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火拼南天

    虽然不想与小江总有太多瓜葛,对门的张珊珊自从那日被我抱进屋后,经常下班就敲我的门找我闲聊,有时还一坐就到半夜,看着电话上着网,都不说要回去睡觉,搞得我几次想着这是不是故意送上门来让我品尝的,但我又不想再在这世界有感情牵挂,所以张珊珊这送上嘴边的肉我也就当没有看见,搞得每次从我房间离开,张珊珊都一脸的幽怨。

    其实我已在考虑要不要在外面重新租房子或者是买间房,我现又不缺钱,而且这儿毕竟是我偷着住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主人回来那我就尴尬了。只是现在这小姑娘对我有那么点意思,我就此不声不响的重新租房,感觉又有些说不过去。

    最后还是对于自己安稳的考虑战胜了对小姑娘的那点愧疚,我出去稍偏远的地方租了个三室一厅,看中那儿是他有间主卧特别大,正好做我的练功房,也不是买不起,只是我总觉得我不会在宛城长呆,这买个房太没必要了。

    我要搬的时候跟张珊珊说了,她一脸哀怨地要跟着我去看我的新房,拗不过她,我只能开着车带她去我租的房,见我住得偏僻她也倒没觉得有什么,在看了我租的房后心情看着要好上不少,还一个劲地说到周末时要来找我。

    我就没跟小江总我搬了地方,至于以后能不能找到我,那以后再说,反正现在我是不大乐意让天极门的人知道我的踪迹。后面小江总打了电话给我问我搬到哪,我淡淡地说为方便练功,我搬出了市区,她沉默了几秒钟,哦地一声就挂了电话。

    少了小江总和张珊珊的骚扰,我修炼的时间明显多了,但修炼一个月后,我还是感觉到进展太慢了,按这速度,我要突破第八层到第九层,我还要要三四个月时间,这让我感觉到时间根本不够用,如非我能把落圆下行转化成丹田气配合太极剑让我战斗力提高,我现在都觉得这供奉不做也罢,我能跑多远就跑多远,只是一想到京城谢家,我就觉得有根刺梗在我心里,我感觉我不管跑到哪儿,也不可能逃得脱他们的追杀,除非是我穿越了,或者是我灭了谢家。

    我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在这一个月后,天一门控制的流云居在天一门的支持下,横扫了其他几大门派附属的铁刀门、金牛门和镇拳帮,还把由谢家控制的一个小门派打回了省城,一下子,天一门加上天极门,控制的地域就超过了七个地市,谢家的仙林派也不甘人后,京城直接下派人手到江城,把天一门没控制到的其他门派都一扫而空,至此,南天省就被天一门和谢家一门派一世家完全控制。似乎这样更显得有了章法,但门派里的人却觉得山雨欲来,因为很多人都认为,天一门和谢家在南天终有一战。到时,南天省只会由一家来控制。

    我也有这样的感觉。因为天极门早早就把两个月后的供奉都发给了我,这是要把我绑定在他们的战车上,我不答应或者是就此跑路,我想在天一门和谢家的联合夹击下,这个世界虽大怕也没我的容身之所。

    这让我总觉得时不我待,但我却没有办法,落圆的修炼要无意而为,有意地去做就违背了落圆的修炼宗旨,反而会让落圆不进反退,我心里虽然着急,却也只能徐徐图之不敢操之过急,我不想步我父亲的下场。

    果然,才过了一星期,天一门就通过电话招集我去天极大厦,或者这就是南天省最后的一次分裂,不是天一门一统,就是谢家控制南天。

    见到江新的时候,他脸色不是很好,或许对于天极门这样的门派来说,控制住两三个地市那就是破天荒的好事了,现在还没把损失赚回来,却又要再起战端,这战后,是天极门更加辉煌,还是就此完蛋,谁也说不清楚。但自己的上级门派天一门要攻打,天极门不敢不应,他们现在唯有祈祷不会被派去攻打最强的仙林派。

    但看着江新的脸色,我估计会是最坏的结果。

    天极大厦里基本上天极门的高层和所有的供奉都在了,等我到后,江新叹了口气说道:“天一门传来信息了,明天晚上,我们进攻仙林派,对于我们几个月前还是个附属的门派来说,去攻打比五大派稍次些的仙林派那是真正的不幸,万幸的是,我们是从旁辅助进攻,主攻的是流云居,天一门还下派了人来一起进攻,天一门说了,这次与谢家的战斗,南天门最后只会剩下一个门派的声音。”

    这是要不死不休了,也不知道天一门什么时候和京城谢家有这么大仇了,而且为什么是这时候要与谢家在南天开起战端?

    我这想法才在脑海显现,江新就把这谜底揭开了:“上星期,天一门亲传弟子中排名第二、据说很有可能成为天一门未来掌门的陈荣浩在江城因不知原因的纠纷被仙林派和谢家的人围攻,最后被挑断了筋、打断四肢成为废人,这对于天一门来说就是不死不休的大仇,毕竟能成为亲传弟子那天赋不说亿中无一,也是千万人中挑了这么一个,结果却被打成残废,死了也就罢了,打成残废那就是在挑衅天一门了。所以,门主发了狠话,要么就是谢家从这世上抹去,要么就是流传千年的天一门成为过往。”

    江新停了一下说道:“南天省这是谢家与天一门的第一战。”

    其实对于天极门和我来说,对谢家开战并没有什么,要知道我们在打了谢家老二后,就与谢家结仇了,只是一时半会谢家没有腾出手来收拾天极门,这次说是被迫与谢家开战,还不如说我们搭了天一门的便利,两仇并一仇来结了。我是江新的话其实反而要松上一口气,至少现在与谢家开战胜负是五五之数,而天极门和我单独对上谢家,那都是只有逃命的份。现在江新这样说,估计是想多从天一门拿好处。

    按这世界的规矩,上级门派招集附属门派出手对付其他门派,那就会给钱给人给地盘,这次是天一门招集的战斗,东西是不会少,就看大家能分到多少有没那命分。

    果然接着江新就说了利益的分配:“如果此战我们赢了,我们天极门能掌握五个地市,五个进天一门成为亲传弟子的名额,钱就不用说了,这两点对于我们天极门的发展来说是最重要的。”

    他眼睛一一扫过各个供奉们后又接着说道:“此次如果能把谢家赶出南天省,每个供奉都有三千万的劳务费,贡献大的可以拿到五千万左右,如果能在此战中杀了谢家核心战力的,劳务费外可以再得到天极门10%的干股奖励。”

    听到江新说出如此诱惑的利益,一干供奉们哗地一下都叫了出来,五千万就不说了,那天极门的干股,控制五个城市每年怎么也有个两三亿的收入,干这一票,几辈子都不用愁没钱花了。

    一个供奉问道:“请问江掌门,这个核心战力是指哪些人?”

    江新说道:“就是谢家的第一代。”

    江新这话说完,大厅里一下就寂静无声,没有人再吭声。

    江新扫视了一遍后叹道:“这次据说谢家的谢成坤会来坐镇南天。”

    大厅更是安静,刚才还时不时听得到供奉们的喘息声,当江新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大厅里安静得连呼吸声都没有了。

    江新说出这个名字后也是沉静了很长时间,我悄悄问边上的一个供奉:“这谢成坤很厉害?”

    那供奉瞅了我一眼似是奇怪我怎么会说这样的话,不过这个供奉认识我,也就不好慎怪我:“这谢成坤是谢家武功排名第二的长老,他的功力仅次于太上掌门谢成乾,在这世界的战力榜上可以排进前三十。”

    我听得一愣,前面什么的我都没直观的感觉,但后面这句,却是震住我了,要知道这个世界不像是我和陆天宇穿越过的异世,那个虽然也是以武为尊的世界,但怎么说高端武力不算太多,大多就只是达到身强体壮这样,不像现在这世界门派林立,强者如麻,而在这样的一个时代,谢成坤还能排在前三十,这样的战力,怪不得天极门敢随便开价格了,因为对于这些供奉来说,这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有能杀死谢成坤的武功,去自立门户都有太多人抢着去依附了,到那时哪还会在意这10%的干股。怪不得说出这个名字后,所有人都死一般的沉寂。

    我虽然战力爆表,但我也不认为我能排到这世界的前三十,前一百怕都够呛,对上谢成坤这样的人,我想我能有多远就逃多远。

    江新后面一句话说出来,直接让我想望风而逃:“前段时间与我们天极门发生冲突的谢家二公子谢滔,就是这谢成坤的嫡孙子。”他说完这话的时候,还装作无意地向我这方向望了一眼。