该是那个青桐门的核心弟子,其他几人有意无意地都在巴结这人,也是,作为一个五大派的核心弟子,就算不是很靠前的排名,那也算是不得了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