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悬崖杀机

    我落在树上时,树向下一沉,却是没断,果然韧性十足,我心一松,向下看好十米下的一个突出岩石,没再犹豫了向下落去,在落下时顺手出剑把那棵树斩断,到我落到岩石上再向下落到离路面三十多米的那平台时,正好见到那黑衣人向悬崖下探出头来看个究竟。

    他见我居然落在了这么高的一个平台上安然无羔,也一下愣住了,我当然不会愣住,两个起落跃过这突出的平台,在才跃起时我就放出灵觉去感知到这次悬崖下的落脚点,第三次跃起跳向悬崖的时候,我听到那人在上面大叫了一声,人却没有像我一样跳下悬崖。

    我可没心思去管这人是不是跳下悬崖来追我,我所有精神都集中在我这次跃起的落脚点上,这个悬崖要高得多,我这次跃下时是落在六七米下也是一块突出了一米左右的岩石上,跳上去后我向下再探去找准落脚点,又再次跃下,这样跃了几次,我终于落在了这高达四五十米的悬崖底。

    到了这个悬崖底我才有空喘上一口气,空余我把灵觉向上探去,却见那黑衣人从路面上跃下,落在了我第二次落脚的岩石上,他这一跃有二十来米,这样高的距离,他落在上面却是一点事没有。

    我吓了一跳,这人太可怕了,这么高不像我这样有落圆也敢一下跃下,如非是有极高的自信,那武功就真的是深不可测了。

    我没敢再探那人如何,我灵觉向下,寻找到下一片悬崖的落脚点,这样十米五米地向下落去,间中还见有小石块从上面落下,想来那黑衣人还在跟我一样下落,万幸的是他不像我这样有落圆灵觉,他跃一次要再观察看下一次的落脚点在哪儿,然后再跃下,虽然下落的距离比我长,但速度却不见得比我快,我灵觉探知处,方圆十多米的情形都深印入脑海,我根本不用犹豫就能选择好最佳的落脚点。

    我这样落下了有近一百五十米,感觉离谷底也很近了,我灵觉探去,确实,从我站的这落脚点向下,再有五六十米就到谷底了,谷底是条宽有十米左右的河谷,河水虽然平静,却是很深,但里面不时有暗礁时隐时现,落进水里,不小心难说就会被暗礁撞死。

    我又向下落了十多米时,忽然心里一动,因为这片悬崖只有一个稍突出的落脚点,在那落脚点上两三米的地方有一个陷落进去的石洞,那个石洞刚好能容一个人藏身,那个黑衣人如果从这跃下,必然是只能落在那块岩石上,而从这儿落到那块岩石又必然要从那石洞前经过,我如果能埋伏在那石洞,等那人跃下去的时候给他来一击,只要他落不到落脚点上,他必然要落到谷底河里,就算他能逃过我的一击,也很可能在这礁石暗布的河里丧生。

    想到这,我再没忍住,很久没有这样一招没敢发就被人追着逃命了,就算是逃命,我也要在逃命的时候给他一下印象深刻的重击。

    于是我跃到那块岩石上,然后再跃起把身体藏在那石洞里,我深吸一口气,把因逃命有些紊乱的呼吸喘匀,只一会我的呼吸便细不可闻,这人非常恐怖,我不敢保证我稍重些的呼吸声会不会让他察觉,我甚至都不敢用灵觉向上去感知,我只是默默地运行着落圆,然后把落圆不断下行,让丹田气在体内蕴酿着,以便随时能发出致命一击

    过了一分钟左右,有细碎的小石块从我头顶落下,他果然是落在了刚才我落的地方,下一步他就会像我设计的那样,只能选择从我头上跃下落到那唯一的落脚点上。

    我一下闭住了呼吸,丹田气积蓄到最高,握剑的手我都感觉有些痛了,我才听到头上传来呼的下落声,他终于跃了下来。

    我眼睛瞪大了看向外面,声音传来瞬间,我就见到一个人影背对着我向下落去,我丹田气猛地涌向我拿剑的右手,我嗨地大喊一声,右手的剑闪电了向那人劈了出去。

    那黑衣人哪想得到在这空无一物的悬崖上还会遇上攻击,在空中他根本没法转身面向我出手,仓促间他只能用手中的刀向后猛地挥出斩向我的剑,只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出手,就算是比我高出几个等级的高手,也发不出太大的力道。

    我这一剑何止千钧!我劈出这剑时是完全没有留力,因为我是从没遇上过像这黑衣人这么恐怖的高手,所以当我一剑劈出的时候,我的丹田空空荡荡地没有一点丹田气,那种空空如也的感觉让我难受得想吐出来。

    但这一剑威力极大,那黑衣人又是仓促出手,向后挥出的刀与我的剑一相交,只听“锵”地一声,那人的刀被我劈出的剑反震回去砍在他的背上,这一下就深入背里只见到刀背,我看见他口里“扑”地吐出一口鲜血,人惨叫一声,被震得向前飞出两三米远,再落不到下面的落脚点上,整个人向着悬崖底的河流落去,一会我听到河水扑通的一声,应该是那黑衣人落到了四五十米的河里了。

    我劈出那一剑与那人的刀相交后也不好受,我也被这相交的反震力逼得吐出一口血,幸好我是积蓄着力量有准备出手,而那人只是仓促下反手挥刀,就算如此,我还是被逼得吐出一口血。

    我勉强跳下落到那落脚点上,我趴在岩石上向下看去,河水平静地向下流着,却见没到那黑衣人的身影,也不知道这黑衣人落到河里是死是活了。不过照这情形,那黑衣人能存活下去的希望很渺茫,就算侥幸能活命,估计不死也要脱层皮了。

    我趴在岩石上慢慢运行着落圆,过了差不多一小时,我才觉得刚才消耗一空的丹田气又稍恢复了些,我这才坐了起来,这情况下我也不敢从悬崖上跳下,我只能是闭眼倒立起来在岩石上修炼起落圆。

    等我恢复到四五成的时候,天已黑尽,我看了下表,已是晚上九点左右,我想了想,掏出电话来拔给江乐琪,结果却说关机了,也许这些黑衣人在高速路上堵截我们的时候,又派了另外的人去宛城攻打天极门,这江氏兄妹现在怕是凶多吉少。

    这时我再顾不得他们,我只能是先离开这是非之地,那黑衣人很久不上去,他们又联系不上,估计很快那些黑衣弟子就会用绳子垂下来寻找。

    幸好我恢复这四五成已能把灵觉探出去二三十米远,这点距离够我在黑暗里寻找着落脚点,我慢慢地向下跃去,到了谷底,我顺着河谷向上游宛城方向走去,但这谷底实在太过难走,我走到凌晨四五点落圆消耗一空时,也不过走出了二十来公里。

    我找了个水潭躺到里面慢慢恢复着落圆,在水里恢复就快得多了,一个多小时又恢复了一半,我又继续向上游走着,走到中午时分,我找了个石洞钻进去一觉睡到凌晨,才又继续向着上游出发。

    到第二天的时候,我探知到谷底到到高速路面不过四五十米了,这一天多我向上还是走了不少路,这点高度难不住我,虽然一直我落圆只有一半不到。

    上了高速路我没敢在高速路上走太久,见到有条旧公路,我从高速路上跳下上了那条旧公路,这下先进的速度就快了不少,走到中午天热时,我就找地方钻进去睡一觉,起来后又是深夜,我才继续快速赶路。

    这一路我随便在路边小卖部买点吃的充饥解渴,也不敢多做停留,见有大巴赶往宛城,我隐藏于路边看了很久,见路过的大巴上再没碍眼的人,我才钻上一辆车往宛城赶去。

    到宛城已是近黄昏,我没敢就去天极大厦,我先回到住处,找了东西把肚子填饱,然后趟到冰箱里,运行起落圆,其他暂时不管,我先要把落圆恢复了再说。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时,落圆才恢复到平时的状态,虽然经过如此惊魂的一次逃命,落圆却也没见有进步,看来我要突破除了慢慢积累没有其他办法。

    吃完东西我把那天发生的事捋了捋,我想应该是在天极门在商议进攻后,要攻打仙林派的消息即泄露出去,所以谢家才针对天极门的行动路线在去沙洲城的高速路上布下埋伏,本来他们应该是打算在隧道里两头用卡车和拖车一堵,然后三面进攻,在狭小的隧道内,面对十倍于我们的敌人,天极门极有可能全军覆没,但没想到的是我提前停下了车,让他们三面合围的计划落空,也才有我们从后面逃脱,如果不是那个恐怖的黑衣人,从来路逃脱的天极门人会更多。

    这个恐怖的黑衣人不知道是不是江新口里所说的谢家长老谢成坤,这人的武功太骇人听闻了,面对他的时候我居然兴不起一点拼命的战意,只想着尽快逃命,也幸亏我当时就选择了最不容易逃生的悬崖跳下,而且如非我利用地利阴了他一剑,我能不能从悬崖下逃脱还是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