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超强高手

    司机一惊,一脚刹车就把车停下,后面跟着的两辆车也急刹跟着停了下来,我抄起对讲机摁住对着大吼道:“快让江掌门停车,这儿有埋伏!快停车,这儿有埋伏!”

    我刚听到对面传来一声:“你说什么?”对讲机里传出的这声我还来不及回答,就听到前面传来咣的一声巨响,然后我就见到前面的大巴一个急刹车,车因为惯性都向边上甩了出去,但幸好是停下了没与前面的大巴撞上,但那一声巨响所有人都听得真切,那是撞车的声音。

    我来不及多想,打开车门就从车头跳了出去,在跳的时候我大叫:“快走,有埋伏!”出了大巴,我向前方望去,只见第一辆大巴与一辆大卡狠狠地撞在了一起,大巴的车头撞在大卡车的尾部,车头都深陷进去,司机和坐前面的人肯定已死亡,两辆车因这相撞都横在了路中央,把隧道堵得严严实实,除了两边的人行通道,根本不可能有车能穿过去。

    我才感觉到另外那侧隧道的人正在从隧道联接门冲向我们这边,后面又传来一声刹车声,我向声音方向望去,只见一辆长长的大拖车一个转弯横过来,大拖车这一急刹打横,堪堪地在撞到我们最后一辆大巴的时候停住,一下又跑后面的高速路堵了个严实,大拖车司机等车一停住,没等最后一辆大巴上的弟子供奉反应过来,打开车门跳下车就没命地向后跑。

    侧面已有黑衣人涌进了高速路,但因为我们早停了几秒钟,他们出来的联接通道离我这辆车还有个几十米,我再不犹豫,现在我不可能再冲向前去救那三辆三巴的人,我们后面这三辆车如果能在后面的敌人包抄上来之前逃出隧道,那生存的机率就要大不少。

    这时后三辆大巴上多数的弟子和供奉们都已下了大巴,我一挥手,大叫一声:“向后跑!快!”落圆涌向脚尖,我几个起落就越过了三辆大巴,来到了大拖车前。

    大拖车虽然整个横在了高速路上堵住了高速路,但两侧人行通道还能让人通行,我刚从大拖车边跑过,后面就飞速地开来两辆大巴,一个急刹在高速路上停下,车还没停稳,上面就像下饺子似的向下跳人,有的赤手空拳,有的却像前面那些黑衣人般拿着砍刀,这些人一见我和众弟子,话也不说一句,大吼一声,就向我们攻过来。

    这时跟着我从大拖车后过来的不过十多人,有的还在穿过人行通道,有的站在原地看情况,有的向前冲向江新他们所在的三辆大巴方向,现场只觉得混乱成一片,天极门根本没有对这样的突发事件有计划!

    我现在只有自救,其他的人我再管不了。我抽出长剑迎向那些黑衣人,虽然这些只是普通的弟子不是供奉和高级人员,但这时候情况太危急,敌人又多出天极门几倍,我再没管什么兵对兵将对将、供奉对供奉的江湖规矩,长剑或劈或刺,专门攻向那些拿着刀的黑衣弟子,因为在我感觉中,这些人是最有可能给天极门弟子造成杀伤的人。

    果然,这些人杀向天极门普通弟子时,那些弟子根本挡不了两招即被砍翻在地,而且基本都是致命伤,就算对上天极门的供奉,他们也居然能抵抗一时,再配合上一个没拿刀的,两人居然就能硬扛住天极门的供奉。

    两辆车还在不住地下人,而我这边的人却没增多多少,主要是前面从联接通道出来的黑衣弟子已攻向我们这三辆的弟子,他们在原地反抗,很多人根本抽不出时间向我这方向跑来,能再跑过来的,就是离拖车近的那些弟子。

    我一剑杀伤一个,基本都没用上太极剑的剑招,只是看准攻向我的人的破绽一招就制敌,我充当着一个箭头向这个方向猛攻,我知道只有从这方向攻去,冲出隧道,我们才能有机会翻上大山,从山上逃生。

    但天极门弟子与我从没配合过,也没有意识,当我以箭头猛冲向前时,他们还是各自为战,没有与我配合组成阵形对敌,这让我们面对敌人时压力倍增,只能靠自己的能力而不是靠阵形的配合来杀敌了。

    既然没办法与同伴配合,队友没办法依靠,那就只有靠自己了,这时能知道与我一起攻向一点杀出去的人,那不仅是命大,也是很会看形势的人了。

    我右边靠着隧道壁对敌,左边是两个供奉,他们之前与我在攻打天一门时一起杀过敌,知道我的厉害,所以离我很近三人配合着向前冲,我因为右面没有敌人,杀敌的速度又快,两人片刻后即跟不上我,这样虽然我能很快地杀向前去,但越向前我压力也会更大。想及此我大叫一声“换位”,我左边那位供奉也感觉到此点,与我同时攻出一招后与我两人互换了个位置,这样三人中我就位于居中的位置,我稍突前,两人落后我两个身位,我们三人就组成了一个箭头形向前杀去。

    因我的突前作用,我们三人很快就杀出了第一辆大巴组成的重围,后面那辆大巴跳下的弟子等我们差不多要突破时,又才围了过来,这时候我们的压力更大了,后面天极门的人还没突破第一层的重围,现在就是我们三人面对着几十人在拼杀。

    这一被围住,我们三人马上就背靠背的组成一个简易三才阵向前杀去,我们都不用顾及背后,只用专心面对面前的敌人,虽然面对着十倍于我们的敌人,我们还是杀伤了十多人慢慢冲出了重围。

    等我一剑劈死一人后,我面前就只剩下高速路了,我们已杀出了隧道。我这才稍松了口气,转头向一同作战的两人喊道:“快走,向山上跑!”话才喊完,路上又开来一辆车,不过不是大巴,却是一辆奔驰轿车,车在我们面前两米多的地方刷地停下,车门打开,一只脚慢慢从车上跨了出来。

    我突然之间只觉得心里如针刺般的难受,这是从没遇上过的感觉,以前遇上危险最多就是感觉不舒服,或者有些心悸,而这人才跨出一只脚,我心里就感觉到像针刺般难受,难道说这次遇上的人极其的危险?

    我不及多想,落圆的反应超过了我大脑的反应,我这才感觉到针刺的难受,我嘴里就大叫了一声:“快散开逃命!”我再没敢向前冲去,人一急停,然后落圆涌到脚上,我奋力地一跃,跨过了隔离带,跳到了另外一侧的高速路上,在空中时我眼睛扫过,那从轿车上跨出脚的人这时才整个人出了车。

    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人,手上拿着一把长刀,人从车上站定,他见我突然喊出散开,嘴里冷哼了一声,闪电拔出刀来向左面刚冲向山的一个供奉挥出刀去,我这时还没落地,我只见到好像有光闪过,那已冲到山脚的供奉突然从腹部断成了两截,因他冲得极快,这一刀速度快如闪电,人断成了两截,他脚还在向山上冲,上半身却断开掉在高速路上,这时鲜血才从断裂处喷出,五脏六腑掉落一地,倾刻间那个供奉即毙了命。

    那另外一个供奉本来是向着奔驰车冲的,这才冲出一米,那就被宰了一人,一时大骇,向前的步伐硬生重停住,人再一点地向后急退,只是后面是一群正围来的黑衣人,他这一退,人就陷入了重围中,我眼角刚好扫过他,他正被一刀砍到手臂上,眼见很快就不活了。

    两人这一死一伤,一冲一退发生在倾刻间,而这时我才刚落在高速路上,我没敢向着高速路上狂奔,这拿刀的黑衣人太恐怖了,我相信我就算沿着高速路跑上几百米最后也会被他追上击杀,虽然这时候他还在另外一边的车道。

    我落圆再次涌出到脚下,我没有向着高速路方向狂奔,而是一跃而出跳下了高速路落向下面的悬崖,我在跳起的同时,灵觉就向着悬崖下探去,在落下时就已选好了落脚点。

    这说是悬崖,其实也不高,也就三十来米,再向下是个平台向前延伸出十多米,然后又是一个四五十米的悬崖,就像台阶一般一直向下,总的我也感知不到有多深,我现在最多只能探到一百五六十米,我只能先把灵觉放到我能及的地方感知。

    我感知到的是离路面十米左右有一棵伸出来的树枝,不是很粗,但感觉韧性十足,我从路面落下后的第一个落脚点就是这棵树,也是我运气好,如果没有这棵树,我从路面跃下去时,难说就要落到三十米下的平台上,有落圆保护我不一定会死,但难说会受伤,如果一受伤,再向下跳时,我根本就没办法跳下去了。

    我在第二跃跳向悬崖的时候,我听到那黑衣人似是发出了一声咦的声音,我脚刚落到那棵树上时,我就听到了双脚落在地面上的声音,应该是那个黑衣人也跃到了这边路上的声音,但我赌他不敢像我这样想都不想的就跃向悬崖下,他必要要再跃一次到路边再向下看然后再选择下一步的动作,就这比我多出的一个动作多出的时间,很可能就是我逃出生天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