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隧道危机

    这是在提醒我了。

    不用他提醒,我听到这个信息的时候,直接就想把所有天极门给我的卡一扔跑路,这是要用命去赚钱啊!我异世界里还有那么多爱人需要我去爱怜,还有一个可爱女儿等着我去疼爱,我根本不想死。

    但现在我根本没得选择了,我在收了江新的卡之前还说可能脱离这纠纷,但都收了他的钱了,我只有硬头着皮上,不跑,我只要对不上谢成坤就有机会活命,一跑,那天下就再无我容身之所了。

    现在真的是在赌命了。

    我心里在叹息,人看着却是没多少变化,也像其他供奉那样沉静无声。

    江新接着说道:“所以,我们与谢家因为有这样一段恩怨,就由不得我们选择什么。下面由金副掌门来宣布具体的任务。”

    金副掌门站起来把任务布置了下,其实也没什么,反正就是跟着流去居去,人家主攻杀大鱼,我们就去攻那些小鱼小虾,如果流云居吃紧了,那我们也会去帮着主攻。既然都是不死不休的局了,最后估计都不知道谁主谁次。

    等金副掌门把一切布置妥当,供奉弟子们神色各异地离去,我走在后面对江新说道:“这次是我最后一次为天极门出手,此后不论死活,我与天极门就再无关系了。”

    江新看着我半天没言语,过了半晌才说道:“这次天一门和谢家之战,像我们这些蝼蚁门派,如果能存活下来,我都想金盆洗手再不踏足武林了,可惜,当门派发展到了一定程度,我想退也退不了了,我现在都是被天极门绑着向前,直到哪天死去。我理解你的想法,这次大战后,你想去哪去哪吧,我会跟天一门说清楚这事的。唉,如果可能,我都不想让乐天和乐琪退出门派做个普通人,这样打打杀杀,说不定哪天就没了命。”

    我稍犹豫了下说道:“谢谢江掌门的理解,如果这次大战得以不死,以后江公子和江小姐真有需要,我可以帮他们出手一次。”这是我对于当初天娱收留我给我工作的报答了,如果这次天极门不灭门,那自然是用不着我出手,以后就算帮他们出手再难,我也突破了,也不怕有事。如果这次他们被灭,像他们这些核心人物想活命估计也不容易。

    江新听我如此说眼睛亮了一下,他站定身子向我鞠了一躬说道:“柳师傅大义,我这代犬子小女谢您了。”

    我站定受了他这一礼,为人义务出手,值得受这样一礼。

    等他立起身,我说道:“江掌门那告辞了,我要回去准备一下,明天要出发时您再联系我。”说完抱拳一礼后我离开了天极大厦。

    回到住处,我把今天的事在脑里过了一遍,觉得这次是避无可避,要与谢家硬撼了,不过我相信,只要不是对上谢成坤,那我都有机会活得命来。

    无法可想就不再去想,我放空脑子躺入冰箱里,运行起落圆,暂时先修炼不再想其他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也没强制让自己停止修炼,只要没外力影响,我就想一直这样修炼下去,可惜事与愿违,我还是被电话吵醒了。

    是那部卫星电话,我拿起电话,江新的声音发出:“柳师傅,一小时后出发。”我挂断电话,看时间已是第二天下午三点,这一次修炼过了一天多,我不吃不喝,居然没感觉到一点饥渴。

    我从冰箱里站起身来,检查了下自己的精神和身体,感觉处在很完美的状态,我拿起剑来,抽出来再插进去,挺好,保持这状态的话,这次的战斗我有很高的机率活下来。

    我正想往外走去,突然听到大门传来敲门声,声音不急不缓,也不轻不重,这是张珊珊敲门的节奏。

    这时候她来干嘛?

    我打开门看去,果然是她,她见我拿着剑似是要外出的样,神情不由一愣问道:“你这是要出门?”

    我本来想敷衍她几句的,但想到这次很有可能再无相见的机会,我还是说道:“是的,打算出趟远门。”

    她又是一愣,我看到她眼神一下黯了:“要去多久呢?”

    我说道:“不确定了,嗯……难说不回来了。”

    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好半天我才听到她说道:“我知道你是门派里的人,并不像你说的是保安,你们这样的人,来去无踪,不做停留。我本来还以为你会不一样……”

    我叹了口气道:“没办法,有时候命就是如此。”

    她又看了我一眼:“现在就走吗?”

    我点点头,没再说话,面对一个对你有点意思的姑娘,这时候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

    她也缓缓地点了点头,慢慢转身向门口走去,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她突然跑了回来一把抱住我,双手紧紧搂着我的腰说道:“如果你有机会回来宛城,我希望你会来看看我。”

    我心里叹了口气,伊人有情,却是此情无奈,我不能让一个姑娘在这陌生世界又为我担惊受怕了。

    我手轻轻拍了下她的背,她从我怀里抬起头来,我看到她眼睛里有泪光泛出,我对着她微微一笑说道:“我们又不是生离死别,难说很快就能再见的。”

    她双手擦了下眼泪也笑了:“只要你来宛城还能想到来找我就行了。”

    我笑道:“好,我答应你,来宛城了一定会来找你。只要你到时还在宛城,只要你住址不变。”

    她嗯了一声,缓缓又向门口走去,走到楼梯口时回头看了我一眼,抬起手向我挥了挥作别,然后下了楼。

    我感知着她下了楼上了车,然后开离小区,我才收回灵觉,摇了摇头把这姑娘从我脑海里暂时删除,今晚就是生死之战,我不能因这一点点牵挂影响到我。

    关上房门上了车,半小时左右就到了天极大厦,虽然被张珊珊耽误了一会时间,但到达时刚好过了一小时,所有人都正在在大厅里集合,等最后一个人到了后,江新深吸一口气一挥手说道:“出发!”

    这次天极门准备了六辆奔驰大巴,天极门正逼门主都跟我们一样坐在大巴上,供奉们和弟子分开坐在六辆大巴上,按计划,我们今天要开两小时的路到流云居所在的城市沙洲市与流云居汇合,然后当天晚上再赶去江城,到凌晨零点左右到达江城,一点左右发动进攻。

    六辆大巴上连供奉带弟子差不多就二百六十人,供奉有五十多人,加上正副门主,差不多一辆车十人供奉和三十多个弟子,快速扩张后天极门的弟子和供奉也增加了不少,江乐天江乐琪兄妹还是没跟车来,而是坐镇宛城。这六辆大巴上了往沙洲市的高速路后,浩浩荡荡地排成一队高速前行。

    南天省多山,宛城开往沙洲的高速路开了很多的隧道,大巴从这个隧道进入,出来后很快又进入下一个隧道,开了一个多小时,我感觉都是在一个个的隧道中穿行,隧道的灯光不住的在眼前晃过,虽然我是闭着眼的,也能感觉到时明时暗地灯光频闪,恍忽中我只觉得自己像是回到了那天的雨夜,我坐在大巴上也是精神恍忽,然后直到我从山崖摔下穿越到落日城。

    我看看表,距沙洲市最多再半小时即到,现在已近下午六点,高速路上车也不多,甚至对面车道我半天也没见一辆车开来。

    我坐的是第四辆大巴,当前面的几辆大巴又钻入一个隧道的时候,我心里忽然涌起了一阵不舒服的感觉,这种感觉我已很久没遇上过了,这是我落圆在感觉到有危险时向我提醒,以前在落日城时,这种感觉出现,总会伴随着一些事情发生,但在我突破了第九层后就再没出现过这种感觉,因为那时再没什么能威胁到我,而在之前我逃亡天下的时候,这种感觉救了我很多次命。

    前面的三辆大巴已钻进了隧道,我们开的大巴时速都在一百以上,我根本来不及说什么,我所乘坐的这辆大巴也急速地钻进了隧道,后面两辆大巴也紧随着车进了隧道。

    我精神一紧,急忙把灵觉放出,前后还好,没什么问题,只是有两三辆大卡车在正常行驶,我刚想松口气,脑里忽然响起一个声音,我急忙把灵觉放到另外一侧的隧道,当灵觉才延伸到那一侧的隧道,我脸色不由一变,十四五辆大巴车停在那边隧道,在两侧连接的通道门边黑压压地站满了人,大多穿的是黑色套装,有百多人穿的却是五花八门,那黑色套装里居然有近二十人手里都拿着砍刀,在隧道的灯光下闪着寒光。

    这个时候这些人在这个我们相临的隧道内不会是来开会的!我大惊,掏出手机准备打江新的电话,却发现隧道内居然没有信号,我跑到司机那儿,幸好司机与司机间都带有对讲机,我先对着司机大喊道:“停车!有埋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